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風華之醫女不易免費閱讀(慕昭黃二)小說

風華之醫女不易免費閱讀(慕昭黃二)小說

時間:2022-04-01 18:00作者:慕昭 標籤: 慕昭 現代言情 黃二

「最近官府查的厲害,你們還是先回鄉避避吧」男子呷了口茶,從懷裡掏出了一錠銀子,扔給了眼前這倆位中年人,心裏有些不舍但還是故作大方的繼續說道,「這是三爺給你們的獎賞,等風聲過去了,....
第2章 亂葬崗的囈語

慕昭低頭一看,一雙乾枯的手正緊緊的抓着她的褲腿,順着手臂看去卻是一個土堆,此時正熙熙攘攘的蠕動着,慕昭感到頭皮發麻,這是什麼?

她第一念頭就是詐屍了,拔腿便跑,卻因為褲腿還在人家手中,摔了一大跟頭,頭暈眼花間她聽到土坑中冒出了幾句囈語,聲音很小,甚至細微的像是剛出生的貓咪叫聲,好在慕昭從小就耳聰目明,雖說現在眼睛看不太清楚了,但是那聲音卻聽的無比清晰。

慕昭顫顫巍巍地爬到那土坑旁,找到個枝椏便刨了起來,口中還念念叨叨的——希望上天不要辜負她是真的有人在呼救,不然她肯定要被氣死。

大半夜在這荒山野嶺的地方刨死人坑也是需要勇氣的,但很明顯慕昭不是被上天寵愛的孩子,她刨了沒一會兒便看見一個差不多要歸於塵土的骷顱頭。

慕昭頓了一下,默默地將土埋了回去,希望這位親不要怪罪她,她也是救人心切。

繼續刨了沒多久,便看到了她要找的那人,他被刨出來後,一下子呼吸到新鮮的空氣胸膛開始起伏,沒一會兒便猛烈地咳嗽起來,慕昭摸索着幫他拍了拍背順了口氣才好了許多。

見那人已經緩過來了,慕昭也不再多事,便打算跟這人辭別,然後繼續趕路。

「恩人,等等。」一雙手突然拽住了慕昭,但片刻之後又很快地鬆開了。

慕昭回頭看他,月光下那人半躺在地,長發凌亂披散着遮住了大半張臉,面色蒼白。

那人喚住了她,從自己的身上翻找了一番無果後,才向慕昭開口說道:「還不曾知道恩人姓甚名誰呢?以後該如何報答恩人?」

「沒事的,只是一件小事情罷了,你等下記得去找個大夫檢查看看。」慕昭原本就沒有要他報答的打算,卻也因為這句話而感動了下,兩個人互相報了名號後便匆忙的走了。

宋延卿在她走後,沒忍住一口血噴了出來,他用手擦了擦沒在乎,掙扎着爬了起來,捂着胸口繼續在周圍翻找着什麼,沒一會兒終於讓他給找着了。

透過月光可以看到那是一把刀,刀身沾有不少泥土,應該是與他一起被埋在這裡的,男子用身上所剩無幾的布料將刀身上的泥土擦去,拖着刀一步三晃的向山下走去。

在兜兜轉轉終於找到大道後,天色已經大亮了,慕昭找了個大榕葉子頂在頭上遮陽,已經十月份了還這麼炎熱,她有些燥郁。

沒多久慕昭就看到了一個石碑,上面寫着幾個大字——余干縣,下面是一些說明介紹,慕昭在自己腦海里過了一遍,但還是沒弄懂自己身在何方。

好在已經快到城鎮里了,到了那裡向路人借個電話就好辦了,打定主意慕昭就繼續往前走去。

臨近城鎮便可以看到行人了,慕昭看着那與眾不同特別返古的衣着有些驚奇,先前那些老婦與那男人着汗衫短打她以為是個人愛好,沒想到這個地方的人都是這樣的穿着打扮。

慕昭腦海中冒出了一個詞彙——穿越,但是因為太不可思議了,所以被慕昭選擇性忽略了,她還是覺得自己被人拉到了某個偏遠地區,偏遠到這裡的人都還保留着以前的穿着打扮。

她用葉子遮着臉面,快速往前走去,沒想到在過城門的時候卻被人攔下詢問。

那守衛上下打量了下她,那雙三角眼裡流露出一股不屑,從鼻子里發出一聲冷哼,「身為女子,出門在外竟然如此打扮,真是傷風敗俗!」

慕昭瞪大眼睛,雖說自己的衣着與他們有些不一樣,但是也不用這樣侮辱她吧。

頓時便收了笑容,剛想開口與他理論,卻被一雙手拉住了。

她回頭一看,居然是那個被刨起來的傢伙,不知道他從哪找了件衣裳裹住了那破敗的身子,眼下看來還是挺端莊整潔的。

宋延卿將她拉在身後,從兜里掏出了紙狀的路引遞給那守衛相看。

「守衛大哥,這是我們的路引,我們是來余干縣探親的。」

楚國民風開放,平日里出入用不着查路引這些,但守衛看不慣慕昭的穿着打扮想刻意刁難她才鬧得這處,現在有這路引在不得不放行了。

慕昭見此也不再多言,與那人道謝後就跟着那些行人就往城中走。

幫助她的男子也沒說話就默默的跟在了她身後,慕昭見此有些奇怪,便詢問他的來意。

「你這人可真奇怪,身患重病不去治病,跟着我幹嘛呢?」

「怕恩人再有難所以不敢離開。」

宋延卿不知何時手裡突然多了把刀,捧在懷中還有點俠骨之氣,可是對於慕昭而言這番行為卻顯得有些中二了,她還要趕着回家呢,沒空理會這個傢伙。

慕昭見他不走便也不去管他,在城中逛了會兒卻發現並沒有找到所謂的電話亭和商店後,她有些心急,莫不是真的像她想的那樣穿越到另外一個時代了嗎?

「朋友,你知道哪裡可以打電話嗎?」

宋延卿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她,搖了搖頭,這人說話為何這樣怪異。

「不知恩人所說為何物?」

街道上商販叫賣聲音絡繹不絕,紛紛傳入慕昭耳中,她皺起眉頭,這場景怎麼那麼熟悉。努力在腦海里回想了半天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在轉頭看那男子後,腦中卻蹦出了一副畫面,難怪如此熟悉,這裡居然與中國古代時人們的生活習俗沒有差別。

因為先前慕昭也有去過類似於象山影視城之類專門用來拍攝電視劇的地方,所以她也沒有露出什麼奇怪的神色,只是忍不住一直在打量四周。

宋延卿正用疑惑不解的眼神看着慕昭,卻發現她突然拿起自己的胳膊就是一頓亂咬,他趕緊將慕昭攔了下來控制住。

「恩人,你這是幹嘛?」

慕昭被他這一喝彷彿才清醒一般,晃了晃腦袋,又抬起被咬的手臂看了看,突然將那玉石墜子從脖子上取下扔在了地上,然後便頭也不回的往前走。

經過這一變故,慕昭的心算是受了強烈的打擊,默默的在心中委屈,明明她也不曾做過什麼壞事,怎麼就偏生讓這種事發生在她頭上呢。

慕昭越想越氣,氣急反笑,宋延卿撿起她丟的玉石墜子也不說話,就默默的跟在她身邊,慕昭見他這樣,惱火卻又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最後只能是嘆了口氣。

「我不是什麼富貴人家,你跟着我得不了什麼好處的,不瞞你說,我這剛一無所有呢,所以啊,你還是早些去治病吧。」

先前將他刨出來時慕昭就見他身上沒什麼遮掩物,傷口暴露在外顯得格外猙獰,這會兒雖然有衣物遮擋着但是在空氣中還是聞得見血腥味,再不去醫館治療以後肯定會留下後遺症的。

「我跟着恩人不是為了錢財,只是為了保護恩人。」

宋延卿沒有再說話,只是抱着刀立在一旁,眉頭也緊鎖着,目光正看着慕昭的身後。

慕昭一愣,也轉頭看去,發現那老婦和那男人竟然也跟在後面,心下一驚,忍不住拉着身旁這人的胳膊。

「你說的危險就是他們嗎?」

「正是如此,恩人走後沒多久那人便跟了上來,我見他們鬼鬼祟祟不像是個好人便打算跟着恩人隨身保護。」

宋延卿點了點頭神色有些嚴肅,他向慕昭說明了緣由,後面那些人他在這附近見過幾次,不是什麼好人專門偷雞摸狗,現在他受了傷兩人還是小心為上。

慕昭謝過他的好意,在腦海中快速思考接下來的打算,現在她身上身無分文晚上連個住宿的地方都沒,也不知道在這個陌生的時代該如何活下去呢。

她突然想起了眼前這人,說不定能讓他幫一下忙。

「能冒昧的問下你的家庭住址嗎?我可以幫你處理下傷口的。」

宋延卿在這余干縣待了不過數天,之前的銀錢因為花的差不多了,為了節約用錢所以只是找了個茅草屋棲身,慕昭突然問起他還有點赫然,說明了自己的情況,慕昭也沒有嫌棄,拉起他胳膊就往前走。

宋延卿看了看被人拉着的胳膊,想抽回但還是忍住了。

好在宋延卿的小茅屋離城鎮沒有多遠,兩人很快走到了,那幾個跟蹤的人不知道是不是知道被發現了現下也沒在露頭,慕昭樂得安逸。

「我去幫你摘些草藥回來,你在這待着休息會兒吧。」

宋延卿因為身上有傷,加上折騰了這一番便有些瞌睡,慕昭看穿後便讓他留在房間內休息。

在熟悉完宋延卿茅草屋的方位後,慕昭拿起他放在一旁閑置的籃子就往屋後走,她剛才來的時候看到路旁有幾株苦楝樹,正好消炎用。

晚上還打算讓宋延卿收留她住下呢,這會兒當然是好好表現啦,慕昭哼着小曲兒就去摘草藥,宋延卿攔不住她便跟着後面也不出聲打擾,慕昭還以為他在屋內休息呢。

古代空氣確實是要比現代清新許多,慕昭在摘了苦楝樹後又看到了一點紅和墨草便都摘了一點,籃子不大,她摘了一滿兜。

回去時宋延卿已經早她一步到家了,他正脫了衣在檢查傷口,看着那傷痕纍纍的後背慕昭沒忍住別過了眼。

她將籃子放在了地上,在心中納悶,這人是多遭人狠才會被傷成這樣,那傷口明顯是好了又再度被弄傷的,這也是她能將他從亂葬崗里刨起來的起因吧。

風華之醫女不易

風華之醫女不易

作者:慕昭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最近官府查的厲害,你們還是先回鄉避避吧
」男子呷了口茶,從懷裡掏出了一錠銀子,扔給了眼前這倆位中年人,心裏有些不舍但還是故作大方的繼續說道,「這是三爺給你們的獎賞,等風聲過去了,....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