你的位置:首頁資訊›花心帝王:獨寵妖后免費閱讀(蔣松個人資料)小說

花心帝王:獨寵妖后免費閱讀(蔣松個人資料)小說

時間:2022-04-01 18:02作者:蔣芙 標籤: 現代言情 蔣松 蔣芙

輕紗滑落,露出她絕世的容貌,就如荷花初綻,更似寒梅傲雪,百般嫵媚,千般誘惑,他怔忡的看着她的臉道:「瀾,你終是回來了嗎?」 「是,我是來取你的命!」說著一把長劍便直指他的咽喉 他卻閉上眼睛道:「瀾,如果你要我的命,我可以隨時給你,因為他本就是屬於你的」 「我說…
第一章 我怎麼會在這裡

精彩節選

第一章我怎麼會在這裡

夢境被切割成一塊又一塊的碎片,很難有一個完整的延續,衣袂飄飄,光影變換,時而綺麗,時而柔緩。

睜開眼睛的時候,我以為自己還在做夢,而且是一個畫面感還不錯的古裝輕夢。所以我蠻不在乎的伸了一個懶腰,然後說了一句俗到不能再俗的台詞:「這裡是哪裡?」

有輕快的女聲傳來:「哥哥,這位姑娘終於醒了。」

一般來說,在夢境里是不能得到回答的,再說了這聲音聽起來那麼真實,並不像是屬於夢中的。

我皺了皺眉,順着聲音望過去,看到一個頭髮長長,衣服式樣繁複的女子,眉眼間透着那麼一股靈氣。

我的目光正在房間里搜尋着,一股風便把一個玉樹般的男子給裹挾了進來,他快步到我的蹋前看了幾眼,然後說:「姑娘,你醒了。」

輕輕的吐出一口氣,我小聲嘀咕道:「這不是廢話嗎!」但看這兄妹倆個的神情倒也誠懇,臉上擺出一副懵懂的神情說:「我怎麼會在這裡?」

兄妹倆人對視了一眼,然後妹妹說:「我們也不知道你是怎麼出現在我們的家中的,總之我們上山打獵回來,就看到你一直昏睡在這裡,已經足足兩天了。」「兩天?」我暗道不好,可看眼下的情況,好像是真的回不去了。兄妹兩個是真真實實的人,而這個房間雖然不是富麗堂皇,那也是實打實的存在。

沒有其他的話說,我只得接受這個現實,我穿越了,而且是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人家兄妹兩個房間里,整個人都稀里糊塗的。

為了不至於讓自己變得更加的糊塗,我開口問道:「現在是什麼年代?」

「年代?」妹妹疑惑的用手絞了絞頭髮,然後說:「我們所在的這個國家叫做慕維,現在是慕維五年。除了慕維以外,還有昭楚和南越兩個國家。」

很奇怪的一個年號,這在我為數不多的歷史知識里還是陌生的,不過即使再陌生,也應該知道這個朝代在歷史裏是不存在的。

這麼說,我喬瀾瀾一個二十一世紀的大學生,穿越到了一個歷史上沒有記載的朝代,這對於我是幸運還是不幸呢!

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路總是要慢慢走的,管它幾百年前還是幾百後後呢!隨遇而安就好,不是有一句話嗎?車到山前必有路。

好在這兄妹倆個還算厚道,不計較我穿了一身牛仔服,腳上蹬了一雙安踏的運動鞋。很快就七手八腳的給我換好了衣服,又替我梳好了合適的髮型,當然這都是妹妹的功勞,哥哥呢,是要迴避的,儘管是在古代,但禮數還是有的。

一切都整理的向模向樣之後,我對這倆兄妹的身世好奇起來。

妹妹倒是有問必答:「我哥哥叫做蔣松,我叫做蔣芙,我們是靠打獵為生的,我哥哥比我大三歲,我五歲那年我們的爹和娘親就在一個早上突然的失蹤,我們一直都在找他們……」

說著蔣芙竟低聲啜泣了起來:「十年來,我們找過了好多地方都沒有找到爹和娘,真擔心……」

為了不至於讓蔣芙太傷心,我轉移了話題說:「那個,蔣松才比你大三歲吧,看樣子對你可真是好。」

見我提到蔣松,蔣芙的臉上漸漸浮起了笑容:「哥哥,一直都很照顧我的」

「我這個妹妹啊,就是心思單純的很,想笑就笑,想哭就哭,悠瀾姑娘,你不要太在意啊!」蔣松早已把幾隻煮好的雞蛋拿了過來。

本來我是不想改名字的,但一想穿越了一回,名字多多少少也要沾上點穿越的意思吧,就把喬瀾瀾改了喬悠瀾,聽蔣松這麼一叫,還蠻順口的。

都說古時候的食品沒有污染,那是天然的綠色食品,果不其然,幾個平時連我看都不會多看幾眼的水煮蛋,此時簡直成了美味。

看我狼吞虎咽的吃着雞蛋,蔣芙笑嘻嘻的說:「這下,我可找到伴了,免得哥哥再說我吃相不雅。」

聽到這句話,我下意識的用手捂住了嘴,也難怪,人家都兩天沒有吃東西了嘛!那個吃相自然不會好到哪裡去,要放在現代,我可是一個當之無愧的淑女。

幾個雞蛋下去,人也精神了不少。

我在屋子裡轉了幾圈,然後看了看蔣松和蔣芙說:「我能出去轉轉嗎?」

兩個人聽到我這句話竟齊刷刷的搖頭,看着他們兩個人把頭搖成撥浪鼓的好笑樣子,我說:「為什麼不能出去?」

「外面危險的很,隨時有野狼出沒的。」大概是為了加深恐怖的氣氛,蔣芙有意把野狼兩個字咬得很得。

不會吧,居然有野狼,那這裡豈不是人跡罕至,再抬頭一看兄妹倆的打扮,也都齊整的很,完全看不出是日日要與猛獸對抗的強人。

好了,不出去就不出去吧,在屋子裡待着也還不錯,至少光線充足,不冷也不熱,還能看到蔣芙坐在那裡一針一線的好像在綉着什麼。

至於蔣松在另一間房間里,一直都沒有發出聲音,也不知道在鼓掏着什麼。此時靜好,無風無浪,看來我的日子也算是清閑。

蔣芙突然將頭抬起來,看着我說:「悠瀾,我一直在想,你怎麼會突然出現在我們的屋子裡。」

至於我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個異時空,而且就掉到了蔣芙和蔣松的面前,這個問題我實在是回答不出。

我用無辜的眼神看着蔣芙說:「我也不知道。」

「哈哈哈……」蔣芙突然笑了起來,然後用手絞了絞頭髮說:「那麼說你就是天外來客了。」

我很奇怪蔣芙為什麼會知道天外來客這個詞,但很快我就被她手上拿着的綉案給吸引了過去。

老實說雖然在現代我見過各種各樣的綉品,但蔣芙繡的荷花還是吸引了我,從來沒有見過哪一簇荷花會被繡得這麼傳神。

「好漂亮的花!」我不禁感嘆道。

聽到我在誇獎她的作品,蔣芙不好意思的低下頭,靈巧的手指飛快的在綵線和綢布之間穿梭着。

「兩位姑娘在玩什麼呢?」蔣松擒着一對兔子走了進來。

「啊,是兔子啊!」蔣芙顧不得正在綉着的活計,放下針線就跑過去接過兔子。那兩個小傢伙也着實可愛,灰灰的毛色,亮亮的眼睛。

我心裏突然閃過一個特別惡毒的想法,這兩個兔子如果煮熟了,那一定會味道不錯。

但是看着蔣松和蔣芙看向兔子的眼神,就知道我的這個想法一定會遭到他們的鄙夷。

掉轉了目光,我在房間里轉了幾圈,然後就立在窗口看夕陽漸漸把西邊的天空染成一片彤紅。

好香的味道啊,從屋子裡我都聞到了這突然而至的異香,難道是他們把兔子給煮了嗎?

我正在疑惑間,蔣芙已經端了一個好大的碗走了進來,碗沿上還在忽忽的冒着熱氣。

我不能置信的說:「這是?」

蔣芙眨了眨眼睛說:「沒錯,這就是我哥哥打的那兩隻兔子,都被我們給燉湯了,味道還不錯。悠瀾,你快嘗嘗吧!」

前一刻我還在鄙夷我的惡毒,沒有想到貪吃乃人的本性,這兄妹倆個倒是先下手為強了。

我也顧不得去惋惜不久前還活蹦亂跳的兔子,拿起湯匙就舀了一勺湯送進了嘴裏,大概是由於吃得猛了,我竟咳嗽了起來,弄得滿臉通紅。

蔣芙在旁邊小心翼翼的說:「悠瀾你也不要太過難過,其實這一帶的兔子還是蠻多的,還有它們的壽命也不長,即使我們不殺它們,它們也會落入狼口。」

看來蔣芙把的行為理解成了是在為死去的兔子而傷心,我又哪有那麼多的多愁善感呢!

「這些我都知道的!」輕輕的說了一聲,我把湯匙又放到了碗里。

「味道不好嗎?」蔣芙看着我,眼睛亮亮的。

「好吃,當然好,不過,我們一起吃才好。」我向門口處望了一眼,不知道蔣松在做什麼。

等我們三個人相對而坐,分享美食的時候,兔肉剛剛好不燙也不冷,咀嚼在嘴裏,只有一個字:美。

吃完了味道鮮美的兔肉,整個人都神清氣爽起來。我拿着碗筷要到廚房去洗碗,蔣松一個劍步過來攔住了我。

他嘴裏嘀咕着:「怎好讓客人動手!」然後抱着碗筷奪門而出。

我轉頭看到蔣芙正躲在一旁掩着嘴偷笑,我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說:「有什麼好笑的!」

「我還從來沒有見過哥哥這麼細心,分得出主和客呢!」蔣芙不懷好意的說道。

聽出她這句話里的弦外之音,我也沒去追究,而是坐下來看漸起的暮色。天漸漸的暗了下來,屋裡點了一盞明亮的燈。

光影里一切都顯得那麼真實,而我感覺又是那麼的不真實,怎麼轉眼之間我就到了這個陌生的時空呢!

還好,在這個陌生的時空里沒有太多複雜的人物,也沒有太多不必要的布景,只是蔣松,蔣芙,還有我,簡簡單單的人和簡簡單單的事情。

「悠瀾!」蔣芙親切的喊着。

「噢,什麼事?」我從思緒里把心態調到現實。

「在發什麼呆,是想起什麼了嗎?」蔣芙提醒道。

在他們面前,我一直都聲稱是失憶,許多事情都不記得,至於初來乍到時的那身衣服和鞋子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奇裝異服,他們好奇了一陣子,也就不再問下去,而是很自然的和我相處。

「沒,沒有,我只是覺得我真真的遇到了不錯的好心人呢!你和蔣松都是不錯的人。」我真心的說道。

「我們哪是什麼好心人,悠瀾你說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蔣芙在燈光下俊美的臉越發顯得好看起來。

窗外有很大的風颳了起來,可以聽到窗欞嘩嘩做響的聲音,在這樣的情形下,我壓低了聲音說:「蔣芙,會不會有狼?」

看着我被嚇得臉色發白的樣子,蔣芙長嘆了一口氣說:「放心好了,狼不會來的,睡吧!」

我把被子蓋在身子上,心裏面想着七上八下的事情,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早起的時候,我覺得窗紙好像白得幾近透明,外面有掃帚刮過地面的聲音。

推開門,我看到眼前遍地的白色,吃驚的張大了嘴巴。蔣芙正在掃雪,她看到我出來,急忙跑到我身邊說:「給你準備了斗蓬沒看到嗎,這麼出來很容易生病的。」

「我也不知道會下雪,所以……」我哈了口氣,暖暖被凍得有些發麻的手。

「山上的天氣陰晴不定的很,悠瀾你快回屋裡,把斗蓬披好了,免得凍到。」蔣芙像哄小孩子一樣把我送到了屋裡。

天氣還真變化得快,昨天還如溫暖的春天,轉眼就是白雪皚皚的冬天了,我找到蔣芙為我準備的斗蓬披在了身上,頓時感到暖和了不少。

不大的功夫,蔣芙就跺着腳走了進來,看到她凍得紅撲撲的一張臉,我忙把她拉過來想給她暖暖手,沒有想到蔣芙的手比我的還要熱一些。

「就這麼急着要我給你暖手嗎?」蔣芙抽出手,然後蹲下身子仔細察看被雪洇濕的鞋子。

「掃雪怎麼不叫上我?」我嗔怪道。

「你是客人嘛!凍傷了你,我們會不安的。「蔣芙理所當然的說道。

沒想到在這裡,我以客人的身份得到了最最周到的優待。

花心帝王:獨寵妖后

花心帝王:獨寵妖后

作者:蔣芙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輕紗滑落,露出她絕世的容貌,就如荷花初綻,更似寒梅傲雪,百般嫵媚,千般誘惑,他怔忡的看着她的臉道:「瀾,你終是回來了嗎?」 「是,我是來取你的命!」說著一把長劍便直指他的咽喉
他卻閉上眼睛道:「瀾,如果你要我的命,我可以隨時給你,因為他本就是屬於你的
」 「我說過,你若負我,我便會用這斷情劍殺了你
」如冰般寒冷的聲音從女子的口中傳出
血順着端木澤的脖子一滴滴的流下,女子如花的面容上卻閃過冷冽的笑意,可是轉瞬她就泣不成聲:「為什麼,為什麼……我等了你整整三年,你卻並沒有出現,而是和別的女人成親!」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