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神淚免費閱讀(小說 凌寒)小說

神淚免費閱讀(小說 凌寒)小說

時間:2022-04-01 18:01作者:凌逍 標籤: 凌逍 奇幻玄幻 寒冰

虛空飄來的一滴眼淚打破了大陸的寧靜,相傳,那是上古仙神的眼淚,得之可以掌控天地,超脫於天地之外 隨着這滴眼淚的降臨,平靜的世界被血雨腥風所替代,美麗的傳言變成了巨大的誘惑,導致各大種族混戰種族無一倖免的被牽扯進來最終發生了破滅之戰 這一戰,數位仙王戰死,種族遭…

神淚

推薦指數:10分

《神淚》在線閱讀

第一章 我是凌逍

精彩節選

時光永不會停下,不會因為任何事物而駐足,誤了輪轉的腳步。遠古的巨輪從來都沒有暫停這一個選項,帶着這個世界緩緩的前行,儘管,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要走到何時何地,哪裡才是他的盡頭。

黑暗,是如此的恐怖,又是如此的漫長,他們就像是一塊巨石,壓得人喘不過氣來。於這茫茫的黑暗之中,一個少年無聲的嘆息着,源遠流長。

黑夜,漸漸的被染成了霜白,一輪新日正在悄然升起,照亮了一個平凡的國度——天述國。

是的,這裡很平凡。這裡的山很青翠,一排排蒼勁的古樹將大地繪成了同一種顏色,任憑少年將眼睛睜的有多大,也無法明晰在山的那一邊,究竟是什麼樣子。

他的世界裏只有這巴掌大的天,巴掌大的地。

走出去,一定要走出去。少年緊緊地握着拳頭。這不是他一個人的夢想。這是他們這個王國世世代代的夢鄉和奢望,只有走出去,他們才有可能獲得新生,才可以真正的自由。

突然,少年只覺得兩眼一沉,轟的一聲倒在了地上,昏睡了過去。

「好累,好累。」在另一片世界裏,一個生靈緩緩的睜開了雙眸。

他不是一個完整的生靈,他所看到的世界也不是一個真正的世界。

「這是哪?」帶着疑惑,他開始打量起這個陌生的世界。這裡的天,沒有色彩,灰濛濛的。這裡的地,沒有白雪,陰暗暗的。

「這不是我的家,這是哪裡?」遠處,有一片湖泊,死的,沒有任何波浪。在遠處,有一條條河道與湖泊相連,卻沒有水流,一片乾涸。

「這,這是?」生靈忍不住大呼起來,他認識這個地方,這是在人體之內。那片湖泊,便是人的丹海。那些河流,正是經脈。

「發生了什麼?我為什麼會在這裡?」突然,生靈大叫一聲。他發現了一個可怕的事實,他的身體是虛幻的?

怎麼會這樣?難道我死了嗎?我怎麼會死?我又是誰?

我是凌逍。安靜下來的生靈緩緩打開了他的記憶。他是寒冰國的少皇子凌逍。

我是凌逍,我怎麼會來到這裡?生靈陷入了沉思,他的記憶越來越豐富。

那是一個和煦的午後。天空,一片蔚藍,大地,一片雪白。寒冰國,正如其名,長年覆蓋於冰雪之中。

一股悠長哀怨的笛音在白茫茫的天地間回蕩。整片天地都隨着悠遠的笛音有節奏的律動着。雪花搖曳着身姿,狂風屏住了呼吸,只為這美妙的樂曲。

「父王,又在吹笛。」茫茫雪原上,一個十歲左右的少年正在倒立,話語正是從他的口中發出。這個少年,正是凌逍。

「啪。」話音剛落,一道長鞭毫不留情的打在了少年的身上。打的少年直咧嘴。

「不許分心,不許說話。」在少年的旁邊,一個鶴髮童顏的老者盤坐着,手中握的正是那桿可恨的長鞭。

「知道了,皇爺爺。」少年滿臉的委屈。

「啪。」又是一記鞭子,抽打在了同一個地方。

「不許說話。」老者緩緩的開口。

天地歸於了寧靜,只有美妙的樂聲還在回蕩,讓少年感覺很是舒適,就連身上的疼痛也變得輕微起來。

「咕嚕咕嚕。」奇怪的聲音在這個寧靜的冰雪世界裏顯得極為不協調。造成這不協調的罪魁禍首,便是少年的肚子。

他已經整整的在這裡倒立了三天了,這三天,他沒有吃過一粒米,喝過一口水,就連動都不能動一下。

「還要到什麼時候?」少年的腦海中浮現出了各式各樣的美味,饞的他口水直流。

遠處,一個略大一些的少女緩緩走了過來。在老者的身旁跪了下來。

「陛下,時辰已經到了。」少女恭敬的開口。

老者看都沒看少女一眼,只是揮了揮手。少女很乖巧的退到了遠處。

終於可以吃飯睡覺了。少年的心中滿是無盡的期待。他的床是那麼的柔軟,還有着雪蓮花的芬芳氣息。想到這裡,少年險些直接在這冰原之上昏睡過去。

他太累了,不過這疲累之中卻包含着喜悅。他感覺的到自己正在一點點的變強。

原本,他只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小皇子。沒人約束他,就連眼前這個在眾人眼中,無比威嚴的王者,在他的眼裡也不過是一個慈祥的爺爺,每天陪着他玩耍,給他講故事,哄他唱歌。

這樣的日子自他出生一直持續到了三個月前。

爺爺告訴他,他已經不再是一個孩子了。他需要擔負起他的責任,守護他的子民。

對於這些,凌逍似懂非懂,不過他還是歡喜的點着頭。他要保護好他身邊的每一個人,他要變強。

凌逍的表現讓爺爺很開心,當即拿出了一套華麗的鎧甲和銀槍,送給了凌逍。

從那一刻起,凌逍便再也沒有脫下過鎧甲,放下過長槍。嚴酷的魔鬼訓練也從那一刻宣告了開始。

「凌逍,起來吧。」老者緩緩張開了雙眼,對着那個少年開口。

「來了,皇爺爺。」只見凌逍雙手一動,整個人凌空而起,在空中一個旋轉,便直立在了半空之中。一旁的銀槍錚錚而鳴,飛進了凌逍的手中。

「哇。」一旁的少女無聲的驚呼起來。那是激動,是喜悅。在她的眼中,這個她照顧長大的少年已經不再是一個孩子了,更像是一個叱吒天地的大英雄。

「皇爺爺,孫兒的表現如何?」

「很好,很好。」老者微笑着捋動着鬍鬚,緩緩走到了凌逍的面前。

「凌逍,你還記得爺爺都教過你什麼嗎?」

嗯。凌逍點了點頭,開始侃侃道來。他在爺爺這裡學到的知識仔細的講述了一遍。其中,包含了天地的法則,世界的形成,修行的路線,修行者的劃分,冰雪族的術法,以及世間的萬物。

「凌逍,那你還記得爺爺和你說過的話嗎?」

「當然記得。」粉嫩的小臉蛋一臉的認真:「凌逍是冰雪族的皇子,擔負著守護冰雪族的重任。」

「還有呢?」

「還有?」凌逍撓了撓頭,而後開口:「這個世界上,任何人的話都不能信,要用自己的頭腦去分析,任何事情都不能用眼睛去看,要用心去看。」

老者靜靜地聆聽着話語,眼眸很是深邃。

看着老者古井無波的樣子,凌逍再次開口說道:「還有,這個世界上,能保護自己的只有自己。不能去依靠任何人。在自己極為強大之前,不能夠脫下身上的戰甲,放下手中的長槍。」

「還有,在不知道其他人的意圖之前,不可表露自己的身份和想法。更不能將自己的底牌展示於外。」

「還有,無論發生任何事情,不能衝動,不能意氣用事。要學會忍。」

「還有,任何人都不可能一直陪在凌逍身邊,凌逍要學會享受孤獨。」

凌逍的話如江河之水,滔滔不絕。將這些日子王者和他說過的任何話語都闡述了一遍。一字不落。

老者的雙目一直緊閉着,仔細的聆聽着。直到凌逍閉了口,老者依舊沒有睜開眼睛。

見到老者的樣子,凌逍又思索了一下自己的大腦,沒了,確實你沒了。這一點他非常自信。

「沒有了嗎?」老者緩緩開口。

「沒有了。」凌逍堅定的他,自幼,他便天賦異稟,博聞強記。這些話爺爺告訴他要時刻牢記,他哪敢忘記分毫。

「那爺爺之前和你說過的話呢?」老者再次開口。

之前?凌逍疑惑,之前的話太多了。爺爺到底問的是哪些?突然,凌逍想到了什麼,雙手下意識的捂住了腹部的丹田之處。

在凌逍的丹田中蘊養着一粒類似於蓮子的種子,晶瑩剔透。這粒種子在凌逍出生之時便已經存在。

那不是普通的種子。爺爺曾經過說,這件事情,除了他的父王,任何人不得告知,哪怕是他身邊最親近的人。

「皇爺爺,我的仙根是我年幼時,我的父王為我選擇的仙根,他是一粒雪蓮子。」凌逍按照爺爺教的話說著。

「嗯。」直到此刻,面無表情的老者才微微點頭:「記住了,絕對不能告訴任何人。」

話未絕耳,老者已經消失在了茫茫雪原之中。

對於老者的離去,凌逍已經見怪不怪了,每一次都是這樣。

遠處,少女呼喚雀躍的跑了過來:「凌逍皇孫,餓了吧,我已經做好了美食。」

少女拉起凌逍的小手便歡快的朝着住處跑去。

這個少女,叫做蓮香。是凌逍的僕人,也是一個孤兒。從凌逍出生以來便是他一直在照顧凌逍。

對待眼前的少女,凌逍待之如親姐姐一般。

凌逍的母親,凌逍沒有見過,也沒有任何人敢提起。曾經,有一個皇族少年因為拿凌逍的母親取樂,遭到了皇上的嚴厲懲罰,至今還被關在雪牢之中。

至於,凌逍的父王,那是整個冰雪族最奇葩的存在。他從來不與任何人接觸,就連凌逍,他都懶得看一眼。

整日里都和笛子與雪蓮花為伴。一個笛子,一朵花,便是他的世界。

其他人議論紛紛,但凌逍卻從不這樣認為,在他父親的笛聲中,他能感應到濃烈的疼愛與關懷。

沒有這些笛音陪伴,凌逍便無法入眠。

回到了自己的寢宮。少女蓮香將準備好的食物獻寶一樣的拿了出來。凌逍則迫不及待的大把大把往嘴裏塞。他真的是餓壞了,一連三天,他可是滴水未進,要不是他靠着體內的靈氣充饑,只怕他早就已經變成雪原之上的屍骨了。

酒足飯飽之後,凌逍便直接撲倒在了自己軟綿綿的床上,很快,便進入了夢鄉。

記憶到了此處,便停止了。

神淚

神淚

作者:凌逍類型:奇幻玄幻狀態:連載中

虛空飄來的一滴眼淚打破了大陸的寧靜,相傳,那是上古仙神的眼淚,得之可以掌控天地,超脫於天地之外
隨着這滴眼淚的降臨,平靜的世界被血雨腥風所替代,美麗的傳言變成了巨大的誘惑,導致各大種族混戰
種族無一倖免的被牽扯進來
最終發生了破滅之戰
這一戰,數位仙王戰死,種族遭遇清算
而此時,引發戰端的眼淚卻不翼而飛
【「王者」徵文參賽作品】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