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毒醫重生虐翻王府
毒醫重生虐翻王府 連載中

毒醫重生虐翻王府

來源:掌中雲 作者:梅聞兒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夜宸風 梅聞兒 穿越重生

在實驗室研究新款毒素,反被失手毒死的梅聞兒穿書了,還好死不死的穿在原主成婚後權臣攝政王要睡白月光側室,卻被原主下藥截胡的那一晚!直接被虐得死去活來
作為送女主當上皇后的工具人女配,將來要被去母留子,還是被瘋逼男主千刀萬剮而死的梅聞兒她直接掀桌撕劇本!反手就給攝政王男主寫了一封休書!惹不起,還躲不起?然而,造反稱帝的攝政王表示:招惹了朕,還想躲?呵
展開

《毒醫重生虐翻王府》章節試讀:

第7章 利用太后!


夜宸風皺眉,「母后此舉不妥。」
「有何不妥?」孝謹太后揚起下巴,強勢表述道:「你皇兄尚未立後,哀家身為皇族族母,肩負教諭皇家兒媳之責!
梅氏聞兒,身為攝政王妃,卻行羞辱皇族之舉!膽敢利用其父梅相的聲望,暗中操控京兆府同意其將你休棄之書!此罪當誅!」
「什麼?!」驚呼出聲的梅聞畫,實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她萬萬沒想到,梅聞兒居然休了王爺?!
這……
別說梅聞畫震驚了!
梅相夫人也十分震愕,「不可能!太后娘娘容稟,我兒絕不會如此行事,世人皆知,她深愛攝政王殿下,好不容易求得賜婚成全,如何會這般行事?」
「相夫人這是在質疑哀家察而不明?」孝謹太后責問道。
「臣婦不敢!」梅相夫人跪拜道:「臣婦只是如實相稟,還望太后娘娘明察。」
「諒你也不敢!」孝謹太后斜目看向順福,「還不速速將罪婦梅聞兒帶出來!」
「諾。」順福立即帶人朝屋內走去。
夜宸風臉色沉得厲害,卻也知道,此刻他越是攔着!太后越是來勁,對梅聞兒越發不利,可他若不攔,五十大板下去,梅聞兒必死無疑。
念及於此,夜宸風還是開了口,「母后,您既消息靈通,可知昨夜在這相府之中,有人慾行刺梅聞兒?」
「哦,還有這事,為何不見你報官?」孝謹太后裝糊塗的問道。
順福更是已走到了夜宸風跟前,要繞過他,進去提拿梅聞兒了。
夜宸風沒有攔着,只說道:「且不說兒臣為何沒報官,只說她昨夜才慘遭行刺,今日就要被母后杖則五十!以她弱女子的身子骨,母后無非是要她的命罷了。
本王橫豎是看不上她的,母后若執意如此,兒臣倒也無所謂,但梅相眼下正在南邊賑災,母后此舉,皇兄可知?」
「你威脅哀家?!」孝謹太后挑起雙眉,目中有毫不遮掩的怒意!
夜宸風冷然相對,「兒臣言盡於此,告辭。」
說罷,他就上前將受到驚嚇的婉婉,輕柔扶起,「隨本王回府。」
「可是……」梅聞畫還看着梅聞兒,像是想救人。
夜宸風卻沒再多看梅聞兒一眼,徑直帶人離開了。
順福當時就停在了門前,「娘娘?」
「念在梅相的份上,杖則二十。以儆效尤!皇族顏面,不容任何人輕慢。」孝謹太后雖然改了口,但還是要打!以防梅聞兒真的有孕。
順福得令,當即推門進屋。
而此時——
早就聽完全程的梅聞兒,她也知道,這一頓打是逃不掉了,彷彿是宿命,梅聞兒的頭胎,註定保不住。
儘管她也沒想要保,可心還是會心疼,畢竟是自己的孩子,哪怕他來得,並不被祝福,
「王妃,得罪了。」
抱拳朝床上道了一聲的順福,揮手示意同行的大力太監,可以動手了。
兩名大力太監就要叉起梅聞兒,後者卻自己坐了起來,「我自己走。」
「王妃,請。」順福沒有刻意刁難,已經讓兩名大力太監退後。
「不可以!」素來柔弱的相夫人,此刻卻潑辣的護起了女兒,「老爺,您看啊!這就是您為之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朝廷!他們都跑到家裡來欺負聞兒了!來人啊——」
「相夫人……」順福抬眼示意大力太監將夫人請出去。
院子里卻忽然出現許多府衛,顯然是被梅相夫人喊出來的!也是梅相給髮妻留下的保護。
然而,鐵了心的孝謹太后卻冷冷斥道:「怎麼,相府想要以下犯上不成?」
「都退下吧。」走出房門的梅聞兒開口說道,「我梅聞兒敢作敢當,休了王爺,確實是我對皇族不敬,理應承擔罪責,太后娘娘執法嚴明,沒錯。」
孝敬太后聞言,立即轉眸看向梅聞兒,「這麼說,你服氣?」
「自然。」梅聞兒跪拜道,「但自今日起,梅聞兒不再是皇家兒媳!也請太后娘娘記得這一點,日後您可莫要再來相府尋攝政王妃了。」
既然橫豎是要挨打!那就讓這頓打,打有所值!
她初來乍到,什麼都沒有,無法對抗封建皇權,只能挨打!
但以後,絕不會如此了!梅聞兒默默發誓,嘴上卻繼續說道,「從前是臣女無知,以為能憑深情感化攝政王,但自嫁入王府後,才發現不過是徒勞!
是以,才犯下如此藐視皇家的行為!臣女知罪,但請太后娘娘成全臣女知錯就改,不願再泥足深陷的選擇。」
「哦?」孝敬太后詫異看着梅聞兒,雖然暫時無法確定,這丫頭說的是真是假,但她這個時候認錯!是好事。
本也不願和相府鬧僵的孝敬太后點了點頭,「好,哀家成全你,順福,帶梅小姐下去,杖則二十!不許留情。」
「諾。」順福再次行事。
而這一次,被梅聞兒安撫好的相夫人,沒有再阻攔,府中下人也再無異動。
二十板子,就在梅聞兒所住的小院里,一板子一板子的,打在了她身上。
「小姐……」
守在一旁的小軟眼睜睜看着,只覺得疼極了!可向來嬌氣的大小姐,這次卻一聲不吭的,硬生生承受下來了。
而確實很痛很痛的梅聞兒,她不是不想喊,只是知道喊了也是徒勞,沒有人能救她,那還不如攢着這口氣。
可她卻不知,其實並沒有走的夜宸風,一直在暗中看着她,看着她利用太后擺脫和他的關係,看着她倔強的咬着手背承受杖則。
「王爺,真不出手?」管風悄悄的問。
「她費盡心機的剛與本王撇清關係,本王若是出手,豈不是耽誤了她?」
「可是……」想說但又不敢多說的管風,他是覺得吧,王爺最近對王妃挺上心,挺有好感,眼下若是出手,王妃定會心生感激。
可夜宸風卻知道,她不會,她是真的很想擺脫他。
「變得真快。」夜宸風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本王記得邊疆軍營里,出現過借屍還魂的異事,這梅聞兒莫非也換了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