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夏日眠花糖
夏日眠花糖 連載中

夏日眠花糖

來源:知乎推文 作者:竹林深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披 庄焰 現代言情

前男友會夢遊,三更半夜進我房間……展開

《夏日眠花糖》章節試讀:

第 4 節 前男友面冷心熱


嚴璟說我的身體很糟糕,庄焰說我像個破布娃娃。
可我真沒覺得自己身嬌體弱,我甚至能頂着一個禮拜的低燒每天跑十三小時的外賣。
精神力戰勝了病體。
現在庄焰在我身邊,病來如山倒,那面名為」逞強」的牆,支離破碎,岌岌可危。
晚上的時候,庄焰又下單了養生粥。
我大口大口地吃,吃到庄焰都皺眉:」慢點吃,很燙。」
」不燙,」我囫圇地說,」我多吃點,身體好得快。」
庄焰把我面前的外賣碗挪走,放在窗台上。
我拿着勺子,眼巴巴:」我的粥……」」晾涼點再喝,」庄焰把菠蘿包遞給我,」你吃不了這麼燙的東西。」
我咬了一口菠蘿包,小聲說:」我早就不是貓舌頭了……」以前我有很多習性,有些是先天的,有些是嬌慣的。
我不知道」貓舌頭」這個詞是誰發明的,但我確實吃不了太燙或者太涼的東西,舌頭接受無能。
在學校餐廳吃飯的時候,庄焰會多拿一套餐具,幫我把滾燙的粥攪到入口溫度。
嚼着甜軟的菠蘿包,我裝作不經意地問:」你晚上真的要留下來嗎?」
」假的。」
庄焰面無表情回答。」
可是,」我看向他脖子上掛着的牌子,」你都辦了陪護證……」庄焰平淡道:」看見了還問?」
」我,」我咬了一下舌尖,強壓結巴,」我就是確認一下,你晚上要是有事,我自己可以……」」夏眠,」庄焰看向我,」如果你不希望我留下來,可以明說。」
他不悅的語氣讓我方寸大亂,也不磕巴了,急切脫口:」我希望我希望我特別希望!」
說完,我看見庄焰從窗台上把粥拿下來,拆了新的餐具,用勺子攪動。
遲來的羞恥感讓我的耳朵根比那碗粥還燙。
我悶着頭,用菠蘿包塞嘴。
庄焰把粥攪到溫度合適,遞給我,見我一勺子盛得滿滿,補了句:」細嚼慢咽。」
我默默把一勺粥分三口解決。
這碗粥,庄焰只讓我吃了一半,便收拾着殘羹剩菜。
我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庄焰把外賣盒扣好,淡淡道:」一次性吃太多東西,對胃也是一種壓力,過猶不及,你的胃病和風濕要慢慢治療。」
」要治多久才能好?」
我迫不及待地問。」
不知道,」庄焰拎起餐包,拿出病房前,看了我一眼,」可能一輩子都好不了。」
我:」……」頹然地靠在床頭,情緒低落深谷。
一輩子都好不了,那就永遠不能成為庄焰的另一半。
庄焰回來的時候,我一手捂着胃,一手攤開,眼睛盯着粗糲的手掌。」
怎麼了?」
他走過來,」胃疼?」
」胃不疼,」我收攏起手指,吸着鼻子說,」心裏疼。」
庄焰不理我的自怨自艾,把檸檬茶塞進我手裡:」快點喝,喝完洗漱睡覺。」
我苦大仇深地吸着檸檬茶,再酸再甜,也比不過埋怨自己這不爭氣的身體。
我邊喝茶邊哽咽,沒哭,但想哭。
庄焰原本已經坐回沙發上,開了筆記本電腦,敲了幾下鍵盤……大概三五下後,聽見我抽抽搭搭的聲音,抬眸道:」把檸檬茶放下。」
」哦。」
我放下檸檬茶,十根手指攪在一起。」
抬頭。」
他又說。
我慢慢抬頭,怯怯看他。
庄焰的眼瞳在燈光下熠熠,問道:」是不是不管我說什麼,你都會當真?」
我毫不遲疑地點頭。」
好,」庄焰抬眉,」那我說,月亮是方形的,太陽是矩形的,你看見的一切都是幻覺,其實你根本沒睡醒,還在白日做夢。
你信么?」
我想了想,皺眉喃喃:」難怪你還在這裡……其實我有可能真是在做夢啊……」」夏眠眠!」
庄焰徹底無語。
我縮了縮肩膀,不怕死地小聲嘟囔:」只有在夢裡,你才會這麼叫我……」庄焰揉了揉太陽穴,同時的下命令:」現在,馬上,去洗漱!」
我麻溜地下床,踩到了軟綿綿的拖鞋。」
等一下,」庄焰說,」把睡衣帶進去。」
我抱起枕頭邊的睡衣,溜進浴室。
掛在洗手台的鏡子里,我看向自己——枯槁的臉頰上有些緋色,眼睛裏水潤潤的。
我拍了拍臉,鏡子里像夏眠又不像夏眠的人也拍了拍臉。
我眨了眨眼,鏡子里的人也眨了眨眼。
……是我自己沒錯了。
就還……還挺順眼的。
我抿着嘴唇,用力往上抬,同時戳了戳臉頰,依舊沒有酒窩。
多吃東西,細嚼慢咽,等肉長出來,酒窩說不定就回來了。
我點點頭,除了喜歡庄焰和還清欠債外,第三要緊的就是要把酒窩養回來!
夏眠,你可以的,庄焰都回來了,沒道理酒窩回不來。
給自己打完氣,我放下睡衣,擰開水閥。
熱水汩汩湧出,我又有點貪心地看向身後的淋浴間。
……在出租屋的時候,我不敢一個人在浴室太久,每次都是五六分鐘沖個澡就急急忙忙離開。
現在沒有危險了。
庄焰就在外面,不用擔驚受怕。
我猶豫了一下,打開浴室門,露出腦袋,朝庄焰輕聲問:」我可不可以洗……洗澡呀?」
」不可以。」
庄焰頭都不抬,直接反對。
我扁了下嘴,小聲地」哦」了一聲,扭頭轉身。
庄焰買了全套的洗漱用品,款式一樣但顏色不同的牙杯牙刷,都是全新的。
擺在一起,光是看着就覺得隱秘喜悅。
我拿了其中一套,擠了牙膏,背靠着洗手台,眼饞地看向淋浴間,刷刷刷刷……牙刷了一半,浴室門被敲了兩下。
我連忙打開門:」唔?」
嘴裏的牙膏滿滿,我瞪大了眼睛,用眼神詢問。
庄焰手裡拿着兩個裝藥品的塑料袋,對我說:」手伸出來。」
我遞爪。
庄焰嘆氣:」另一隻。」
我換爪。
庄焰把塑料袋蓋在埋針處,又拉開醫用膠帶,一圈圈纏好。
確定不會有水流進去後,他抬眸看向我:」別洗太久。」
我驚喜萬分:」靴靴!」
泡沫噴出了些,我連忙閉緊嘴。
庄焰真好……我站在淋浴間里,熱水沖遍全身,慵懶舒服的同時,忍不住在想,庄焰怎麼能這麼好……一如既往地溫柔,悄無聲息地妥協。
這樣的庄焰無論在哪裡都應該是被追逐、被迷戀的,這些年裡,會有很多人向他示好。
可他說,他還是單身。
他是一直保持單身,還是恢復了單身?
如果是恢復了單身,他在此期間,交往的對象會是什麼樣子,又為什麼分手?
如果一直單身,那會不會是因為我……我閉着眼抬頭,感覺到溫水迎頭灑來,妄想可以有,但不切實際的妄想還是收一收吧。
我洗完澡,換了新睡衣,用毛巾捋着短短的頭髮,甩了幾下走出浴室。
病房裡的空調開了,暖氣撲面而來。
庄焰的目光從屏幕挪到我身上:」過來。」
我走過去,想朝他笑,可又想到自己沒了酒窩……只能抿着嘴唇,巴巴看他。
庄焰拆了我手上的膠帶和塑料袋,確定沒有水漏進去。
他檢查得很細緻,垂落下的眼睫遮住雙眸,鼻樑又高又直,嘴唇淺淺淡淡……庄焰沒抬眼,卻能捕捉我的視線,冷不丁問:」一直看着我做什麼?」
」你好看,我才看。」
我說。
庄焰眼睫一顫,沒說話。
我回想了一下」夏眠」的性格,心裏糾結萬千,顫聲道:」我,我以前就想過,你長大後會是什麼樣,現在你長大了,我才想多看看。」
話,是夏眠會說的話。
但這抖得像鋼絲跳舞的語調,完完全全不是夏眠的脾氣,夏眠只會理直氣壯不知羞恥。
確定埋針無恙後,庄焰抬起眼:」我現在的樣子,讓你失望了?」
」沒有!」
我立刻否認,」你現在的樣子最好,比我想的還好!」
庄焰輕輕地眯了一下眼:」你的樣子卻不怎麼好。」
我咬了咬下唇,點頭說:」我知道,我不好看了……我,我有點丑……」風吹日晒,窮困潦倒,能養出什麼好姿色來。」
想過換個職業嗎?」
庄焰問,」你現在的身體不適合高強度的工作,繁重的壓力會讓人看起來疲憊不堪……」他說完,又補了句:」你不是丑,只是我看着不太順眼。」
我撓了撓半乾的短髮,有些難以啟齒道:」我也不是很喜歡送外賣,但是這一行多勞多得,給錢多,我,我還有一些欠債需要還……而且,我只有高中文憑,做不了安逸的工作……」」你的欠債,是因為『惠南』破產?」
庄焰停頓了一下,又問,」你沒出國,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我點點頭,又搖搖頭:」我欠債是因為家裡破產,至於沒出國,原因很複雜。」
」夏眠,」庄焰看向我,黑眸沉沉,一字一句,」我給你個機會,告訴我,為什麼沒來找我,不要說謊,更不要敷衍。」
我抓住了一絲不確定:」你當時……是希望我去找你?」
」回答我。」
庄焰蹙眉。
我低頭思索了一下,緩緩開口:」我……」」夏眠!」
庄焰倏地打斷我,他拉住我的手腕,將我扯到了沙發上,聲音緊繃得彷彿在恐慌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