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爸,你穩重點,咱家快要破產了
爸,你穩重點,咱家快要破產了 連載中

爸,你穩重點,咱家快要破產了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陳立川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陳喜順 陳立川

【fqxs】 藍花電器城
陳立川剛到店裡,就聽到辦公室里音高拔調的說話聲,聲音倒是耳熟
「新建的商貿城有統一的標配,要搞大型的中央空調,趙經理,可必須從陳老闆這裡走貨,在寧縣的口碑你隨便問問去,沒人說一句不好...展開

《爸,你穩重點,咱家快要破產了》章節試讀:

《爸,你穩重點,咱家快要破產了》第8章 一切蒸蒸日上嗎



翌日清早。

陳立川坐在小凳上,怔怔看着性格尤為鮮明的兩口子開懷大笑。

「老陳,人們都嚷着說外地的這家開發商多有錢,你說這次要是搭上線,以後還愁錢嘛,指不準那白翠雲有多後悔,咱還看不上他家,哈哈哈哈…」

「真是沒白幫立民,當時他的貨出問題時,可是我帶團隊過去幫他解決的售後,而且渠道也是我幫忙打通的,看看這,廣交人脈,到這時發揮作用了。」

陳喜順嘴怒得老高,那叫一個嘚瑟。

「誒呀,沒準我也能開上寶馬車了。」金巧玲靠在沙發上,沾沾自喜,已經在幻想掙大錢後的富貴生活了。

「那必須的吧,不看你老公我是什麼水平,這掙下的錢還不知道是給哪個白眼狼留着。」

陳喜順不忘瞪兒子一眼,摸了摸臉上的巴掌印。

「別想好事了。」

陳立川突然站起,用力敲了敲茶几,實在受不了如此不靠譜的父母。

「那叫什麼李立民的,也是搞電器行業的,既然他有這硬關係,新商場為什麼不直接採購他代理的空調。」陳立川沉聲質問道。

「你個小屁娃懂啥?」

陳喜順也不悅地站了起來,以為兒子嫌昨天的事,故意跟自己慪氣,那地方,你以後自己去呀!

「你以為開發商那邊沒要求?像李立民代理的組裝機,誰敢點頭放進去?所以這檔子買賣,他只能當還人情給我了,況且他也有抽成賺。」

陳立川頓了頓,找不到反駁的借口,知道父母的性子,認了一件事後,很難轉變他們的觀點。

「爸,就算是這樣,我們也得謹慎再謹慎,畢竟咱家生意這麼好,同行哪家不眼紅,其他品牌的代理商,被咱們擠得都開不下去了。

現在電器越賣越便宜,良幣驅逐劣幣,最着急的就是像李立民這種山寨代理商!」

陳立川換了一種溫柔的語調,拉着老爸坐在沙發上。

「所以咱們更得多多提防,萬一怕你霸佔了縣裡的空調生意,故意下套呢?既然咱們有優勢,就得發揮,畢竟誰家的售後也比不了我們。

我就就擔心趙忠,他到底是不是新商場的負責人,所以我們還是親自跑一套,如果是,皆大歡喜,這項目肯定是咱家的,如果不是…」

言語間,陳立川的目光陡然變得凌厲,「那我們直接爭取,寧縣的電器行業,誰能做過我們!」

「我覺得兒子說的對啊,這麼大的項目,以防萬一還是親自跑一趟,趕緊定下來。」

金巧玲立即附和,而玲玲的見識,只是想讓這事多一層保險。

「呵呵,亂七八糟的說什麼劣幣啥的,就這樣冒然過去,怕不合適,得打電話告訴人家一聲。」

陳喜順隨口一句,躺在了沙發上,沒把陳立川的話放心上,昨晚剛剛招待完,沒必要今早再過去,再說了,他在縣城裡混,還能搞不清楚趙忠的身份?

也不知道這小子抽什麼經,這幾天怎麼對電器城的事這麼上心,高考之前就求着想去旅遊,突然也不去了。

「見一面有什麼不合適,提前落實,了解新商城的構建,不更顯得負責,爸,我跟你走一趟,兒子想學學你與人打交道的本事。」

無奈,陳立川只能說句違心的話。

電器城是在短期里發生資金暴雷,這件事或許就是引爆點,所以來龍去脈,都得搞清楚,明白這不靠譜的老爸在經手什麼事!

這話,說心坎里去了,虛榮心爆棚。

「哈哈,那行,老爸就帶你過去一趟,學學你老子的本事。」

果不其然,陳喜順應了下來,他這人就經不住好話。

不多久,父子兩人便收拾好出門了,還有意帶了兩瓶好酒和一條華子,其父言語凝重道:

「這條線很重要,所以咱不能小氣了,啥時候也不能空手去談事,要養成這習慣,別讓人家怕咱以後給的返利會少。」

一輛雅閣車在擁擠的街道上招搖過市,陳喜順的習慣,搖下四個車窗,將音樂調至最大聲。

陳立川勸說無果後,只能默默埋低頭,心說您大多歲數了,怎麼還這麼幼稚。

「立川!」

路口的馬小超看到雅閣車後急忙高呼其名字,狂飆追隨,更是引得路人紛紛矚目。

而陳喜順又眼尖,當即一個急剎,把車停在路中間,等着會來事的那小子一起上車,並且教訓了陳立川,咋對人小超一點都不熱情。

「唉…」

陳立川深深嘆息,說什麼都是徒勞,只能被迫融入。

……

六層高的新商城,對於小縣城來說,足夠氣派了,打算入駐的賣家早就提前來踩點,就怕好攤位被別人佔了,到處托關係。

陳喜順他們來的時候,商場外早就圍得水泄不通,但提了提是來找趙忠後,那門衛的表情立馬變得畢恭畢敬,將三人請了進來。

「看看老爸的這人脈。」

陳喜順不忘吹噓一句。

隨後三人往六層走去,正巧剛一上樓,正對樓梯口的會議室的門開了,緊接着一群西裝革履的人走了出來。

身穿正裝,這對小縣城的人來說,很是稀奇,可不是保險、銷售的那種刻板印象,是高端大氣上檔次。

場面太過於正式,三人的出現極為尷尬,人們從他們身旁經過,會異樣地看上一眼,然後匆匆離去。

馬小超大氣都不敢出,佝僂着背,慫的要命,至於陳喜順,則是一個勁的笑着,也顯得不自然。

陳立川沒去理會這些人,踮起腳尖,往會議室里望去,此時在直直面對的主講台上,依舊坐着的人,正是昨天在店裡看到的那人,趙忠!

真是這裡的總負責人?

那這件事,無論怎麼看,都是非常靠譜的,直接找到了總負責人。

陳立川有了短暫的失神,而後趙忠望見陳喜順來了,立馬熱情的迎出來,再之後的客套話,他無暇去聽。

怎麼回事?

當時究竟是什麼事,讓藍花電器城快速倒閉,讓父母鋃鐺入獄,為何現在看來是一片蒸蒸日上,事業即將邁上新的台階?

……

到中午時,陳喜順撇下陳立川和馬小趙,去招待趙總經理,自從上午的洽談,兩邊的合作,只剩一份合同了。

馬小超想去網吧,發誓絕對好好守塔,但陳立川直接拒絕,一個人走往店裡。

可剛到藍花電器城,就碰到了彪子那群人在等自己。

「立川,打問清楚了沒?徐晚棠住哪裡,能不能幫忙介紹認識一下。」彪子走來迫不及待的問道。

「問了個遍,真不清楚。」

陳立川為難道,而上一世,升學宴之後,他就拿錢去旅遊了,店裡的事他從不過問,在回來之後,就或多或少聽聞了徐晚棠被欺負的事。

記憶慢慢浮現,可以確定就是眼前的這些垃圾。

彪子自是能看出陳立川的敷衍,怒吼道:「連她家在哪住,你都不知道?」

「彪哥,你別跟我生氣,人家老子是公局裡的,我之所以藏着掖着,就是擔心給自己惹上事,你說我爸是開門做生意的,怎麼敢得罪。」

陳立川拉着彪子的胳膊,緊抿着嘴,扭捏的樣子就像拉不出屎。

「安局裡的?」

彪子的神色有了明顯的頓挫。

「對,話我就到這了,兄弟我知道你的意思,也是為你好,所以這事就到這裡為止。」

陳立川壓低聲音。

「老子只是想追一個姑娘,你這話啥意思?」彪子不滿道。

「沒其他意思,那什麼,彪哥,我進店裡了,還有事。」陳立川丟下一句話後,快步進了店裡。

彪子表情煩躁,隨之騎着摩托車,往網吧那裡駛去,因為陳立川的話,心裏多了一層戒備,不敢招惹那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