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她靠擺攤火了
她靠擺攤火了 連載中

她靠擺攤火了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石勁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時落 石勁

【yw】 這是一座少有人聽說過的山頭,山上一側樹木蔥鬱,一側怪石嶙峋,偶然有鳥雀飛過,卻像是被什麼嚇到了一樣,撲閃着翅膀,逃也似的飛走了,徒留下一兩根雪白的羽毛,飄飄蕩蕩的,半天都落不下來
此處人跡罕至,山...展開

《她靠擺攤火了》章節試讀:

她靠擺攤火了免費閱讀第六章 我既然來了,孩子就會沒事



張鳳英特意囑咐過,她姨妹就沒有大肆宣揚,路上遇着認識的人,張鳳英只說時落是她妹子,來看看姨妹家孩子。

那孩子燒的渾身通紅,小身體時不時抽搐一下,據家裡人說,不管是打針還是吃退燒藥,都已經不管用了,張鳳英的姨妹沒法子,只能用溫毛巾不停地給孩子擦身。

時落到時,年輕的婦人邊給孩子擦身邊哭。

「姨姐,你們可算來了,小佳她都快沒意識了。」

「別著急,大師很厲害,她肯定能給小佳看好。」張鳳英抓着姨妹的手安慰。

時落並沒摻和姨姐妹兩的寒暄,她直接走到孩子的小床前。

道家說人有三魂七魄,心之精爽,是謂魂魄;魂魄去之,何以能久?而古人又以為魂是陽氣,構成人的思維才智,魄是粗糲重濁的陰氣,構成人的感覺形體。

時落一眼看出這孩子是少了一魄。

她伸手,捏了捏孩子的手腕,然後鬆了手,回頭,看向張鳳英的姨妹,問:「我能走一圈嗎?」

「大師請。」無助的婦人用力點頭,「我帶大師去。」

張鳳英姨妹家的房子是村裡常見的,兩層,一層四間房子,二層四間,姨妹一家住在二層,一層是左邊是客廳跟餐廳,右邊兩間是姨妹的公公婆婆住的。

時落先從二樓看。

姨妹帶路,把每間房間門都打開,她抹着眼睛,微微躬身,站在門口,讓時落挨個屋子看了一遍。

四間看完,時落沒做聲。

「樓下能看嗎?」頓了頓,她問。

「能,能看。」姨妹忙說:「我帶您下去。」

姨妹的公婆伸着腦袋往二樓看,在姨妹帶着時落下樓後,她婆婆不贊同地小聲咕噥,「年紀這麼小,能有多厲害?早說了讓我帶去背頭鎮還不讓,人背頭鎮的神婆還跟廟裡的大師是朋友,附近幾個鎮子孩子被嚇着都去找她看,看完就好。」

「背頭鎮離這裡四五十里路,怎麼去?讓你家老大開車幫着送一趟,他不願意,你要帶着小佳起三輪車去啊?」姨妹邊哭邊喊。

「老大開的是的士,哪裡有時間去背頭鎮?」

「我都說了給他車費,他還不願意。」

「他,他怎麼好意思跟你要錢?」姨妹的婆婆自覺有些理虧,她聲音更小了點,「再說了,老大不是說了嗎,他後天會抽半天時間帶小佳去。」

姨妹想破口大罵,張鳳英抓着她的手,跟她搖頭,然後朝姨妹婆婆陰陽怪氣地說:「大姨,小陳出國有半年了,他走前說了要你們多照顧點麗麗跟孩子,當時你們家老大也是點了頭的,現在孩子高燒不退,你們就是這樣照顧的?」

「麗麗是孩子媽,她自己都照看不好,還能指望我這個奶奶?」

時落沒興趣聽這家人的倫理劇,她徑直往樓下走。

姨妹麗麗原本還想跟着吵,見此,連忙跟時落下了樓,走過公婆身邊時,麗麗瞪着老兩口,「大師要看看你們屋。」

大有一種你不讓看,我就跟你拚命的架勢。

麗麗公婆不敢吱聲,「看就看,孩子發燒,跟我們也沒啥關係,還不是你自己沒帶好,嚇着她了。」

時落在麗麗公婆的房間轉了一圈,最後停在床頭的一個長方桌子前。

這是村裡人家常有的長方桌子,桌子有半人高,最上層是兩個抽屜,抽屜上了鎖。

時落看着鎖,「打開。」

「你這丫頭到底會不會看?這裡頭又沒啥東西,打開幹啥?」公婆站着沒動。

麗麗直接喊,「讓你打開就打開!再不打,我砸了!」

一個憤怒的母親是沒多少理智的,一向溫和的兒媳突然暴起,眼睛通紅,老兩口哪裡敢再多說,婆婆從腰間拿出一串鑰匙,將抽屜打開。

時落上前,垂眼往裡看。

抽屜里有些亂,穿的用的都有,時落的視線落在左邊抽屜最角落的一個小鐵盒裡,她轉頭問麗麗公婆,「誰的?」

「那個你不能動!裡頭可都是好東西,值錢着呢。」婆婆上前,將時落擠開,她小心將鐵盒子拿出來。

「這裡頭都是老物件,以後是要留給你們的,你現在也別爭搶。」這話是對麗麗說的。

「死人墓里的東西也是好東西?」時落看着小心捧着盒子的老太太,淡聲問。

「你說啥?」麗麗婆婆手一抖,差點將鐵盒子扔出去,可她到底還是不信時落的,她又抓緊了盒子。

時落根本不用看鐵盒子里的東西,她問麗麗跟她公婆三人,「你們誰曾將裡頭的東西給孩子戴上過?」

麗麗肯定是沒給孩子戴過,她看向公婆,眼神幾乎能吃人,「你兩誰?」

雖這麼說,但是麗麗的視線是落在婆婆身上的,她公公就沒抱過孩子。

老太太眼神飄忽,果然有些心虛。

「不管那東西你們是如何得來的,那是從死人墓里盜出來的,上頭沾了陰氣跟煞氣,你讓一個孩子戴上,她能好?」

魄本就屬陰,自然是陰物最喜歡的食物,尤其是孩子純凈的魂魄。

麗麗直接朝老太太撲過去,打落她手裡的鐵盒子。

盒子本就沒蓋嚴實,落地後,蓋子滾遠,盒子里的東西灑落一地,一枚銅錢掉在了時落腳邊。

時落盯着銅錢看,眉頭微皺。

「大師,就是這東西?」麗麗顫聲問。

時落一腳踩在銅錢上,用力碾了碾。

「你胡說。」麗麗婆婆不信時落,她說:「人家神婆說了,戴銅錢能辟邪擋災,我才給小佳帶了半天。」

她還抱着孩子出去炫耀一番,後來聽村裡一人說這種古錢值錢,便宜的一個能有好幾百,貴的甚至成千上萬。

老頭子跟她說過這銅錢是古董,那肯定值錢,麗麗婆婆後來還是捨不得這麼貴的古董帶在孫女脖子上,只帶了半天就拿了下來。

虧得只帶了半天,若是時間久了,這孩子恐怕就不是少一魄這麼簡單。

「你怕是不知道戴之前銅錢跟繩子都是要開光,佩戴銅錢還要與五行八字相配才有用,這些東西來曆本來就不詳,你孫女又是陰年陰月陰日出生,能討得了好?」

麗麗恨不得撕了她婆婆,可現在孩子最重要,她撲通一聲直接跪在了時落面前,求道:「大師,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她才一歲多,她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也活不下去了。」

時落側開身,她上前,扶起麗麗,「我既然來了,孩子就會沒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