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凡人修仙:開局激活長生樹
凡人修仙:開局激活長生樹 連載中

凡人修仙:開局激活長生樹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常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常雉 方成

【fqxs】 「成哥,鐵柱,你們聽說了嗎,因為10多年前那一場流星雨,天刀門三天後要來我們落星村舉行仙苗選拔!」 「天刀門嗎?那可是南越的第一仙門啊,整個古越國的三大聖地之一!」 「誰說不是啊,聽說天刀門的仙長們...展開

《凡人修仙:開局激活長生樹》章節試讀:

《凡人修仙:開局激活長生樹》第3章 兄弟情深,激活樹種



此時,船頭上,一個背插銀刀的豹目男子,正帶着審視之色看着方成。

但很快,他的目光就冷漠了下去。

對旁邊一臉期待的王舜道:「王師弟,這就是你們村子最強的方成?」

見王舜點頭,豹目男子毫不留情的道:「王師弟,我觀此子五行混雜,根本不可能孕育出靈根,即使僥倖孕育出了,也是品質最低劣的偽靈根,連最起碼的氣感都修鍊不出來,註定與仙道無緣。」

「可是,劉師兄……」

見豹目男子如此不留情面,王舜連忙焦急的懇求道,想求對方給方成一個測試的機會。

「不要再說了!」

可他話還沒有說完,豹目男子就一臉嚴厲的制止道。

「唉!」

見王舜眼睛都紅了,豹目男子又嘆息一聲道:「王師弟,你知不知道什麼叫仙凡兩絕?」

「你乃是百年難得一見的雷金雙靈根,有幸被李師祖收入門牆,最多10年,就可以達到鍊氣期巔峰,不出20年就可以築基成功,要是仙緣夠好,說不定也能像師祖們一樣,順利結成金丹,受世人敬仰、膜拜,享有綿長的壽元。」

說著,豹目男子將視線重新投向方成,如看草芥一般漠聲說到:「而他只是一介凡根,壽命甚至還抵不上師弟將來的一次閉關,師弟又何苦為了這種註定不是一個世界的人,自尋煩惱?」

「五行混雜嗎?」

豹目男子冷漠無情的語氣,令得方成兩人說不出的壓抑,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成……阿成……」

但最終,王舜艱難的抬頭,無奈的看向方成道。

「阿舜,我沒事。」

而這時,方成卻是一掃臉上的陰霾,平靜的對王舜安慰道。

雖然他渴望成為仙人,但深知覺醒靈根很難,早已經做好最壞的準備。

既然豹目男子說他只是凡根,註定與仙道無緣,那就趁早斷了這個念想,免得王舜替他擔心。

看着方成裝作平靜的樣子,王舜的雙眼不由變得更紅了。

見豹目男子顯得有些不耐煩,他又強自平復激動的心緒,指着西北角的山峰,對方成似是隨意的說道:「阿成,我要走了,那頭凶鷹被劉師兄打傷了,現在不在巢穴中,你可以趁這個機會去采那一株霞露草。」

「那頭凶鷹不在?」

方成眼中的驚喜之色一閃而過,心中對王舜充滿了感激。

作為自小玩大的夥伴,他對王舜十分的了解,知道凶鷹被豹目男子打傷,極有可能是王舜一手促成的。

從豹目男子的反應來看,並不知道七彩霞光的事情,顯然王舜這麼做,是為了給他創造尋寶的機會,助他踏上仙途。

但很快,他就恢復了平靜,對王舜點頭道:「好的,阿舜,我知道了,將來竹根叔他們我會幫着照顧的,你就安心的跟仙長去修行吧。」

「刷刷!」

兩人心中都充滿着離別的不舍,可不等王舜回答,豹目男子就冷冷看了方成一眼,又掃了一眼西北角的山峰,駕起銀色的飛舟,幾閃就消失在了方成的視線中。

雖然方成兩人這點稚嫩的把戲瞞不住他,可他絕不認為古梧桐樹那邊有什麼大不了的機緣,所以壓根沒有放在心上。

「阿舜,你的這份情我記住了。」

目送靈舟飛遠,方成在心中默默說了一句,從古槐樹上滑下,小心翼翼的向古梧桐山嶺爬去。

王舜明明可以自己得到那件寶物,卻把機會讓給了他,對他稱得上是有情有義。

如果他真的藉此踏上了修仙之路,一定要勤修苦練,不辜負了王舜的這片情誼。

古梧桐山嶺,陡峭崎嶇,足有兩三百丈高。

「那頭凶鷹果然不在!」

藉著山石樹木的遮掩,悄悄的爬到山頂,屏住呼吸打量了一番,方成的心忍不住怦怦直跳起來,這絕對是尋寶的良機。

儘管恨不得馬上爬到巢穴上去,但方成還是強壓下心中的衝動,又仔細觀察了片刻,確定凶鷹不在附近,才弓着身子從藏身的灌木叢中衝出,如一頭輕巧的狸貓,向梧桐樹下攀爬而去。

來到古梧桐樹下後,他取出一根用軟藤編織成的繩索,將自己和古梧桐樹粗大的樹榦圍住,然後用力將繩索抻開,踩在凸起的樹皮上快速向上攀爬。

不到半刻鐘,他就爬上了足有二三十丈高的古梧桐樹樹冠,來到了凶鷹巢穴的下方。

因為凶鷹巢穴壓住了下方的樹榦,無法沿着樹榦直接攀爬上去,他找了一根離巢穴最近的粗大枝幹,穩住身形,猛的一踏將樹枝壓下,藉著樹枝的反彈之力向巢穴的邊緣跳去。

在達到最高點的時候,他伸手啪的抓在巢穴的邊緣,穩穩的將自己吊在了上面。

「啊!」

可他還沒來得及高興,就感覺右手掌心傳出一陣鑽心的劇痛,忍不住發出了一道痛苦的**。

竟是巢穴邊緣的枯枝上,有一根長長的尖刺,將他的掌心扎出了一個血洞。

雖然疼得全身發抖,但方成還是緊咬牙關,奮力翻進了巢穴,在鋪滿乾草、枯葉的凶鷹巢穴中搜索起來。

「這是什麼種子?」

往前方一看,他就露出了古怪之色。

只見前方三四尺的枯草上,有一塊皺皺巴巴的青綠色硬塊,看上去好像是某種乾癟的種子。

這顆「種子」看上去平平無奇,卻有一種難明的念頭驅使着他,令他走上前去,將「種子」抓在了手中。

可他剛將「種子」抓在手裡,就感覺「種子」生出一股強大的粘力,牢牢的粘在他的右手掌心之上,怎麼甩都甩不掉。

「啊……」

他不由有些慌亂,連忙低頭向掌心看去,一看更是方寸大亂,因為他看到傷口流出的血,就如一條條紅色的小蛇,翻湧着向種子中快速沒去,就像被無形的怪物吞噬一般,令他生出一種深深的虛脫感,不由大叫着想把這顆古怪的「種子」從掌心摳下。

可不管他如何使勁,「種子」始終紋絲不動,而且隨着吸收的血液越來越多,漸漸變得飽滿起來,表面隱約有淡金色的紋路浮現,看上去說不出的神秘莫測。

「啊……」

掙扎中,掌心突然破開一個大洞,那顆妖異的種子,竟往他的掌心快速鑽去,疼得他忍不住大聲嚎叫起來。

「啊……」

原本他以為,妖異的種子鑽進他的掌心就會停住,沒想到竟然一直順着手臂往上鑽,很快就鑽到了他的手腕上方,令他就像被萬千的鋼針狠狠的扎刺一般,疼得在巢穴中哀嚎着翻滾。

僅僅堅持了十幾個呼吸,就頭一歪昏迷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