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罪毒後娘,她只想活到大結局
罪毒後娘,她只想活到大結局 連載中

罪毒後娘,她只想活到大結局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薛婉清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薛婉清 顧簡枝

【yw】 「這倆孩子模樣不錯,好好調教幾年,就能接客了
」 滿臉脂粉的婦人興高采烈的飛着唾沫
院中央三、四個家丁模樣的彪形大漢正把一少年郎壓在地上,而邊上哭的好似淚人般的小姑娘被套上了麻繩,嘴裏還塞上了布塊...展開

《罪毒後娘,她只想活到大結局》章節試讀:

罪毒後娘,她只想活到大結局免費閱讀第2章 娘變善良兒難信



「大昌律法第四卷第二百七十六條,凡是私自販賣人口且有欺詐在內,皆為觸犯律法,按律當打四十大板,發配邊疆充軍。」

少年喑啞低沉的嗓音在身後響起,他清瘦的讓人不敢相信才只是十三、四歲的年紀,白凈的皮膚和俊秀精緻的五官讓人不禁得要誇一句好樣貌。

這還是未長開的模樣,等到來日及笄長成後,那得是怎樣的風采。

薛婉清錯愕的看向身後開口的少年,一時間不知道是喜還是悲。

喜的是他竟然開口幫忙說話,悲的是頭腦條理這麼清晰,她怕是不好給重新洗腦印象啊!

「我可不管你們說的是什麼,總之今個人我一定要帶走!」杜四娘越看着這少年越覺得是顆大搖錢樹,伸手就去抓人。

可沒想到這薛婉清還真敢揮刀!

這一刀下來嚇得杜四娘花枝亂顫的逃竄着,但還是免不了手背上挨了一刀,頓時鮮血直流!

「你……你……好你個薛婉清!你敢傷人!」

杜四娘氣的話都說不利索,嗓音都變得尖銳了起來。

「我傷人又怎麼了?都說是買賣,我不願意賣你還要想買強賣嗎!」薛婉清可是半點都沒有怕她的,像杜四娘這樣身份的人最怕的就是入公堂,她狠厲着聲道:「你不服就去衙門告我,今個這人你是絕對帶不走!不信你就試試!」

她拿着菜刀,目光死死的盯着這幫人。

見杜四娘似乎還不肯死心,薛婉清狠了狠心,抓着菜刀上去一頓亂砍!硬是把人逼出了顧家的院門!

她「啪——」的下把門栓插上,不理會院外杜四娘等人的叫罵。

薛婉清轉過身就對上了顧簡書沉冷的眼神,漆黑深邃的像是望不到底,如吞噬一切的深淵般令人覺得渾身都泛着涼意。

原本被捆的結結實實的顧簡枝也掙脫了束縛,躲在他身後怯生生的望着薛婉清,眸中滿是警惕。

「你到底想做什麼?」顧簡書語氣冷硬,「別以為和別人演了這麼一齣戲,我們就會相信你,薛婉清,你趁早死了這條心吧。」

果然,主角的好感度不好刷啊!

薛婉清幽幽的嘆了口氣。

小說里這個主角不光性格偏執,而且病態多疑,大約是因為少時悲慘的原因,及笄後他憑着自己的手段一步步往上爬,年僅二十一歲就坐到了當朝首輔的位置。

更是因其心狠手辣、冷血無情的手段震住了滿朝文武,一時間權傾朝野,無人能及。

想給這麼個狠角色刷好感,她怕是命豁出去都不好搞。

但人都穿過來了,薛婉清也只能硬着頭皮道:「你們倆先進去歇會吧,等下做好了飯我叫你們。」

顧簡書眸光微微一凝,但卻沒有開口。

薛婉清又接着道:「屋裡頭柜子頂上有一罐紅糖,拿下來給你妹妹兌碗熱糖水壓壓驚。」

說完後,薛婉清捂着被砸破的頭,呲牙咧嘴的倒吸了好幾口涼氣才進了廚房,準備打盆水擦拭下傷口。

書裡頭顧簡書唯一最在意的就是自己這親妹妹,黑化的起因也是因為原主執意把顧簡枝給賣了出去。

那杜四娘也不是個省油的燈,見顧簡書居然懂什麼大昌律法就知道是個刺頭不好要,轉而帶走了顧簡枝。

也因此顧簡書徹底把原主記恨了下來,成了當朝首輔的第一件事就是發佈通緝令抓她這個後娘。

現如今薛婉清成功阻止了他黑化的起因,把顧簡枝給留了下來。

應該……

至少……

不會像那幾段文字一樣被做成人彘了吧?

薛婉清長舒了口氣,從井裡費勁打了桶水上來擦拭傷口。

這傷口是顧簡書用石頭砸出來的,估摸着也是這下讓原主喪了命,被穿進來的她給頂上了。

木盆里水中的倒影映出這張巴掌大小的臉,生的倒是不錯,柳葉彎眉高鼻小嘴,但臉色蠟黃瘦弱,氣質上要差了許多。

額頭上那道猙獰的口子雖說不長,但看着肯定是要留疤了。

薛婉清禁不住嘆了口氣,可惜了這張臉了。

「二娘……」稚嫩的嗓音在她耳側響起。

薛婉清抬眼就看見顧簡枝站在身前,緊抿着唇,神色怯懦的把手裡頭的布條遞了過來。

顧簡枝今年才八歲,但五官深邃的卻如同是混血兒般精緻漂亮,令人看一眼就知道將來必定是個美人胚子。

這麼好皮囊的兄妹倆,原主居然也狠得下心去虐待?

薛婉清見她神色有些害怕,有意放輕了聲,「這是什麼啊?」

「能包紮傷口的布條,爹爹留下的。」顧簡枝軟着聲,又小心翼翼的抬眼,「二娘,哥哥不是故意要砸傷你的,能不能不要罰哥哥?」

薛婉清好奇,「我罰他幹什麼?」

「平時哥哥做錯事頂嘴,都會被關起來好幾天不給飯吃,這回砸破了二娘的臉……」顧簡枝沒說下去。

但薛婉清卻大概猜了出來,這小丫頭是怕她因此遷怒顧簡書。

書裏面原主的脾性不定,喜怒無常,這兄妹倆可以說是從小被打罵到大的。

如果不是顧簡書性子又狠又野,怕是壓根就護不到兩人這麼大。

原主起了賣人的心思,也是因為顧簡書越來越難管教。

「放心吧,二娘不會罰他的,他是為了保護簡枝這個妹妹才會傷了二娘,這才是一個哥哥應該有的擔當和責任。」薛婉清看着面前漂亮瘦弱的小姑娘,耐着心道:「二娘不僅現在不會罰他,以後也不會再罰你們了。」

「真的嗎?」顧簡枝眸中閃過亮色。

這副模樣讓薛婉清心裏更是柔軟,「二娘既然答應了你,那自然就是真的。」

突然間,主屋拐角處傳來了咳嗽的動靜。

薛婉清聽得清楚,轉過臉就看到顧簡書站在那,目光難測的看着兩人。

「小妹,過來。」他對着顧簡枝招手,依舊是副臭臉的模樣。

顧簡枝看了眼薛婉清後,才挪着步子到顧簡書身邊。

「哥哥。」

「我與你說過多少遍?狼就是狼,你怎麼餵養都喂不熟,更別說還是只白眼狼,說的話怎麼能信?」顧簡書一字一句的冷道:「只怕是把你這蠢貨賣了,你還在替人數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