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救了仙俠文病嬌炮灰後
救了仙俠文病嬌炮灰後 連載中

救了仙俠文病嬌炮灰後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簡寧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春杏 簡寧

【fqxs】 簡寧躡手躡腳地推開房門,春杏依舊四肢大張地睡的正香
她仰面躺在床上,回想着剛才發生的事情
看情形,掌門他們很了解湖底的情況
那麼,囚仙湖底下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呢? 簡寧把左手食指按在眉心輕揉,這...展開

《救了仙俠文病嬌炮灰後》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救了仙俠文病嬌炮灰後》第3章「我艹!」



簡寧躡手躡腳地推開房門,春杏依舊四肢大張地睡的正香。

她仰面躺在床上,回想着剛才發生的事情。

看情形,掌門他們很了解湖底的情況。

那麼,囚仙湖底下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呢?

簡寧把左手食指按在眉心輕揉,這是她遇到困難時的習慣性動作。

不知為何,她對於囚仙湖這個名字有着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想了幾天都想不出原因,也想不通為什麼會穿到這個修仙界。

那邊,議事堂內,掌門裴宏易坐在大堂之上,少掌門裴子澤身姿挺拔地站其旁邊。下方兩邊依次坐着蒼山門內兩位元嬰中期長老,三位元嬰初期長老以及金丹後期修為的裴管家。

蒼山門雖小,但因其坐落在一條巨大的靈脈之上,所以靈氣十分充足,非常利於修鍊,以致門內修為高深者眾多,靈石也取之不盡,十分富庶。

裴宏易一身玄衣,劍眉星目,身材偉岸,二十七八歲的外貌,修為已至化神中期。

他銳利的眼眸掃視了一下大堂眾人,朗聲道:「明天花依夢會帶着她的追隨者來到蒼山門。」他停下,不再說話,而是觀察眾人的反應。

眾所周知,花依夢所到之處,靈寶皆會被盡數搶掠,稍有反抗,就會落得滿門被滅的下場。

下方几人俱都面帶憤色。

脾氣最火爆的厲長老首先坐不住,怒而拍桌起身道:「來就來,我們門派雖小,實力卻強悍,還怕了那妖女不成?!」

「花依夢不可怕,可怕的是她背後的靠山,畢竟是天玄派玉清仙尊唯一的徒弟,天玄派作為修仙界第一大門派,它的實力不容小覷。」長得很是風流倜儻的元長老搖着摺扇提醒。

年齡最大的宋長老聽後,一雙花白的眉毛幾乎擰在一起,「據傳,她的一眾愛慕者當中,修為最差的也是金丹後期,甚至有一位是化神後期的魔尊,再加上她的契約妖獸,我們一旦和她起衝突,勝算很小。」

堂下幾人你一言,我一語,爭論不休,一時拿不定主意。

「咳。」裴宏易輕咳一下,打斷了他們的爭論。

「這幾天,囚仙湖的事情就交給元長老和路長老,你倆加派人手,及時查看結界,一定要嚴防死守,任何外人不得靠近。」

「是。」元長老和路長老抱拳領命。

裴宏易繼續道:「其他人和我一起,會一會傳說中的天之驕女。」

「是!」眾人齊聲回道。

隨後,裴宏易讓裴子澤和裴管家留下,其他人都下去。

他抬手施了一個結界把議事堂全部籠罩,然後示意裴管家上前。

「掌門。」裴管家快步走到他跟前拱手道。

「我這幾天一直感到心神不寧,總覺得會有大事發生。」

裴管家臉色一變,因為掌門修為已至化神中期,對危險的感知遠遠超於眾人。

「爹爹不用過於擔憂囚仙湖,那東西已被囚禁上千年,最近雖有異動,但修為已被削弱很多,不足為懼。」裴子澤輕抬鴉羽色長睫,溫聲安慰道。

裴宏易臉色深沉地搖搖頭,「不是這個原因。」他頓了頓,接著說:「那花依夢最近幾年行事很是張揚且手段毒辣,動不動就會滅人滿門,卻因為打着替天行道的名義,加上玄天派的包庇,眾人也拿她無奈。」

他嘆了一口氣,看了看裴子澤和裴管家說:「我看她這次來着不善,因此,我們要做最壞的打算,之所以把你倆留下,是有事要交代。」

裴宏易低聲快速的交代着事情。

只見裴子澤和裴管家臉上漸漸浮上哀戚,憤慨。

最後,裴管家兩眼含淚,似乎忍着巨大的悲痛點頭道:「是,屬下會拚死達成任務。」

裴子澤雙拳緊握,黛色長眉緊蹙,絕美的眼睛裏透着傷心,不甘的喊道:「爹!」

裴宏易慈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交給他一個精美的儲物袋,「凡事都要往最好處想,往最壞處做打算。這只是爹的未雨綢繆,無需傷心。」

裴子澤雙手恭敬地接過袋子,攥住它,緊緊的抿住雙唇,沉默不語。

裴宏易最後交代他們:「此計劃不得和任何人透漏。」

翌日,天還未亮,下人院子已經漸漸熱鬧起來。

「冬梅,春杏,你倆趕緊起來洒掃。」柳婆婆的大嗓門準時在門外響起,堪比打鳴的公雞。

剛睡着沒多久的簡寧迷迷瞪瞪的睜開眼,用手背重重地揉着眼睛,張大嘴巴深深地打了個哈欠。

邊穿衣服邊喊春杏起床。穿過來的這幾天,簡寧深深地感受到,和一個賴床大王住一個屋是多麼的痛苦。

別看春杏長得嬌媚可人,實際卻是能睡一秒是一秒,為了不讓她遲到受罰,簡寧只能一遍一遍地喊她。

好不容易喊醒春杏,兩人飛快的收拾起來,春杏手腳麻利地幫簡寧梳了一個丫鬟雙平髻,髻的兩邊各插兩朵粉色小花。細碎的劉海垂在額前,精緻的眉毛下,兩隻烏溜溜的大眼睛,像懵懂的小鹿一樣,更顯得簡寧的小臉精緻可愛。

而春杏自己卻梳了一個稍顯成熟的垂掛髻,頭上兩邊各簪一朵藍色的花飾,讓她看起來柔美中略顯穩重。

對此,簡寧提出嚴重抗|議,不滿春杏把自己打扮成了小蘿莉樣。

春杏囂張地捏了捏她嫩白的小臉,調皮的回道:「誰讓你比我小四歲,又長得那麼可愛。」

無奈,只會梳馬尾辮的簡寧只能被迫接受。

想她21世紀,颯爽英姿一女警,身高1.68米,清冷美艷,再看看現在,剛剛1.5米的身高,讓她無語凝噎,好在還不到14歲,還有生長空間。

兩人收拾完畢,快速地向膳堂衝去。

簡寧去打菜,春杏去拿米飯和粥。

看着種類繁多且充滿靈氣的各色菜肴,簡寧再次忍不住感嘆:有錢銀呀!

她讓膳堂師傅打了一份排骨、一份雞腿、一份酸辣藕片及一份涼拌空心菜。

春杏則拿了兩大碗靈米做成的米飯,和兩大碗熬得濃稠的小米粥。

簡寧大口的吃着美味的食物,忍不住疑惑道:「為什麼吃飯的大部分都是我們下人和外門弟子?蒼山門不是就一個膳堂嗎,內門弟子不吃飯嗎?」

「你傻啦!」,春杏用筷子輕敲了一下簡寧的小腦袋,嬌聲道:「人家內門弟子為了修為都吃辟穀丹的,只有少數為了口腹之慾才會偶爾來膳堂。」

這時,旁邊桌上來了兩位內門弟子裝扮的男子。

稍高的那位男子神神秘秘的對着另一人說道:「內部消息,要不要聽?」。

「快說,快說,別賣官司。」稍矮的那位男子連聲催促道。

「據說,玄天派的花依夢今天會來我們蒼山門。」

「真的?!修仙界第一美女呀!」

兩位內門弟子花痴般的,滔滔不絕地討論着花依夢的美貌。

花依夢!玄天門!

簡寧瞬間獃滯住。

她終於知道,囚仙湖三字為什麼會令她感到熟悉了。

明白過來的她只想口吐芬芳,伸出中指,對着老天說一聲:「我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