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密愛狂妻:老公,別裝純免費閱讀(奚婉怡郝中天)小說

密愛狂妻:老公,別裝純免費閱讀(奚婉怡郝中天)小說

時間:2022-04-01 17:53作者:密愛狂妻:老公,別裝純 標籤: 其他小說 奚婉怡 郝中天

一紙合約,十年光陰為了救最疼愛的弟弟,也為了逃離豬狗不如的父母,她將自己賣了一個好價錢她將自己十年光影賣給了那個男人本以為迎接自己的是無邊地獄,誰料到她會沉溺於這個男人帶來的熱情與歡愉之中 而他不過是抱着有意思的心態玩弄着她,卻不知她竟是小偷,偷走了他的感情以…
第一章 陌生的一夜

精彩節選

利益集團高層辦公室內,奚宗譚坐立不安的打着一個又一個電話。桌面上立着一份合同。

就在焦頭爛額的時候,秘書急切的敲門:“奚總,不好了。這是稅局下的文件,這是今天財務報給我們的。”

奚宗譚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接過文件。秘書很自然的坐在扶手邊上,嘴裏嘟囔着:“老奚,這該怎麼辦才好,要是這個被查出來。公司可就全完了!”

本就有些心煩,聽到自己的小情人說這些不吉利的話,奚宗譚控制不住性子低沉:“你給我閉嘴!”

“老奚,你不是有個州長朋友嗎?”剛剛被吼完,秘書此時說話的聲音都顯得小心謹慎了許多。“他能做到州長,想必也是有一定本事的吧…”

“你先出去吧。”語氣緩和了許多,奚宗譚目視着秘書關上門口。心裏的小算盤打的越發響亮。

———

“奚總,今天好雅興啊?”陳州長嬉笑着臉皮,細細的品味着手中的茶。

“老陳,叫我老奚,在你面前總字不敢當!”奚宗譚客套起來。

兩人鑒賞了一番茶水之後,陳州長開口:“老奚,你說你平時都不見人。怎麼?今個兒是出了什麼事了吧?”

“老陳,哪兒話。咱兩什麼關係。怎麼會有事才來找你!”奚宗譚表面客套着,但是心裏還有些擔心這老小子當真不做事便開口:”這會老弟還真有些事情,希望老哥能幫幫忙。”

陳州長悶了一口茶水,“兄弟,有什麼事儘管說。要是我能幫上的一定幫!”

“就是老弟有單生意…”話還沒說完,陳州長就打斷了。

“你說的事我略有耳聞,幫忙不是不行,不過…”陳州長故意停頓了下來,奚宗譚連忙希冀着看向他。

“我聽說,兄弟的女兒們長得很是美,我這人吧,就喜歡看看美麗的事物。”

奚宗譚心裏一咯噔。但是兩個女兒都是自己的心頭肉,怎麼能讓這個肥頭大耳的敗類給糟蹋了。

“老哥,若不嫌棄。我為您物色一名絕色情人!”

陳州長看穿了奚宗譚的心思,他起身收拾自己的物品。

“情人不敢要,只對雛更有興趣。這事就這樣定了,如果能讓我好好舒服一下。女人和錢都有了,你這事就好辦了!”不給回絕,陳州長轉身就走了。

留下一臉驚愕不知所措的奚宗譚,末了他理了理自己的頭髮,臉上洋溢出勝利的笑容……

女兒兩擇一,那隻能選擇讓她去了。

奚婉怡模模糊糊的躺到了床上,只覺得全身沒有力氣,頭很沉很沉。就算使勁睜開眼睛也無濟於事。突然,感覺到一陣疼痛。

“疼……”

“醒了?”低沉的聲音在奚婉怡的耳邊縈繞,男人的手不安分的在奚婉怡的身上遊走。

奚婉怡緩緩睜開雙眼,房間沒有開燈。耳邊的聲音不斷的挑逗着奚婉怡的意識。

她再也受不了地轉過臉龐正好和男人四目相對。

“啊…”

他是誰?

月光下的男人立體的五官,冷酷分明,眉眼間還透露出邪魅,特別是男人勾起的嘴角,就像重生的妖孽一般。奚婉怡瞳孔慢慢放大,下意識的把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推開。

“你是…唔……”

男人霸道地吻住奚婉怡的香唇,他可不想在這個時候大煞風景,尋了這麼久,最後卻自己送上門的女人。

“恩……”

男人喘着粗氣,扣緊奚婉怡的雙手,邪魅的盯着她的雙眼。

“還是醒着更有意思!”

“求你,不要……”

這一晚註定是場不眠夜……

郝中天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看着身邊的美人,眼角閃爍的淚花讓人莫名的心疼,他揚起手輕輕地拂過奚婉怡的眼角。真是個讓人憐惜的女人,他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輕輕地把奚婉怡攬過懷裡,卻發現她的身體很燙。郝中天立馬爬起來摸了摸她的額頭。

“該死!”郝中天不由得罵了句,這女人竟然發燒了!

等葯送過來時,門外吵吵鬧鬧的實在惹人心煩。

“影,去處理一下。”影低着頭,不敢看到門裡的情況。

郝中天透過影,看到一個肥壯的男人在門外拉拽一個少女,而少女衣衫凌亂的從門內出來。郝中天滿意的笑了,關上門往床上的可人走去。

“奚婉怡,醒醒!”郝中天抱着奚婉怡依靠在床頭,他輕輕地拍着她的臉龐。

“放開我……”奚婉怡虛弱的抗拒男人帶來的溫暖,可是話還沒有說完嘴裏就被塞進了一粒膠丸。

奚婉怡忍着頭疼,並不知道嘴裏的東西是什麼。但是求生欲極強的她在未知物體面前還是謹慎地吐了出來。

郝中天皺着眉看着這個不乖乖吃藥的女人。“真是拿你一點辦法都沒有。”話音剛落,郝中天把葯扔進自己嘴裏吻上了奚婉怡。

放下吃了葯的奚婉怡,郝中天理了理衣服。凝視着奚婉怡精緻的小臉。

“女人,我們還會再見的!”臉上揚起妖孽一般的笑容,隨即就離開了。

睡到了極致,奚婉怡才悠悠轉醒,看到自己滿身的痕迹,腦海中浮現的是父親狠心的嘴臉和所謂妹妹的算計。

回憶——

“婉怡,你不是恨爸爸嗎?不是一直都想離開這個家嗎?爸爸給你個機會,只要你救你弟弟,不管你做出什麼樣的決定我都會同意。”

“不論什麼樣的決定?”

“你怎麼能讓我眼睜睜看着自己的兒子出事?”

奚婉怡咬着牙,低垂着眼睛。“我去就是了。”

“爸爸,你真有一套!”奚清揚還沒等奚婉怡走遠就開始在奚宗譚面前嚼舌根。

“爸爸怎麼能捨得你去,你可是爸爸的開心果兒……”

回憶結束——

呵呵,真是好笑的一群人,從今而後,她與他們,不再是一家人了。

奚婉怡此時只想好好的躺下休息,把傷心壓在心底最深處,便又睡了過去,卻不知經過了這一晚,陌生的男人給她帶來了多大的麻煩。

與奚清揚,又結下了多大的仇恨。

奚清揚狼狽地躲在車裡,她翻着手機,嘴裏語無倫次地說:“是你!一定是你!”

手機屏幕里是奚婉怡在酒吧里的照片,短訊下赫然寫着:速來,有你想要的!!!

漂亮的臉蛋愈來愈猙獰,凌亂的上衣還沒有扣好。敞開的領口清晰可見的痕迹,讓人一眼就知道昨晚發生過什麼。

奚清揚惡狠狠的盯着手機里的短訊,眼前的名字慢慢的變得模糊起來。要不是因為她,自己又怎麼會去,一定是她匿名發給自己的。她不想去了,就用這種方式引誘自己去完成那種骯髒的事情!

想到這裡,奚清揚狠狠地戳着自己身上的咬痕。手碰到裙子的一處感覺黏黏膩膩的,噁心至極。她不顧形象的把裙子一脫,直接扔出了窗外!

“奚婉怡!我一定會要你付出代價的!”奚清揚紅着眼,早已忽略了下身的疼痛。她發誓只要奚婉怡有的她通通都要破壞掉,都是因為她!不然自己怎麼會落得如此下場!

奚婉怡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黃昏了,她虛弱的換了一個睡姿,想要繼續躺一下。末了腦海里卻響起一個充滿磁性的聲音:“你要等我!”

奚婉怡猛的睜開了雙眼,從床上彈了起來。她環顧四周,發現偌大的房間只有自己在,她低着頭看着自己身上穿的男士襯衫,輕輕皺着眉。

她傷神的捂着腦袋,可就是想不起那個人是誰!但是耳熟的聲音總覺得在哪裡聽到過。

手機急促的鈴聲打斷了奚婉怡的思緒。她起身想要去拿手機,可是剛剛碰到地面,腳就跟沒有骨頭一樣發軟的跌到地面上。奚婉怡有些吃疼。

“您好,請問是奚婉怡小姐嗎?”

“我是,請問有什麼事嗎?”奚婉怡疑惑。

“您的弟弟涉嫌一樁殺人案,現在正在警局。根據他提供的監護人,我們聯繫到您…”

還沒聽完,奚婉怡的心被揪了起來:“你們的地址是哪裡,我馬上過去!”她顧不得那麼多,撿起地上的衣服就往身上套去,隨手把桌面上郝中天留下的信息塞進包里就跑了。

氣喘吁吁的她去到警局,弟弟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樣。

“姐姐,我沒有殺人!我沒有!”他恐懼的眼睛望着她。

“你跟我好好說說,到底怎麼回事?”奚婉怡盯着他,雖然心裏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但是面上卻很鎮定。

奚城聞聲,腦子中開始慢慢浮現當時的情景。

跟姐姐爭吵之後,他就跑去了網咖。沒過多久岩哥就看見他了。岩哥是平日里經常一起玩耍的社會哥,打架鬥毆多半都是他挑起的。

岩哥搭着手,嘴裏叼着煙一臉痞樣:“好小子,自己來玩也不叫上哥幾個!”

“岩哥!”聽到聲音奚城禮貌的叫了一聲。

“今天有什麼活動?”岩哥追問。

奚城有些不爽,這正打着遊戲呢。本不想理他,但是他卻悄悄的在自己耳邊說:“我剛剛看到你姐姐了,她好像被幾個人架進車子了。”

密愛狂妻:老公,別裝純

密愛狂妻:老公,別裝純

作者:密愛狂妻:老公,別裝純類型:其他小說狀態:連載中

一紙合約,十年光陰
為了救最疼愛的弟弟,也為了逃離豬狗不如的父母,她將自己賣了一個好價錢
她將自己十年光影賣給了那個男人
本以為迎接自己的是無邊地獄,誰料到她會沉溺於這個男人帶來的熱情與歡愉之中
而他不過是抱着有意思的心態玩弄着她,卻不知她竟是小偷,偷走了他的感情
以為生活終於可以換一種方式,卻不曾想一個天大的秘密,打破了所有對未來的憧憬……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