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樓瀟
樓瀟 連載中

樓瀟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樓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凌逸凡 古代言情 樓瀟

【fqxs】 樓瀟帶着陳婉清和小糖,來到一家客棧,開了一間房,金幣有限,只能三個人擠擠了
「你們身上還有多少金幣?」出來的時候她們是真的什麼也沒帶,樓瀟荷包里的錢只夠她們在這住兩晚的
在這個大陸上通貨幣就是金幣...展開

《樓瀟》章節試讀:

《重生之廢柴三小姐》第4章 契約麒麟



「主人,你快把我為你準備的財寶都收起來吧!」說著便把角落裡的一枚九星納戒叼到樓瀟面前。

好傢夥,連納戒都準備好了。樓瀟刺破指尖,滴了一滴血到納戒上,從此納戒就認她為主,沒有別人可以打開它。

樓瀟將這滿洞穴的財寶都收了進來,一下讓她從沒錢變成了巨有錢!這洞穴也終於不再金光閃閃了。樓瀟聽見外面有動靜,猜測是凌逸凡來了,便讓麒麟回到了靈獸空間。

「樓瀟,你沒事吧」凌逸凡從上至下細細打量了樓瀟,看她有沒有受傷。

「我沒事,那麒麟把我放到這,就又走了。」

「那就好,它等會可能還會來,我們快走吧!」這樣拙劣的謊話,也難為凌逸凡能信。

二人並肩走出迷幻森林。原本凌逸凡只是對這小丫頭有點好奇,看到她奮勇殺魔獸的樣子,不禁敬佩起來;原本樓瀟只當他是個紈絝子弟,卻不想她被麒麟「抓走」的時候,他能這樣着急的趕來救自己。這讓二人有了真心結交的意思,這也是樓瀟來到這異世的第一個朋友。

……

告別凌逸凡後,樓瀟往客棧走去。她一早就出門了,現在已是傍晚,太陽馬上就下山了,陳婉清和小糖看自己這麼晚還沒回來,一定等着急了吧。

到了客棧,她便感覺氣氛不對,直往房間跑去。一進門,便聞到一股血腥味,果然見小糖躺在了地上,渾身都是血,而自己的母親不知所蹤。

樓瀟將小糖抱到床上,給她餵了一顆麒麟收集的凝血丹,然後將自己的靈力傳輸給小糖,助她療傷。不出半刻,小糖終於醒了。

小糖看到樓瀟,焦急的臉上還有一份愧疚,又彷彿找到了主心骨,「小姐,夫人被人抓走了!是我沒有保護好她……」

「小糖,你先別著急,把事情經過告訴我。」

原來是下午的時候,她們二人吃過午飯,正在客棧等着樓瀟回來,卻等到了一群不知名的人,一來便往裡沖,要將陳婉清綁走。小糖想攔住他們,奈何自己只是玄紅三星修士,對方卻個個都是玄紅五星修士。小糖敵不過他們,還被打成重傷,昏迷了。

樓瀟聽了前因後果,想着既然他們要將陳婉清綁走,說明陳婉清對他們還有用,至少現在沒有生命危險。

樓瀟想了想,陳婉清也算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人,唯一與她有仇怨的,大概也就是孟氏了。思量一番,便有了打算。

「小糖,我們換個客棧,我去為你請個醫士,你就在那好好養傷,等我救出我娘,我們就一起出城,到別處去。」

為小糖請了醫士後,樓瀟就往樓家走去。

樓家門口的家丁見到樓瀟來了,還以為她是當初的廢柴,嘲笑道,「這不是我們三小姐嗎?在外面沒飯吃了,如今想着回來要點飯?」

樓瀟急着去找孟氏算賬,未多言,一腳便把這家丁踢飛了出去,「啪」的一聲,家丁摔到了門上,口吐鮮血,暈了過去。

「姓孟的,你給我滾出來!你把我娘綁去哪兒了!」

樓瀟一路見一個打一個,來到了孟氏的柔夢院。孟氏正和樓峰一起坐在院子里喝茶,旁邊還站着兩個女兒,大女兒樓汐倒是一直在樓府,二女兒樓濘這些年一直在外遊歷,據說拜了一個很厲害的師傅,難得今日回家一趟。這四人在那談笑風生,儼然一副其樂融融的景象。

孟氏說道,「你休要胡言,你娘不早與你一道出府了嗎?你找你娘,竟找到我這兒來了。」若不是見她一瞬間的心虛,還真以為她說的是真話。

樓瀟見她不肯說實話,「你不說是吧,我打到你說為止。」說著便準備去教訓孟氏。

樓濘擋在孟氏前面,心中很是不屑,這廢柴還想在她面前耀武揚威,今日非要她知道什麼叫天高地厚。

樓濘拔出佩劍,正要往樓瀟身上刺去,卻突然發現自己已動彈不得,原來樓瀟不知什麼時候跑到自己身邊,點住了自己的血脈。樓瀟趁眾人還未反應過來,奪了樓濘的劍,架到了孟氏的脖子上。

「把我娘交出來!」

「我說了我不知道你娘在哪!老爺救我啊。」孟氏在樓峰面前一直是溫婉柔順的白蓮花形象,樓峰也一直以為她單純善良,才會如此寵愛她。所以這件事萬萬不能讓樓峰知道。

「你這孽女,還不快放了你小娘!」眼見樓瀟手上的劍劃破了孟氏的肌膚,樓峰怕她真把孟氏殺了,二話不說拔劍刺向樓瀟。

樓瀟用意念召喚出了麒麟,她知道以她一個人的實力是對抗不了樓峰的。

麒麟十分傲嬌的說道,「區區玄黃三星修士,也敢對我主人不敬。」

樓峰見這「靈獸」口吐人言,便知實力不低,至少四星才能做到如此,只怕自己不是它的對手。

一旁的樓汐看到麒麟,也深深擔憂起來,本以為有父親在,定是無事的,未曾想這廢柴不知何時有這實力,還契約了這樣強大的「靈獸」。

「娘,你到底知不知道陳婉清去哪兒了,你快告訴她吧,不然怕是我們都活不成了!」

孟氏早已被嚇得不知所措,「我告訴你你娘的下落,你放過我們!」

樓瀟冷冷的看着她,無言。

「我確實派人去抓了你娘,可是在回來的路上,她就被人劫走了!現在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兒。我派去的人全部被殺,只有一個拖着重傷回來彙報,說那個神秘人實力強大,招數都是致命的,他帶着你娘向北城門方向走去,該是出城了。」

樓瀟知道她現在不敢說假話,也知道既是被劫走,陳婉清現在至少性命有保障,可若不是這孟氏,她的娘親也不會這樣下落不明。

樓瀟道,「我本該殺了你,但我不想讓你這樣輕易死去,你欠我娘的,永遠也還不清。」說罷,便將孟氏的手筋腳筋全部挑斷,以後孟氏就是個廢人,不止和陳婉清一樣無法修鍊,恐怕連走路都困難。

樓瀟和麒麟就這樣離開了樓府,臨走前對樓峰道,「若是我娘有什麼事,可不是今日這樣簡單,把你們全殺了,也不夠賠的。」

樓峰眼見着樓瀟離去,他突然有點悔恨。樓家沒有兒子,只有這三個女兒,原以為二丫頭是個有本事的,便想着將來樓家就由她繼承,可沒想到真正有本事的是三丫頭,還偏偏被自己忽略了這麼多年,一直以為她是樓家的恥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