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我的艷鬼夫君免費閱讀(舒悅啥意思)小說

我的艷鬼夫君免費閱讀(舒悅啥意思)小說

時間:2022-04-01 18:02作者:舒悅 標籤: 懸疑驚悚 舒小姐 舒悅

一個漫長的夢境,一本由夢境寫成的小說,忽然卻變成了現實……偏偏那還是一個恐怖小說而這個時候更是有人告訴我說,那就是我的前世,那一個帥得一塌糊塗的男鬼,就是我前世的丈夫……
第一章 十里桃花長堤在

精彩節選

楔子

“老姐,你終於來了。你的粉絲已經等你好久了。「

一個打扮得像是一個民國人士的傢伙狗腿的迎接着我。他就是我的弟弟舒悅,一個平時遊手好閒,醉心於他自以為是一定會有的道術圈子裡的富二代。

我叫舒瑜,一個作家。出生在一個富有家庭。至於家族裡的財富,那是大哥舒偉操心的事情,我只管徜徉在自己那個文學的圈子裡就可以了。我一共有三個兄弟姐妹,大哥舒偉,二姐舒婷,都是商場精英。排行老三的我和弟弟舒悅就是明顯的爛泥扶不上牆。

我吧,還行,在文學這個圈子裡也算得上一個美女作家,出版過基本還算暢銷的書,都是些悲風傷秋的小說,被老爸斥為無病呻吟。但現在流行的就是這個流派啊,反正我又不準備和大哥二姐爭家產,做好自己喜歡的事情就行了。

小弟舒悅就不一樣了,從小就迷上了什麼道術,還正兒八百經的拜了個師父,整天打扮的給個老古董一樣,一副得道高人的噁心模樣。每次家庭聚會,我和他都是侄子和侄女們地反面榜樣。被指責批判的對象。所以,同病相憐的我和他聯繫就多了一些。但也各自有各自的圈子,輕易不在一起聚會,因為說不到一塊兒去。

今天不知道怎麼了,他居然一連給我打了幾個電話,催我過來聚聚,說是有一個我的狂熱粉絲想見我一面。我不來吧,他一次又一次的騷擾,於是,我下定決心,來走個過場,見一面就走,反正又不是相親,就是相親,我不同意,誰還敢強迫?

「人呢?你不會是拿粉絲晃點老姐我吧?告訴你,老姐我這幾天可是有點不痛快,小心拿你做出氣筒。”一下車,我就威脅小弟,讓他不要玩弄什麼鬼把戲。小心後果。

“放心吧,騙誰都不會騙你的。真的有粉絲想見你,而且,都給我說了好久了,這不是聽說你的寫作大業告一段落,我才找的你嗎。走吧,我給你說,絕對不是什麼騙局,你看看這裡的布局和設計,就出自他的手筆,絕對的有品位,絕對的和你胃口。「一邊往會所裡邊走,他一邊得不得不的說著。

會所位於郊外,有山,但不太高,而且樹木鬱鬱蔥蔥,有水,清澈見底,水裡還悠閑地遊動着幾尾觀賞魚。加上巧妙結合了江南園林和西洋建築風格的建築,讓這裡覺得像一個精心布置的世外桃源,我這些時候,有些神經衰弱的心情猛地放鬆了許多。

「還不錯,到了這裡,感到舒服了好多。」我讚賞的說道。

「那是,也不看是誰給你推薦的?我會騙你?」舒悅嘚瑟的說道。

「設計師是個女的吧?要不不會有這麼貼心的設計。」

「到了你就知道了。」舒悅還賣了個關子。

我已經挷定絕對是個女的,因為,我的小說,男人看的不能說沒有,但能夠稱得上粉絲級別的,一定不可能是個男的。

但是,我錯了,真的錯了,還錯的離譜。那個人真的是個男的,還是個五大三粗的男人,最最關鍵的,他也不是我的粉絲,而是看了我的小說,有些事情想問我的一個人。

該死的舒悅,居然騙我。

……

見到了自稱我粉絲的那個男人,我心裏已經快要暴走了,但是,對着一個陌生的男人,我只好壓下自己的心頭怒火,做了下來,一聲不吭,看舒悅那個小子能玩出什麼花樣。

「舒小姐,我叫李銳,是這個會所的老闆,請你前來有點冒昧,望不要見怪。」他倒是彬彬有禮,但我怎麼看,都看不出他讓我順眼的地方。於是,我冷哼了一聲,作為回應。

「舒小姐,你看需要點兒什麼?這裡南北大菜,江湖小吃,應有盡有。」他繼續說道。

我不高興,很不高興,所以沒有搭理他,只是斜着眼看着舒悅,看的舒悅極不舒服,好像屁股下不是椅子是個將要爆炸的地雷。扭扭捏捏的。

「老姐,不要這樣看着我,我有點害怕。既然來了,你就聽聽李先生說些什麼吧。他是我的學長,很不錯的一個人。」舒悅解釋道。

不錯?就是對你不錯才讓你合起伙來騙我的。我依舊沒有說話,看舒悅怎麼辦。

「學長,你直接說吧,要不回去我要挨打了。」舒悅終於頂不住了,開始要求姓李的說明約我來的目的。

「舒小姐,這是你寫的書吧?」他從包里拿出了一本書,不用細看,我就知道,那是我剛出版的一本小說。還算暢銷。內容當然是我所擅長的那一類風花雪月,才子佳人的古代言情小說。

我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卻也沒有說話,看着他,等他說出目的。難道他準備改編它?把它排成一部連續劇?

「書里寫的地方我見過,裏面的事情也是我知道的。和你寫的一模一樣。」他的話讓我瞪大了眼睛。

不會吧?作為作者,我知道自己這本書的構思從何而來。那一段時間,我不斷地重複的作者一個夢。

這本書就是我夢裡的事情,場景,人物,情節。都來自於我的夢境。沒想到,居然有人來告訴我,這是真事?哦,天啊,這不是又在做夢吧?

「你到底想說什麼?」我第一次開口,但這已經表明我對他所說的東西有了興趣。

他沒有回答問話,只是又從包里掏出一本很老的書籍遞給我,還幫我翻到了要我看的地方。

我接過來,沒有第一時間看下去,而是盯着他的眼睛繼續問道:「你有什麼目的?」

「沒什麼目的,只是對同樣的故事出現在你的小說里感到好奇罷了。你不想看看,我的一個先輩是怎麼寫的么?「他悠悠的反問道。

我這才低頭看起他翻開的那本古籍,裏面的東西不長,只有幾百字,但是,作為一個作家的我,毫不費力的就看懂了那篇古言文章。

那是一篇祭文的一部分,描寫的是一個感人的故事。

寫的是有一對小夫妻,婚後恩恩愛愛,比翼雙飛,但是,有一天,在兩人泛舟湖上的時候,忽遇怪風,兩人落水,男人奮力把妻子推上了岸,但自己力竭而死,沒想到,妻子在祭奠丈夫的頭七之日也主動投水追隨丈夫而去,死後朝廷給與封贈,還立有牌坊。由於兩人沒有後人,所以由族人過繼繼承了他們的家業,世世代代香火不斷。對了,這對夫妻就是姓李。和我小說里的情節簡直一模一樣。

看完之後,我抬起頭看着李銳,等他說出目的。

「舒小姐,你剛才看的是我家的族譜裏面的記載,那對夫妻就是我的祖先,我就是過繼給他們的族人的後代。」他說到這裡,他停頓了一下,才又繼續說到:「我家的族譜舒小姐是不可能看到的,而且,就是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要不是有人找到了我家,想借用我家的別墅,我也不可能得知你這本小說的。順便說一句,你書里描寫的那對小夫妻的家和我家的祖宅,現在的別墅是一模一樣,連裏面的陳設和傢具都分好不差。」

「什麼?你說的是真的?」我終於坐不住了,今天居然聽到這麼驚人的消息,難道我做的夢居然是真實的事情?還是幾百年前真實的事情?老天,你不是在玩我吧?

「當然是真的。而且,還有一件事,需要告訴你。請你不要害怕和激動。」他鄭重的說。

「你說。」我亟不可待的說,難道他還有什麼驚人的消息?

「我家的祖先有畫像遺存。」他慢慢的一字一句的說道。

「那和我有什麼關係?」我不解的問道。夢裡的小夫妻,我始終看不清他們的面孔,所以,我沒有感覺到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他聽到我的問話,沒有回答,只是又從包里掏出一本古籍,卻奇怪的沒有遞給我,而是給了小弟舒悅。

舒悅不解的翻開了那本古籍,剛開始還沒有什麼,但等他剛翻過兩頁,就張大了嘴巴,不住地看看我,又看看手中的書,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卻說不出任何話語。

看着他奇怪的表情和動作,我不由得一把奪過書籍,自己翻看起來。

第一頁沒有什麼,只是一行小楷,寫明了書籍的內容:「夫妻自題小像。意思也就是,夫妻兩個自己互相畫的對方的畫像。

我翻過去,看到了一個書生打扮的年輕人,英俊瀟洒,風流倜儻。還一個俊俏書生。

我有翻過一頁,這一次就被嚇到了,上面是一個俊俏的小娘子,不用說就是剛才那位書生的妻子,投水殉夫的那一位。但是,讓我驚訝和不可思議的她居然和我長得一模一樣。就好像我穿了古裝一樣。這是怎麼一回事?

我雖然是個文藝青年,美女作家,但也是一個堅定地無神論者,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什麼轉世,鬼魂一類的東西,但眼前的東西着實讓我吃了一驚。

「不用懷疑,那是真的古籍,已經在我家珍藏了幾百年了。不相信的話可以去做文物鑒定,碳14可以準確鑒定年代的。」李銳依然慢吞吞,悠悠的說道。

我沒有懷疑他所說的,因為,我知道,就是他騙了我也得不到什麼利益,那有何必呢?但我卻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雖然我沒有說小說的構思來自於我的夢裡,但光憑着小說里的內容和一模一樣的容貌就可以讓他有所懷疑了。

「你什麼意思?」我看着李銳問他。是啊,你什麼意思啊?就算我是你轉世的祖先,難道你還準備把當初繼承的財產還給我?否則,你準備做什麼?

「舒小姐不要誤會,我沒有別的意思,主要是家祖已經年邁,最近經常做夢,夢到你,哦不是,是夢到先祖要求家祖找到你,他妻子的轉世身,讓族裡盡一份沒有盡到的孝心。讓先祖安心。當然,對於舒小姐,我們也有所安排。絕對不會有什麼不好的想法。畢竟,說起來,你可是我家的先輩。李家還是以孝傳家的,廉恥二字還是知曉的。「

雖然他說的漂亮,但這件事實在是太過離奇,我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只好看着罪魁禍首舒悅,讓他那個主意,誰讓他是個男生呢,並且他還是始作俑者,整天吹噓自己有道術在身,今天就讓他好好實踐一下。

「學長,要不這樣吧。那本畫像讓我們拿回去做個鑒定,有了結果我們再做商量,你看怎麼樣?」他只好出頭。

「沒問題,那本來就是舒小姐所畫的,哦,我是說。唉,說不明白了,總之,拿回去沒問題,只是,能否加快時間,家祖年紀大了,老惦記着,讓我們做晚輩的心裏不安。」他急赤白臉的說著。

你家祖年紀大了,我這個你認定的先祖就要加緊辦理,這個不肖子孫。

無意之中,連我自己都沒有意識到,我居然把自己放到了認同他說法的位置上。

告辭出來,坐在舒悅的寶馬車上,我無力地對他說:「小子,你惹出的麻煩,自己解決,別總來煩我。有結果了,通知我一聲。記住了,別讓老爸知道,否則,扒了你的皮。」說完,我推門下車,也不管他在我身後大呼小叫,開車回了公寓。連澡都沒洗,蒙頭開始大睡。我累了,也希望再做一個夢,得到一些提示。我該怎麼做?

但是,往常愛做夢的我居然一覺睡到大天亮,別說做夢了,連廁所都沒上一個。還是被餓醒的。這才想起來,昨天居然連頓飯都沒混上。還他么是他先祖呢,這個不孝的子孫。

我一邊吐槽,一邊給自己張羅着吃的,沒想到。舒悅的電話又一次打過來了,只有一句話:「看郵箱。」隨後就掛了,讓我極度鬱悶。你多說一句話安慰安慰我會死啊?

我一邊大口的吃着自己做的黑暗料理,一邊打開了電腦,登錄郵箱,看到裏面多達一百多兆的各種文件,才決定原諒他了。

他昨天晚上肯定一夜沒睡,才搜集了這麼多資料發給我。我當然不會浪費他的好意,漫不經心的查閱着,但開頭的一張照片就讓我目瞪口呆。

那是一道長堤,我書里描寫過的那道長堤。上面開滿了艷麗的桃花,下面還有文字說明,蘇省一處小湖的十里長堤。

我的艷鬼夫君

我的艷鬼夫君

作者:舒悅類型:懸疑驚悚狀態:連載中

一個漫長的夢境,一本由夢境寫成的小說,忽然卻變成了現實……偏偏那還是一個恐怖小說
而這個時候更是有人告訴我說,那就是我的前世,那一個帥得一塌糊塗的男鬼,就是我前世的丈夫……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