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龍俠
龍俠 連載中

龍俠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龍俠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唐僧 都市小說 龍俠

【fqxs】 《龍門隱俠》 辭河 第二章 墜落龍門 「這些年雖然兩國邊境不斷發生小的衝突,一般抓獲的俘虜隨後就放回了
都是敵方進入我方挑釁,我方並沒有什麼人員被俘,所以我們也沒怎麼扣留俘獲的敵方人員
」參謀人員報...展開

《龍俠》章節試讀:

《龍門隱俠》第5章 度日如年



《龍門隱俠》

辭河

第五章 度日如年

龍俠在安葬師傅的洞穴石門上伸指寫下了四個大字:龍門隱俠。他連師傅的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師傅是龍門隱俠,龍門的傳承人都叫龍門隱俠,龍俠知道自己將來也叫龍門隱俠。或許他的一生也都將隱沒於社會之中。

一批戰友走後,林剛不知道這裡還剩餘多少人,也不知道都留下了誰。

他們完成了炸毀雷達站的任務衝出來的時候,掩護的兩支小隊正在與敵人苦戰,他們立即投入了戰鬥。敵人的人海戰術在龍俠小隊加入後被遏制,雖然特戰隊犧牲很大,敵人的屍體堆積如山,在他們對敵發起攻擊、突破包圍的時候,想不到敵人的導彈不顧雙方正在交戰,劈頭蓋腦地打了過來,完全是同歸於盡的打法。

林剛蘇醒後看到,敵人正在將他們一個個抓起來,而大部分的戰友在導彈的轟擊中犧牲了,正因為他們將要突破敵人的包圍圈,離爆炸中心遠,才被導彈的爆炸氣浪掀翻、震昏,一個個做了俘虜。

看到自己和剩下的戰友成了俘虜,林剛的心哇涼哇涼的。他們可以不怕犧牲,最怕當俘虜。當他們在排長龍俠帶着參加這次戰鬥的時候,都為自己準備了「光榮彈」。沒有想到敵軍採取同歸於盡的戰術,竟然使用了導彈轟擊,活着的人被束手就擒。林剛真羨慕那些犧牲的戰友,雖然有很多屍骨無存,他們卻可以不再有煩惱。死,並不可怕,怕的是生的恥辱。做了俘虜,不僅自己,甚至家人都抬不起頭來。

文長海醒來的時候被五花大綁,兩名敵人抬着擔架,兩人還守護在兩邊。完了,成了俘虜!文長海閉上了眼睛。

被關了幾天,對他的傷口也進行了包紮。

那天一個上校軍官來到關押文長海的牢房,帶來了菜肴和煙酒。當時文長海咽了一口吐沫,那香煙竟然是他一向喜愛的紅塔山。

那位上校倒了兩杯酒,還點燃了一支香煙,示意文長海,文長海搖搖頭。那上校自顧自地抽起香煙起來。那香煙的味道頓時引發了文長海的煙癮,他苦苦地熬着。

威脅利誘,自始至終文長海都沒有說一句話。這使那名曾經對心理學頗有研究的上校參謀對文長海無可奈何。

只要在那份聲明中籤上字,金錢美女隨手可得。勸降,敵人實行了各種手段。包括把他包紮好的傷口再行撕裂,甚至嚴刑拷打。文長海知道,做了俘虜只不過是忍受恥辱,做了叛徒,那是罪惡。也許自己可以在異國他鄉逍遙,父母和兄弟姐妹將忍受無盡的歧視,甚至都不敢想像。

文長海想要自殺,又談何容易?他開始進行絕食,忍受着美食的誘惑,當進行到第五天,他將奄奄一息的時候,敵人對他進行了灌腸。他知道一個人七天絕食會餓死,而缺水五天能夠一命嗚呼,敵人又豈能讓他們的陰謀得逞?

文長海在牢房裡度日如年。

龍俠拜別安葬師傅的洞穴,來到師傅休息的洞穴。把師傅的被褥摺疊好,又把枕頭放在被褥上,忽然龍俠發現枕頭下壓着幾張紙。

龍俠把這些紙拿起來,發現是師傅寫給自己的信。龍俠急忙到洞口打開師傅的信看了起來。

「龍兒: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師徒一場,我知道你心急如焚要營救你的戰友兄弟們,只好採取速成的方法,對你傳承龍門的衣缽。」

師傅在信中講述了他的來歷,他叫張葉柳。四十多歲的時候,「九一八」事變爆發,他的家人都死在鬼子的屠刀下,在他一次刀劈了一個鬼子後,被鬼子包圍,正在將被鬼子抓獲的時候,一個老人救了他,把他帶到長白山深處,傳授他武功心法和攻守技巧,三年後傳輸他功力。而師傅在傳輸他功力後歸天。

龍門向來實施單傳,由於採取功力傳輸之法,龍門武功越來越高強,與其他武林門派不同,龍門重點在功力修為,不拘泥於武功套路,只習攻守之法,通過功力的提升,體現在速度和力量上。

師傅又告訴龍俠繼續修鍊的方法,將武功的分類等級告訴了他,他雖然吸納了師傅的功力傳輸,也只不過是達到了神境入門,還需要不斷地修鍊,至於能否達到天境,不僅靠努力,還需要運氣。

最後師傅告訴龍俠,由於對其的武功心法和功力傳輸都是速成的,他需要在洞中修鍊七天,才能融會貫通,才能飛躍龍門山,走出此地。

龍俠看完師傅的信,熱淚不斷湧出。

這樣想來,「九一八」那年師傅四十多歲,那師傅應是一百多歲的老人,要不是為自己傳輸功力,師傅還不會死,師傅為了自己,提前傳輸功力,使自己燈枯油盡。

想到那些落入敵手的戰友,儘管龍俠心急如焚,他知道他必須要好好修鍊七天,才能將師傅傳輸的功力融合,才能有能力飛躍這萬仞山崖。

龍俠拿了些乾糧,師傅已經給他準備了,他就立即到山洞最深處那裡靈氣充足的地方去修鍊了。自從拜師之後,龍俠每天來此修鍊幾個時辰。

這次他可是準備沒日沒夜地修鍊它七天七夜。

龍俠端坐在一個石質蒲團上,平靜了一下心情,開始修鍊。龍俠稍微一運氣,竟然發現自己的體內一股澎湃的氣息在體內如脫韁的野馬,尋找着突破口。

龍俠知道這是師傅傳輸的氣息有些殘留的部分,他慢慢的引導這股氣息,隨着自己的經脈移動,慢慢的化為己有。大概用了一個多時辰,那股氣息才能夠得以控制。這時候,沒有等龍俠高興,他感覺自己的丹田有些疼脹。

龍俠向小腹部看了一眼,使他嚇了一跳。這一看不打緊,外觀上他的小腹有點隆起,像懷孕幾個月的女子,而最讓龍俠驚詫的是他竟然看到了自己有些腫脹的丹田內,那些氣息不停地運轉。

龍俠抖抖頭,再向自己的腹部看去,竟然只看到隆起的腹部,看不到那腫脹的丹田。但是,那般疼脹並未消除。也許自己看花了眼,龍俠就導引丹田的那股氣息在經脈中遊走,三周天過後,將氣息回歸丹田,丹田的感覺舒服多了。

龍俠知道這是師傅傳輸的功力沒有與自己融合,於是就逐步地運行內息,在經脈中巡迴消融,最後默默地回歸丹田。

龍俠就這樣日夜不停地循環往複進行修鍊,餓了就吃一些乾糧,渴了就舀一碗山泉,一直到將師傅傳輸的功力消融掉,才感覺神清氣爽。

龍俠站起來,感覺渾身有力,他走出洞外,抬腕看了看手錶,發現已經是師傅升天第八天了。按照師傅的要求,他已經完成了七天的修鍊。

按照師傅的要求,他打開了師傅床頭的一隻小箱子,裏面有一本醫書和一個銀針盒子,裏面有幾十枚長短不一的銀針,龍龍將醫書和銀針收入行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