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葉輕狂祁天玄
葉輕狂祁天玄 連載中

葉輕狂祁天玄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慕容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容 祁天玄

【fqxs】 祁天玄拉過他的肩膀,笑道:「這很正常
又不是小孩子,誰會想一直呆在這宮裡
宮外有很多好玩的,七皇弟你也應該多出去見識一番,下次,皇兄帶你出去逛逛
」 祁天梟看他眼裡神采飛揚,自己不由低下頭,然後抬...展開

《葉輕狂祁天玄》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帝後輕狂》第 10章 挨打、維護



祁天玄拉過他的肩膀,笑道:「這很正常。又不是小孩子,誰會想一直呆在這宮裡。

宮外有很多好玩的,七皇弟你也應該多出去見識一番,下次,皇兄帶你出去逛逛。」

祁天梟看他眼裡神采飛揚,自己不由低下頭,然後抬頭應道:

「好。皇兄出去那麼久,可有發生什麼好玩的?」

說到這個,祁天玄可來了勁,好的壞的,一股腦全都說了遍。還說到了讓自己心動不已的女神葉輕狂。

祁天梟愣了一下,然後疑惑道:「葉輕狂?那個女人?」

「你認識?」

祁天梟搖頭,「不認識,略有些耳聞。皇兄為什麼喜歡她?她長得很漂亮嗎?」

祁天玄笑回道:「漂亮啊,不過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她的氣質。高貴優雅,霸氣側漏和給我的感覺實在不同於一般女子。」

祁天梟一言難盡,只道:「原來皇兄喜歡這樣的啊。」

祁天玄回來沒多久就被慕容皇后喊去問話。

慕容皇后端坐在椅子上,似是等了祁天玄很久。一臉兇相,看似就不是好相與的。

祁天玄自從他的母妃過世後,他就被過繼到了慕容皇后名下。

慕容皇后一向對他嚴厲,要求頗多,所以對慕容皇后不算很親近。

慕容皇后一身華貴的綾羅綢緞,身上穿戴着一身翡翠朱玉。

她轉着手腕上的青玉翡翠手鐲,面無表情的等待着來人。

自己的養子,被她的心腹宮婢帶了進來。

她臉上雖面無表情,卻因為多年身居高位,讓她威嚴盡顯,也善於隱藏自己的表情。

慕容皇后無子,只從死去的德妃那裡要了一個三皇子過繼過來。

無非看着三皇子順眼,又看着無害,想來是乖巧聽話的主。

她不需要養的皇子有多強大厲害,只要好拿捏就行。

三皇子起初乖順,現在越來越叛逆,總覺得有種威脅讓她感到不安。

「母后萬安。」祁天玄進到殿中立即跪下來請安道。

他身後跟着七皇子,七皇子沒有跪下,也沒有請安,只是站定住,冷漠的看着高位上的人。

慕容皇后看着他也同樣厭惡。

不然,在祁天玄求她收留七皇子,和她一起住的時候。不會如此強硬的態度,死活不同意。

祁天梟對這個慕容皇后,亦沒有什麼好感。

他在旁人眼裡一直如此傲慢,粗俗無禮。所以此刻他的無禮行為,慕容皇后直接無視。

「起來吧。玄兒,這段時間你去哪兒了?」

語氣中是不容商量的威嚴,頗有種說一不二的氣勢。

她的眼中透着精明的意味,好似一眼就能看透一切。

祁天玄起身,一邊想着措辭,他知道慕容皇后不好糊弄,猶猶豫豫道:「是。母后,兒臣沒去哪,一直在宮中。」

「哼!」

慕容皇后氣的拍桌,怒氣的站起身,厲聲道:「連本宮都敢糊弄了。你以為本宮不知道你去哪了嗎?

本宮是怎麼教導你的,你連本宮都敢欺騙!」

祁天玄撲通的跪了下去,低頭道:「兒臣,不敢!」

慕容皇后從高堂上走下來,站定在祁天玄跟前,然後一巴掌狠厲地扇了過去。

「你還有什麼不敢?本宮可以允許你有點玩心,不過,你既然想着隱瞞本宮。

本宮盡心撫養你這麼大,細心教導你,就希望你能爭氣點!」

一個鮮紅的巴掌印下來,祁天玄的臉被打向一邊,臉部火辣辣的疼。

祁天梟的眼瞳驟然緊縮,恨不得眼神殺死眼前的人。

要不是祁天玄早有交代,他根本早就動手了。

祁天玄早已習慣慕容皇后的隨時打罵。只要有點做的不對,讓她不稱心了,她就會狠狠的責罰。

在慕容皇后還想再扇一巴掌的時候,祁天梟抓住了她的手腕,凌厲道:「夠了!你不配教訓他。

你打的還不夠多嗎?皇兄,討好你的時候你擺着一張臉,要打要罵。

你憑什麼覺得皇兄做的不夠好,他的功課在所有皇子中,哪一次不是名列前茅,你有誇獎過他嗎?

你把皇兄的用心討好當做理所當然。現在,他只是做了件想做的事情,又不是什麼大錯。」

慕容皇后惡狠狠的瞪着他,猛地把手抽回來,惡聲道:「本宮教訓自己的兒子,哪容得你這個賤人說三道四。

要不是答應過玄兒,本宮早就讓你好看。你個廢物,要不是玄兒一直護着你。按你這個秉性,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千八百遍。

滾,玄兒就是跟着你這個賤人學壞的。以前他多聽話,根本就不會這樣。」

祁天玄低着頭,手裡捏緊,他在隱忍着情緒的爆發。

慕容皇后的脾氣暴躁他可以理解,再不理解這麼多年也過來了。

可耳邊一口一個廢物賤人,讓他怒火有些飆升,他是把祁天梟當做自己的親兄弟。

「母后!」

他蹭的站起身,第一次直視慕容皇后,也是第一次那麼明顯的忤逆慕容皇后。

「是兒臣的錯。是兒臣做的不夠好。兒臣沒有能做到您的要求,也不知道怎麼才能做到您的要求!」

慕容皇后第一次見他如此生氣,心裏有些發怵。她驚慌的發現,她以為可以掌控的,一步步的脫離了她的控制。

她抓住他的手,慌忙道:「玄兒,母后對你的要求很簡單,那就是聽母后的話,不要跟這個小賤人來往,他會把你帶壞的。」

祁天玄失望的看着慕容皇后,冷聲道:「夠了,母后。別一口一個賤人了。七皇弟不是什麼賤人,也不是什麼廢物。他是我的皇弟。」

慕容皇后狠狠抓住他的手,生氣道:「你不聽我的話了,是嗎?你要為了他和母后鬧彆扭嗎?」

祁天玄搖頭道:「不,母后,我會聽您的話。只是我不想聽到有人說七皇弟的壞話。」

祁天梟站在一旁杵着,誰也看不懂他隱於面具下的幽深。

他身世坎坷,一出生就待在了冷宮,唯一對他的好的人,是他的母妃。

卻在他七歲時撒手人寰,那場大火燒毀了他半邊臉。

現在,只有這個人一直維護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