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一部頂缸記免費閱讀(廖洪斐簡歷)小說

一部頂缸記免費閱讀(廖洪斐簡歷)小說

時間:2022-04-01 18:02作者:冉紅奎 標籤: 冉紅奎 廖大發 遊戲動漫

有一對雙胞胎兄弟,出生不久就分開了一個在凌川叫陸玉生一個在平陽叫廖大發兩人長得一模一樣去年廖起了歹心,費盡心機以買斷北企為名從銀行等處貸了大筆款子工廠三個月不開工,一次次外出轉出去國家貸款兩千五百萬元之後他趁機攜款逃跑了!他把陸約出來害了,自己去冒名頂替他萬幸…

一部頂缸記

推薦指數:10分

《一部頂缸記》在線閱讀

001章 老公不在家

精彩節選

舞廳里旋轉的彩燈光讓崔秀麗感覺眩暈,那柔美的小夜曲聲音她亦聽着煩心。腳下的舞步老跟不上節奏,被自己的情弟弟冉紅奎拖拽着走。

「親愛的,這幾天你到底怎麼了?」冉紅奎小聲說。他摟緊秀麗的腰,另一隻手也拉緊了,兩人幾乎是緊貼身體在舞池裡緩緩移動。這引來周圍舞者的不時的注目。

冉紅奎十分愜意和興奮。這是他頭一次挨心上人這麼近;感覺到美人的體溫和她周身及秀髮散發出的迷人的氣息。「秀麗,痛苦的事別憋在心裏,說出來我幫你分擔。」

秀麗不語,頭搭在冉紅奎的右肩低聲抽泣。冉發現自己惹禍了,一時不知該怎樣勸。秀麗半個月來一直鬱鬱不樂,冉本來是拉心上人來散心的,現在倒弄得她傷心。冉想想說:「親愛的,別哭,我們去那邊休息。」

兩人來到休息區一張空桌旁坐下,冉紅奎向服務小姐招手要了飲料,之後說:「秀麗,現在你放心說吧。」

秀麗依然不語。她是個心機很深的女人,覺得丈夫廖大發的事還是不說為好。「是不是你那個廖不同意離婚?」冉紅奎猜測着問。

「不是。你別瞎猜!」秀麗說。她眼睛望着別處,服務小姐送上飲料她也沒轉頭。

「你眼睛看着我。」冉紅奎說。待秀麗轉過臉冉又問:「是廖大發罵你打你?」

「沒有,你又瞎猜。」秀麗平靜一下心情說。「謝謝你的款待,送我回家吧。」

「你辦離婚到底是啥時候?」

「快了。」秀麗站起來,「我們走吧。」

冉紅奎只好起身跟隨,嘴裏還在說:「老說快了,快了是啥時候?」

秀麗不言語,默默地走出大廳。冬日的夜晚很冷,小北風嗖嗖的刮。天空黝黑深邃,點綴其間的星辰清晰閃亮。街上燈光絢麗,行人稀少空曠。冉紅奎把自己的捷達車開過來,秀麗上車。轎車向市南開去。

車近左邊道口,秀麗說:「左拐,去我舅家。」

「你不回家嗎?」

「少廢話!左拐。」

轎車在左邊大街開了會兒,拐進了一處小區,在一棟樓前停住。秀麗下車說:「紅奎沒事就等我一會兒,今晚我住你家。」

「真的?親愛的你真好!我等你,快去快回!」冉紅奎心花怒放,心想這一天終於到來了。他明裡暗裡追求崔秀麗已經六年多,這位女神也只是最近才表態接受他。今晚又主動提出那關係要更進一步,他的心情哪能不激動呢?

田松在市中級法院任刑庭副廳長,六十歲了,這些日子正在辦理退休。見外甥女來有些意外,問:「秀麗,你咋這麼晚來了?快進屋。」

秀麗進正廳,在沙發上坐下問:「我舅媽睡了?」

「睡了。我也正要睡,這不你來了?」田松坐在秀麗身邊問:「廖大發回來了嗎?」

「沒有……」說著秀麗內心悲傷,又哭了。她手捂着臉嗚咽,那是怕卧室里的舅媽聽見。

「孩子,你平靜下心情,有什麼話說。」田松從茶几上紙巾盒拽塊巾紙遞給秀麗。

秀麗好一會兒才止住抽泣。擦擦眼睛說:「舅,不好了,出大事了!廖大發賬上差了兩千五百萬元!現在他出外十多天不回來,錢可能被他捲走了……」

田松驚呆了,一會兒才問:「他差賬你咋知道?他不老防着你嗎?金櫃一直鎖着。」

「他十多天不歸,今天上午我找鎖匠把金櫃打開了,那本流水賬上只記了買斷北企用了三千萬元,買寶馬車一百萬元和給北企打過去八百萬元。其餘兩千五百萬元下落不明……」

「啊,是這樣。」田松陷於沉思。外甥女婿廖大發買斷北企他是知道的,他還受廖的邀請參加了市政府舉辦的買斷簽字儀式。北企全稱叫北方機械廠,原是平陽市最大的一家國企。按政策,北企這個大國企是不該賣的。可由於它負債纍纍,國家給免除了貸款外債五千萬元,還有陳貸和社會債務過億元!實在無法支撐,市政府就只好特殊對待了。開始,秀麗以及整個親戚圈兒都反對大發下海。一是他仕途很順利,今年三十二歲已是市經委任企劃處副處長!棄之可惜。二呢,大家也不看好他,雖然他人很精明,綽號廖鬼子,可他秉性好逸惡勞,又不懂企業管理。還有個不便說的原因:就是他天性風流,結婚七年出軌行為不斷。可他個人的選擇別人擋不住,北企他還是買了。買了你倒好好乾呀,不!先是買了台鋥光瓦亮的寶馬牌轎車坐上,開着它進出廠子很是神氣威風!接着不從廠里待,頻頻地外出;短則一兩天,長則五六天。理由很堂皇:學習和考察。時光荏苒,一晃過了兩個來月,北企沒有絲毫開工的跡象。到最後這次出去十天了還沒回來……這回又確定有兩千五百萬元下落不明,那他極有可能已經攜款潛逃!想着,田松問:「秀麗,你想咋辦?」

「舅,我來就是和你商量,我想明天報案!」

「報案?早了點兒吧。」田松又陷于思索。

「舅,你想,大髮捲走國有巨款是詐騙重罪,我知情不報、甚至報案晚了都是有罪的!而且他在逃一天就多一天對巨款的揮霍!到時經濟退賠就會把我的家毀個底兒掉!報案是最好的出路……」

「可是弄錯了怎麼辦?報案可不是好玩兒的!要是大發還回來,並且轉款又有合理用途,你不是攪了他的創業嗎?我看你還是再等幾天吧。」田松思考之後說。

秀麗想想說:「行,我就再等他幾天。舅你有空去趟北企,看有啥新情況。」

「好,我明天就去。」田松說著,見秀麗起身要走,也站起來說:「天黑,我送你。」

「不用,外面有車等我。

秀麗來到外面,冉紅奎又歡天喜地的迎接她上車。車開了會兒,秀麗手機響,接完電話她好像傻了。冉問:「秀麗你怎麼了?誰的電話?」

秀麗緩過神來說:「把我送回家吧,廖大發在撫平病危。」

「廖大發病危?剛才誰的電話?」冉紅奎心情有些不爽。

「市經委主任劉啟聖。經委一會兒去車,我必須去。」

「唉,這該死的廖大發!死之前也要攪和咱倆。」冉紅奎想想又說:「黑燈瞎火的,要不我跟你去撫平。」

「不行!你想讓咱倆的事昭告天下呀?」

「唉——,我就是個倒霉蛋!這一拖不定又是猴年馬月……」

秀麗不再說話。她心情沉重啊,她不是妻子擔心丈夫安危的那種,而是覺得廖要是突然離世,那兩千五百萬元下落不明的資金就難有着落了!自己就要背上黑鍋和退賠……

秀麗下車時被染紅奎死死地抱住了,秀麗無論如何也掙脫不開。冉上邊強吻懷中尤物的嘴,下邊騰出一隻手來脫她的褲子。秀麗掙脫不開就不動了。被吻得發出了嬌昵的哼聲……這是這對情人久久慾望衝動的蓄積,也算是愛情步入了實質階段吧。接下來就是上演「車震」戲了。不用擔心,這是大街背靜的地方,又是傍夜裡十點,沒人注意這裡。

偏這時候秀麗的電話又響,她顧不上接。可電話堅持不懈地吵着,冉洪奎心裏煩,停了車震,讓她接電話。這回電話是撫平醫院打來的,口氣急切,那意思是:廖大發已昏死一月,搶救數次,家屬速來,並做好他的後事準備。

一部頂缸記

一部頂缸記

作者:冉紅奎類型:遊戲動漫狀態:連載中

有一對雙胞胎兄弟,出生不久就分開了
一個在凌川叫陸玉生
一個在平陽叫廖大發
兩人長得一模一樣
去年廖起了歹心,費盡心機以買斷北企為名從銀行等處貸了大筆款子
工廠三個月不開工,一次次外出轉出去國家貸款兩千五百萬元
之後他趁機攜款逃跑了!他把陸約出來害了,自己去冒名頂替他
萬幸,陸並沒有死,在醫院被救活了
醒來他卻成了半失憶狀態,被廖的妻子糊裡糊塗領回家裡
於是,陸錯頂廖之名,背着兩千五百萬元窟窿的黑鍋……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