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江凝紀寒時
江凝紀寒時 連載中

江凝紀寒時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江凝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江凝 紀寒

【yw】 「江小姐,你懷孕了
」 醫生打來電話時,江凝正在灶前熬湯
她驚喜的問:「真的嗎?」 「真的,已經四周了,胚胎髮育得很健康
」 巨大的欣喜湧上心頭
她和紀寒時結婚兩年,因為是不易孕體質,這兩年她吃...展開

《江凝紀寒時》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渣爹每天都在向媽咪求婚免費閱讀第1章 她回來了,離婚!



「江小姐,你懷孕了。」

醫生打來電話時,江凝正在灶前熬湯。

她驚喜的問:「真的嗎?」

「真的,已經四周了,胚胎髮育得很健康。」

巨大的欣喜湧上心頭。

她和紀寒時結婚兩年,因為是不易孕體質,這兩年她吃遍了所有偏方,做夢都想有個孩子,如今終於實現了。

「謝謝你,醫生。」

掛斷電話,江凝把熬好的湯端到桌上,又將花瓶里的花換成最新鮮的。

想像着呆會兒紀寒時回來聽到這個消息時的反應,就覺得高興。

門終於打開,男人頂着風雪走進來。

「寒時,你回來了,我有好消息要告訴你。」

「我也有事要告訴你。」

江凝一愣,下意識有些不安。

可想到剛才醫生的話,又努力笑起來。

「那你先說吧。」

「我們離婚吧。」

男人的聲音平靜而冷冽,淌在深黑的夜色里,像寂靜的水。

江凝一下子就怔在那裡。

她有些無措,幾乎是不敢置信的顫抖着聲音問:「為什麼?」

雖然她知道,這段婚姻從不是因為愛情而開始的,但至少這兩年他們相處得很好,他並沒有表現出討厭她的情緒,她以為應該是可以持續下去的。

男人淡漠的道:「玉婉回來了,她懷了孕,不希望在我的配偶欄上看到別人的名字。」

轟——!

如睛天霹靂,讓江凝頭暈目眩。

江玉婉,紀寒時的白月光,也是她的至親堂妹。

兩年前因為一場意外出國了,她以為他應該早就忘了她才是,原來……竟沒有嗎?

江凝瞬間有些慌亂,她張嘴:「寒時,其實我也懷……」

話還沒說完,紀寒時的手機就忽然響了起來。

他接起電話,下一秒,臉色大變。

「什麼?玉婉出車禍了?好,我馬上過來。」

掛斷電話,他擰眉看着江凝:「離婚協議書我已經擬好了,如果沒什麼問題就簽字吧!玉婉想儘快搬進來,你也別拖拖拉拉的了。」

說完,就要離開。

江凝卻只覺心中一墜,彷彿有什麼重要的東西被剝離走一般,她再也忍不住,衝過去攔在他身前:「你不許去!」

紀寒時擰眉。

就見江凝紅着眼眶,顫抖着說道:「她出了車禍可以叫醫生,再不濟我們還可以打120,你現在是我的丈夫,我不許你去!」

男人的臉,瞬間冷了下來。

「你不許我去?江凝,你以為你是誰?」

江凝一怔,就聽他譏誚的道:「你不會真的以為,你嫁給我就成了真正的紀太太了吧?當年你是怎麼爬上這個位置的,你忘了嗎?」

江凝:「……」

不堪的記憶向她湧來,她慌亂的搖了搖頭。

「不是,我沒有……」

「當初,是你算計了玉婉,讓人開車撞斷她的腿,才導致她出國就醫的!也是你,暗中在我的水裡下了葯,爬上我的床,才讓我不得不娶你,時隔兩年,難道這些你都忘了嗎?」

江凝狠狠一震。

她錯愕的後退兩步,震驚的看着紀寒時。

紀寒時冷笑,她這才反應過來,連忙解釋。

「不,這些都不是我做的,是有人陷害我……」

「夠了!」

紀寒時不耐煩的甩開她,語氣沒有一絲溫度。

「我隱忍你兩年,這兩年沒跟你撕破臉,不過是看在爺爺的面子上!你以為我是真的喜歡你嗎?其實我恨你恨得要命!」

「要不是你,玉婉不會變成現在這樣,我也不會被逼之下娶了你!你知不知道,這兩年每次夜裡我醒來看到你的臉,都覺得噁心!」

「現在爺爺死了,你最大的靠山沒有了,你卻說不允許?你有什麼資格不允許?!」

無情的話,像一把把尖利的刀,狠狠刺進她的心臟。

江凝驚愕的看着紀寒時,那一刻,眼前的男人撕去平日里和善的偽裝,變得如此陌生。

她顫抖着搖搖頭,眼淚滾滾落了下來。

「寒時,你不能這樣……我沒有讓人撞江玉婉,也沒有給你下藥,真的是有人陷害我,我其實……啊!」

江凝想伸手去拉他,卻被他狠狠甩在了地上。

紀寒時的臉上滿是冷漠和仇恨。

「離婚!這兩個字我不想再說第二遍!你若是有自知之明,就提早收拾好東西滾蛋!你要是不肯……那就新仇舊賬一起算!」

他說完,便冷冷離開了。

江凝怔在那裡,不敢相信這是他說出來的話。

她愛紀寒時,愛了整整十年。

兩年前,她終於有機會跟這個男人表白了,卻在酒店被人打暈了和他放在一起。

當時有很多媒體記者拍到了這一幕,紀老爺子便主持他們結了婚,可這時候,堂妹江玉婉卻出了車禍,等她辦完婚禮急匆匆趕過去的時候,人已經送到國外去了。

從始至終,她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雖然外面也有捕風捉影,說是她為了紀寒時,害了江玉婉。

可她從沒在意,只當是一些好事者的八卦,身邊也沒有人當真。

她以為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卻沒想到,時隔兩年,會被紀寒時翻出來。

江凝扶着肚子站起來,她蒼白着臉,覺得這件事不能就這麼過去。

不管紀寒時要不要和她離婚,她沒有害江玉婉,更沒有給紀寒時下藥,這一點她必須證明!

否則就算不離婚,她也會落得個聲名狼藉的下場!

這樣想着,江凝便連夜訂了機票,回到鄴城。

她是鄴城人,父母也住在這裡,當初江玉婉的車禍就是在鄴城出的。

她希望能回到這裡,找父母問清楚,畢竟他們是當時唯一的目擊證人。

豈料,江父江母聽她這麼一說,都有些詫異。

「玉婉的車禍?我們不清楚啊,當時我們去店裡買東西了,玉婉說她在門口等我們,結果等我們買完東西出來,就發現她已經被送到醫院去了,後來我們才知道她出了車禍……」

江凝只覺腦袋「嗡」地一聲,頭暈目眩。

連爸媽都不知道?

那她上哪兒去找這個兇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