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家有萌寶:爹地碗里來免費閱讀(夏婉之小說)小說

家有萌寶:爹地碗里來免費閱讀(夏婉之小說)小說

時間:2022-04-01 18:00作者:樂冰沙 標籤: 夏婉婉 現代言情 陸淵

夏婉婉和陸淵結婚,婚後,陸淵對夏婉婉時好時壞夏婉婉懷孕卻被要求打掉孩子,夏婉婉藉助妹妹離開卻險些死在船上失憶的夏婉婉五年後以新身份回國,而兩個孩子為了尋找爹地一起回來大小寶發現陸淵就是爹地,所以開始套路爹地
第一章 失火的船

精彩節選

夜色濃稠。

夏婉婉猛的睜開眼,月色從碩大的落地窗外投射進來,將一道黑色的身影勾勒得那麼清晰。

脊背上感覺到一雙有力的手,十指袖長,緩緩穿過她的肋下。

「不要!」

夏婉婉掙紮起來,每一次,這個男人在需要自己時,總是會以這樣的方式。

一年了,他還是無法正視自己的臉。

一想到這裡,夏婉婉忍不住轉身回瞪過去。

身後的男人果然愣了幾秒,月色灑在他的身上,將他刀雕一般的輪廓勾勒的那麼英俊,卻又如此冷漠。

他淡入鬢邊的眉緊緊蹙在一起,隨即厭惡的伸出右手,按在了夏婉婉的眼上。

「陸淵,你夠了!」

夏婉婉一咬牙,用力掙脫出來,一回身右手啪的掠過男人英俊的臉。

空闊的卧室里,頓時變的落針可聞。

陸淵摸了摸臉頰,沒有意料之中的暴怒,唇角浮起一抹嘲諷的冷笑:「怎麼?小鳥依人演夠了,要換個方式?」

他說著,狠狠掐起夏婉婉的下頜,整個人湊到她的面前:「不過你放心,無論你演什麼,我看了都只會噁心!」

他熾熱的呼吸吹拂在夏婉婉的臉頰上,她卻只覺得冷,整個人都忍不住顫抖起來。

她不知道自己是因為這個男人的冷血,還是因為自己的心寒。

這麼長時間了,她未曾反抗過,因為,她是如此深愛着他的啊!

夏婉婉凝視着陸淵,看着他英俊的眉眼,只覺得一顆心越發的冰涼。

她自信這個世界上,沒有哪個女人有她愛陸淵的多,然而,這一年來,陸淵卻從未正眼看過她。

她就像一隻花瓶,成為他高檔華府的裝飾,在必要的時候被帶出去炫耀於人前。

夏婉婉第一次覺得委屈,突然覺得自己這一年來,像極了一個傻子。

她深深吸了口氣:「陸淵,我們……」

夏婉婉垂頭,雙手緊握成拳。

她知道,自己這一句話說出去,或許就再也沒有挽回的餘地,可是……

想到下午醫生的話,她苦澀的一笑。

她還有別的選擇嗎?

夏婉婉的右手下意識划過小腹,抬頭傲然迎上陸淵的眸子:「我們離婚吧,從今以後,各不相干!」

心如刀絞,夏婉婉生怕自己落下淚來。

她急忙拉了被子蒙住自己的頭,瓮聲瓮氣的道:「所以,請你現在出去!」

陸淵深邃的眸子盯着床鋪上瑟瑟發抖的身體,眼底一抹心痛閃過,他隔着被子保住夏婉婉,湊到她的耳邊道:「你以為你是誰?陸家的門是你想進就進想出就出的?」

夏婉婉被他的語氣嚇了一跳。

他生氣了,他真的生氣了!

可是,他為什麼生氣?因為自己提出離婚?

夏婉婉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居然會有這樣的想法!

就在她一個失神時,陸淵的手再次開始不安分。

此時此刻,她的睡裙下早已空無一物,隔着薄紗的身體敏銳的感覺得到男人堅實的胸膛。

他胸膛劇烈的起伏着,每一下都摩挲着夏婉婉的心底。

內心的恐懼一點點被融化,陸淵一反常態的溫柔起來。

他親吻着夏婉婉的額頭,夏婉婉呼吸跟着緊張起來。

「怎麼?不是很高傲的嗎?不是要離婚的嗎?」

陸淵看着身下雙眼迷離,臉色陀紅的女人,冷冷道:「夏婉婉,你總是這麼口是心非!」

夏婉婉的心頭被什麼刺了一下,瞬間清醒了兩分,一想到即將到來的事,她努力咬了咬唇,雙手努力想要撐住陸淵的肩頭。

陸淵卻輕而易舉的將她的雙手禁錮住高舉過頭,冷冷道:「還裝?」

看着此時的陸淵,夏婉婉眼前閃過那張B超單,她也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勇氣,大聲叫道:「我懷孕了!」

陸淵的動作戛然而止!

他冷冷盯着夏婉婉的淚顏,想要從她眼睛裏看到一點兒蛛絲馬跡。

良久,他好像是沒有看出什麼破綻,忍不住皺了皺眉,眼神冰冷的凝向夏婉婉的小腹,卻聽見夏婉婉說:「已經三個月了,胎像很穩。」

她說著就別開了臉,她實在無法正視陸淵那種形容不出的表情。

房間里再次靜了下來,就在夏婉婉想要抬頭的時候,耳邊終於傳來陸淵磁性而低沉的嗓音!

「打掉!」

兩個字,簡單,而決絕。

夏婉婉豁然回頭,不可置信的看向眼前的男人,他居然恨自己恨到連無辜的孩子都不能放過嗎?

眼底悲戚之色一閃而逝,夏婉婉自嘲的笑了笑,道:「我要這個孩子!」

陸淵冷冷一笑:「你這種骯髒的身子,怎麼配有我的孩子?」

他似乎意興闌珊的起身,臨走時冷冷道:「明早去打了,否則別想繼續住在這裡。」

房門砰的一聲隔絕了走廊上的光線。

夏婉婉聽着陸淵離開的腳步聲,那麼空洞,彷彿自己此時空洞的心,緊接着一陣引擎聲劃破夜色。

夏婉婉無力的將頭邁進了雙膝。

夜風從窗外吹過,床頭上的B超單落到夏婉婉眼前,她下意識伸手拿起,就着夜色看見一團小小的灰白。

那是她和陸淵的孩子,孩子是無辜的。

哪怕孩子的父親不要她,可她不能!

「那麼長時間,我也受夠了,既如此,陸淵,我走!」

一霎,怯弱的眼底划過堅毅的光澤,夏婉婉找出手機。

「小雪,是我,姐姐。」

……

一個小時以後,一輛小跑車停在了夏婉婉的樓下。

「姐,大半夜的,怎麼回事?」夏佳雪下車,狐疑的看着夏婉婉提着的行李箱:「姐夫知道你懷孕的事了?」

「嗯……」夏婉婉面無表情,將行李放好,轉頭道:「我讓你聯繫的事情都聯繫好了?」

「放心,老李已經等在碼頭了。」

夏佳雪說著,深深看了夏婉婉一眼,半晌,開口道:「姐,既然姐夫知道了,他……他什麼態度?」

「態度?」夏婉婉冷笑了一聲,「……不出所料,卻也出乎意料……」

夏佳雪不明所以,好半天之後,夏婉婉才繼續嘆了口氣,說道:「他,還是那麼討厭我……可沒想到的是,就算是看在孩子的情面上,他也沒有心軟……」

夏佳雪別過頭,沒問再多,驅車前往碼頭。

A市臨海,最大的產業便是海運。

半小時後,紅色的小跑迅速穿過車流,穩穩的停在了碼頭一個不起眼的角落。

「姐,就是那個了,啟辰號。」

夏佳雪提着行李指向一側,夏婉婉看着不大的船身,眼底閃過一抹擔憂。

夏佳雪急忙道:「老李說了,大船的票都賣完了,現在要混上去不容易,讓你先坐小船回頭到了公海就讓你上大船。」

夏婉婉不疑有他,夜半三更,能找到出海的船已屬萬幸。

何況,她着實不敢耽誤,以她對陸淵的了解,只要陸淵知道自己跑了,她相信不到半個小時,自己就會被綁到醫院裏。

此刻夏婉婉不敢奢求太多,急忙道:「我知道,那我就先走了啊。」

夏佳雪看着夏婉婉上船,眼底眸色沉沉,忽然追了過去:「姐,喝口水吧,船小,海上顛簸。」

夏佳雪拿了一瓶礦泉水遞過去。

夏婉婉並不渴,不過想到夏佳雪的話,她還是喝了幾口:「行了,你快回吧,這事誰也別……告……訴……」

眩暈驟然襲上腦海,夏婉婉下意識甩了甩頭,可眼前的畫面卻愈發模糊了幾分。

她只覺得站立不穩,急忙扶住了身邊的門框。

疑惑的抬頭,眼前的嬌俏的夏佳雪忽然咧嘴笑了起來:「姐,你放心吧,今晚的事我誰也不會告訴。」

夏婉婉再善良,此時此刻也知道自己被妹妹算計了。

可為什麼?!

夏婉婉自問對夏佳雪不薄!

她堅持着不肯跌倒,十指摳進了門框,一字一句的道:「為什麼?」

夏佳雪臉色一變,猙獰萬分的道:「你還好意思問我為什麼?!」

她揪住夏婉婉的長髮,迫使她抬頭看向自己:「你這個狐媚子,憑什麼我們一起認識的陸哥哥,他就死心塌地的要娶你?!」

「他不是號稱有感情潔癖嗎?我就設計讓你躺到別人的床上!可哪怕他恨你恨到毒,卻還是不肯娶我!」

夏佳雪橫眉怒目,血色的唇開開合合,像一隻吃人的獸。

夏婉婉只覺得心跳如擂,一股怒意激蕩在胸,裹雜着她心底的悲戚,將她撞得體無完膚。

「現在你居然還懷了他的孩子!」

夏佳雪用力一扯,夏婉婉身不由已的跌倒在地。

「你覺得我會讓你安安穩穩的把這個孽種生出來?」夏佳雪抬腿將夏婉婉踢到狹窄的船艙里。

「這裡,今晚就是你的安息地。」

夏佳雪彈亮手中的打火機,將船艙門狠狠鎖了起來。

回頭時夏佳雪忽然嫣然一笑:「姐,你放心,這事我真的誰也不會告訴的。」

塗著血色丹蔻的手指一彈,打火機脫手而出,夏婉婉下意識撲過去想要接住,可身體卻根本一點兒也不能動彈。

她只感覺一股熱浪衝天而起,嗆人的濃煙裹夾着火焰迅速就吞噬了大半個船艙。

火焰里,夏婉婉卻心如止水,腦海里迴旋着和陸淵的點點滴滴。

原來,這一切都是夏佳雪的手筆,那一夜居然什麼都沒發生!

難怪……就連陸淵都查不到什麼。

家有萌寶:爹地碗里來

家有萌寶:爹地碗里來

作者:樂冰沙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夏婉婉和陸淵結婚,婚後,陸淵對夏婉婉時好時壞夏婉婉懷孕卻被要求打掉孩子,夏婉婉藉助妹妹離開卻險些死在船上失憶的夏婉婉五年後以新身份回國,而兩個孩子為了尋找爹地一起回來大小寶發現陸淵就是爹地,所以開始套路爹地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