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睡了嗎?教主大人
睡了嗎?教主大人 連載中

睡了嗎?教主大人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謝君兮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謝君兮 陳智

【fqxs】 「啊!魔教戰書!」 一大清早,謝君兮在一片嘈雜聲中醒來,門外已經亂成了一鍋粥
她揉揉眼睛,問正在穿衣的師姐:「閣主西去了?」 師姐一下驚住
謝君兮搓着自己的頭髮,昨天晚上她又做夢了,夢見師父被一...展開

《睡了嗎?教主大人》章節試讀:

《睡了嗎?教主大人》第2章 麻煩,殺了吧



陳智見她一臉好奇,便道:「要不姑娘自己先到處看看?」

「好,那我先自己逛逛。」

謝君兮選了一條路邊開滿小野花的路,路兩旁的奼紫嫣紅看着就讓人心情舒暢,謝君兮走着走着,就被山中秀麗的景色迷住了。

「哎呀!」

腳底一滑,謝君兮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地上,緊接着整個人朝山坡下滾。

完了完了,出師未捷身先死啊……

謝君兮在坡上一路滾,好在沒磕着什麼石頭,就是身上被樹枝劃破了幾處。她咕嚕嚕的滾了幾下後,身體忽然騰空飛起。

然後,嘩——

掉進水裡了。

謝君兮從水底遊了上來,露出腦袋急促的咳嗽着。

「咳,咳咳……」

「誰?」忽然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暗含殺意。

謝君兮渾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她哆嗦着循聲看去,一個沒穿衣服的男人泡在水裡,冷冷的看着她。

像看一隻待宰的兔子。

瞬間,驚嚇變成了花痴,謝君兮緊盯着男人的臉和身體,從他寒星閃爍的鳳眸,到肌肉緊實飽滿的胸腹,無一處不精緻,無一處不美觀。

郎艷獨絕,世無其二 。

謝君兮頓感不虛此行,就算最後被魔教給殺了,能見着此等人間絕色,不枉此生了!

在謝君兮熱切的注視下,男人狹長的鳳目微微眯起,他隨手一拍,一大片水花朝謝君兮劈頭蓋臉的砸過去。

等她抹着臉上的水再看過去時,男人已經裹上了漆黑的長袍站在岸邊了。

迎着男人怒火中燒的目光,謝君兮回過神來,解釋道:「對……對不起,我不是來偷看你洗澡的。」

話落,視線又落在那雙露在外面修長潔白的大腳上。

「你在看什麼?」

男人的手裡舉起了劍。

謝君兮忙捂上不聽話的眼睛,「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看了,真的不看了!」

她捂着眼睛半天沒聽見男人的動靜,指間漏出一條縫隙,偷偷看向岸邊。

那裡空空如也,美男子飛了。

她正惋惜,一條長鞭裹住她腰身,將她拉出了水潭。

謝君兮在地上滾了兩圈,一隻靴子踩在了她背上。

你是誰?

謝君兮艱難的抬頭,看着穿戴整齊的男人,解釋道:我……我只是路過,然後不小心從上面滑下來的,真不是要偷看你洗澡。

「不說實話?」男人手裡的劍提了起來。

「教主且慢!」

教主?謝君兮瞪大眼睛,這男人就是傳聞中殘暴嗜血陰險狡詐的大魔頭——魔教教主夜西樓?!

陳智急匆匆的趕來,看了眼渾身濕漉漉躺在地上的謝君兮,朝男人跪下道:「教主,這姑娘是因為幫小人推車才上了山的,不小心驚擾了教主,請教主責罰小人吧,放了這位姑娘。」

謝君兮熱淚盈眶的看着陳智,從今以後您就是我親叔!

夜西樓神色淡漠的看着陳智,平靜的語氣中含着不容反抗的威壓,「你竟敢私自帶人上山?」

陳智:「小人……小人知道錯了,這是頭一回,以後小人再也不私自帶人上山了!」

夜西樓又看了眼謝君兮,話卻是對着陳智說道:「私自入山者該如何處置,可還記得?」

陳智也看向謝君兮,於心不忍的求情,「私自入山者應立即處死!教主,小人真的知道錯了,這姑娘是無辜的啊……」

「無辜?你怎知她不是帶着目的來的?尋常人怎敢入炎獄山?」

夜西樓的話針針見血,陳智一時愣了。

謝君兮決定自救,她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淚水瞬間溢滿眼眶。

「你……你們在說什麼啊?我不過一時好心幫個忙,為什麼要殺我?」

「嗚嗚……我的命為什麼這麼苦,從小沒爹沒娘受人欺辱,好不容易長這麼大又被莫名其妙的殺了,爹,娘,兮兮馬上就來陪你們了,你們可要等着兮兮啊……」

謝君兮哭的聲淚俱下,凄凄慘慘。

夜西樓冰冷的鳳目輕顫,靜靜的注視着腳下的謝君兮。

陳智忽然想到了什麼,眼前一亮,「教主,要不您收她為侍女吧,您身邊正好缺個端茶倒水的小丫頭呢!只要她成了咱們山上的人,就不算擅入了!」

夜西樓端詳了謝君兮片刻,抬起了腳。

隨本尊過來。

謝君兮還氣喘吁吁的哭着,陳智推了她一把,「傻姑娘,快別哭了,教主不殺你了?」

謝君兮抽噎着抬起淚眼,看着夜西樓長竹般的背影,大魔頭這麼好說話?

夜西樓微微側目,還不跟過來?

謝君兮忙爬起來跟過去,哆哆嗦嗦的在他後面亦步亦趨。

怎麼辦怎麼辦,一見面就惹怒了大魔頭,她小命還保得住嗎?

夜西樓帶她穿過長長的石徑,來到一座格外大的主殿前。

你以後就住那。

夜西樓隨手指了個房間,頭也不回的進了中間最大的一個房間。

謝君兮有些懵,愣愣的進了夜西樓手指的房間。

裏面的布置很簡單,除了一張格外大的床,就只有一張桌子和一把椅子。

比入不敷出的千機閣還簡陋……

謝君兮雙手托腮趴在桌子上,雖然剛才差點死了,但事情順利的好像有如神助,她是不是應該給老天爺磕個頭感恩一下?

她起身走到門口,剛跪下就看見門外站着的夜西樓。

……恭迎教主!

她好機智,好聰明!

夜西樓問:你叫什麼?

謝君兮想了想,反正自己在千機閣也是個負責關門的小人物,就索性說了自己的真名。

小人姓謝,名君兮。

謝君兮……倒是個好名字。

謝君兮聽着自己的名字被那樣低沉悅耳的聲音說出口,同樣覺得不錯。

本尊喜靜,你無事就安靜些,莫擾了本尊,知道嗎?

謝君兮傻眼,要是她安安靜靜不打擾他,那她怎麼找機會把他困在夢裡啊?

三天後,他就要血洗六大派了啊!

教主,我……我初來乍到,您能不能……能不能帶我熟悉熟悉環境?

夜西樓眸光漸冷:你讓本尊帶你熟悉環境?

強大的氣場讓謝君兮身子發抖,她硬着頭皮露出一口小白牙,笑着點點頭:君兮怕不熟悉環境,到時候惹出點事擾了教主,所以……

夜西樓抬手:麻煩,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