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種田文里的野豬今天也在艱難求生免費閱讀()小說

種田文里的野豬今天也在艱難求生免費閱讀()小說

時間:2022-04-01 18:01作者:口玉不成書 標籤: 武俠修真 牙婆子 秦婭

  穿成種田文里男女主動不動上山就能抓到,比極品炮灰出場次數還多的感動種田十大人物之一——「野豬」  秦婭撂下蹄子表示:滾你家苞米地了? 
穿越成野豬

精彩節選

  秦婭一覺醒來發現自己成了一隻豬,一隻生長在山林間撒歡的野豬,傳說中種田文男女主只要上山必能獵到,堪稱感動種田十大人物之一的野豬。

  秦婭暗自磨牙,野豬滾你家苞米地了?吃你家大米了?養這麼多膘容易嗎?你說逮就逮?!

  小說的男女主你咋那麼能?你咋不上天!

  如果這個時代是二十一世紀,至少她還能混個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噹噹,可根據她近兩個月的暗中觀察,上山砍柴的漢子們穿得都是蓑布麻衣,揮舞着老舊落後的砍柴刀,興許是怕山林有野獸出沒,所以只在外圍砍些樹枝並不進入深處,但也夠秦婭了解自己所在的時空儼然是在古代。

  秦婭一開始豬生地不熟的,每次險險躲過上山拾柴的人,生怕被村民看到把自己捉去填了他們的五臟廟。

  隨着日子的過去,秦婭也漸漸熟悉了自己的新身份,每天吃着從樹枝上掉下來的果子,喝着林間的山泉也勉強果腹,閑來無事倒是把整片山轉了個遍,不過她很謹慎,若是有強大動物留下氣味的地方她都遠遠避開。

  有時看到進山拾柴的人還時不時嚇唬一下,不會傷人性命,頂多算個惡作劇。

  秦婭悲憤地用蹄子扒拉地上的土,力氣大的快要刨出個坑來,用自己不大的豬腦袋思考了幾個月,她總覺得自己還可以再搶救一下,至少被獵到的倒霉豬不能是自己,俗話說「死道友不死貧道」,還是讓別的豬倒霉去吧!

  秦婭嘴裏發出人性化的哼哼聲,走到小水坑旁看着自己的豬臉,左照右瞅想從裏面找出一絲做人時的秀氣,卻只能看到昂揚挺立的豬鼻子和兩個圓溜溜的鼻孔,秦婭仰頭鼻孔朝天長嘆口氣,個賊老天!

  秦婭骨子裡終歸是人,變成野豬的幾個月里她丁點兒葷腥沒沾過,無肉使人生無可戀啊,有時候她饞的狠了,看着自己那一身肥膘都能流出口水來!

  這片山體很廣,山與山連綿不絕,秦婭這些天一直在山上到處溜達,值得安慰的一點是憑着靈敏的豬鼻子,倒是讓她發現不少好東西。

  有的藥材她甚至不認得,但不妨礙她知道這是難得的藥材,聞到味道就覺得身心通暢一定是好東西!

  秦婭糾結地看着被自己拔出來的靈芝,如果她吃了會爆體而亡的吧?

  算了,還是像以前那樣藏起來吧,秦婭一直覺得自己總有一天會變成人,因此防患於未然,偷偷藏了山中許多珍貴的藥材,想着以後萬一真變回來,她把那些藥材賣了還能發家致富呢!

  秦婭扒開一簇茂盛的草叢,露出裏面不大的山洞,山洞裏鋪着乾草不顯潮濕,角落裡擺着各式各樣的藥材。

  秦婭雖不懂如何製藥,卻是知道保存藥材的第一步是晒乾,因此山洞裏的藥材都是秦婭一個個叼到太陽底下晒乾再叼回山洞,不時地還要注意附近有沒有天敵,可以說是非常艱辛了。

  秦婭扭着屁股從山洞裏出來,像往常一樣用雜草擋住洞口,秦婭不可能像其他動物一樣撒泡尿佔領地盤,因此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隱藏好山洞並且常來看看。

  猛然察覺到有熱氣噴在耳邊,秦婭呼扇呼扇大耳朵,渾身抖了抖,一回頭就看到一隻體型比自己更大的野豬眼冒紅光地盯着自己,長着兩根發著寒光獠牙的嘴裏哈着熱氣,兩隻前蹄不安分地來回移動準備伺機撲倒獵物。

  公豬毫不吝嗇地在她面前散發著魅力,還不時地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小妹兒啊,哥哥好中意你啊,我們一起努力生小崽崽好不好啊~

  從那尾音纏綿悱惻的波浪號中都能聽出公豬的猥瑣與迫不及待。

  「獵物」秦婭看着面前這隻渾身散發著強烈配種氣息的公豬,內心毫無波動甚至還有點想笑,腦中無限循環着趙忠祥老師磁性的廣播腔:「又到了動物們的交配季節,空中散發著雄性對雌性獨特的荷爾蒙……」

  秦婭眼也不眨地拒絕了,她又不是真的豬:「哼哼!哼哼哼~哼!」

  大叔你長得丑配不上我!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太漂亮了你配不上我!就醬拜拜!

  被拒絕的公豬也是有自己的自尊心的,當下就要不管不顧地衝上來。

  還帶這樣強買強賣的?怪不得這頭豬這麼大歲數了還找不上媳婦,他歧視女性啊!秦婭一邊撒開蹄子跑,腦袋一邊高速運轉想着該怎麼辦。

  幸虧她內在是個人,變成豬的兩個月里即便一直在長膘,但也不是什麼好處都沒有,至少附近的大小山林她都轉遍了。

  雖不知山林中隱藏的陷阱是如何製作的,但她也懂得避開,被追趕的秦婭淚流滿面,竟還有閑心想這算不算是自己的金手指。

  秦婭引着fq的公豬朝記憶中陷阱的位置跑去,那恰好有一條天然形成的溝,不知被哪個獵戶偽裝成了平地。

  秦婭拖着幾百來斤的身子艱難跳過這個溝,好不容易站定先喘口氣,轉頭看着追上來的野豬,秦婭為了確保它敢過來還故意「搔首弄姿」,咳……雖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一個小母豬該怎麼搔。

  果然,對面跑來的野豬速度更快地跑過來,豆大的眼裡興奮異常,眼看一抬腿就要跨過溝渠,秦婭往前一伸腦袋,一個鐵頭功下去,馬上就能跨過來的野豬立時被懟了一下,不偏不倚恰好落在了偽造成平地的乾草上,乾草支撐不住它的重量,帶着它一起落入了溝里,溝里豎立着獵戶削尖的竹子,重物落地的聲音還伴隨着一道驚天動地的慘嚎聲直達上空,驚起林間無數鳥雀雞鳴。

  秦婭自己也是被撞得暈乎乎的,但後背不可抑制地泛起層層冷汗,挪動蹄子往溝里探去,只看到一隻野豬被幾根尖銳的竹子戳了個對穿,眼睛半闔嘴裏發著微弱的聲音,模樣十分凄慘。

  秦婭縮回腦袋,抖落身上因為追趕蹭上的枯枝泥土,她可不會可憐一頭覬覦自己的公豬,心裏冷哼:就算姐姐我現在的皮囊二百來斤,不是還有個有趣的靈魂頂着呢嗎?

  邁着輕巧的步伐離開作案現場,四隻小小的蹄子配上笨重的身子硬是讓她扭出了「今年維密我開場」的國際氣勢,腳下踩着濕潤鬆軟的泥土,秦婭恨不得唱個「摩擦摩擦~在光滑的地上摩擦!」表達一下自己此刻的心情。

  然而沒高興多久,秦婭就碰上了一黑臉大漢,一人一豬遠遠對峙着,秦婭警覺地上下打量,粗獷的毛髮粗獷的身材,亂糟糟的頭髮隨意團着,黑皮膚高鼻深目看着很是爺們兒,他的眼神很鋒利,夾雜着獵食者天生的冷漠,男人個子很高,肌肉虯結像座高山一樣矗立着,身上並沒有帶武器就敢在山林間穿梭,這說明他本身就很強,總之直覺告訴她這個男人很危險。

  憑着靈敏的豬鼻子,即便距離不近她也能清晰聞出這個人身上傳來的味道,秦婭面色猙獰地把鼻子拱進泥里,這人是被屎糊住了嗎這麼臭!

  受不了了,受不了了,秦婭撒開四個蹄子跑得飛快,回頭還給了這個男人敬佩又嫌惡的眼神,味道簡直黯然銷魂,山高水遠,好漢咱們江湖再會!

  擎蒼今日本來是打算上山看看陷阱里有沒有落網的野味,順便砍些柴回去,沒想到路上看到一隻很奇怪的野豬,真的是很奇怪,看他的眼神不是平常動物看見他時的恐懼,而是警覺和嫌棄更多。

  嫌棄?擎蒼搖搖頭,一隻野豬怎麼可能會有這麼人性化的表情。想着動物都到了fq期,難得手下留情沒有辣手摧豬,還是留着面前的母豬生小崽子吧。

  回頭見那大漢並沒有追上來,秦婭長舒口氣,心想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心裏想着事腳步便慢了下來,不知踩到哪塊石頭,秦婭腳下一個踉蹌身子往一旁倒去,最後留在腦海里的只有懸崖邊新長出的苔蘚。

  她攢的那些寶貝便宜了誰?這便是秦婭落入黑暗前最後的想法。

  「快醒醒別睡了,牙婆子走過來了……」迷迷糊糊間秦婭感覺有人在輕拍自己的臉。

  「別吵……」秦婭嘟囔着,腦袋似針扎般疼。

  突然身上一疼,應該是被人狠狠掐了一把,驚得秦婭險些沒跳起來。

  「呦~這回可是清醒了吧,還以為自己是大家小姐等着人伺候你不成?」一個臉上皺紋深刻的乾瘦女人嘴裏陰陽怪氣說道。

  秦婭對上她那雙冷漠銳利的眼睛立時便冷靜下來,腦海中的記憶告訴她原身是大戶人家被發賣的丫鬟名叫「青芽」,因生得美被老爺留意惹得當家主母記恨被發賣,而面前這個刻薄的中年女人便是牙婆子。

  本來是應了主家的話要發賣到窯子里,可原身在路上感染了風寒眼看快不行了,老鴇覺得晦氣便沒收,牙婆子只好將她賣到山溝溝里給人做媳婦,起碼還能多少掙個不是。

  青芽(女主以後就叫青芽了)斂眉低目裝作軟弱道:「青芽不敢。」

  垂下的眼睛提溜着亂轉,青芽清楚地知道原主本來是要被賣到窯子里的,所以為了不被賣窯子里她也不能讓病好,至少在塵埃落定前她必須一直「纏綿病榻」。

  風寒在古代可不是個小病,原身就因為沒撐過去香消玉殞讓她佔了便宜,現在她只覺渾身酸痛無力,說話聲音也很小,看起來確實是一副大病的模樣。

  牙婆子見她有氣無力渾身無三兩肉的樣子冷哼一聲,眉頭深深皺起,這般病重的樣子有誰願意娶回去當媳婦,看來價格要再降降了,一想到到手的錢又要少,她就肉疼,臉上的皺紋便更深了幾分,活像朵菊花成了精。

  還以為是個金疙瘩,沒想到是個賠錢貨!

  青芽沖剛剛輕拍自己臉頰給自己報信的女孩笑了笑表示感謝,女孩一張圓臉刷地便紅了,結結巴巴道:「你你長得……可真好看。」

  牙婆子清點過人數後,走回馬車裡一屁股坐了進去,沒多久隊伍行駛起來。

  秦婭這些被發賣的奴僕則沒那麼好的待遇,一堆人神情麻木坐在擁擠地驢車裡,秦婭藉機向那圓臉妹子打聽了不少有關於這個朝代的事,只是圓臉妹子被賣前也不過是個沒出過遠門的小姑娘,是以秦婭得到的消息有用的很少,最多的就是有關於哪兒的山頭開的花最好,哪兒的小河裡的魚最多。

  秦婭抽絲剝繭把原主腦中的記憶中有用的信息提取出來,這個朝代是雍朝,已經出了四位皇帝,現在的皇帝正是第四位,在位還算是勤勉,至少秦婭沒從圓臉妹子嘴裏聽出什麼有關於妖妃昏君的字眼,百姓生活還算平和,現在她們要去的是清河鎮下面的小村子裏,最好的結局就是被賣給村夫當媳婦。

  晃晃悠悠不知多久,天邊漸漸泛起昏黃時才到了一處正炊煙裊裊的村莊。

  牙婆子帶着一眾人排排站好供看熱鬧的村民打量,臉笑得褶子快要溢出來。

  在他們打量自己的同時青芽也在打量他們,穿着樸素神情卻很平和,想來這村子雖不富裕但也自給自足能填個溫飽。

  青芽一路上風餐露宿吃不好睡不好再加上身上還帶着風寒是以臉色很不好看,她知道自己這具身體生得十分貌美,為了掩蓋自己的容貌還特意抹了薑汁,俗話說「一白遮百丑」,她的容貌立時變得不打眼起來,除非細看。

  青芽生得瘦弱,村民們選媳婦首要條件就是能生養,一字曰之就是「胖」!所以第一個把青芽排除,更何況她還帶着病,這年頭看病多貴,活下來活不下來還是另說,所以即便她是所有人中最便宜的也無人問津,青芽自己倒沒什麼,不被人像貨物般品頭論足她樂得自在。

  

種田文里的野豬今天也在艱難求生

種田文里的野豬今天也在艱難求生

作者:口玉不成書類型:武俠修真狀態:連載中

  穿成種田文里男女主動不動上山就能抓到,比極品炮灰出場次數還多的感動種田十大人物之一——「野豬」
  秦婭撂下蹄子表示:滾你家苞米地了?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