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草色煙波里免費閱讀(小草分段及段意)小說

草色煙波里免費閱讀(小草分段及段意)小說

時間:2022-04-01 18:01作者:白鷺成雙 標籤: 段十一 段小草 現代言情

小草想當個好捕快,拜的卻是個不靠譜的師父! 段十一總說:「小草,你先走,我斷後」 每次她都信他,結果每回先走,前面不是坑就是狗! 摔得灰頭土臉咬牙切齒,她也還是相信這狗娘養的,因為段十一說,會讓她成為最厲害的捕快 厲害的捕快,斷冤案,知真相,敢以刀向權貴就像段…

草色煙波里

推薦指數:10分

《草色煙波里》在線閱讀

第3章

  站在原地思考了三秒,小草就果斷繼續往前走了,管他是誰呢,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先去找到段十一。

  她這還沒揚名就先進牢獄的捕快,在六扇門的歷史上還是頭一個。看段十一那重色輕徒弟的模樣,定然是沒個指望了,她還是快去洗清自己嫌疑,抓出殺害金樹的兇手吧。

  夜深人靜,最是辦事的好時候。

  眠花樓因為命案,今晚不曾亮燈。小草屏氣凝神,跟做賊似的將眠花樓逛了個遍。

  銀樹在房間里坐着發獃,像是被金樹的死震撼了,有些兔死狐悲,嘴裏碎碎念着:「死得這麼一點預兆都沒有,難不成是我們的報應…」

  旁邊有個丫鬟在安慰她,端了碗安眠的牛乳:「姑娘別多想了,早些安歇吧。」

  小草看了一會兒,沒覺得有什麼異常,又跟只壁虎似的爬到了千媽媽的房間外頭。

  「這人說沒就沒了,該怎麼給陳員外交代?」

  千媽媽沒像白天那樣哭天搶地了,臉上更多的是為難:「人家可是給了錢的,咱們沒把人保住,是不是還得退錢啊?」

  對面坐着個嬤嬤,嘆了口氣道:「這…也實在是命,金樹眼瞧着就可以飛上枝頭了,誰知道哪個心思毒的在背後打了她一棒子。這錢你要是不退,那陳家家大業大的,哪裡能說得過去?我看那,明天一早就派人將銀票給陳府送去,說一說情況。那陳員外要是當真喜歡金樹,指不定還不會收咱們退的錢。」

  小草立了立耳朵,陳員外?哪個陳員外?

  「唉,也只能如此了,等確認了那捕快是兇手,定然要叫她賠錢!」千媽媽嘟囔着,不甘心地撥弄了兩下手裡的算盤。

  好傢夥,人命這東西在她眼裡,全是銀子。

  小草抿唇,順着牆檐挨個房間偷聽,一眾姑娘都跟銀樹一個反應,倒是下人房裡幸災樂禍的人不少。

  「雖說不應該這麼說,但是那位死了,咱們的日子也好過些。」有細聲細氣的丫鬟躲在被窩裡對旁邊的人道:「那位脾氣多差啊,動輒打罵人的,沒了倒也清凈。」

  房間里有幾個聲音應和她,有一個稍微老成點的聲音道:「人剛沒了,說話也都小心些,早些安置,明日六扇門的人還要來查案,當心話說錯了,給人當成兇手了。」

  「兇手不是今天抓走的那個嗎?」有人小聲問。

  老成的聲音頓了頓,道:「那只是有嫌疑,也不一定是她殺的,畢竟也是個捕快呢,殺青樓之人做什麼。」

  小草挑眉,嘿,這兒還有個明白人啊。

  房間裡頭嘀咕了一會兒就沒聲音了,四周安靜,小草蹲了一會兒牆根,正準備起身去找段十一呢,結果蹲太久了腿麻了,一個趔趄就倒在了地上,Duang地一聲,撞到了旁邊的泡菜罈子。

  倒吸一口涼氣,背後的汗毛都豎起來了。這大半夜這麼大的動靜,還不被人發現?

  果然,屋子裡有丫鬟被嚇醒了:「什麼聲音?」

  揉揉發麻的腿,小草正打算跑路,就聽見那老成的丫鬟道:「最近院子里來了貓,別大驚小怪的,睡吧,我出去看看。」

  說著,當真起身開門出來了。

  小草飛快地爬上了牆頭,奈何功夫不到家,留了個背影給人。

  出來的丫鬟沒有大驚小怪,而是直接走到牆邊,從懷裡掏出個東西,從牆角的洞穴里扔了出來。

  「眠花樓不許人進出了,你處理吧。」

  小草捂着自己嘴巴躲在牆的另一邊,看着那洞穴里骨碌碌滾出來個瓶子,聽着這丫鬟說的話,傻了。

  這是什麼情況?

  「嗯?」牆對面的丫鬟沒聽見回應,有些狐疑,聲音卻不敢太大,只敲了敲牆。

  回過神來,小草飛快地撿起瓶子,也敲了敲牆。

  那丫鬟放心地回去了。

  這是什麼?小草拿着那瓶子對着月光看了看,像個藥瓶子,搖起來裡頭還有些東西。

  正打算打開看看呢,空氣里就傳來些不尋常的氣息。憑着行走江湖多年的直覺,小草果斷閃進了一邊的草叢。

  一道影子從她面前經過,翻過了牆去,不一會兒,裏面就又傳來「Duang」地一聲。

  這下算是明白了,敢情她剛剛那一下誤打誤撞,撞上了人家的暗號,拿到了什麼不得了的要被銷毀的東西?

  倒吸一口冷氣,趁着裏面的人沒反應過來之前,小草拔腿就往顧盼盼的房間跑。

  整個眠花樓也就段十一這一個客人還敢留宿,顧盼盼膽子也大,還坐在房間里給他彈琵琶。

  「似是那奼紫嫣紅全開遍,都不如卿這一處花嬌艷。」

  聽着就是淫詞艷曲,小草「啪」地推開窗子,直接跳了進去。

  曲聲停了,顧盼盼到底是段十一的紅顏知己,見過大場面。雖然受了點驚嚇,但是半聲沒喊出來,瞪了小草一會兒,就收了琵琶進了內室。

  段十一揉揉太陽穴,頗為苦惱地道:「怎麼大牢都關不住你啊?」

  小草鼓着嘴巴,不滿地道:「我要是老實獃著,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師父你過來看,我拿到了不得了的東西!」

  段十一瞥了內室一眼,不耐煩地拎着小草的衣領往窗邊走,一邊走一邊道:「你現在是嫌疑人,還敢逃出大牢那就是畏罪潛逃,趕緊給我回去!」

  手裡的瓶子都差點給他抖掉了,小草連忙抓穩了,掙扎着撈起他的衣裳下擺就往他褲腰上塞:「你好歹看看啊!」

  段十一瞧着她這動作,臉都綠了,不管死活地將人推出了窗戶,聽見外面「呯」地一聲,才深吸一口氣將衣擺給放下來。

  腰帶上卡着個東西,也不知道她塞的什麼。段十一沒去看,而是進內室去將顧盼盼給哄了出來:「劣徒不懂事,沒嚇着你吧?」

  顧盼盼笑得大方:「無妨。」

  摔得灰頭土臉的段小草從地上爬起來,抬頭看了看那緊閉的窗戶,癟癟嘴,十分委屈地原路返回大牢。

  他這哪裡是重色輕徒弟啊,簡直是不把她當回事啊。那李二狗跟她看不對眼,萬一明兒開堂就污衊她,她找誰哭去?

  早知道還不如認長安城外的大奶牛當師父呢,起碼還能喝牛乳。

  去他大爺的段狗蛋!

  一邊罵一邊往回走,走到半路想起牢里的聲音說的帶燒雞,小草還特地跑回自己和段十一住的院子里,把段十一放着的燒雞給偷了,氣憤不已地鑽回大牢,順手將牆給填上。

  「誰要的燒雞?」火氣大得很,小草直接嚎了一句,然後坐在草堆上開始自己吃。

  睡着的獄卒被她嚎得翻了個身。

  旁邊的牢房裡有鎖鏈的響動聲,接着就有個睡意朦朧的聲音道:「我的。」

  小草看也沒看,推了推盤子,那人從柵欄里伸手過來,剛好可以拿着吃。

  「頭一次看見越獄了還當真回來的。」黑影慢悠悠吃着燒雞,好像是終於清醒了:「我是睡了多久?世道都變了。」

  「你以為我想回來啊?」小草氣急敗壞地道:「還不是有個混賬師父,見死不救就算了,還在自家徒兒身陷牢獄的時候喝花酒!」

  黑影「嗤」地笑了一聲:「這樣的師父可不好。」

  「是啊。」小草鼓嘴。

  「那不如你來做我的徒弟吧。」

  這話說出來,小草才終於扭頭看了看旁邊:「你是誰?」

  黑影拿了個雞腿慢悠悠地道:「犯人。」

  廢話,被關在這裡的不是犯人還能是誰?能說這話的都是不想直說的,小草也懶得問,哼哼了兩聲就繼續吃燒雞。

  「看你氣的這樣子,你師父是誰啊?」黑影吃得舒坦了,話也多了。

  小草磨牙:「我師父是又好色又流氓不務正業不顧徒弟生死只會耍帥的混賬!姓段的,叫狗蛋。」

  黑影頓了頓,想了很久道:「這個名字倒是未曾聽過,不過看你的衣裳,應該是六扇門的。可知道一個叫段十一的捕頭?」

草色煙波里

草色煙波里

作者:白鷺成雙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小草想當個好捕快,拜的卻是個不靠譜的師父! 段十一總說:「小草,你先走,我斷後
」 每次她都信他,結果每回先走,前面不是坑就是狗! 摔得灰頭土臉咬牙切齒,她也還是相信這狗娘養的,因為段十一說,會讓她成為最厲害的捕快
厲害的捕快,斷冤案,知真相,敢以刀向權貴
就像段十一這王八羔子一樣,想揍誰揍誰,想泡誰泡誰! 段十一說:「今年我可以得六扇門最佳貢獻獎
」 「憑你勾引了長安胭脂河兩岸墮落的無知婦女?」小草翻個白眼兒
「不
」段十一沉痛地道:「憑我犧牲自己,解決了你
」 美人染鮮血,英雄恨難成,怨憎會,愛別離,六扇門的宗卷之中冤案重重,真相迷離
她為當年滅門慘案而來,哪怕被狗追、被狼咬、被暗殺,也想知道最終的真相
然而快要水落石出之時,卻是身邊的人伸手蒙住她的眼睛
「小草,就這一次,咱們不查了好嗎?」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