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農女空間:糙漢相公又野又撩
農女空間:糙漢相公又野又撩 連載中

農女空間:糙漢相公又野又撩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杜萱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戚延 杜萱

【yw】 杜萱死了
作為華夏古醫的傳承人,在一場別有用心的爆炸中,屍骨無存
然後再一睜眼,就對上了一張俊臉
男人五官完美,氣質非凡
但他的眼眸被怒意染紅,手裡的刀,在杜萱脖子上拉開傷口,猩紅的血珠爭先...展開

《農女空間:糙漢相公又野又撩》章節試讀:

農女空間:糙漢相公又野又撩免費閱讀第7章



「我不生氣。」杜萱邊說邊在剖洗好的魚身上划下花刀,她聽得出來孩子希望她和戚延感情能好點。

但這大概是不太可能了。

杜萱又不想說謊話來敷衍孩子,於是只能岔開他注意力,「我今天去縣裡,給你買了些松子糖。」

「松子糖!」小寶很驚喜,「給我的?」

「嗯,就在屋裡桌上的油紙包着,你小心些去找,要是能找着,就許你飯前吃一塊,要是找不着,那就只能明天再吃了,小孩兒晚上不能吃糖,牙齒會壞掉的。」

杜萱的話讓小寶頓時躍躍欲試,摸摸索索地就去找糖果了。

她先前聽到了院門的動靜,那個男人又出去了,不知道去了哪兒。

杜萱也不是很關心,她在土鍋里把米飯蒸上。

在菜鍋里小火煎魚,兩面金黃後加水進去大火煮開,再放進一些細小鮮嫩的蘑菇一起燉。

王麻子沒賣掉的蘑菇,她用很便宜的價錢買下來了,蘑菇又鮮又嫩,沒燉一會兒,就已經鮮香撲鼻。

再在灶房外生了一堆明火,把用木棍穿了的魚立在火堆旁邊慢慢烤。

然後轉頭又進灶房,把蘑菇魚湯盛出來,騰出鍋來燉山瑞,忙得像個不停轉的陀螺。

剛把山瑞燉上呢,外頭傳來了動靜。

「誰?」小寶的聲音警惕,「是不是想偷我們家東西?」

杜萱一走出來,就看到杜蓉正鬼鬼祟祟蹲在火堆旁,立在火堆旁的魚已經被她拿在手裡。

杜蓉臉上的表情很難看,惡狠狠盯着小寶,「我是你姨!吃你家點東西怎麼了?怎麼能叫偷?!個小屁孩子,說話怎麼這麼難聽?真是有爹生沒娘教的小雜……」

「七文錢一條。」杜萱站在灶房門邊,冷眼看着杜蓉,打斷了杜蓉滿口噴糞。

「什麼七文錢……」杜蓉說著反應過來,轉頭瞪着杜萱,「你居然要我給錢?!」

「你往天上看看。」杜萱說。

杜蓉不明所以,還真抬頭往天上看了看,「看什麼?」

「看看天上有沒有往下掉魚……廢話!我當然要你給錢,我的魚又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杜萱走上前去,搶回杜蓉手裡的魚拿到火堆上繼續烤。

杜蓉氣壞了,還沒來得及破口大罵。

杜萱就懟了過來,「你有爹生有娘教,我家都揭不開鍋了,你還想來吃白食,臉可真大,回頭我非得在村裡給你好好宣揚宣揚。」

「你敢!」杜蓉一雙吊梢眼瞪着,看起來非常兇惡。

原主很怕杜蓉生氣,以前杜蓉一瞪眼,原主就不敢說話了,但杜萱可不怕。

杜萱似笑非笑看她一眼,「我有什麼不敢的,你還是有事說事吧,別耽誤我做飯。」

「你今天也不攔着王麻子,我和我娘都還沒上車呢,車居然就走了!」

杜蓉很來氣,王麻子也太過分了,這杜萱也不是什麼好的,自家人還沒上車呢,居然也不攔着點!

「你知道我和我娘走回來有多辛苦嗎!」

「我當然知道。」杜萱冷眼看着杜蓉,「以往我去縣裡時,哪次不是走路來回?你來就是找我說這個?」

杜蓉有些尷尬,以前家裡都是讓杜萱去縣裡,從沒讓她坐過車不說,有時候還得挑很重的擔子。

杜蓉表情乾巴巴的,語氣卻是理所當然,「我娘有事找你,她走回來腳疼,叫你過去一趟。」

「沒空。」杜萱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什麼?!」

「我說沒空。」杜萱皺眉看着她,「你沒看到我這忙着嗎,孩子還等着吃飯。她有事找我,就讓她自己來。」

杜蓉被氣得不輕,用力跺了跺腳,「你好大的派頭啊!你給我等着!」

杜萱懶得理她,只趕蒼蠅似的揮了揮手。

杜蓉氣沖沖走了,剛走出去沒多遠,就見個身形高大的男人朝這邊走過來。

天色有些暗了,但還是不難看清他英俊的容貌。

杜蓉看得有些痴了,但很快就用力搖了搖頭,暗暗啐了一口,長得好看有什麼用!還不是個傻子?!

杜蓉走後,杜萱牽着小寶去洗手,剛洗完就見一個高大的身影從院門進來,腳步沉穩。

這神出鬼沒的獵戶,剛剛又不知道去幹嘛了……杜萱心裏剛這麼想着,就瞧見他手裡拎着個醬色的土瓶子,朝她走來。

小寶一聽腳步聲就知道是戚延回來了,「阿爹回來了!」

杜萱看着他,目光有些戒備。

戚延一語不發地將瓶子遞給她,然後轉頭就進了屋。

杜萱打開瓶塞聞了聞,是藥油,不知道他去哪裡弄來的。等會可以給小寶身上的瘀傷塗上,這男人對她雖然信任度很低,但是對小寶還是不錯的。

杜萱帶原本準備和小寶就在灶房吃飯,方便省事,但想了想,還是把飯菜分了出來,端去了屋裡。

屋裡,戚延正專註的把樹枝削成一頭尖尖的樣子,用來當簡易箭矢,已經削了一小堆了。

見到她進來,他抬了抬眼皮子,依舊一語不發,只默默把東西從桌子上拿開,將桌子騰出來。

杜萱把飯菜都放到桌上,讓小寶在桌邊和他坐下,然後自己就轉頭走了出去。

爺倆都沒動桌上的飯菜,但是卻沒再等到她進來。

小寶忍不住問道,「娘人呢?」

戚延皺眉,起身走到屋門口去看,就瞧見她背對着門坐在灶房的矮凳上,正端着個小碗在安靜的獨自吃飯。

他返身回屋,小寶正伸着脖子顧盼,聽到阿爹走進來的腳步,問道,「阿爹,娘呢?」

「她,在灶房,自己吃了。」戚延低沉道。

小寶表情里透出幾分失望來,說道,「娘肯定是生你氣了。」

戚延薄唇緊抿,沉默着給小寶盛飯。

他腦子不靈光,並不理解自己心中一閃而過的不得勁的感覺是什麼。

但,桌上這些原本讓他很有食慾的飯菜,好像頓時變得沒那麼有吸引力了。

杜萱在灶房倒是自在,現在真要她和戚延同桌吃飯,她怕自己會消化不良。

畢竟脖子刀傷未愈,肩背又添撞傷,就算理智上清楚是原主造的孽,咎由自取,但是情感上,還是會覺得委屈。

而且還沒法對他們撒氣,一個眼睛看不見的孩子,一個腦子不靈光的傻子,她能怎麼辦?

不過好在,讓她撒氣的人很快就來了。

「杜萱!人呢?你不是很能嗎!還敢讓我親自過來,我來了,你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