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醫至尊
天醫至尊 連載中

天醫至尊

來源:網易雲鼎 作者:真庸懶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冉月 現代言情 陳陽

第一天進城的山村少年,被美女處處嫌棄
她卻不知,少年握有上古龜甲,占卜相面,醫藥符籙,無所不通
從此逍遙都市,白手起家,一不下心成了個世界首富
展開

《天醫至尊》章節試讀:

第二章 不聽老人言


陳陽慢條斯理的說:「你叫我啥?」

「叫你陳……哦,舅老爺,舅老爺你快來,我讓你住家裡,不,我求你住家裡!」劉冉月趕忙改口求饒。

陳陽提起編織袋,說道:「這還差不多,你躲在卧室的東南角,不要動,我五分鐘後到你那裡。」

掛斷電話,陳陽大步往別墅返回。

劉冉月縮在卧室的角落裡。

神情驚恐的看着周圍。

就在剛剛。

她換了睡裙,對着鏡子敷面膜,準備睡覺。

可在鏡子里,劉冉月清晰的看到一團黑色的骷髏,緊貼着自己的後背。

接着,吊燈莫名其妙的就掉了下來,砸破了劉冉月的腳。

那時候,劉冉月終於反應過來,山村裡來的舅老爺,並不是在胡扯!

鬼煞纏身,高處落物,血光之災,全都應驗了。

劉冉月緊閉着雙眼,焦急的等待着。

五分鐘後,一道人影直接從別墅的院牆翻了進來,正是陳陽。

進了別墅,陳陽一腳踹開了房門。

眼睛裏,紅光流轉。

瞬間,這客廳內的一切氣息流動,皆是一清二楚。

這是相術中的望氣術。

所謂風水相術,本質就是氣的流動聚集。

氣乘風則散,界水則止,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是為風水。

這別墅,原本風水極佳。

然而,此刻整個屋子裡,卻處處散布着濃鬱黑色煞氣。

「好濃郁的煞氣!」

陳陽從口袋裡,掏出一把灰白色粉末。

是黑貓骨灰。

貓為虎師,骨灰也如虎骨一般,占金位,主肅殺。

「西南巽金,白唬所主,子時沖煞。」

「驅煞,散!」

陳陽朝着空中巽位,拋了一把粉末。

瞬間,白光大作,黑色煞氣紛紛燃燒退散。

陳陽到了劉冉月卧室,再一次灑下貓屍粉末。

空中噼啪爆鳴。

一團黑色邪祟,直接消弭。

「舅老爺,你可算是來了。」劉冉月跑過來,一把拉住了陳陽的胳膊。

陳陽把屋子裡的燈光,全部打開。

他看向那個魚缸,皺着眉頭說:「暫時沒事了。不過,這魚缸地方,還在有煞氣湧出,不僅僅影響你們家的財運,還會讓你們疾病纏身,煞運不斷。我先把魚缸毀掉,明天再找找具體原因。」

「怎麼會?那個魚缸是我爸找大師布下的風水局,大師還說,風水之法,得水為上,能藏風養氣,富貴延年。」劉冉月心有餘悸的開口說。

陳陽解釋說道:「按理說應該如此,不過,現在這魚缸所藏之氣,不再是財氣,而是煞氣,肯定要砸掉才行。」

陳陽也沒廢話,走過去放幹了魚缸的水,隨後噹啷一下,給砸碎了。

劉冉月把自己房間隔壁的客房,收拾出來,讓陳陽安穩的住下。

……

晚上。

陳陽躺在席夢思的大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着。

「唉,這也太軟了,還是睡木板舒服。」

陳陽乾脆打了地鋪。

他盤腿坐在地板上,丹田內,一個黑色的烏龜殼,亮了起來。

這是陳陽的秘密。

他生活在牛頭村,從小跟隨爺爺學道習醫。

在八歲那年,陳陽偶爾在後院的枯井裡,發現了一個如同磨盤大的烏龜殼。

烏龜殼上寫着九個鬼畫符一樣的文字。

陳陽不小心被烏龜殼割破了手指。

隨後,烏龜殼化成一道紅光,就進入了他的丹田內。

這十五年來,在烏龜殼的幫助下,陳陽的道家五術,早已經超越了爺爺很多很多!

所謂五術,就是山醫命相卜。

除了命數不可捉摸,在山、醫、相、卜方面,陳陽均已造詣登峰。

呼吸吐納,物我兩忘。

修鍊了兩個小時後,陳陽才倒頭睡覺。

……

第二天一早。

陳陽痛苦的坐在馬桶上。

他在牛頭村時候,聽說過城裡都是馬桶,沒有蹲坑。

當時陳陽覺得,能坐着方便也挺好的。

可現在,第一次坐在馬桶上,那種痛苦的便秘感,讓他有些絕望。

「陳陽,陳陽你快一點!早飯都要涼了!」劉冉月坐在餐桌邊大喊。

陳陽扶着腰,從廁所走出來。

「你便秘嗎?廁所里待了快一個小時了!」劉冉月捋了下頭髮抱怨着。

陳陽無奈嘀咕:「沒有蹲坑,我不太習慣。」

劉冉月愣了兩秒鐘,隨即捂着嘴,咯咯咯的大笑了起來,笑的前仰後合,花枝亂顫。

陳陽看着對面的劉冉月,眼睛有些發直。

這女人笑起來的時候,還真好看。而且,她穿的白色T恤,身材真好啊!

哎,可惜岔了兩輩,不好下手。

劉冉月笑着笑着,發現陳陽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她俏臉紅了下。

白了陳陽一眼,劉冉月敲着盤子,說道:「別看了,我臉上又沒花兒,趕緊吃飯。吃過飯讓保姆阿姨帶你熟悉下環境,我今天得去公司上班。」

「你今天還是別出門了。」陳陽看着劉冉月的鼻尖,說道。

「為什麼?」劉冉月撇撇嘴,「我不出門,公司倒閉怎麼辦?現在房地產行業不景氣,我們家的中介公司也跟着倒霉,隨時可能倒閉。」

陳陽一邊大口吃雞蛋餅,一邊說:「你鼻尖顏色發黑,那裡是財帛宮位置,發暗說明財運全無,你去了也沒用。另外就是,眉角福祿宮上火生痘,說明你事業不順,今天會招惹小人。你留在家裡,可以避免,如果你出去,今天不僅沒有生意,還會招惹小人,破財遭罵。」

劉冉月原本心情挺不錯的,聽到陳陽這一番話,她氣的瞪了眼陳陽。

「你就是個烏鴉嘴!這裡是大城市,不相信農村裡的那一套,在我們城裡,只相信努力和汗水,才能成就事業!」

劉冉月抱怨了幾句,匆匆吃過飯,就開着白色奔馳,去公司上班了。

陳陽嘆了口氣,「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啊。不過,這魚缸煞氣,我是要好好研究下才行了。」

偌大的別墅里,就剩下陳陽一個人了。

吃了飯,陳陽打算洗個澡,然後去查看煞氣來源。

他進了浴室,發現自己的浴室里沒有洗髮水和香皂。

陳陽到了劉冉月洗澡的那個浴室,準備借她的洗髮水和肥皂用。

劉冉月浴室的洗衣機中,擺着幾件衣服。

有兩個特別小,還帶着花邊。

陳陽在牛頭村從來沒見過這些。

撿起絲長襪拉了拉,這衣服彈性真好。

他又拿起如同布條一般的小衣服瞅了瞅,更是驚愕。

這時候,浴室的門砰的一下推開。

劉冉月火急火燎的衝進來,她的電話手錶,昨天落在了浴室里,忘了取了。

衝進浴室。

劉冉月看到陳陽拿着自己的衣服,在那裡研究,瞬間她又羞又惱!

「陳陽,你變態是不是!」劉冉月一把將衣服抓了過來,氣的她狠狠扭了下陳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