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秀兒小靈魂西帥
秀兒小靈魂西帥 連載中

秀兒小靈魂西帥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秀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朱大昌 秀兒

【fqxs】 這些魚乾攢着,以後會換成錢的
那些下午釣的蝦就不用爹跑縣裡去賣了,也就晒成了蝦干
秀兒說了,蝦干比鮮蝦都值錢,蝦仁比蝦干更值錢
七八天以後,河豚魚乾攢了許多,蝦干攢的更多了,該送去換錢了
河豚魚...展開

《秀兒小靈魂西帥》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穿越女的穿越片段》第9章 推銷



這些魚乾攢着,以後會換成錢的。那些下午釣的蝦就不用爹跑縣裡去賣了,也就晒成了蝦干。秀兒說了,蝦干比鮮蝦都值錢,蝦仁比蝦干更值錢。

七八天以後,河豚魚乾攢了許多,蝦干攢的更多了,該送去換錢了。

河豚魚乾都是秀兒親自操刀製作的,為了打消自己家人的疑慮,自己先是給自己家做了一鍋,自己吃了沒有什麼事,自家人也認可了以後,才出去推銷。

秀兒選擇的是高端路線,就是瞄準了縣上的大酒樓,然後去推銷。如果打開了酒樓的銷路,後續的發財計劃就可以實施了。

她和爹進了縣上的醉仙居,這裡是縣上的最有名的大酒樓了,如果拿下了這裡,就不用去別的地方了。

掌柜的一看進來了農家的父女兩人,各自拎着一個布袋,就詢問是否吃飯。

裏面坐着許多食客,朱大昌昨天和黑三來了縣上,準備吃完了中午飯回家,現在在吃飯。秀兒對兩人都認識,但對兩人印象不佳就沒有搭理。

不善言辭的爹進入正題:「掌柜的,我們不是吃飯,是來推銷食材的!」

「哦,是食材啊,你們應該去後院的,估計你們不是我家的熟客,你們推銷什麼東西呀?」

「我們推銷的是虎皮蝦乾和魚乾,魚乾是河豚魚的魚乾。」

「什麼,河豚,你們知道河豚是劇毒之物嗎,趕緊拿走,拿走……」

面對大驚失色的掌柜,秀兒嗤之以鼻。

「我們知道河豚是頂級食材,只有少數的海魚才能和之媲美,只有什麼都不懂得的人才詆毀河豚魚,你們如果害怕河豚會毒死人,我們父女倆可以做菜,來個先吃為快。做個表率又能怎麼滴!」

「呵呵,小姑娘你胸有成竹呀。」

「行,你父女倆可以表演一下,但是,毒發的時候,不要在店裡發作,出門去好嗎?我家也是有後台的呢,你們可不能訛詐,大家可是看着的,你們是自願吃下的,東西也是你們自己帶來的……」

秀兒知道他說得是什麼意思;他家有後台,你可以來推銷食材,買賣公平,但不可以訛詐人家錢財,如果吃的中了毒,和酒樓沒有一點關係。就是想訛詐人家,大伙兒是可以作證的。

秀兒笑笑說:「掌柜的您放心,我和我爹不是什麼渾人,我自己把河豚魚做出來,我們父女自己吃掉,一個時辰之內不離開這裡,但您給我們準備一壺茶,看着我父女喝茶,等待毒發好嗎?」

「如果我們自己吃,也不是死在你的店裡,你有什麼可以擔心的?」

掌柜的考慮再三,也覺得此法可行,然後就答應了。

朱大昌在黑三的提醒下,知道了這父女是何許人也,也不驚訝,就看她倆表演了。

秀兒自己家吃河豚魚乾,也不是敞開了口吃。

因為河豚魚也不都是大個的,一兩斤的最多,那是可以賣錢的,太小的就自己家吃了,如果賣錢,大小不均就得分出幾個檔次。怕麻煩就自己家吃掉了,小河豚或清蒸或紅燒都可以。

今天,秀兒到了酒樓,就不顧忌這些了,拿出五個大一些的河豚魚乾浸泡了片刻,用後廚的刀斬成了小塊,再然後沸水冒一下接着紅燒。

那些大堂裏面的食客,聽說了有人要吃有毒的河豚,即使是吃飽了的也不走了,堅持做個見證者。

後進酒樓的,也興趣盎然的等待着看熱鬧,就是看看有沒有人吃河豚死掉。

秀兒到了後廚,在掌柜的指點下選了一個沒人用的灶子,然後開始用五條魚乾剁成了小塊,浸泡打水抄後烹飪。

她做的是紅燒,魚乾經過浸泡和水炒,可以不那麼硬的硌牙了。

這年頭,廚師都是有上下傳承的的,所謂;荒年餓不死廚師。

廚師的門檻不是輕易進來的,雖然廚師處於下九流,但許多人攀比不上。

作為廚師的秀兒,在用五條魚乾,烹調了兩大盤紅燒魚乾,裝盤之後,還剩下半盤,留下的父女吃,如果沒有毒,那兩盤還得賣給其他人。

製作完了魚乾,又把帶來的蝦干製作了兩盤香辣蝦干。

四盤半菜擺在父女倆面前,秀兒要了店裡的白酒,感覺也就三十幾度,當茶水喝吧。

吃下兩刻鐘以後,父女倆沒有什麼異樣,這些食客在親眼監督之下,也一愣一愣的。

他們頭一次看到人吃河豚,還是大無畏的樣子。吃的時候還不以為然,看樣子還挺香甜的,吃完了還怡然自得。

有的人就質疑了起來,說魚乾並不是河豚。

有的衝動的,就自己拿着筷子衝過來,夾起了半盤裡不多的魚乾就吃。

那人咀嚼了幾下,不免瞪大了眼睛。

有的人着急了問:「說話呀,到底滋味如何,有毒否?」

他咽下了嘴裏的食物後驚嘆:「抹的,我這輩子也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比得過山珍,媲美海味……太好吃了!」

「這個,肯定就不是什麼河豚,肯定是海里的大黃魚或者石斑魚的魚乾,我可是去過海邊的,你們父女可騙不了了我啊!」

果然,有識貨的,說出了河豚魚乾堪比海里的石斑魚,但也不知道吃的是河豚魚。

秀兒所在的國家叫做中原國,是不大的內陸小國,離着海邊極遠,中間還隔着兩個小國家,所以,大海出產的東西,一般人是吃不到的。

就是有錢能吃到的,也都是海魚的干品,價格也高的離譜。

靠窗戶坐着的,一個穿着體面的食客,就和掌柜的說:「什麼東西呀,也吃不死人,拿來一盤吧,我們吃了給錢……」

朱大昌也說:「有什麼好吃的,掌柜的,拿過來我試吃一下,可沒有人騙得了我,我年輕的時候可是去過大海邊的……」

兩盤魚乾給了客人,吃了也都是連連稱讚。

掌柜的把一盤河豚魚乾,放到了朱大昌的桌子上,他品嘗了一下,馬上就像中了毒一樣瞪大了眼睛。

他是地主,這輩子可沒有少吃美食,對這個魚乾可是驚奇了。

「艾瑪,這個肯定是海魚了,不是大黃魚就是金鯧魚的魚乾,我年輕的時候可是吃過的,就是這個味!」

角落裡的那兩個客人也說:「我也去過海邊許多次,也吃過海魚好幾種,這個不是騙人的,沒有毒,如果不是海魚,也是一種高級食材了,如果是河豚魚,恐怕以後會漲價了……」

朱大昌和黑三,聽了了頻頻點頭,對食客的話認可。

有的食客還沒有吃到,也知道沒有毒,就喊着:「掌柜的,還有魚乾嗎,來一盤嗎?」

有的食客看魚乾沒有了,就喊:「還有那個蝦干,也給我端過來我嘗嘗什麼味……」

蝦干也得到了人們的追捧,因為此前沒有蝦干做的菜品,香辣蝦干,可是開創了蝦類菜肴的先驅了。

掌柜的也品嘗了魚乾,也是稱讚美味。

兩個後廚的廚師是看着秀兒做菜的,現在站在後廚門口,驚訝的看着這些人品嘗,後來,連掌柜的也親自吃了,並沒有一個人中毒。

掌柜的看着秀兒的布袋裡還有七八條魚乾,就說:「這些魚乾蝦干,我給你們二兩銀子怎麼樣,平常的鮮魚,還沒有這個價錢呢?」

兩個貌似高貴的客人,在吃了河豚魚乾以後說:「掌柜的,你不該低價收購人家的魚乾,什麼二兩銀子全收購了,明顯是人家吃虧了?」

「掌柜的,人家的魚乾共有十幾條,你應該按個收購,三百銅錢一個就行,你如果不按照此價收購,我們就**一杠子了。」

說完,兩人大步離去。

掌柜的看看兩人的背影,也覺得魚乾收購價有點低了,就說:「兩位,蝦干就按照三百銅板一斤行嗎,河豚魚乾就二百銅板一個?」

爹不拿主意,只是眼看着女兒。

秀兒考慮了一下覺得可行:「掌柜的,魚乾蝦干後續的還有,你給這個價錢我覺得可以了,那就這樣成交吧!」

八斤蝦干就一千六百銅錢,魚乾連剛才吃掉的共十三條,共四兩多銀子。

爹樂的差點蹦起來,吵着去逛街,要給女兒買一樣東西獎勵她。

兩人逛了大街,其實,這年頭商品匱乏,除了吃喝和穿戴的必需品,就沒有那些花里胡哨的東西。

在街上看了一會兒雜耍的,聽人說那個漢子外號陳鐵頭,能頭頂碎大石的。其它的刀槍棍棒都會,還能舉大石鎖,還能單掌開碑,滾油鍋里撈銅錢。

在秀兒看來,這個大名鼎鼎的陳鐵頭,他的刀槍棍棒就是花架子,舉石鎖是笨功夫,單掌開碑和滾油鍋里撈銅錢,估計是糊弄人的障眼法。

就因為他經常表演頭頂碎磚塊和石頭,頭頂已經沒有一顆頭髮了,只有耳朵的周圍和腦後才有,被人送了外號叫做『陳鐵頭』

聽看熱鬧的說:「這個陳鐵頭最是俠義,他自幼習武,幾十年的功夫了,有好幾個師兄師姐妹,都是有名的俠客……」

秀兒一開始,她杜撰的師父是姓陳的,有人就捕風捉影的說她和陳鐵頭的武藝有門派關係。就秀兒看來,就這樣坑蒙拐騙的假把式,她都羞於和之為伍。

在一個雜貨鋪里,秀兒忽然發現了養雞的人,用來遮擋小雞雛亂跑的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