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月箏沈棄
月箏沈棄 連載中

月箏沈棄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顧清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江妍 顧清

【fqxs】 眾人紛紛離去,屋子徹底安靜下來
月箏身上的傷口還在滲血,現在她一動也不敢動
刺進肉里的鎖妖釘只要輕微動一下就疼得厲害
顧清下手也太狠了,怪不得女配想報復男主
原文中女配花月是被寵大的,在被顧...展開

《月箏沈棄》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穿書後我靠美強慘男配貼貼改命》第 2章 不受控制



眾人紛紛離去,屋子徹底安靜下來。

月箏身上的傷口還在滲血,現在她一動也不敢動。

刺進肉里的鎖妖釘只要輕微動一下就疼得厲害。

顧清下手也太狠了,怪不得女配想報復男主。

原文中女配花月是被寵大的,在被顧清誤傷之後,花月就決定追到顧清再甩了顧清作為報復。

花月為了追到顧清,陷害女主江妍的事情沒少做,最後花月也成功的讓顧清愛上了。

不過在顧清得知真相後,一怒之下,刀了花月,顧清的愛來的快去的也快,花月死了,在他心裏不過死了一隻妖而已,而死去的江妍活在他的心中成了硃砂痣。

月箏從思緒中回神,身上的傷不是很疼了。

原來在這個世界妖怪的自愈能力這麼強的嗎?

沒過多久,屋子裡傳來腳步聲,月箏抬眼看到長相清秀的少女走了進來。

這個少女,應該是女主吧?

少女走到月箏身邊蹲下,動作輕柔幫她解開繩子,關心地問:「你沒事吧?」

月箏見少女這麼溫柔,聲音帶了點委屈,「我的肩膀好疼……」

月箏的長相本就明媚動人,委屈含淚的樣子,令人心都化了。

少女瞬間心疼了,她看到月箏身上的血窟窿,柔聲道:「姑娘,可能有點疼,你要忍一忍。」

月箏乖乖應好,一時的痛總好過長久的痛。

少女似乎不是第一次拔了,她很迅速的將鎖妖釘拔了出來,似乎之前就拔過,看來顧清沒少對妖怪動刑。

鎖妖釘拔出去的一瞬間,月箏疼得臉色都白了。

少女連忙拿上紗布按住月箏身上流血的傷口,她不知如何安慰,只好道:「姑娘,很快就不疼了……」

月箏緩了好半天,血色才重新回到臉上,而少女則一臉擔心地看着她。

月箏對少女的好感度直線上升。

女主好好,好想跟她貼貼。

想到這裡,月箏的語氣格外溫柔,「我叫月箏,你呢?」

少女一愣,小聲回答:「江妍。」

「姑娘,你現在緩和過來了吧,我幫你包紮一下,好嗎?」

月箏微微一笑,「好,麻煩妍妍了。」

紅衣少女淺淺一笑,美目流轉,讓江妍失神了一瞬。

回過神後,江妍垂眸,紅了臉,她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姑娘。

在江妍認真幫月箏包紮傷口時,顧清走了進來,周身圍繞未收回的靈力,似乎剛剛斬殺妖怪回來,他冷冷地看向月箏。

方才殺的那隻妖,沒有靈智,見人就殺,可屋子裡的妖不同,她有靈智。

顧清眼神冰冷,「妍妍,她仍舊很可疑,不要被她蠱惑了。」

江妍理智地勸說:「顧清,你不是會真言術嗎?給她驗一驗便好了。」

月箏懵了,什麼鬼有法術還要對她用刑?

垃圾男主!

顧清靜默一瞬,指尖祭出一張符籙,符籙化成一縷金光進了月箏的身體。

顧清審問:「你是否殺了人?」

月箏:「沒有。」

「那你為何出現在李家村?」

「路過。」

真言術一過,顧清臉色極差,真不是她,他竟真弄錯了。

月箏原本不想搭理顧清,下一秒,她的身體不受控制了。

她貼上江妍,慘兮兮道:「妍妍,那個人,他打我……我都說了不是我殺的人……」

顧清眸光一凝,沉着臉看向月箏。

江妍只好安慰:「別怕,他只是一時着急找出害人的妖。」

月箏眨了眨眼睛,壯了壯膽子,理直氣壯地看向顧清,奶凶奶凶地說:「你……你必須向我道歉!」

月箏一臉黑線,怎麼這聲線,跟撒嬌一樣?

敢情女配還是個小綠茶?

顧清黑着臉說了一聲抱歉,隨即轉身離去。

他無法接受自己向一個妖道歉,以前遇到妖直接殺了便是。

顧清一離開,月箏身體的使用權立刻回來了。

什麼情況啊?

江妍小聲解釋道:「顧清他就是這樣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月箏心情複雜,隨後輕聲回應:「沒事,我知道的。」

想到剛才的不受控制,月箏只覺得背後發涼,難道她會時不時失去身體的控制權?

江妍見月箏傷得嚴重,提議道:「月箏姑娘,你的傷還沒好,要不然你先留在李家村養好傷再走吧?」

留下來?

算了吧,她可不想摻合男女主的感情,還是趁早跑路為妙。

月箏想拒絕,可開口的回答卻是:「好呀。」

月箏:「……」

洗清嫌疑的月箏在李家村住了下來。

幾天下來,月箏發現她可以操控自己的身體,只是不能離開李家村,村口的大門對她設有看不見的屏障,她只能往村裡走,不能走出李家村。

夕陽把藍色的天空染成了橘紅色,月箏慵懶地躺在粗壯的樹枝上,看着天空中的晚霞,微風輕輕吹過帶來青草的清香。

這些天月箏身上的傷也好得差不多了,除去偶爾能看到顧清的冷臉,其實她過得還挺愜意的。

既然走不掉,還不如找塊舒服的地方躺着當鹹魚。

之後她每天都在以傷沒好,幹不了活,找塊風水寶地躺着養傷。

這棵大樹她就很滿意,在這裡能看到晚霞,夜裡還能看到星星,白天太陽出來了,就換到底下樹葉茂密的樹枝躺着,不僅曬不到而且還很涼快。

「小月箏!」

江妍站在樹底下,抬頭望向樹枝上的紅衣少女,跟她分享今天的趣事。

「今天的運氣真不錯,我和顧清在河邊抓到了一條好大的鯽魚!小月箏,你喜歡吃清蒸鯽魚還是紅燒鯽魚?」

話音剛落,江妍就看到一襲紅衣容顏出眾的少女從樹上跳下來站到她面前。

月箏眼睛微亮,「妍妍真好,妍妍做什麼我都愛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