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無雙小村醫
無雙小村醫 連載中

無雙小村醫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許玉秀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大彪 許玉秀 都市小說

【zwzx】 「鐵蛋,我現在一個人苦苦支撐全家,你知道有多苦嗎?」許玉秀擦乾眼淚,看着一直傻笑的他,心中五味雜陳
「嘿嘿嘿嘿,嫂子,以後不吃苦瓜
」陳鐵蛋說著,伸出手傻笑着為嫂子擦淚水,嘴裏還不停的念叨着:「不...展開

《無雙小村醫》章節試讀:

無雙小村醫全文第2章



「鐵蛋,你咋樣了?」許玉秀被攙扶到藤椅上,發現小叔子不太對勁,拉住他的手詢問道。

自從陳鐵蛋被打傻後,他整天都是傻笑,可此時的目光足以殺人。

還有,剛才她眼見小叔子被打的頭破血流,可現在腦袋上的傷痕竟然消失了,怎麼回事?

「嘿嘿,沒啥,沒啥。」陳鐵蛋嘿嘿傻笑着轉過身,裝作之前的模樣,說道。

他本想把自己清醒過來的事情,告訴許玉秀,畢竟一家人沒啥可隱瞞的,但是轉念一想,為了報仇,還是現隱瞞下來才好。

「嗯,沒事就好。」許玉秀邊說邊整理衣服,剛才要不是鐵蛋救了自己,現在後果不堪設想。

當白花花的肩膀露在陳鐵蛋面前時,他頓時感到熱血沸騰起來。

竟然聯想到,這一年來,嫂子伺候他的那個場景,忍不住的浮想聯翩。

「鐵蛋,你快去把飯給爹媽熱上,我去鎮上買雞蛋,千萬別燙到啊!」許玉秀再三囑咐後,提着籃子離開家中。

看着嫂子遠去的背影,陳鐵蛋才剛剛從幻想中回過神來,他走到廚房,把家裡僅剩的兩個饅頭放到鍋里。

在過去的一年中,全靠嫂子一個女人撐起整個家,她不辭辛苦,讓陳鐵蛋不禁的感動。

「爹媽,吃飯了。」陳鐵蛋端着兩個饅頭和一碗清湯寡水的湯,俯下身將父母攙扶起來。

當他看到二老枕頭,已經被淚水浸濕時,心中更是怒火難平。

「張大彪,我絕對不會放過你。」陳鐵蛋暗自發誓,他要為全家報仇,為十里八村除害。

當初,大兒子命喪礦難,小兒子被打成傻子,二老去找張大彪理論,卻被他從礦山上推下去,造成癱瘓在床,不止不能行走,也失去了語言功能…

突然,陳鐵蛋在給爹媽喂飯的時候,想到了剛才在夢境中那一幕,好像說什麼妙手回春之術?

那豈不是?

為了驗證真假,陳鐵蛋把飯喂完後,從柜子里拿出縫衣服針,按照腦袋裡所形成的醫術操作。

他把手中的針緩緩扎在老爹的膝蓋骨上,另一根針扎在大腿內側,接二連三,十根針全都紮下去。

只見老爹的腿開始有了血液流動,本已經肌肉壞死腿上,漸漸飽滿起來,雖然不太明顯,可跟另一條腿對比,還是很容易看出來。

「我真的得到仙醫傳承了?」本還將信將疑的陳鐵蛋興奮的跳起來,他快速把針拔出,在老爹的另一條腿上又試了試。

成功!

他現在難以掩飾內心的激動,自己得到了傳承,別說可以治好爹媽,還能通過醫術、讓全家人過上好日子。

「鐵蛋哥,你在家嗎?」就在陳鐵蛋興奮之餘,門外傳來一道悅耳的聲音。

他趕緊把針收好,轉身出去。

看到是村長女兒王小英,陳鐵蛋頓時皺起眉頭。

這小妮子天生麗質,皮膚細滑白嫩,身材嬌小均勻,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扎着馬尾,是個美人坯子。

雖說王小英不是壞人,可村長王望奎不是啥好鳥。

那老傢伙和張大彪勾搭連環,整天鬼混在一起,出賣村民的利益,甘願給張大彪當走狗。

「鐵蛋哥,你沒事吧?」王小英上下打量一番,面容緊張的問道。

她剛和村長從城裡辦事回來,就聽村民們議論張大彪來的事。

不顧她爹強烈反對,王小英直接跑過來看陳鐵蛋怎麼樣。

兩個人從小一起長大,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在陳鐵蛋上大學那年,王小英自知配不上他,自此兩個人斷了聯繫。

也讓陳鐵蛋深深誤會了王小英。

「嘿嘿嘿嘿!」陳鐵蛋突然發出傻笑。

「沒事就好,這是我在城裡給你帶的小吃,可好吃了,給。」王小英見他沒事,還是傻傻的樣子,也就放心了。

把一袋小吃放在石桌上,王小英跑上前,抱住陳鐵蛋,在他臉上親了一口,說道:「鐵蛋哥,無論你是不是傻子,我都喜歡你。」說完她轉身就跑。

她一直深深愛着陳鐵蛋,可無奈家裡強烈反對,只能偷偷的為他送些吃喝。

被突如其來親了一口,陳鐵蛋還沒等反應過來,王小英就已經跑了。

摸着臉上的餘溫,陳鐵蛋愣在原地許久。

過一會,他把凌亂的院子簡單收拾下,拿起竹簍向後山走去。

他現在已神智清醒過來,還得到了傳承,絕不能讓嫂子獨自承擔家裡的重擔。

後山的資源豐富,因地勢險要,很少有人去,陳鐵蛋決定先去後山採摘一些藥材拿到鎮上賣,暫時先緩解困境。

「傻子幹啥去啊?」就在他路過村口小賣部的時候,在大榕樹下乘涼的村民,閑來無事調侃道。

「嘿嘿,不幹啥。」陳鐵蛋裝傻充愣,按照平時的模樣回答道。

「背着竹簍打魚去啊?」

「小心竹籃打水一場空。」

哈哈哈哈!

幾個人一哄而笑,看着原本考上醫學院的陳鐵蛋如今變成了傻子,還真是怪可惜的。

陳鐵蛋並未理睬他們,而是傻傻一笑,向後山走去。

他知道,雖然村民們在嘲笑自己,可並沒什麼壞心眼兒,只是在嫉妒陳鐵蛋考上名校罷了。

咯吱,砰!

就在陳鐵蛋剛剛走出村口,來到公路上時,一輛飛奔的黑色轎車,差點撞到他,為了躲避,直接剮蹭到了路邊的大樹上。

「你瞎啊?沒長眼睛是不是?」此時,從轎車上下來一個年輕男人,全身上下都是名牌。

他下車後,先是看了眼車頭,隨後來到陳鐵蛋面前,一把抓住衣領,吼道:「你不想活了吧?知道這車多少錢嗎?」

「把你們村都賣了,也賠不起。」年輕男人說話間,另一隻手抬起,作出打人的姿勢。

「住手。」這時,從車上下來兩個人。

其中一個上年紀的老頭,國字臉,穿着藍色唐裝,手持翡翠手串。

跟在他身邊的是位美女,當陳鐵蛋的目光落她身上的時候,竟然看呆住了。

用國色天香形容她一點都不過分,美女身上白色連衣裙隨風飄擺,長發披肩,雪白的肌膚透着粉紅,身材高挑。

「爺爺,這個土包子突然衝出馬路,害人害己,就是欠揍。」年輕男人憤怒的說道,手一直懸在空中。

「我不是告訴過你,在鄉間小路,開車一定要慢,快點放開。」老頭嚴厲的呵斥道。

年輕男人不服氣的放開手,眼睛狠狠盯着陳鐵蛋。

「小夥子,你沒事吧?」老頭笑呵呵的走過來,親切問道。

「沒事。」陳鐵蛋的眼睛一直盯在美女身上,搖頭說道:「她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