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君心難測:皇上來侍寢免費閱讀(顧涼城池雋)小說

君心難測:皇上來侍寢免費閱讀(顧涼城池雋)小說

時間:2022-04-01 18:01作者:徽歌 標籤: 巫圖雅 現代言情 顧涼

一場相遇,就此打開的一局錯棋,如果後悔還來得及,我會在這裡等你冷艷高貴純情祭祀與風流活潑涼薄將軍揭開的的一場陳年舊事,看命途多舛小皇帝幾番涅槃,一朝君臨天下
前傳

精彩節選

〔一巫靈

天邊的雲一團一團,密密集集的堆積成烏壓壓一片,青灰壯闊的高台上黑袍的高瘦人影喑啞着哼唱祭神的曲子,下方的人群肅穆的跪着,筆直的身形微微戰慄。

已經唱到第三遍了,這是巫族最莊重的迎神曲,也是最禁忌的死亡之曲,大氣而殘忍,是以老祭司的血肉與靈魂為祭,換一場部落的新生。

雨已經連下半旬,除了幾處高地,已是汪洋一片,水流呼號着撕咬,已經有太多的人喪生,再這樣下去,巫族一定會亡族。倖存的人毫無辦法,終於不得不祭出這封印已久的邪惡術法,這是最後的希望了,此祭若成,老祭祀墜修羅煉獄歷苦痛三百載,新祭祀以天之使者的名義接受贖罪。

忽然一道驚雷劃開雲層,擊落下來,那黑袍的人影戰慄了兩下終於僵僵倒下去。底下的人群騷動起來,霎那間哭喊成一片,就有人推搡間從高地掉下去,連帶着絕望的呼喊,一併被烏壓壓的吞沒。

突然後方的宮殿里傳來一聲啼哭,這一聲很高很亮,伴着這一啼哭又一道響雷,人群有片刻的安靜,接着獃滯的看着月亮緩緩露出來,從漸漸消散的雲層里,清亮亮的照到台上的老祭祀屍身上,水不再吼叫,靜謐的時候波紋漣漣,倒有些清平的錯覺。

少女披着墨色的寬袍跪坐在書桌前,捧一卷厚中泛黃的古籍,她的指節明晰修長,一半掩在袖子里,總是妍妍的病態,巫圖雅夫人在門口看着她攏起袖口咳嗽,莫名的幾分心痛,這個孩子擔負太多,從她推遲4個月從她腹中出來開始。

巫靈是天命,既是巫族的救贖,也擔著巫族民眾對天的怨懟,可她只是她的孩子,她也如普通人家的婦女一樣害過喜,猜度過是兒是女,有時候忽然心裏一衝動,就想什麼都不管,拼盡一切的讓她離開這個地方,可她說到底總歸只是一個婦道人家。

她走過來收了心緒,低首斂眉,已然擺出對神的虔誠來。「祭司大人,此物是露華草,族長交予大人收下」

少女輕輕揮手示意,也不抬頭,巫圖雅心裏面頓頓的有些難受,於是她放下托盤,似乎想說些什麼,少女卻已站起身來,拿起那株草去查古籍。

草色似乎還帶着露水,瑩瑩的發著光芒,顯得越發青翠珍貴,也越發讓人清醒。

巫圖雅無可奈何,終於還是靜靜退出去。

書架已經有些年代了,木色有些發黑,襯着那樣清俊削瘦的身形,反倒顯出一種莫名的協調。

察覺到人已經走了,握着古卷的手頓了頓,還是抿了嘴角露出一抹極其嘲諷的笑意來,但只是一瞬間,黑亮的眸子恢復了清冷。

她活着,或者有一種什麼樣的意義,族中眾人不知道,可是她知道,巫族是世間僅存的古老種族,是與神定立過契約的,但是近百年來巫族人漸漸不敬鬼神,惹得天神震怒,而想要解除契約,獲得獨立的自由的生命,這個種族必須要承受三重天劫,也就是這樣,老祭祀才不得不以身為祭。

只是劫難從來三重,且一重厲害過一重。第一劫死了全族近一半的人,第二劫為老祭祀所擋,第三劫則註定是要她來承擔的,族中有地位的人都知道這件事,比如族長。所以這樣的各種優待,左不過是保她活到天劫那日,而在此之前,她的力量越強大,便意味着第三重劫難之時,族落所承受的危害會更少。

她的存在,就是這樣的,以一人之命換部落安寧,何其划算,何其不公。

她生來通靈,更勤奮修習術法推演,早已算出那一日將近,巫圖雅是她的母親,可是她從不曾叫過她,不是不願,只是這樣的奢求未必會是巫圖雅的殊榮,她一個人寂寞的過着每一天,這樣安靜的數着自己的離去時日。

也因為她的出生極其巧合,族裡便有傳言,是她剋死了老祭祀,這樣的傳言來自於一無所知的民眾,而高層知情人士因為知道她的命運,反而任由這樣的傳言泛濫,以自欺欺人般減少自己的心理負擔。

所以沒人敢同她多說話,也沒人願與她親近。新一任的祭祀啊,是天神的代表,人們可以對毀掉部族的人心懷餘悸,但很顯然,已無敬畏。

可是巫靈知道,她其實只是一個通靈的小姑娘,不知道誰推演的命格,用一張紙來篤定她應該擔當的各種所謂的情感。

烏圖雅夫人走出來,陽光明媚,跟屋子裡古樸的書卷所散發的陰冷氣息截然不同,可是縱然鼻端呼吸着的是混雜着細碎塵埃的溫和,他卻莫名的感覺到巨大的失落。這樣的事情種種堆砌起來,不過是更加明顯的提醒她。那個和她一起,經歷過十四個月的同甘共苦歲月的,原本應該繼續與她一起生活在這樣陽光之下的她的至親骨血,而今像是被封印在黑暗與陰冷里,承載着別人冠冕堂皇的說辭。

那是她的孩子,流着和她一樣的血液,而她無能為力。

[二]天劫第三重

深夏黃昏,林木繁盛。

採藥的阿三唱着山歌笑得歡快,今天找到一片好地方,翻來翻去尋到了不少好藥材,一想到回去能換多少銀錢,逍遙多少時日,便愈發歡喜。

他同往常一樣的到那一口用來灌溉的井邊汲水,卻忽而變了臉色。

那往日平靜清涼的井水翻湧起來的時候,竟像是故事書里即將由水托送出龍王的場景,他心裏驚訝這異象,鬼迷心竅的去撈,卻也只是一捧水,甚至色澤要污濁的厲害,阿三暗惱,只簡單的撲在臉上,繼續往回走。

不知誰家的雞撲閃着棲在樹上,還隱約聽到誰家的狗胡亂的吠叫。

少女站在樹下,墨色的袍子簡簡單單披着,廣袖流轉之間,襯着一張脫塵的如玉如脂的臉龐,反而顯出愈發削瘦的身形。那白髮絲綢一般的瀉下來,是要及膝的長度。

天氣悶熱,西邊的雲彩異常絢爛,堆積在天地間重重疊疊,像是要慶祝一場即將到來的盛大典禮。

她閉着眼推演,卻總感覺有一點端倪,下意識的就去探究,左不過是心裏懷抱了少女小小的希翼,那希翼關乎微不可聞的生命。

猝爾長睫微抖,她終於咳出一抹血來,血濺在白皙的臉上,別樣驚絕。

天劫,終於要來了。

太陽落下去,各式各樣的生活方式展開,很少有人會去關注關注月亮有沒有升起,又是什麼樣的顏色。

月光灑在青灰色的祭台上,顯出莫名的妖異,有幾個人站在那裡,面目間是一樣的肅穆嚴謹。

少女仰着頭,黑亮的眸子漸漸變成天藍,清澈的像一片海,又像一滴淚。風忽然吹起來,黑暗好像分割似的,再仔細看竟是一大片烏雲,隔在天地之間,月亮詭異的就像躲在帘子後邊的眼睛。

幾個人面色一變,已然盤腿而坐。是個逆天的陣法圖樣。少女就端然在陣法中央,帶着一如既往的冷漠,被這樣紛繁的網牽扯。

是生門也是死路,與天對陣,本來也只有兩個結果,要麼一人獨活,要麼以身祭族,而今少女別無選擇。

天暗沉的厲害,有人已經察覺,也有驚訝也有恐慌,一群一群,正絮絮叨叨的談論。

像是撕裂一樣的一道亮紫色閃電,如同被誰揮舞着的凌厲劍鋒,帶着毀天滅地的氣勢,直直的迎着陣法而來,然後被無形的力量抵擋着,像撞上了屏障,瞬間化成了無數細小的紫色電流,飛刀一樣的,籠罩在無形的屏障之上,竟也十分絢爛。

在浩大的自然面前,人渺小的就像不自量力的螻蟻。

結陣的眾人齊齊咳出一口血來,迅速改變結印,加強了陣法。

閃電開始密集了,一道一道,越來越強烈,終於在某一道揮舞過來的時候,屏障應着驚雷碎開。眾人紛紛撲倒,少女盈盈站起來,她伸出她白玉一般的手,那裡醞釀的水色的法力球正在緩慢的生長,少女就這樣支撐在天地之間,瘦削果敢。

最後七道了,真正的天雷,她已必死。

閃電出現的時候,巫靈忽然有些害怕,於是她閉上了眼睛。

頭頂是雷聲,帶着震怒。

那雷聲降下來的時候,地面狠狠的震動了,似乎龜裂開來,巫靈慌忙睜開眼,山體快要崩塌了,碎石還在不住的滾落,裂縫裡隱約可以看見赤色的岩漿,耳畔是眾人的抽氣聲,他們受了很重的傷,有兩個已經死了。

已經來不及了。

那是烏圖雅,那一刻她推開了巫靈。她有着的,只是微弱的等同於尋常人的力量,可是她撲的義無反顧

「胡鬧。」族長捂着胸口怒喝,從不可置信里抬起頭來,死死的看着雲散煙消的虛空,彷彿看着自己一向懦弱怕事的夫人。她拚死護着的孩子,又何嘗不是他的至親骨血?他的語氣痛恨也無奈,但他是族長,而這只是第一道,他們用了禁術才將這樣闔族的劫難轉移到一個人身上。

「歸位。」他已經站不起來了,這一聲喝叫帶着濃重的嘶吼,是喊着巫靈。接下來的六道還有怎樣的力量,他不敢想像,可是到了這一步,也就只有這樣走下去了。

巫靈頓了一頓,神色未變,起身結印。

雷霆又降下三道,巫靈站在那裡,腳下的土地已經陷了很深,一點都不像百千年厚重的山石,更像是雨後的稻田,農人們一腳踩下去,深深淺淺的腳印。

巨大的壓力加諸在少女削瘦的肩上,像是天神的玩笑。

巫靈的臉上有些狼狽,混跡着血與土,胸腹中似乎有什麼漲在一處,呼吸困難起來,而後終於忍不住了,一口血噴出來,竟然雙腿發軟,從未有過的不受控制,她癱倒在地上。

烏雲裏面依舊醞釀了驚雷,族長看着眼前即將毀滅的一切,混雜了各種亂七八糟的想法,於是一切也終於就灰飛煙滅了,他忽然想撲過去,也算求一場團圓。

有一陣疾風吹過,那烏雲破裂開來,夾雜着未匯聚起的細碎點光,黑亮的微小縫隙里,有一顆暗沉的星子掠過,直直的朝着南邊墜落下去。星子似乎劍一樣的鋒利,整片的烏雲破碎,在風裡散開。

山下驚慌失措的人群吵鬧一陣,終於紛紛離去。

君心難測:皇上來侍寢

君心難測:皇上來侍寢

作者:徽歌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一場相遇,就此打開的一局錯棋,如果後悔還來得及,我會在這裡等你
冷艷高貴純情祭祀與風流活潑涼薄將軍揭開的的一場陳年舊事,看命途多舛小皇帝幾番涅槃,一朝君臨天下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