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侯門飈女,不為皇后只復仇
侯門飈女,不為皇后只復仇 連載中

侯門飈女,不為皇后只復仇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馮怡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三娘 馮怡 古代言情

【fqxs】 皇上下旨賜婚,當事人三娘馮怡,是最後一個知道的人
四娘氣鼓鼓跑到祠堂,見三娘依在木窗前,正看着林子的鳥兒跳來跳去發獃
她見三娘額頭上的那一道傷口更加明顯,紅腫了起來
先是一怔,隨後又想起了自己來...展開

《侯門飈女,不為皇后只復仇》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侯門飈女,不為皇后只復仇》第10章 出嫁前夜



皇上下旨賜婚,當事人三娘馮怡,是最後一個知道的人。

四娘氣鼓鼓跑到祠堂,見三娘依在木窗前,正看着林子的鳥兒跳來跳去發獃。

她見三娘額頭上的那一道傷口更加明顯,紅腫了起來。先是一怔,隨後又想起了自己來的目的。

「你運氣可真好呀。」四娘話帶充滿了深深的妒忌。

「怎麼了?」馮怡轉眸看向她。

「你明天要嫁給玉雕公子啦。」四娘跺着腳,扭着身子,一雙眼狠瞪着馮怡。

馮府的幾位娘子,都曾悄悄衝著玉雕公子扔過花,心中皆暗自喜歡那位如玉公子。

「啊。」馮怡愣住了,忙問,「到底怎麼回事?」

四娘翻着白眼對她道:「好事,天大的好事。剛才來了聖旨賜婚,將你賜給了玉雕王公子,哼。」

馮怡挑了一下眉,她冷笑一聲道:「你以為是好事?要不換你去。」

「真的嗎?」四娘驚喜地轉身看着馮怡,隨後轉了一下眼珠問,「怎麼,這不是好事?」

「長房什麼時候善待過我們二房?有好事輪到過我們二房嗎?」

四娘偏頭想了一下,點頭,「好像是這樣。」

安國府里,最好的東西是老夫人和長房的,理由是,這些好東西都是國公爺掙來的。

次等的東西歸三房,沒有人要的東西才是二房的。

「皇上為何將你賜給玉雕公子?」四娘很是不解,「難道是因為你們曾一同滾下山坡?」

那可是玉雕公子呀,很多女子做夢也想嫁的人,為何皇上要這麼急的將三娘許給了他。

像這種一下旨就成婚,多數是男方家有人生重病,結親沖喜。

還有便是男子上戰場前,家裡人會在未婚男子走前,娶妻留後,以防萬一。

「哎呦,皇上有那麼閑功夫賜婚嗎?是我們的皇后娘娘,她生病不辦好這些事,會死不瞑目。」馮怡的嘴角掛着譏笑。

「噓,你別讓人聽見了,這些大逆不道的話。」四娘子忙四下看了看,她怕三娘口無遮攔,連累了她。

「讓她叫人來抄了馮府滿門呀。」馮怡提高了聲調。

「呃……」四娘子被嚇得退了一步。

四娘看見三娘臉上帶着傷,又這麼急着被嫁,心裏有點同情她了。

過去,四娘十分妒忌三娘的美貌,糾結着五娘,天天找三娘的事,給三娘下了無數的絆子。

四娘和五娘配合得極好,一位滋事,一位告狀作證。

「祖母,三娘扯我的髮髻。」四娘哭着叫。

三娘說:「是四娘先扯我的發。」

五娘道:「我看見了,是三娘先扯四娘的髮髻。」

「三娘對妹妹不友愛,去跪在院子里。」馮老夫人一聲吼,三娘只得跪下。

「祖母,三娘撕了我的書。」四娘拿着一個被撕成幾半的冊子,哭着進了前院。

三娘道:「四娘不想寫字,自己撕的。」

五娘站出來說,「是三娘撕的,我看見了。」

「三娘說謊跪在外面。」馮老夫人眼睛瞪着。

……

三房的幾位娘子,便是如此從小長到大,直到現在都要分開。

四娘覺得內疚,「對不起,三娘,過去……」

「不提過去,只看未來。」馮怡擺手,「你想到什麼辦法說服老夫人,將我們二房趕走嗎?」

這才是馮怡最關心的事,她不想自己的爹娘和兄長一輩子受制於人,最後還受了牽連,為長房的貪婪送了性命。

四娘點頭,「我對我娘說,二房跟着,我們少得很多東西,想辦法趕走他們。我爹和娘都答應了,去說服大夫人,由她去說服祖母。」

「這樣很好。」馮怡笑了笑,只要能說服馮老夫人點頭,二房人就能離開國公府。

「你別忘了你答應我的事。」

「不會忘。」馮怡想了一下,皇后是三月十四死的,算來只有十天。

「你過來。」馮怡沖她招手。

四娘走了過去,馮怡在她耳邊輕輕說了幾句話。

四娘笑開了,她不停地點着頭,對馮怡做下承諾,「三娘,如果我得了皇后之位,以後必補償於你。」

馮怡挑了一下眉,撲閃着長睫毛,抿嘴笑了,「好,我等着。」

如今,四娘覺得三娘一點也不討厭了,三娘還希望自己成為皇后。

大夫人還騙她和娘,「五娘只是留在宮裡照顧娘娘。」

結果,五娘半夜爬了皇上的床,得封美人。

三房同長房離了心,是馮怡最想看到的事。

過去,什麼事都是用長房出心,三房出嘴,天天指責二房白吃白喝。

馮怡就不明白了,他們二房父子賺來的俸祿全上交給家裡。

那些銀兩,也夠二房人吃喝用,怎麼是白吃白喝,算來,也是二房人養着自己。

由四娘去同太子妃任氏斗,也是她最希望看到的事。

這麼多年處下來,馮怡很清楚知道,四娘可不是個善茬,五娘根本不是她的對手。

為此,她要儘力助四娘得了皇位,還要在四娘生下兒子後,助她保下兒子。

馮怡感覺自己肚子很餓,福兒送來的東西,她吃完了。

知道了自己的去處後,這個地方,她再也不想呆下去。

馮怡雙手拉着窗戶,用力往上爬,提着長裙,露出裏面的長褲。她從窗口翻了出去,拍拍手,「走,回去吃東西。」

四娘睜大眼,震驚地看着馮怡從祠堂翻出來,她忙制止,「你趕緊翻回去,一會被人看見了,祖母定會處置你。」

「叫人來打死我呀,明天我就不用嫁了。」馮怡嘴裏大聲嚷嚷,大搖大擺,從後罩院的角門走了進去。

守她的婆子,和看守角門的婆子,全都怔怔地看着三娘子,不敢上前阻攔。

四娘被三娘的飈樣嚇壞了,她生怕自己被牽連,一溜煙往另一處離開,從二進院子的角門回了屋。

她嘴裏嘀咕道,「三娘是不是被什麼附體了,怎麼膽子變得這麼大。」

當夜,沒有人來管馮怡如何,出嫁前那些行頭也沒有。

馮怡在屋子裡安慰着父母,「女兒能離開安國府是好事,爹娘不用擔心。」

丁氏哭道:「可是,馮府就這樣將你嫁了,連嫁衣陪嫁都沒有,比妾都不如。」

丁氏的眼睛早就哭腫了,她無力改變,只有難過哭泣。

馮怡勸她,「娘,女兒這樣已經很好了。」

前世,她比現在還不堪,連名聲都全毀了。

今生,她是奉旨出嫁,馮府也不敢太過苛待於她。否則,丟人的又不是她一個人,是整個安國府。

二更天時,馮怡已睡下了,外面來人送了明天要穿的嫁衣。

馮怡猜測,大概是從哪個鋪子買來的,或者是誰穿過的嫁衣。

「三娘的嫁妝有六十抬。」說話的人是程氏,她是老夫人的左右手。

「程媽,陪嫁的丫鬟有幾人?」馮仲悶着聲音問道。

「三娘的那幾個丫鬟全送進宮裡了,老夫人將她的一個三等丫鬟撥給了三娘。」

馮怡扯了一下嘴角,她過去的幾個丫鬟,全是馮家選出來的,要麼容貌俏麗,要麼腰肢纖細,以供皇上取樂。

安國府為了保住太子的位子,也是拼盡了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