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醫手遮天,開局就被妻子背叛
醫手遮天,開局就被妻子背叛 連載中

醫手遮天,開局就被妻子背叛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楚禹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楚禹 都市小說 韓采妍

【fqxs】 的士上,楚禹眼睛死死盯着前面的奧迪a6,心慌得厲害
一想到某種可能,他就好像被扼住了脖子似的,氣都喘不上來
和韓采妍在一起的甜蜜和幸福,好像電影似的,在他的眼前浮現
如果不是今天這個該死的短...展開

《醫手遮天,開局就被妻子背叛》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醫手遮天,開局就被妻子背叛》第2章 聽說你要殺了我?



的士上,楚禹眼睛死死盯着前面的奧迪a6,心慌得厲害。

一想到某種可能,他就好像被扼住了脖子似的,氣都喘不上來。

和韓采妍在一起的甜蜜和幸福,好像電影似的,在他的眼前浮現。

如果不是今天這個該死的短訊,他無論如何,也不會懷疑自己的妻子。

「老天爺,我已經快死了,難道最後還要讓我心碎嗎?」

楚禹的心中在滴血。

十多分鐘後,奧迪車拐了一個彎兒,從東北方向駛進了長順大街。

楚禹的心,好像墜了一個大石,深深地沉了下去。

他的眼前一陣陣發黑。

韓采妍上班的地方,在韓氏醫藥集團總部,根本不用繞行長順大街。

楚禹拿出手機,查了一下金巢酒店的位置,發現金巢酒店就在長順大街東北角。

他的牙齒,咬出了血。

「一定不會,采妍應該是和客戶談業務,她不可能背叛我。」

到了這個時候,楚禹反而在心中拚命否認,近乎絕望地為韓采妍辯解。

然而,二十多分鐘後,韓采妍的奧迪,居然開進了金巢酒店的地下停車場。

楚禹叫停了的士,跌跌撞撞地下車,心中的疼痛,已經近乎麻木。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他反而做好了最壞的打算,情緒完全冷靜下來。

今天不管如何,都要揭曉真相!

楚禹在酒店外面,抽了整整半包煙。

然後,趁着保安不注意,偷偷進了酒店大廳。

幾分鐘後,楚禹已經到了312房間前。

房間門緊緊關閉,上面掛出了「請勿打擾」的牌子。

楚禹把耳朵貼了上去,隨即聽到了一陣讓人臉紅心跳的聲音。

這種聲音,成年人都懂是怎麼回事。

楚禹心底積壓的情緒,終於完全爆發了。

他有多愛韓采妍,現在就有多憤怒。

「開門, 韓采妍,你給我開門,今天我要讓你死!」

楚禹大聲咆哮着,瘋狂地砸門。

他的拳頭,很快就被砸得鮮血淋漓。

就在這時,門突然開了。

一隻大手突兀地伸了出來, 掐住了楚禹的脖子,直接將他拎了進去。

楚禹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然後被人啪的一聲,摔在了地上。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雙白生生的腳,出現在他的面前。

腳丫很美,塗著鮮紅的蔻丹,猶如精美的藝術品。

沿着腳往上看去,是修長的小腿,然後是綉着花邊的睡裙。

最後,便是韓采妍充滿紅暈的臉,略微有些慵懶。

她懶洋洋地站在楚禹的面前,手中持着一根細長的女士煙,紅潤的唇中,吐出一縷煙霧。

在韓采妍的身後,一個英俊的青年,光着身子,嘲弄地看着地下的楚禹。

這兩個人,明顯經過了某種激烈的運動。

雖然已經經過無數次想像,可是真的面對這一切,楚禹還是充滿了魔幻感。

眼前這個妖~冶的女人,真的是自己那個樸素純潔的妻子嗎?

楚禹慢慢地抬起頭,掙扎着想要站起來。

可是他手一軟,又摔倒在地毯上。

韓采妍慢慢彎腰,纖纖玉指,勾住了楚禹的下巴。

她的聲音,好像午後的暖風,帶着懶洋洋的味道。

「聽說,你要殺了我?」

她的臉上依然溫柔。

然而她此刻的溫柔,卻好像沾着毒液。

楚禹甩開了韓采妍的手,扶着床爬了起來。

他的眼睛,死死盯着韓采妍的腿。

韓采妍的腿,有着條狀的烏青和血痕。

韓采妍注意到了楚禹的眼神,妖冶地笑了。

她輕巧地轉過身子,露出雪白的後背。

「心疼嗎?嘻嘻,這裡還有,你不知道我有多快活。」

她的後背,烏青和血痕更多,觸目驚心。

楚禹痛苦地閉上了眼睛。

和韓采妍戀愛一年,結婚半年,他連一根手指都沒有碰過韓采妍。

然而現在,她被另外的男人如此殘暴地虐待,似乎卻很開心。

等楚禹再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的目光已經一派清明。

這個女人,不過是個賤貨而已,根本不值得自己為她難受!

楚禹站直了身子,面無表情地看着韓采妍。

「為什麼?」

這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一個答案。

韓采妍看着楚禹,好像聽見了全天下最大的笑話,咯咯嬌笑起來。

「為什麼?你問我為什麼?哈哈哈哈。」

楚禹隱約猜到了什麼,咬着牙齒。

「你是為了得到九神玉露丸的秘方? 你這個賤人,豬狗不如。」

韓采妍嘲弄地看着楚禹。

「你現在明白過來,已經太遲了。」

「你們楚家,根本不知道九神玉露丸的價值。」

「一個方子,足足可以締造一個上百億的醫藥集團,哈哈哈。」

「為了這個方子,我韓采妍自甘墮落,忍受你這個噁心的臭垃圾足足一年半之久,假扮溫柔,背後不知道吐了多少次。」

韓采妍說著, 環臂抱住了身後的英俊青年,微微閉眼,一臉陶醉。

「還好, 有明哥陪着我,安慰我,不然我早就被你噁心死了。」

英俊青年反手摟住了韓采妍的纖腰,一臉嘲弄。

「小子,認識我吧,我是李家少主李陽明,采妍早就是我的女人了。」

「這麼久以來,我都鞠躬盡瘁,替你盡丈夫的職責,不用謝我哦。」

他擠眉弄眼,湊到楚禹的耳邊,聲音壓得很低。

「悄悄告訴你,采妍功夫不錯,很潤。」

韓采妍在他身後,掐了他一把,李陽明退後,放聲大笑。

「憋屈嗎?是不是很想死?」

「憋屈就對了,像你這樣的人,生下來就應該踩在我們這些人的腳底。」

「要怪就怪你生來窮賤,卻又蠢得厲害。」

韓彩妍被李陽明緊緊摟着腰,身子好像沒有骨頭似的,軟軟靠在他身上,眼眸水汪汪的。

兩人竟然沒有半點避諱的意思,完全把楚禹當成了死人。

韓采妍看着楚禹的臉色越來越白,索性再給他添一記猛料。

「別以為你聰明,那一則手機短訊,是我故意讓你看到的。」

「九神玉露丸秘方已經到手,驗證無誤,我一刻也不想和你演下去了。」

韓采妍說著,聲音更加甜美溫柔。

「另外,有件事要告訴你, 你知道你的絕症怎麼來的嗎?」

楚禹心頭一緊,聲音都嘶啞了。

「這也是你搞的鬼?」

韓采妍笑得花枝亂顫。

「雞湯好喝嗎?嘻嘻,這半年來,我一共給你下了七種隱毒。」

「這七種隱毒,任何高科技都沒法測出來,無色無味,相互交織,滲透五臟六腑,你不死才怪呢。」

楚禹再怎麼冷靜,也終於崩潰了。

他眼睛發紅,向韓采妍撲了過去。

「賤人,我和你拼了。」

然而,還沒等他近身,就被李陽明一腳踢中小腹。

李陽明懶洋洋摟着韓采妍;「呸,不自量力的狗東西。」

楚禹整個人踉蹌倒地,蜷縮在地毯上,眼前發黑,嘴角鮮血汩汩流了出來。

他迷迷糊糊之中,只聽韓采妍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你這枚破爛貨還給你, 一文不值的垃圾,戴着它我只覺得噁心。」

「從今以後,我和你再無任何關係。」

楚禹睜開眼睛,發現一塊黑沉沉的玉佩,丟在了自己的面前。

這塊黑玉佩,是楚禹祖傳的東西,被他當做寶貝送給了韓采妍。

李陽明一腳踩在了楚禹的臉上,笑嘻嘻地看着他。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你嫖娼被抓的消息,明天就會出現在江東各大新聞頭版頭條。」

「韓家會公開發表聲明,和你斷絕一切關係,祝你好運。」

李陽明說完,穿上衣服,帶着韓采妍就此離開。

楚禹全身無力,腦袋嗡嗡作響。

他口中鮮血不絕流出,蜿蜒成小溪,染紅了黑玉佩。

突然,黑色玉佩綻放出刺眼的金色光芒。

整個房間,好像升起了一輪太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