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海綿寶寶
海綿寶寶 連載中

海綿寶寶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潘瑾漣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潘瑾漣 珊迪

【fqxs】 海綿寶寶一身西裝革履,讓本不自信的他多了幾分底氣,章魚哥笑呵呵拍着他並不寬大的肩
海綿寶寶這些年其實沒怎麼接觸社會,對於社會上陰暗一面更是絲毫沒有見過,他不知道章魚哥是什麼樣的人,自己選擇當他小弟...展開

《海綿寶寶》章節試讀:

《海綿贅婿》第1章 逐出松鼠世家



德克薩斯國

這裡有着繁華的城市,大街上的人群絡繹不絕,傍晚的天空,點綴起了閃閃發光的路燈。

三文市

松鼠世家 別墅大廳中

「珊迪,你聽我解釋!」一個身着普通素衣的男人慾拉起不遠處女人的手。

「啪!」女人一巴掌打落男人懸在空中的手臂,怒罵道:「海綿寶寶!,你為什麼要那樣做?你身為廢物贅婿,應該擺清楚自己的位置!我的自由 不是你能夠限制的!」

女人容顏如玉,金色的長髮垂到腰間 臉頰略施脂粉,身着華麗的銀色長裙,裙擺上鑲嵌着一圈異色的寶石,華麗的裙子配上她絕世容顏,無論任何男人都會垂涎三尺。

叫海綿寶寶的男人站在原地,微微低下頭顱,稜角分明的臉龐浮現幾分無力感。

「你知道的,派大星是個紈絝子弟,他絕不是真心的….」海綿寶寶聲音壓的很低道。

「那也不用你一個廢物贅婿插手,做好你僕人的身份!」珊迪別過那張絕世容顏,怨恨感瞬間充滿大廳。

男人和女人是指腹為婚,早在二十年前,女人的父親是德克薩斯著名的科學家,為了研究海洋奧秘,他到了比奇堡國。

比奇堡國是以大片海洋為主的帝國。

這裡陸地很少,可城市繁華程度卻不下於德克薩斯國。

珊迪的父親在水下遭遇了巨齒鯊的襲擊,潛水設備被巨齒鯊鋒利的牙齒咬碎,氧氣見底,危機時刻 是海綿寶寶的父親出手救了他。

他們意氣相投。

雖然不在一個國度 可這份友情還是誕生了 好友多年,他們都有了自己的妻室,便達成約定 若孩子為異性 便結為夫妻,不論世人眼光的那種。

可在珊迪五歲那年,她父親因為在研究海洋中的某處秘密時 還是遇難了,珊迪那年才五歲,哭的天花亂墜。

海綿寶寶直到十八歲才從比奇堡入贅到了德克薩斯,珊迪家境非常好,因為她父親曾是著名科學家。

海綿寶寶家境則一般,父親常年打魚為生,並無什麼豪車別墅。

來到這裡後,海綿寶寶的生活可想而知,活的不是一般的憋屈。

海綿寶寶和珊迪的事情很多人都知曉,珊迪也並不喜歡他,所以二人只是名義夫妻,珊迪也一直對外保持單身象徵。

就在不久前一次朋友聚會中,公司總裁派大星在酒桌上表白了這位千金小姐珊迪,可海綿寶寶不知道怎麼得到的消息,闖進來對其大打出手,惹得派大星總裁潦草離場,臨走前還不忘指着海綿寶寶的鼻子放了狠話。

……..

大廳氛圍很差,一個中年美婦囂張的坐在沙發上,看着眼前二人爭個不停。

「行了行了別說了,小海啊,這個事情確實是你的不對,你說你哪裡配得上珊迪?當年那隻不過是孩子她爸一時糊塗的約定而已,你在我們家也兩年了,我們待你也不薄,有吃有喝,還有的住,也該完成了他的遺願了……」美婦嘴歪眼斜的看着低着頭的男人。

「我…我….」海綿寶寶頭低的更沉了,艱難的擠出幾個字,「對不起….是我魯莽了。」

珊迪蔑視的看了他一眼隨即一聲冷哼,轉身上了樓,留下一縷香風。

海綿寶寶是比奇堡國人,他父親不喜歡長途跋涉,也沒來過這裡 他能入贅松鼠世家,全是因為當年珊迪父親立的遺囑罷了,簡單說就是為了堵住那些看客的嘴,免得惹人閑話。

美婦見女兒氣鼓鼓的上樓 也站起身跟了上去,肚子上的贅肉一顫一顫的甩動着。

海綿寶寶一聲嘆氣,走到別墅門處,緩緩蹲下倚靠着大門,看向無際的滿天繁星,不知道在想什麼。

……

「閨女啊,這種廢物留在我松鼠世家只會把米吃光,壞了你不知道多少好事了,要不然還是把他趕出去吧,痞伯那邊我自會解決」美婦眼睛中流露一抹奇色。

珊迪欲言又止,似乎在猶豫什麼。

「那…媽,痞伯會不會凍結我們的資產?我爸臨終前可是把職權都給了最信任的他,萬一他知道我們把那個廢物趕出去,履行當年我爸的遺囑該怎麼辦!」珊迪有些略微急躁道。

「這個不要緊,說到底我也是你爸的愛妻!我會找理由打發痞伯的,你放心好了…」美婦眼底儘是邪惡。

次日清晨

海綿寶寶從屋裡推門而出,望着對面珊迪的卧室,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不其然,珊迪和她媽媽一同而至,手裡拎着大包小包,扔在了樓梯口,對着他道「我們松鼠世家養了你整整兩年了,你都二十歲了,還是出去闖蕩一番,混出個男人樣再回來吧,坐吃山空可不是年輕人該有的想法…」

這話的意思已經非常明顯了,明擺着要把他趕出去,海綿寶寶也不是傻子,早有預料會有這麼一天。

沒有太過驚奇,他無神的走過去拿起了行李,緩緩走去……

自己再不走,估計她娘倆會使出更過分的招式來侮辱自己,與其這樣,還不如離開。

珊迪瞥了他一眼道:「趕緊滾吧!你真以為能在我們家混日子?要不是為了堵住某些人的嘴,以你的身份,這輩子都不會接觸到我!」

海綿寶寶沒有說什麼,他心裏卻翻江倒海,被罵廢物,被冷眼相對,這兩年他在這豪門裡受盡了屈辱,昨天更是打了上市公司總裁派大星派總,若是繼續留在這,日子也絕對不會好過……

邊走邊自言自語「也好,在這裡兩年了,也是完成了父親和叔叔的約定,我的人生也不該被束縛,那就出去碰碰運氣吧!」

可是自己又能去哪裡呢,這座城市他沒有認識的人,更沒有一個親人,只剩自己孤身一個,面對層層高樓與無數冷眼。

身上僅剩五十刀了的他,該何去何從。

(刀了),是貨幣的名稱

這點錢,連頓好飯都買不起,可以說路邊的流浪漢都比他富有。

拎着行李,走在繁華的街道上,雖然是早晨,可車水馬龍不曾停止過,肚子傳來一陣飢餓感,他艱難的掏出五十刀了,準備來在德克薩斯最後的一餐。

在三文市隨便找了個飯店,花了二十刀了吃了頓飽飯,接下來就是回比奇堡家鄉的路程了,這座城市他待了兩年,可還是陌生如初。

他想家了,比奇堡,雖不及這裡的發展程度,但那裡有着深愛他的家人。

想起遠在他鄉的父親,讓海綿寶寶不禁哽咽了,他拎着行李落寞的背影與繁華大道格格不入,格外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