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無敵劍域
無敵劍域 連載中

無敵劍域

來源:網易雲鼎 作者:青鸞峰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楊葉 現代言情 蘇青詩

如果殺人不是為了裝逼,那將毫無意義;如果活着不是為了裝逼,那還不如死了
殺,就殺他個屍橫遍野,裝,就裝他個巔峰不敗!展開

《無敵劍域》章節試讀:

第二章:往死里打


在雜役峰有一個練武場,練武場極大,橫豎足足有數百丈,清一色的灰白巨石鋪就而成,古樸大氣。
在廣場的正**,一柄巨大的石劍,巍然而立。

眼前這個巨大的練武場是平時外門弟子修鍊的地方,也是楊葉今天要打掃的地方,如此大的一片地方,當然不可能只是他一個人打掃,這是三個人一天的工作量。

如果是昨天,楊葉或許會埋怨幾句,因為這一大片,至少需要四人辛苦一天才能打掃完,這樣,他今天將一點修鍊時間都沒。
但是現在,他心中充滿着希望,看什麼都順眼!

「呦,這不是我們的史上第一廢材嗎?哦,不對,是我們的楊大外門弟子,我們的外門弟子起來的可真早啊,是不是已經將練武場打掃乾淨了啊?哈哈......」

就在這時,一道帶着嘲諷語氣的笑聲自一旁傳了過來。

聽到這嘲諷的話,楊葉轉身看着右邊的三人,眼前三人就是他今天的工作夥伴。

看着三人戲謔的表情,楊葉面無表情,看不出喜怒。

為首的男子他認識,名叫杜修,也是雜役弟子,不過這人名聲很不好,雖然是雜役弟子,但是卻是從不幹活,都是將自己的活讓別人做。

杜修之所以如此囂張,是因為他有一個叔叔與表哥,他叔叔是雜役院的徐管事,劍宗兩千多名雜役,都歸徐管事管!而他表哥則是外門弟子!

有這兩個靠山,杜修在雜役峰可以說是肆無忌憚,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

至於杜修旁邊的兩人,左邊的名叫高酋,右邊的叫李格,兩人也是雜役弟子,不過兩人還有個外號:狗腿子。

收回心思,楊葉道:「既然大家來了,那就分配下工作吧!四人,一人負責一邊,這樣公平!」

「哈哈......」杜修身旁左邊的李格大笑了起來,指着楊葉,道:「杜哥,你聽到沒,他居然給杜哥你分配工作,笑死我了,我還以為這小子識趣呢,沒想到是一個二愣子!」

「這話就不對了!」高酋看着李格,故作正經道:「人家可是高高在上的外門弟子,雖然是曾經,但好歹也是做過外門弟子的人,我們怎麼能讓做過外門弟子做這種低賤的活呢?杜哥,你說是不是?」

「哈哈......」李格大笑了起來,看着高酋,道:「高酋,你小子厲害,損人不帶刺,我李格可是自愧不如,難怪杜哥看重你!」

「哪裡,哪裡!」高酋謙虛道:「我只會動動嘴皮子,李格你能沖能打,每次遇到那些不識趣的人,都是你解決的,你才是杜哥的左膀右臂!」

「.......」

一時間,兩人惺惺相惜起來。

楊葉冷冷看着,任由兩人相互吹捧。

杜修走到了楊葉面前,伸手拍了拍楊葉的肩膀,笑眯眯道:「小子,我們三個今天肚子不舒服,練武場你一個人打掃,怎麼樣?」

「不怎麼樣!」楊葉將杜修的手拍了下去,走到李格與高酋面前,道:「我知道,你們嫉妒我做過外門弟子,你們心理不平衡,畢竟你們以前在外門弟子面前比狗還要卑賤。
現在我從外門弟子變成雜役弟子,你們看到我,就想從我身上找曾經失去的尊嚴,我能理解你們!」說完,楊葉轉身拿起掃帚,朝着練武場中間走去。

楊葉這句直白諷刺,將李格與高酋氣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就像中了毒似的。
一旁的杜修雙眼微眯,臉色陰沉了下來,雜役院三千雜役弟子,還從沒人敢不給他面子的。

作為狗腿子,察言觀色是需要的,見到杜修的臉色,李格會意,衝到了楊葉面前,指着楊葉,道:「楊葉,你還以為你是外門弟子嗎?你不過是個一年都不能達到凡人一品的廢材,還是史上第一廢材!杜哥讓你替他打掃,那是看得起你,別給臉不要臉!」

「我是廢材!」楊葉停下腳步,道:「但是也比某些狗奴才好,一天到晚只會做人家身前的一條狗,主人高興時,拍馬屁,不高興時,出來對人吠兩聲!」

「打,往死里打,打死算我的!」杜修陰沉着臉發話了。
雜役院從沒有人敢挑釁他的威嚴,以前沒有,現在不會有,以後更不會有,他絕不會讓任何人成為例外!

聽到杜修的話,站在楊葉面前的李狗頓時獰笑了一聲,一拳轟向了楊葉的面門。

他早就想動手了,但是杜修沒發話,他不敢,如果他動手打死人,那後果他承擔不起。
但是現在杜修發話,他不再顧忌了。

見到李格動手,楊葉臉色沉了下來,身體朝後快速退了兩步,躲過了李格的拳頭,同時舉起手中的掃帚對着眼前的男子猛地拍了過去。

「啪!」

李格拳頭落空,腦袋正好被楊葉掃帚拍個正着,一聲慘叫,臉上火辣辣的,連退好幾步,然後痛苦的蹲在了地上,雙手不斷揉着眼睛。
掃帚上的灰塵是很多的,楊葉那一拍,使得無數灰塵落在了男子眼中,眼睛裏容不得沙,李格眼淚都出來了。

「雜碎!」

見到楊葉還敢還手,杜修臉色猙獰,一聲怒罵,然後一個疾沖,一拳轟向了楊葉的後腦勺。
眼前這個史上第一廢材,居然敢挑釁他的威嚴,這是杜修不能忍的。

在雜役峰,除了他叔叔外,他就是老大,雜役峰所有人都要聽他的!

感受到身後杜修動手,楊葉火氣也來了,他不是一個愛惹事的人,但是不代表他怕惹事。
眼前三人先是語言侮辱他,然後又讓他一個人打掃三個人一天工作量的活,現在更是直接動手,他真的火了!

轉身,楊葉對着杜修右拳猛地轟了過去。

「嘭!」

兩拳相撞,「咔擦」一聲,杜修頓時雙眼圓睜,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他的手骨折了。

杜修正準備收手,而此時楊葉卻是反手一抓,抓住了他的那軟綿綿的拳頭,用力一拉,右腳對着其小腹猛地踹了過去。

「嘭!」

杜修頓時飛了出去,飛出一米後,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楊葉與三人雖然同是雜役弟子,但是他可沒像三人那般每天除了工作外就是吃喝玩樂混日子。

他每天除了正常的工作,所有時間都在鍛煉肉身,不管颳風還是下雨,從他到劍宗那一刻起,他就沒間斷過!

所以,即使他還沒成為一名玄者,但是他的肉身強度,卻也不是眼前這兩人能比的。

解決李格,楊葉轉頭看向一旁的高酋,見到楊葉看向自己,高酋下意識的朝後退了兩步,雙手緊握,強自鎮定,道:「杜,杜修是許管事的侄子,他的表哥是外門弟子,你動他,許管事與他表哥是不會放過你的!」

沒管狐假虎威的高酋,楊葉走到了躺在地上的杜修身旁,蹲了下來,拍了拍滿臉忌憚的杜修,道:「現在,四人,整個練武場,你們三個全部打掃,有沒有問題?」

喉嚨滾了滾,杜修正猶豫,見楊葉拳頭捏了起來,連忙道:「沒問題,沒問題,我們馬上打掃!」好漢不吃眼前虧,這個道理是他叔叔教他的,現在他用上了。

淡淡地看了杜修一眼,楊葉起身,扛着掃帚快步朝清風谷走去,他知道,這事還沒完,眼前的人還會找他麻煩,杜修不敢,但他肯定會去找他的叔叔,或者那外門弟子表哥來找自己麻煩。

他現在只是肉身力量強一些,但還不是玄者,這時的他絕對不是一個外門弟子的對手。
為了有自保能力,他必須苦練,早日成為玄者,不然,等那個外門弟子來找他時,他連反抗的能力都沒!

所以,他必須得加緊修鍊,爭取早點成為一名玄者。

「杜哥,我們怎麼辦?」李格扶起了杜修,沉聲道。
現在他明白了,他根本不是那叫楊葉的人對手,如果再去找對方麻煩,那就是找揍了。

一旁的高酋不說話了,楊葉的狠辣果斷讓他有些畏懼了。

「等我表哥從世俗探親回來,到時我要讓他生不如死!」看着楊葉的背影,杜修眼中閃爍着怨毒的光芒。
五年了,他做雜役弟子五年了,還沒人敢這樣對他,居然敢對他動手,想到這,眼中那怨毒之色又濃了些。

.....

「你們看見沒,那個史上第一廢,哦,不對,是楊葉將杜修那三個雜碎狠揍了一頓!」

「什麼?真的?杜修那個雜碎真的被揍了?」

「你不會說謊吧,杜修的叔叔是許管事,表哥又是外門弟子,那叫楊葉的外門弟子敢打他嗎?」

「騙你們做什麼?我可是親眼看見的,杜修與他兩個狗腿子今天如同往常一樣,三人不準備幹活,讓那楊葉一個人打掃練武場,楊葉不同意,然後杜修三人就開始動手,沒想到,三人反被楊葉揍了一頓,而且還打掃起楊葉那一塊地盤!」

「哈哈,爽啊!杜修那個雜碎,平時仗着他有個叔叔與表哥,到處欺負我們雜役峰的雜役弟子,這次終於踢到鐵板了,走,將這事告訴別人去,讓別人也爽爽......」

不一會,楊葉怒揍杜修的事便是傳遍了整個雜役峰。

而楊葉已經來到了清風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