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大宋風流免費閱讀(黃慶龍資料)小說

大宋風流免費閱讀(黃慶龍資料)小說

時間:2022-04-01 17:56作者:軍歌嘹亮 標籤: 軍事歷史 陳慶之 黃龍星

牧師的聲音讓我終於清醒過來,他問我「是否願意娶這個女孩為妻?」我張開了嘴,很想當著全世界的面告訴她『我愛你』,可是話到嘴邊,卻拚命也發不出聲音,我有一點慌,看着她臉上的笑容逐漸變淡,落寞的樣子讓人隱隱心疼夢醒之後,我坐了很久,望着這家徒四壁的草屋,臉上不由露出…

大宋風流

推薦指數:10分

《大宋風流》在線閱讀

第8章 你被開除了

就在陳慶之暗自思忖之時,陳大娘終於走到了門來,拉開院門剛想招呼一聲,臉上的表情卻是突然一愣,接着上下打量着站在門外的一個陌生的小娘,接着好奇地眨了眨眼睛:「月兒姑娘,這位是……?」

另一邊的月兒連忙笑着:「大娘,這位是我家小姐,今天來家裡是來拜訪小官人的。」

「啊?」陳大娘還巴不得有漂亮的小娘來找陳慶之呢,笑着合不攏嘴打量着小娘:「這位小姐貴姓芳名呀?」

站在月兒身邊的那位小娘,卻正是今天早上吩咐陳慶之的那一位,聽到陳大娘問起,自己也沒有什麼扭捏的表情,笑着應道:「陳大娘是吧,我姓蘇閨名小容,你就叫我七姐吧。」

「小容,小容,這個名字真好聽,看我這個老糊塗,家裡來了貴客又怎麼能站在外面呢,快點,裏面請。」陳大娘連忙招呼兩個人進到院子里,這時陳慶之聽到聲音也迎了上來,看到那小娘果然就是自己白天見到的那位小娘時,連忙拱手道:「原來是蘇家小姐駕到,小生陳慶之未曾遠迎,見諒見諒。」

進到院子之後,蘇小容的目光便一付好奇的樣子打量着這間小院,直到陳慶之與她打招呼的時候,自己的目光這才重新落到了陳慶之的身上。

今天要不是月兒提起,自己甚至都不知道自己隨口點的那個夥計居然就是陳慶之,那個在河堤上一下就跳下去的人,雖說自己以前的確沒有見過他,卻也聽說過他的大名,畢竟神童這種東西不是很常見的,有那麼一兩個的話,誰都會想見識一下的。

「你就是陳慶之?」蘇小容好奇地打量了一番,到覺得這傳說中的神童跟普通人好像也沒什麼兩樣嘛。

「正是小生。」陳慶之點了點頭。

一想到所謂的神童時,蘇小容差一點都忘了自己來這裡真正的目的,張開嘴便想問起陳慶之那天為什麼要跳河的事情,還是身邊的月兒反應機敏,輕輕地拉了一下小姐,低聲地說道:「小姐,說正事。」

「正事?哦,我想起來了。」蘇小容衝著月兒點了點頭,轉過頭時,已經帶上了些責備的語氣:「聽元掌柜說,今天你把知府娘子從鋪子里給氣走了?」

「什麼?知府娘子?」還沒等陳慶之有所反應,倒是一旁的陳大娘頓時瞪大了眼睛,一伸手便把陳慶之的耳朵給捏住,氣乎乎地罵道:「你這殺才,走的時候老娘是怎麼吩咐你的,讓你多聽多看多學,你倒好,上工的第一天就把知府娘子給氣走了,你,你真是氣死我了。」

「娘,你先聽我解釋好不好?」陳慶之好不容易才從陳大娘的魔爪里掙脫出來,揉了揉已經紅了的耳朵:「我真的沒有氣走她,不信你問問蘇家小姐,她還買了我們兩匹布的。」

「真的?」陳大娘有些不信陳慶之的話,立刻轉向了蘇小容,試圖從她臉上的表情中看出陳慶之到底有沒有撒謊。

自己只是開了個頭罷了,沒想到陳慶之就差點遭受了無妄之災,蘇小容自己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連忙搖了搖頭:「大娘你先別著急,你的確是誤會慶之了,其實慶之今天表現得非常好,已經大大出乎我的預料了。」

「真的?」聽到蘇小容的話,陳大娘臉上的表情終於軟化下了一些。

「當然是真的。」說完,蘇小容又轉過頭看着陳慶之:「今天的事都怪我沒說清楚,小窟人說的今天買布之人其實並不是知府娘子。」

「啊?」陳慶之聽完一愣,如果說買布的貴婦並不是知府娘子的話,那豈不是說那位身着紅衣的貴婦才是真正的知府娘子?那自己不知不覺間居然真的把她給得罪了?

「小官人放心,雖說你跟知府娘子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但卻也不會對祺瑞祥造成太大的影響,反正她平時也不是咱們祺瑞祥的客人,就算她不來也沒有什麼可以損失的,今天我找你來而是為了另外一件事情。」

雖說自己的靈魂是來自一千年之後的時代,可是陳慶之也是聽說過『抄家的縣令、滅門的知府』這句話,現在自己一下就得罪了知府娘子,卻被蘇小容如此輕描淡寫就略過,這也從側面體現出蘇家自信心的強大。

既然蘇小容不把知府娘子當一回事,那自己也就把心放回到肚子里,好奇地看着蘇小容:「不知小姐找我到底是為了何事?」

頓了頓,蘇小容好奇地問道:「剛剛聽元掌柜說,你曾經說過我給你的月錢是一百貫?」

「啊?」陳大娘頓時嚇了一跳,別說是一百貫,就是十貫錢自己恐怕都得樂翻了天,只是當天月兒姑娘說的時候明明只是三四貫而已。

這話大家當時都聽得清清楚楚,所以陳慶之也沒有想隱瞞的意思,點了點頭:「的確如此,不過當時我是……」

還沒等說完,蘇小容便伸出手打斷陳慶之的話,好奇地問道:「我就想知道當時你為什麼會這麼說?要知道在這杭州里一個月能拿一百貫錢的人不是沒有,但是夥計嘛……卻是一個都沒有的。」

「其實我的想法很簡單,當時二位娘子已經轉身要離開,我想把她們留下來就必須要出其不意才可以,所以情急之下,我便說了那樣的話,而事實也能證明,她們的確被我的話所吸引到了。」

「難道這就是你把綠色與黃色的布給她們的理由嗎?」蘇小容的聲音陡然變得有些冷淡,隨着面帶略帶不屑地表情:「雖說我不太明白你講的所謂色彩搭配的理論,但是我卻並不認同你說的話,就憑我這些年制衣的經驗上看,綠色和黃色並不適合搭配在一起,所以,很對不起,你被祺瑞祥給開除了。」

「開除?」陳大娘臉色頓時一變,驚訝地看着蘇小容那張陌生的臉:「這剛剛還說得好好的,怎麼這麼快就變卦了,七姐,求求你看在我娘倆無依無靠的份上,再給慶之一次機會,這一回他絕對不會再給你惹禍了。」

就在陳大娘一臉急色的時候,陳慶之臉上的表情卻並沒有多大的變化,只因為他並不相信蘇小容的話,若是因為自己的一席話而開除自己,那她根本沒有必要選在這個時候親自上門,隨便找個人通知自己一聲不就可以了。

既然她來了,那就代表着她對自己的話有很大的興趣,所以,所謂的開除,只不過是她在試探自己罷了。

想到這裡,陳慶之先是拍了拍老娘的手背,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笑容,等到自己轉過臉時,自己倒是微微一笑:「多謝大小姐如此坦誠相待,既然消息我已經知道了,小生也多謝蘇姑娘、月兒給我這麼一次機會,既然事情已了那就恕陳某不遠送了,告辭。」

說完,陳慶之也沒去看蘇小容臉上是什麼樣的表情,直接一轉身,便回到了自家的草屋中。

大宋風流

大宋風流

作者:軍歌嘹亮類型:軍事歷史狀態:連載中

牧師的聲音讓我終於清醒過來,他問我「是否願意娶這個女孩為妻?」我張開了嘴,很想當著全世界的面告訴她『我愛你』,可是話到嘴邊,卻拚命也發不出聲音,我有一點慌,看着她臉上的笑容逐漸變淡,落寞的樣子讓人隱隱心疼
夢醒之後,我坐了很久,望着這家徒四壁的草屋,臉上不由露出一絲苦笑,真是該死的人生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