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越成陳世美
穿越成陳世美 連載中

穿越成陳世美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秦香蓮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秦香蓮 穿越重生 陳墨

【zwzx】 「誰點的,一晚上得多少錢?」 心裏嘀咕着,陳墨打算去衛生間洗把臉,以免稍後把持不住,把剛發的獎金跟工資都揮霍一空
「官人,五日後動身時,切記帶好浮票,到時縣府考官要核對檢查的
」女人邊整理着邊提醒...展開

《穿越成陳世美》章節試讀:

穿越成陳世美全文第2章



「官人,奴家知錯了。」

陳墨送走王婆子剛回到屋裡,秦香蓮就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屋漏偏逢連夜雨!

錢沒借到不說,還得賠償對方五兩銀子的車馬費,並且要在縣考之前湊齊,否則就只能拿宅子去抵。

五兩銀子,幾乎是普通人家半年的花費。

秦香蓮無比的自責,一念之差,這個家就到了搖搖欲墜的地步。

可她又實在想不出,如果不去賣身借貸,還有什麼辦法能解趕考的燃眉之急。

「你這是幹什麼,快起來。」

陳墨上前攙扶,見秦香蓮哭的梨花帶雨,只好耐着性子勸解。

「我生氣的不是你借錢,而是高利貸和賣身契,那種東西怎麼能隨便簽呢,你難道不清楚他們是什麼人嗎?」

「奴家,奴家只是想幫官人分憂。」

秦香蓮抬頭,眼睛裏閃着淚光。

「官人過了縣試,就會前往州府書院繼續準備州試,之後還有省試和殿試,全部考下來要三年時間。」

「左右都是要分開許久,所以奴家就私下找了王婆,打算借出銀兩後賣身勞作償還,三年期滿再與官人相聚。」

糊塗!

陳墨心裏破口大罵,該死的陳世美,到底給秦香蓮灌了多少迷魂湯?

「事情已經發生了,自責也沒用,能不能先起來說話?」

「官人,都是奴家沒用,你有什麼火氣,就全撒出來吧。」

陳墨越是用力攙扶,秦香蓮就越是使勁往下墜,一時間兩人僵持不下。

「如果你還不起來,為夫以後就再也不讀書了。」

無計可施,陳墨只能把殺手鐧祭出來。

不得不說,這招確實有效。

秦香蓮擦掉眼淚,匆忙站了起來。

「官人,奴家以後事事都聽你的,再不敢有任何的荒唐之舉,只求官人千萬不要再說放棄讀書的話。」

「什麼都聽?」

陳墨心裏一軟,責怪的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只要是官人說的,奴家都聽。」秦香蓮急忙點頭做出保證。

「行,那就去睡覺吧,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

陳墨本想藉機攤牌,徹底斷了考取功名這條路,可看到秦香蓮對此事的執念和付出,又擔心她承受不住。

所以只能暫時壓倒心裏,以後再找機會說明。

「官人不與奴家一起嗎?」

秦香蓮脫口而出,少許回神,俏臉通紅。

此時的她,淚痕未乾,羞意濃濃。

彷彿一朵雨後等待綻放的花苞,看的陳墨挪不開眼睛。

內心天人交戰片刻,陳墨才轉身朝着書案走去。

「你先睡吧,我有幾個問題,要好好思索一下。」

「那奴家先就寢,幫官人暖好被褥。」

秦香蓮說完,挑開門帘進了裡屋,少許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顯然是在鋪床解衣。

作孽啊……

陳墨聽的眼皮直跳,很想不管不顧的衝進裡屋,對着秦香蓮恣意攫取一番,直接破了她的完璧身。

轉念想到眼前的處境,只能強壓邪火坐到書案前,梳理起繁雜混亂的思緒。

這裡不是宋代,而是歷史上從未出現的大楚王朝。

但不管是疆域版圖,還是各種制度,都與北宋極為的相似。

就連當今聖上,也與宋仁宗一樣,以仁愛兩字大治天下,頗受百姓的景仰和愛戴。

今朝不是富宋,前朝自然也無盛唐。

這對於陳墨來說本是件好事,既然歷史軌跡不同,也就不用再擔心趕考的問題。

但好巧不巧的是,本朝副相偏偏又名叫包拯,而且也是龍圖閣直學士。

因其鐵面無私,敢於替百姓公申不平,故而被民間尊稱為包青天。

「老天爺,你是非要玩兒死我才甘心嗎?」

陳墨叫苦的同時,也愈發堅定了不去趕考的決心。

至於怎麼安撫秦香蓮,他也大致想好了。

如今浮票已毀,八成是無法參加縣試的。

退一步講,就算有鎮三老和書院教諭求情,縣府那邊能通融一二,陳墨也可以在考試過程中做些手腳。

一句話,考了,但是沒考上!

到時既能從容抽身,秦香蓮也說不出什麼來。

而且趕考是五天後,可以暫時先放一放,反倒是答應賠付的五兩銀子車馬費,必須得儘快湊齊。

王婆子那種狗皮膏藥,絕對不能黏到身上。

陳墨大致估算了下,當今一兩銀子的購買力,相當於前世的一千塊錢。

五千塊錢數額不大,問題是時間有限,在不幹違法勾當的情況下,五天之內還真不容易解決。

思來想去,陳墨總算琢磨出了一個法子。

伐木,燒炭!

一來,深秋過半,立冬在即,正是賣炭的好時節。

二來以現在家裡的情況,唯一能迅速變現的,也就只有後山那三畝桃園了。

最關鍵的是,桃園屬於私產,完全可以自主支配。

說起這個,還得感謝陳世美的祖父。

當年他受災逃難至此,響應官家號召,勤勤懇懇的開荒屯田,才能在編戶齊民的政策下入了良籍。

至於奴籍和賤籍,別說擁有私產,人身自由都是奢望。

陳墨是個行動派,加上又怕進屋後把持不住,索性說干就干,拿起工具和油燈去地里伐木挖窯。

按照他的本意,是採用現代乾餾技術燒炭,只需要一天的時間不說,燒出來的木炭品質也屬上乘。

奈何家裡太窮,根本沒有那麼大的鐵器做爐,所以只能採取土窯法,最快也得三天後才能拉去販賣。

慢是慢了點,總歸是條路子。

就這樣等到雄雞報曉時,陳墨不僅挖好了土窯,還砍倒了大半的桃樹。

整個人累的半死,泥土雜物混着汗水布滿了全身,再看不出半點讀書人的斯文。

但他的臉上,卻掛着解脫而滿足的笑容。

這般日子,好像也不是太糟糕。

困頓疲乏,陳墨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地上,沉重的眼皮合上前,依稀看到秦香蓮正急匆匆的奔來。

細細的腰肢扭動,雙峰呼之欲出,猶如神女乘風入夢。

就是呼喊出的話,讓陳墨哭笑不得。

「官人,你為何要自掘墳墓,輕生於世呢?」

「以後,奴家可怎麼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