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李千屹沐樂檸
李千屹沐樂檸 連載中

李千屹沐樂檸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李千屹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千屹 雅熙花魁

【fqxs】 「你尊我為王妃?」 沐樂檸驚道
丫鬟點點頭
「是的小王妃,這是王爺的命令
」 「這可惡的老狐狸…」沐樂檸柳眉微蹙,又問道:「你們小王爺去哪了?」 「回稟小王妃,小王爺和江公子一同外出...展開

《李千屹沐樂檸》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還沒洞房,女帝就殺上門來了》第九章 心機女



「你尊我為王妃?」

沐樂檸驚道。

丫鬟點點頭。

「是的小王妃,這是王爺的命令。」

「這可惡的老狐狸…」沐樂檸柳眉微蹙,又問道:「你們小王爺去哪了?」

「回稟小王妃,小王爺和江公子一同外出了,至於小王爺去了哪裡,奴婢不知。」

「江公子?是江北辰?」

丫鬟再次點點頭。

見此,沐樂檸下意識的握緊了粉拳,頓時殺氣四溢,嚇得丫鬟一陣哆嗦,還以為自己做錯了什麼。

沐樂檸對身旁蘇佳昕道:「現在信了那個人渣是去青樓了吧?整個北河城的人都知道,江北辰是青樓的常客,他們兩個混在一起,必然會去青樓。」

就如沐樂檸所言,整個北河城的人都知道江北辰是青樓常客,這點蘇佳昕自然也知曉,她心中對李千屹的全部信任瞬間煙消雲散,莫名的有些心疼,同時臉蛋上一陣發熱,方才她是那麼的為李千屹辯護,現在想想就好笑。

見蘇佳昕陷入痛苦中,沐樂檸伸手輕輕敲了敲她的肩膀,安慰道:「行了,別難過了,為了那種人渣難過不值得。」

「樂檸姐,我們現在怎麼辦?」

蘇佳昕微仰起小腦袋看着沐樂檸問道。

「還能怎麼辦,當然是去青樓宰了那個人渣。」

說話間,原本已經消失的長劍,重新破空而出,懸停在沐樂檸面前。

隨即,沐樂檸和蘇佳昕御劍揚長而去。

而此時的青湖樓中,李千屹完全不知危險正在降臨,依舊心情愉悅的和江北辰喝着花酒,聊着美人,或者某些搞笑事件。

「屹哥如何?我沒有騙你吧?青湖樓新上任的花魁,無論是顏值還是身材都是一絕。」

江北辰仰頭飲盡杯中烈酒,望着台上風姿妖嬈嫵媚的雅熙花魁,笑問道。

李千屹連連點頭,朝江北辰豎起大拇指。

「確實是一絕,可惜只賣身不賣藝。」

北河城中的青樓,都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花魁只賣藝不賣身,為的是讓客人望而不得,只能常來以解相思,以此拉動青樓生意。

當然,規矩都是死的。

曾有很多富家子弟仗着家世不俗,想強行得到花魁,雖然最後成功了,但付出的代價都不小,不是鬧的滿城風雨,就是家族敗落,畢竟強佔風俗女子可不是什麼美事,反而是人人茶餘飯後的閑談。

久而久之,強佔花魁這種事情慢慢的就杜絕了。

至於花魁主動,或者談好價錢就另當別論了!

「莫非屹哥心動了?」

江北辰一臉驚愕。

以往他們來到青樓,李千屹都是喝酒吃肉,從來不對青樓中的女人怎樣,十年來,來來往往不知多少次青樓,皆是如此。

為此,他甚至還認為過李千屹不喜歡女人,好一段時間不敢去見李千屹,深怕一有不慎就會菊花爆滿山。

後來江北辰才發現他錯了,李千屹並非不喜歡女人,不然也不至於連娶好幾個媳婦,只是對青樓女子不感興趣而已,畢竟是小王爺,逼格高很正常。

直至今日此刻,他發現自己又錯了,李千屹不是不喜歡青樓女子,只是沒達到那種級別而已。

男人之間沒有害羞可言,李千屹大方承認,點了點頭。

「屹哥,雖然青樓有規定花魁只賣藝不賣身,但沒說花魁不能自願啊,接下來就看屹哥你了,我就不打擾了。」

說著,江北辰起身離開了房間。

關上房門,江北辰的心裏在隱隱作痛。

雅熙花魁一經出道就引爆了整個北河城的青樓,短短几天時間,不知有多少人暗自表露了愛慕之意,這其中就包括江北辰,不過都被雅熙花魁拒絕了。

只是,這次表露愛慕的是李千屹。

他怕雅熙花魁會從了。

畢竟那可是小王爺,一旦爬上小王爺的床,嫁入北漠王府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江北辰嘆氣一聲。

忍痛割愛的離開了。

江家想要在北漠繼續做大做強,就必須仰慕北漠之主。

一個風俗女子而已,孰輕孰重,他還是分的清楚。

見江北辰離開,台上的雅熙花魁瞬間會意,止住了妖嬈嫵媚的舞姿,朝圓桌上的李千屹走來。

她等這一天等很久了。

不然,區區個幾千金,也妄想包她一整日?

豪擲萬金的大有人在。

畢竟土豪的生活你不懂。

只要和小王爺共枕一夜,最次也能嫁入北漠王府做妾,如果能懷上小王爺的種,更是可以直接做正室。

相比於嫁入家財萬貫的家庭,雅熙花魁更傾向嫁入既家財萬貫,又手握大權的家中。

她是個有野心的女人!

她堅信,只要心機夠深,日後定會掌控整個北漠王府,而嫁入北漠王府,就是夢想開始的第一步。

要知道,聖天王朝這麼多年歷史中,可沒少皇后掌權的事情發生。

雅熙花魁提起酒壺倒了一杯烈酒,故作低身獻給李千屹,實則是在展現她那白嫩且柔軟的巨物。

「小王爺,能見到您小女子倍感榮幸,這杯酒裏面,充滿了小女子對小王爺的仰慕,還望小王爺不要嫌棄。」

「美人的酒,我怎麼會嫌棄呢?尤其還是你這樣的美人。」

李千屹客氣的回了一句,隨即伸手欲接過雅熙花魁手中的酒杯,就在他剛觸碰到酒杯時,只見酒杯突然倒轉一個方向,杯中烈酒頓時全部灑落在他的褲上。

看似無意,實則明眼人都看的出來,雅熙花魁是故意的。

「對不起小王爺,我不是故意的……」

雅熙花魁故作惶恐的連忙幫李千屹擦着褲上酒水。

李千屹勾了勾嘴角,沒有戳穿雅熙花魁。

竟然你我皆有意,那便演下去。

至於雅熙花魁心中的算計,李千屹自是不知道,不過一個風俗女子,就算進了北漠王府,地位也高不到哪裡去,哪怕有子嗣亦是一樣。

有些事情,終是雅熙花魁太天真。

看別人成功,就以為自己也能行。

就算李千屹夠蠢,但他老子北漠王可不是吃素的,能做北漠十二州的主人,上千萬人口的主子,豈是沒能力之人?

故而,李千屹完全不用憂心,和雅熙花魁共枕後會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