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重生後,我成了渣男他皇嬸
重生後,我成了渣男他皇嬸 連載中

重生後,我成了渣男他皇嬸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韓攸寧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韓攸寧 韓清婉

【yw】 大周慶明二十二年夏
烏雲滾滾,駭然逼壓下來,扼的人喘不過氣來
大周皇城巍然聳立,染着濃重血色,殺聲震天
與皇宮一河之隔的東宮太子府,偏僻處一座小小院落,破敗濕冷,透着腐朽之氣
殿房內陰暗,僅...展開

《重生後,我成了渣男他皇嬸》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重生後,我成了渣男他皇嬸免費閱讀第1章 前世



大周慶明二十二年夏。

烏雲滾滾,駭然逼壓下來,扼的人喘不過氣來。

大周皇城巍然聳立,染着濃重血色,殺聲震天。

與皇宮一河之隔的東宮太子府,偏僻處一座小小院落,破敗濕冷,透着腐朽之氣。

殿房內陰暗,僅臨窗的漆面斑駁的書案能得幾縷透着腥濕氣的光。

韓攸寧挺直了單薄透骨的脊背端坐,枯瘦如柴的手努力握住毛筆,微微顫着,默寫着《地藏經》。

她本雙十年華,卻已形容枯槁,一雙曾斂盡春華稠色的眼睛緊緊眯着,模模糊糊看着紙上歪曲的字。

青衣丫鬟高興地從外面進來,一雙眼睛在枯瘦的臉上顯得格外大,「小姐,馬上要下雨了,奴婢把能用的盆子都擺到院子里了。如此接的雨水,也夠我們喝上一陣子。」

韓攸寧放下筆,看着眼前模糊的青色影子。她身邊的丫鬟婆子,一個個死的死,走的走,只秋葉仗着有幾分功夫幾分機敏,活到了現在。

韓攸寧聲音低緩沙啞,「秋葉,不必收集了。」

秋葉一邊磨墨一邊說,「那怎麼行?雨水好歹不怕被下了毒!」

她和小姐的飲食里,時不時地被太子妃加了慢性毒藥,小姐的眼睛就是被毒壞了的。她告到太子那裡,結果太醫來診了脈,說小姐是憂思過甚所致。

當時的太子眼神森冷,沉沉盯着韓攸寧,「憂思過甚?你是在怨恨我沒保住你父兄,還是心疼三皇弟?」

在那之後,她們能少吃就盡量少吃,能喝雨水就喝雨水,這才勉強活到了現在。

韓攸寧淡然一笑,「秋葉,今日咱倆怕是活不成了。」

慶明帝暴虐,對幾位封王爺的皇叔頗忌憚,有兵權的都被他以謀反罪通敵罪滅門了,沒兵權的封地都在窮鄉僻壤,且每個王府都有子女作為人質在京生活。他們想要謀反,倒也是在情理之中。

不過,有一個傳說中的神仙人物七皇叔是例外。晉王澹泊寡慾,超然物外,從不參與朝政,皇上對他這個最小的皇弟頗看重,也頗信任。

皇上的幾個成年皇子,對那皇位也是虎視眈眈,說不得也想搏一搏。

方才在皇宮內殺的熱鬧的,不管另一方是誰,其中一方必然是太子。要麼是在謀逆,要麼是在護駕。

只是今日不管結果如何,她都活不成了。

太子趙宸輸,對方自不會放過太子府所有人。她是太子側妃,怎麼可能善終。

太子贏,太子妃韓清婉,她一府的堂妹,更不可能讓她活到太子登基封后的那一日。

鳳凰棲梧,那梧桐枝上只可能有一隻鳳凰。

秋葉聞言臉色大變。

小姐被圈囿在這個破院子,日子雖艱難,可小姐常說,好死不如賴活着。畢竟她活着能讓仇人不痛快,時不時地還能伸腳絆倒一個。小姐如今還沒搞死太子妃,就說死,未免太不合常理!

她上前抓住韓攸寧的手,「小姐好好的何出此言!」

「姐姐很有自知之明呢。」

伴隨着一聲譏諷冰冷的聲音,一個衣着華貴滿頭鳳釵珠翠的女子走了進來。

秋葉張開雙臂將韓攸寧擋在身後,防備地看着魚貫而入的丫鬟婆子,孔武有力的婆子手中抱着一疊白綾。

「太子妃,你就不怕太子爺怪罪!」

韓清婉冷笑,「怪罪?韓攸寧不忘舊情郎,自縊隨他而去,太子爺怪罪本宮作甚?」

秋葉怒目相向,「小姐和三皇子什麼關係也沒有,分明是你設計的!你個蛇蠍心腸的毒婦,你就不怕遭報應!」

她嘴裏罵著,就往韓清婉衝去。

韓清婉紋絲不動,身邊的丫鬟婆子們齊齊上陣,鉗制住了秋葉。

韓清婉面露譏諷之色,看向秋葉身後的韓攸寧,「那也得太子爺信才行。你進府這麼久,太子爺從未在你這裡留宿過,是為何?」

韓攸寧不想提趙宸,那個她錯付了真心的人。

十五歲的她懵懵懂懂,在眾人嘲笑她胖時,只他溫潤和煦地對她笑,「不必理會她們,你這個樣子甚是可愛。」

從此少女的一顆心淪陷。

韓攸寧以為太子是心悅於她的,他甚至許以太子妃之位。

可大婚之日,太子妃變成了側妃,一頂小轎從側門抬她入府。而她的二妹韓清婉搖身一變成了太子妃。她每日在韓清婉面前行妾禮,每日看着他們二人你儂我儂,兒女繞膝,似神仙眷侶。

而這其中,處處都是韓清婉祖孫三代的精心設計,栽贓陷害。

作為一府姐妹,雖沒有一起長大的情分,卻也不至於如此不死不休。可就因臭道士的一句預言,人變成了鬼。

那道士曾在趙承徹皇子府前道:「此乃龍潛也。」數年後趙承徹登基,是為慶明帝。皇子府成了潛邸,應驗了他的預言。

後來,那道士在經過定國公府前時又道:「鳳凰棲梧也。」

當時母親和二嬸小溫氏雙雙有孕,知情者便猜測其中要出一位皇后。

結果,兩人一前一後各生了一個女兒,定國公府嫡長女韓攸寧,次女韓清婉,誰是鳳凰命卻不得而知。

所以才有了二女同嫁太子府,即便太子對她心懷厭惡,成親以來從未動她,也要千方百計將她囿於後宅。

為的就是讓自己登基名正言順,乃天命所歸。

韓清婉見韓攸寧沉默,心中暢快。

太子氣勢如虹,又做了萬全的準備,今日定然會得償所願,韓攸寧一死,自己母儀天下指日可待。

她眸光轉眼看向書案上抄到一半的佛經,「姐姐是在替你外祖一家超度還是在為你父親超度?你去地底下當面孝敬他們豈不是更好?」

韓清婉掩嘴咯咯笑了起來,花枝亂顫,姣好的面龐卻因怨毒顯得陰森可怖。

韓攸寧繞開秋葉,走到韓清婉面前,揚起手啪地一巴掌掄了上去。聲音又響又脆。

這一巴掌用盡了她全身力氣,帶着徹骨的恨意,韓清婉的臉頰瞬間腫了起來。

韓攸寧神色平靜,「這一巴掌,是為我外祖闔府二百多條性命打的。」

永平侯溫伯石,她二叔韓銳的岳父,韓清婉的外祖父,一夜之間將她外祖陳家闔府屠盡。

韓清婉捂着臉頰尖叫,「賤人!你敢打本宮!」

話音未落,啪地又是一巴掌扇了過來。

「這是為我父兄打的。」

父親定國公韓鈞和她兄長韓思行在邊疆浴血奮戰,英雄撒血疆場終不悔,可恨卻死在陰謀詭計上。二叔韓銳承襲了國公爵位。

韓清婉一個趔趄,釵環叮噹亂響,「你們都是死人嗎?」

怔楞中的丫鬟婆子這才回過神來,這位韓側妃半死人一個,竟還有力氣打人?

她們只留兩個人扣住秋葉,其他人七手八腳上前撕扯着頭髮拖走了韓攸寧,將她摁在地上,暴雨般的拳腳落到了她身上,只求消了太子妃的心頭之恨。

韓攸寧口鼻中流着血,眼中含着恨,緊咬着牙狠狠盯着韓清婉,似乎覺察不到痛一般。

秋葉哭喊着,臉上青筋暴起,振臂掙開兩個丫鬟的鉗制,利落衝上前,抬腳踹向韓清婉的小腹。

她凄厲嘶喊,「這是為小姐打的!」

韓清婉摔倒在地上,痛苦地捂着小腹,臉色霎時大變,怔怔看着衣裙下蜿蜒的暗紅血色。

她剛有孕三個月……

有經驗的婆子驚叫起來,「快傳太醫!太子妃見紅了!」

韓攸寧血紅的眸子中乍然一亮,面露喜色,意外之喜啊!

所以說,蒼天這是開眼了嗎?

她擦了擦嘴角的血,忍不住撫掌快慰道,「如此,我今日即便死了,倒也算的上是喜喪了。」

她唯一的遺憾就是,沒個可靠的人可以囑託一句,把她的喪禮辦的熱鬧一些,若是能敲鑼打鼓最好不過。

韓清婉表情猙獰,睚眥欲裂,「殺了她!趕緊殺了她!」

哭喊聲,安慰聲,咒罵聲。

房裡亂作一團。

韓攸寧和秋葉勢單力薄,漸漸落了下風。

「小姐……」

秋葉被一把利刃插到了心口,一雙眸子絕望地看向韓攸寧。

韓攸寧被一條白綾懸於樑上,婆子抱着她的腿猛地往下一墜,脖頸間發出咯嘣脆響。

她眼睛暴突,表情痛苦,掙扎的手腳慢慢無力低垂,一切歸於平寂。

素白的衣裙,青色的纏枝蘭花紋繡鞋,飄飄蕩蕩。

恍惚間,她似乎看到了一個高大的玄色身影急掠而至。

隨着一道寒光,她跌落到一個結實而又充滿濃烈血腥氣的懷抱。

「韓攸寧!」

她聽見一聲嘶吼。

她努力想看清他的模樣,卻怎也看不清,在這世上,還有何人會為她難過呢?

鼻息間,似有一縷淡淡竹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