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殭屍來襲:殿下來咬我呀免費閱讀(成原洛烈千柒)小說

殭屍來襲:殿下來咬我呀免費閱讀(成原洛烈千柒)小說

時間:2022-04-01 18:00作者:狂之夭夭 標籤: 成原洛 烈千柒 現代言情

她進棺材取暖求生,順手撩了幾下身邊的死屍,……卻沒成想,他動了,撲上來就要與她洞房花燭!她反撲殭屍,信誓旦旦的說道:「……來吧,洞房花燭,還你當年的救命之恩!欠人家的債,生前不還、死後也是要還的,誰怕誰!「成原洛一個反撲,欺身而上,說道:」小丫頭,還是由本尊來…
0001章:月幽地宮殭屍洞房

精彩節選

大漠之下,月幽宮。

皇菩赤華慢慢蘇醒,覺得自己像是被摔的散了架,連眼皮子都疼的睜不開來。

費勁的撐開沉重的眼皮,發現自己身在一個神奇的地宮。

這地宮很奢華,卻寒氣逼人,整個地宮全用白色的月光石製造,石雕技術相當高超,大廳很寬闊,呈半球形,特殊材料的折射使得頂部可以看到爛漫的星空。

石壁上除了緊閉的石門還有向遠處蔓延的隧道,一層層,一列列,一眼望去數不過來有多少個出口。

她拍了拍腦袋仔細回憶了一下,她去西冽谷了,去見那個被族裡認定為「災星」的妹妹硃砂,還帶她回了菩菱島。被爹娘訓斥一頓後,又把硃砂送回了西冽谷。

……返島途經西烈大漠,遭遇大漠狼軍包圍,跟大漠狼王烈千柒比武,一番打鬥他竟故意輸給了自己,還說要給自己當侍衛……再後來…….起了大風暴……

皇菩赤華環視了一下四周,很肯定這是一個地宮,難道自己死了?就算是死了,又怎麼會到一個地宮裡來了?

皇菩赤華撐着快散架的身子站了起來,心中暗想:這麼痛,看來我還沒有死。

尋着光亮向前走去,正前方正中的高台上一個幽藍的月光石棺立在那裡。石棺很大泛着幽幽的藍光。皇菩赤華忍不住沿着台階走到這個石棺跟前,這石棺沒有蓋上棺蓋,一眼看去很明顯是個雙人棺。棺內左側躺着一個好看的男屍,看上去沒有令人覺得恐懼,因為他不像屍體,像是活人熟睡。

皇菩赤華摸索了一下這個屍體,竟然找到一塊盤龍玉牌,玉牌上頭一個「洛」字震撼了皇菩赤華的心,這是屬於太子洛的盤龍玉牌,他是太子洛!?

皇菩赤華迎着星光看着他的臉,斑斕的星光里,猶如神人刻畫,她竟在死前有幸得見自己已故的未婚夫君,這真是奇妙。

成原洛是皇上皇后最得意的兒子,他不但深得民心,也是皇菩赤華一直仰慕的對象。更是皇菩赤華沒有成親的未婚夫君。

皇菩赤華的思緒回到五年前————

那天皇菩赤華又被她的姨母宇文皇后接進宮中,她在與幾個小夥伴追逐嬉鬧,一不留神撞到了路過的太子洛,撞掉了他的盤龍玉牌,玉牌斷成幾塊,嚇的皇菩赤華掉頭就跑,失足落入荷花池中。

成原洛飛身下水救起皇菩赤華,告訴她遇到任何事情逃避只會迎來更糟糕的結果。

皇菩赤華看着成原洛,逆着光的他不但好看,說的話都很好聽。於是就對他說:「太子殿下,赤華喜歡你,為報救命之恩,願以身相許!」

成原洛笑了,點了一下她的鼻尖說道:「小丫頭,在哪學的這翻話?等你長大了再以身相許吧!」

成原洛留下一抹陽光後,轉身離開了。

後來,他命人重做盤龍玉牌,還做了一個刻有「華」字的盤龍玉牌給皇菩赤華,告訴她有了這個玉牌,她可以自由出入皇宮了。

這幾年,皇菩赤華也去過皇宮多次,卻再未有緣見他了,今年在他登基大典前,突然邊境暴亂,他去平亂在邊境陣亡,於是他的二弟成原羽在他的登基大典上代替他登基為王。

成原洛最終都沒有來得及娶皇菩赤華。

五年了,再看他,沉靜如水,斑斕的星光里,猶如神人,過往種種,恍若前世,而他恍若夢幻。

皇菩赤華看着眼前的太子洛,不禁苦笑:你我還真是天生一對,連死都能死在一起。

顧不上難過,皇菩赤華只想立馬找個暖和地兒。

這裡越來越冷了,冷入骨髓,幾乎可以把人凍成冰束,這麼冷下去她很快會被凍死。可是這裡除了石棺里還有能取暖的壽被,其他地方都冰冷刺骨,寒不可觸,皇菩赤華靠着石棺蜷縮起來。她的睫毛上掛上了一層冰粒,遮擋着視線,越來越看不清眼前了。

「難道,我皇菩赤華要被凍死在這裡?要被凍成一個冰球?不,我還不想死。」她對自己說,自己還不能死,爹娘還等着自己回家,還有幾日就要過年了。

皇菩赤華看着石棺中的成原洛,他倒是暖和,有鋪有蓋。

皇菩赤華靈機一動,也許裹着被子不會死呢?即便是死也體體面面的吧?

裹着被子能不能保命不知道,起碼死的體面些,即便是後世被人發現,也得說自己是個太子妃,不是個凍成球的婢女。

她打起精神,躍身進棺, 「赤華不知道躺在你的棺中能不能保命,但是赤華不想死後變成冰球,只得冒犯您了。」

龍鳳壽被一蓋,躺在成原洛屍體的旁邊, 躺在冰冷的石棺中,並沒有比之前暖和,但是她沒有力氣在去尋找了其他更暖和的地方,只得聽天由命了…….

皇菩赤華調侃身邊的成原洛,為自己的求生意識堅持着,「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死,赤華沒能以身相許,卻有幸能與殿下同棺共枕,有幸矣。」

看着地宮延伸的頂部,滿是星光,慢慢的,她的眼睛已經結冰不能掙開,她開始不停的說話,她怕自己一閉上嘴就也會被凍住,再也張不開了。

「銀色月光布滿地宮,而你恍若一簾幽夢……赤華將死,死時可與殿下相伴,無憾矣。」她覺得自己已經僵硬,唯有嘴巴還能微微的動彈。

此時不為成原洛的死而傷感,也沒有任何的恐懼,因為她知道,自己也快死了,多可笑,沒被沙漠風暴埋葬,卻要活活的被凍死。

「無數的星辰,生命的盡頭……唯有皇菩赤華凍成球。」她已經凍得不會發抖,唯有嘴巴哆哆嗦嗦的發出微弱的聲音,還自娛自樂着。

「我去向神聖之國, 絢爛的光芒中……不再顫抖,夫君……赤華來了……」她快堅持不下去了,費勁全力說完這句自我娛樂的話。

突然——

一個磁性而優美的男聲刺激着她的耳膜,忽遠忽近…….「赤華當真如此愛慕本尊?」 。

「誰?!!!」 皇菩赤華一驚。

她的腦袋嗡的一下,心想:我肯定是死了,不然不會見鬼。

「這裡除了你,…..還有誰?」那個磁性而空洞的男聲又傳來,這聲音很近。

不會吧?有鬼?而且…….在枕邊?皇菩赤華下意識的慢慢轉頭,看向身邊變暖的屍體,他此刻興緻正濃的看着自己。

似乎沒那麼冷了,身旁慢慢的暖和起來,這卻令皇菩赤華不由得更加害怕,如果這不是夢就是說自己已經死了。

本以為身邊不過是個屍體,像塵土一樣的屍體。才會那麼任意的調侃,他怎麼會說話?還是便暖了? 見鬼了?不對,應該是見殭屍了!

「啊!」皇菩赤華咕咚坐起來,退縮到石棺的一角,恐懼的眼前的成原洛……

皇菩皇菩赤華邏輯一片混亂,慌忙問道:「您…怎麼活了?還是我已經死了?」

「你不希望我活嗎?你不是很想見到我嗎?你不是口口聲聲喚着夫君嗎?」成原洛魅惑的笑着。

「玩笑話,不可當真!我只是怕自己的嘴巴被冰封。」皇菩赤華睜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身邊夢幻一樣的成原洛,他似乎比生前更好看了。

「這就是宿命,你闖入了我的地宮,你躺入了我的棺中,命中注定,你就是本尊的女人。」成原洛仰望着星空,眼眸閃動,上空一片流光。

「我就知道,我死了,自古紅顏多薄命嘛!」皇菩赤華還在自嘲,看着不知道從哪裡折射進來的漫天星光發著呆。

成原洛嘴角含笑,眼中脈脈含情,俯身貼近皇菩赤華,對着她的耳朵寵溺的說道:「現在我的小丫頭已經長大,今夜就是你我的洞房花燭夜了。」

「什麼洞房花燭?」皇菩赤華還沒來及的反應已經被身邊變暖的男屍翻身而上。(殭屍推,棺咚)

「喂,太子殿下,您雖還沒有太子妃,你也該有不少美人了吧?我那不過是一句童言,怎可當真?」皇菩赤華驚得瞪大眼睛看着壓在身上的成原洛。

成原洛微微一笑,早就看穿了她的心。,用鼻尖頂着她的鼻尖說道:「太子洛已死,他只是本尊千世輪迴中的一個句號,你可以叫我夫君……或者,成原……」

皇菩赤華傻傻的看着眼前的男子,他是憂鬱的顏色,他是夢幻的氣息,他是塵世里溫柔的風。此刻卻又像是沙漠風暴,熱情又危險。他的鼻尖很涼,他的呼吸很涼,但是他卻令自己覺得滾燙。

她聽不懂他的話,但是他能看穿她的心……..赤華像剛被解凍寒意未退的小鳥躲在成原洛的身下,根本不能拒絕這樣的溫暖。

皇菩赤華一動不動的盯着他深不見底的眼眸問道:「這是個將死的美夢嗎?」

她覺得這肯定是人死前最後一個美夢。

「這是愛的契約,永生永世。」成原洛令石棺里變得更暖了些。

月光石棺里慢慢變暖,不再寒冷,兩人衣袍已退,僅剩薄衫彼此緊貼,皇菩赤華感覺不到他的心跳,也感覺不到他的溫度,只覺得自己滾燙無比,心如鹿撞,激蕩的感覺如潮水襲來。

面對初涉此事,全身緊繃、一臉懵懂的皇菩赤華,成原洛忍不住逗她:「本尊不好看嗎?赤華為何緊閉雙目,渾身緊繃?」

皇菩赤華掙開眼看着眼前已經退去薄衫的成原洛,不禁臉紅:「好看,……我……我只是有點冷。」

她確實很小就仰慕太子洛這樣的傳奇男子,但是此刻看他赤身與自己眼前,還是羞澀難當。

「你連死人都不怕,敢鑽進棺材躺在本尊身旁,滿嘴詩詞正兒八經的胡說八道,不停的逗弄本尊,現在怎麼反倒是怕了?」成原洛在皇菩赤華的耳邊呼氣挑逗,這涼氣,絲絲涼涼的劃拉着皇菩赤華滾燙的耳廓。

「誰怕?…….來啊來啊,你我都是鬼,我還怕你不成?」皇菩赤華翻身反推成原洛,一個誰怕誰的眼神死盯着他,要不怎麼說皇菩赤華是『女中豪傑』呢,明明怕的要死,還要逞能到底。

這麼一來,成原洛倒是懵了。

「你……真的要這樣?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他敢肯定,皇菩赤華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不過,他會教她的。

「……洞房花燭,以身相許,還你當年的救命之恩啊……」皇菩赤華一邊信誓旦旦的說著,一邊心裏暗想:洞房花燭能咋的?人生除死無大事,欠人家的債,生前不還、死後也是要還的。

「本尊從不屈居女子胯下,還是由本尊告訴你應該怎麼洞房花燭吧。」成原洛一個翻身,毫不費力把皇菩赤華再次壓與身下。

「你想幹嘛?」皇菩赤華看着他充滿欲求的眼眸,有點害怕,企圖抵抗,無效告終。

再推,依然無效。

成原洛不再與她鬥嘴,敷上她還要逞能的嘴,一個綿長的吻點亮了皇菩赤華的心燈,她的心狂跳不止,渾身的酥麻感引領着她的意識,她似乎懂了下面要發生些什麼,她緊緊的抓着絲滑的龍鳳綉被,急促的喘息着。

成原洛的吻深深淺淺,從她的下巴游移到她幼圓的肩頭,妖嬈的鎖骨,吻着她慢慢滲出的細汗,如嘬甘露。解開她僅剩的薄衫,一路吻着她起起伏伏的青澀。

他是死而復生的太子洛,此刻卻小心翼翼的在皇菩赤華身上烙滿印記,用全部的愛貫穿了她的生命。

「額……」 皇菩赤華咬着嘴唇滲出血絲,這腥甜味兒里似乎都是他的氣息,她的血液里也似乎都是他的氣息……這場比試自己是贏還是輸了呢?她來不及思考,已經沉淪。

整個世界都在搖曳,皇菩赤華也在搖曳。

「殿下…..」不知道是痛還是什麼,她忍不住低吟出聲。

「應該叫夫君!」成原洛用輕吻回應她的無助。

「夫君……」

「乖……」

也許這場比試皇菩赤華真真的輸了,她已經迷失在天國之外,迷失在自己狂放的夢裡。

成原洛吻去她唇上的血絲,吻着她肩頭的赤團華胎記。

皇菩赤華逆着星光看着成原洛,他那深不見底的眼眸因為滿足而微眯着。

她告訴自己,這肯定是夢, 一場匪夷所思的春夢。

殭屍來襲:殿下來咬我呀

殭屍來襲:殿下來咬我呀

作者:狂之夭夭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她進棺材取暖求生,順手撩了幾下身邊的死屍,……卻沒成想,他動了,撲上來就要與她洞房花燭!她反撲殭屍,信誓旦旦的說道:「……來吧,洞房花燭,還你當年的救命之恩!欠人家的債,生前不還、死後也是要還的,誰怕誰!「成原洛一個反撲,欺身而上,說道:」小丫頭,還是由本尊來告訴你如何洞房花燭吧!」本以為只是一場纏綿悱惻的夢,卻發現自己真的和殭屍進行了不可描述的事情……殭屍強勢洞房,這才剛剛開始!!!睡殭屍,撩狼人,誘魔王,斗人皇,且看赤華團出天下亂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