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大佬家的崽又喊我媽咪
大佬家的崽又喊我媽咪 連載中

大佬家的崽又喊我媽咪

來源:掌中雲 作者:寧暖暖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寧暖暖 薄時衍 霸道總裁

六年前,親妹為了頂替她的地位,不惜陷害她失貞毀容奪去龍鳳胎!六年後,她攜萌寶強勢回歸,曾欺負過她的渣渣們顫抖得跪下了
四隻萌寶重聚後,一致決定不要爹地,要跟着神醫媽咪搞事業,搞產業,轟動全球
深夜時分,傳聞中手握大權,禁慾高冷薄時衍趴在老婆床頭前:老婆,地板涼,我能不能上床?寧暖暖看他可憐:能
下一秒,她被薄時衍欺身壓住
展開

《大佬家的崽又喊我媽咪》章節試讀:

第5章 親自接她下班


深夜十一點。
薄時衍回到了家裡,管叔向他彙報了寧雲嫣來家裡探望過語楓語杉的事。
「寧雲嫣這次待了多久?」
「比之前幾次稍微長些,滿打滿算十五分鐘。」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薄時衍扯開襯衣上的紐扣,微敞開衣襟,露出精緻絕倫的下頷線和鎖骨。
六年前,他被人下藥,在**焚身快要爆炸的時候,他找了寧雲嫣做解藥,沒想到後來有了語楓語杉。
明明六年前那一夜,他對那具青澀而又妖嬈的身子深深着迷,即使她在身下如同小獸嗚咽,他也不顧她的求饒,狠狠地霸佔她。
可這五年來,他面對同樣的臉,同樣的人,他再也沒了那種血脈噴張的感覺。
他現在只把寧雲嫣當孩子的生母,僅此而已。
薄時衍此時並不在意寧雲嫣,她更在意那個讓他早上吃了閉門羹的寧暖暖,想着他給蒼梧撥了一通電話。
「蒼梧,寧暖暖這邊盯得怎麼樣了?」
「到現在還沒下班,據說她驗的是一樁碎屍案,工作量很大。」蒼梧據實回答道。
薄時衍瞥了一眼牆上的掛鐘,眸光幽邃地開口道:「以我的名義,給她送夜宵。」
蒼梧一聽都驚呆了,但還是恭敬應聲:「是!」
……
重案組。
關掉解剖室的綠燈,寧暖暖摘掉臉上的口罩和護目鏡,走到辦公區域。
她剛想坐回位置上手簽屍檢報告,卻見自己的辦公桌上堆滿了一盒盒包裝精緻的的夜宵,紙袋上印着三個古風字體——雲海居。
「黃彬,這是什麼?」寧暖暖的眉頭一皺。
黃彬就是上午在江邊的法醫之一,另一個叫姜怡菲,是重案組最高長官的孫女。
雖然他們一開始對傲慢的寧暖暖看不順眼,但一天的相處,他們徹底折服在寧暖暖過硬的專業能力下。
「頭兒,這是給你的外賣。」黃彬的目光往精緻的餐盒瞟了好幾眼,頗為眼饞地說道:「雲海居是帝都最高級的餐廳之一,傳說是會員制的,光成為會員就要百萬入會費,得要什麼樣的身價才能讓雲海居這麼晚送外賣啊?」
「我的?」寧暖暖的眉頭皺得更緊了:「誰送的?」
黃彬在餐盒旁邊找到了一張小卡片,邊看邊念了出來:「寧小姐熬夜工作,辛苦了——薄時衍敬上。」
黃彬剛念完就被這卡片上嚇到了,連着姜怡菲也是看不明白了。
寧暖暖在法醫專業上的造詣已經令他們毋庸置疑了,可是論長相她真是個醜女,滿臉的雀斑不說,五官也是平庸得讓人根本記不住。
他們怎麼都不相信薄時衍會眼瞎到追求寧暖暖這個醜女,但是眼前雲海居的外賣,卻又讓他們不得不相信這兩人之間的關係特殊。
黃彬硬着頭皮問:「頭兒,你和薄時衍是…什麼關係啊?」
「陌生人。」
「頭兒,你是在騙人吧?」
「愛信不信。」
寧暖暖從黃彬手裡拿過卡片丟進垃圾桶里,然後掃了一眼桌上的外賣餐盒,冷冷道:「黃彬,你拿着這些給今晚加班的法證部同事一起分,那邊如果還發不完,就給看門的大爺送些。」
說完,寧暖暖從包里拿出一包壓縮餅乾吃了起來。
黃彬看不懂了:「頭兒,你雲海居不吃?吃壓縮餅乾?」
「有問題?」寧暖暖咀嚼着壓縮餅乾,當真連一眼都沒再看那些餐盒。
雲海居再奢侈豪華又如何?無功不受祿,不該她寧暖暖得的,她一分都不會要。
只不過這些畢竟是來之不易的糧食,她不吃還是可以轉贈他人飯香的。
……
第二天清晨。
高聳挺立的辦公大樓里,薄時衍面對着玻璃幕牆,俯瞰着帝都川流不息的車流。
一襲黑色襯衣將他寬肩窄腰襯得更加完美,精緻絕倫的五官如同雕塑般俊冷,周身散發著上位者的氣息。
「爺,我懷疑那女人上的是2G網。」蒼梧臉黑如鍋底地彙報道:「寧暖暖不知道薄姓在帝都意味着什麼,她好像也不知道雲海居是什麼級別的餐廳,我昨夜親眼看到她派下屬把雲海居的餐盒派發給看門的大爺!」
薄時衍薄唇輕啟道:「她未必不知道薄家,不知道雲海居。」
蒼梧咬了咬牙,說出自己大膽的猜測:「爺,如果寧暖暖不是真無知,那八成就是在欲擒故縱。這妥妥的就是給你放鉤子,讓你對她一步步產生好奇。如果她的城府真的那麼深,也許以後還會利用語杉小姐……」
薄時衍的鳳眸流轉,指尖有節奏地敲擊着辦公桌。
「蒼梧,你這腦洞不去創意部可惜了。」
「爺……」
「我們養的人都黑不到她的信息,到現在你還會覺得她是普通人?」薄時衍坐在老闆椅上,鳳眸內眸光暗涌,唇角勾起一抹似是而非的笑意:「法醫顧問?那不過是那女人的冰山一角而已。」
聽了薄時衍的話,蒼梧後知後覺地醒悟過來。
「爺,是我錯誤低估了。」
「沒關係。」薄時衍雙手交疊,抵在下頷處:「幫我推遲晚上所有的商務,我親自接她下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