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穿書之我能得十倍返還
穿書之我能得十倍返還 連載中

穿書之我能得十倍返還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辛妘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李晴 武俠修真 辛妘

辛妘穿進了一本名叫《魔尊歸來》的大男主修仙爽文,成為了前期「正道天才」男主的舔……瘋狂的追求者
辛妘神色複雜
年紀輕輕一小姑娘,幹什麼不好,要將大好年華浪費在不適合的人身上?
她決定遠離劇情,遠離是非
不想……
【叮,系統加載完成!】
【使用本系統,宿主贈送出去的東西,都將獲得十倍返還!】
【系統綁定唯一贈送目標:郁秦安(男主)】
辛妘:(✧∇✧)
放心吧...展開

《穿書之我能得十倍返還》章節試讀:

第8章 有,有毒!


  這邊,辛妘走到107號房間之前,將手中木牌按在門上的凹槽里。

  便聽「咔」的一聲輕響,房門自動打開。

  一個木製的工作台擺在房間的正中間,旁邊,還有用來休息的椅子以及修行的蒲團。

  然後,就是堆在地上的紅色蜥蜴皮了。

  辛妘進門,關門,走近細看。

  那蜥蜴皮上,還有着未被處理的殘存血肉,地面上,更是聚集了不少血水。

  辛妘禁不住皺眉。

  翻找起原主記憶。

  靈材處理,能夠見到各種各樣,五花八門的東西。

  原主打過鐵,融過金銀;煉過血,剖過凶獸;甚至有一次,被一截突然活過來的木頭給破了相……

  辛妘越看越驚,最後,只餘一聲嘆息。

  原主,真得很敢拼!

  並且在每次想要退縮的時候,都會想到男主,再強迫自己堅持。

  辛妘不太懂這種為愛不顧一切的人,但她……佩服這種人!

  收了思緒,辛妘拿起一張蜥蜴皮,放在了工作台上。

  順便通過木牌,看了一下任務要求:

  將火蜥皮清理乾淨,煉製成易於保存使用的程度,並裁剪規則。

  任務已經接了,不做卻是不好。

  辛妘雖然有些膈應這摻着血肉的皮子,但也不是不能克服。

  收起木牌,看着面前火紅色的蜥蜴皮,一些信息出現在腦海里。

  火蜥皮,來自一階凶獸烈火蜥,能夠用來製作皮甲,但更多的,是根據其透氣和保暖特性,製作成為內甲。

  原主之前便有接觸和處理過。

  當然,也是第一步,將之製成適合存放煉製的皮革。

  至於後面製成甲的步驟,便需要專門的煉器師動手,才能最大程度的發揮其性能。

  心底有了計較,辛妘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手上凝聚火焰,緩緩將整張蜥蜴皮包裹。

  火苗閃爍,直接將殘存的血肉燃成灰燼,蜥蜴皮中多餘的水分,也開始緩慢流失。

  如此持續了大約半刻鐘,便基本達到了要求。

  辛妘收回火焰,掐了個清潔術,打算去掉上面的灰漬,再進行裁剪。

  卻覺,靈力運轉晦澀,平日里一念便能出手的清潔術,卡了一個呼吸,才落在火蜥皮上。

  怎麼回事?

  辛妘皺了皺眉。

  放下手中的火蜥皮,閉眼,凝神內視。

  便見自己的丹田內,無色靈力間,不知何時染上了一抹黑色。

  丹田悶漲,腦袋也不知怎的有些發暈。

  這……是毒?

  烈火蜥的皮,怎麼會是帶毒的?整理靈材的人沒有發現這個問題?還是說……

  辛妘的腦海里,閃過胡葵葵的臉,皺了皺眉,感覺到了不妙。

  卻也不敢在此時細想。

  抬腿,在椅子上擺出打坐姿勢,心神沉入丹田。

  催動靈力,用一小部分靈力包裹住黑色毒素,與其他靈力分開。

  再控制那裹着毒素的靈力,小心翼翼的運向體外。

  因為自身已經中毒的原因,排毒的速度並不快。

  辛妘運着運着,突的感覺……有些不對。

  黑色毒素被無色靈力包裹,並不躁動,緩慢的同化着靈力。

  而靈力這邊,似是無法忍受這種挑釁,反過來,吞噬着毒素。

  前者的速度比不上後者的速度,因此,隨着時間流逝,那抹毒,已經變的弱了不少。

  辛妘怔了怔,改變命令。

  於是,那被挑釁良久,因她的意念而對毒素抱着警惕的靈力,如同瘋了一般湧上去,將毒素迅速蠶食殆盡。

  辛妘頓時便感覺,頭不暈了,身體不難受了,甚至,自己的修為還似乎……上漲了一絲絲。

  辛妘愣住。

  我還有這能力?

  她可不會天真的以為,那害自己的人所使的手段這般簡單。

  因此,有問題的不是毒,而是她!

  抱着滿肚子疑問,辛妘重新拿起一張火蜥皮,催動火焰重複了一遍處理的操作,同時注意觀察着體內。

  整個處理過程並無異樣,一直到結束的時候,她收了火焰,將驅動的靈力收回丹田,便有一抹黑色毒素,進入了她的身體。

  眩暈感再度襲來,辛妘全然忽視,閉眼凝視體內,同時命令體內靈力不做抵抗。

  這一次,是黑色毒素的單向同化。

  辛妘觀察了幾息。

  以身體靈力不反向吞噬毒素為前提,包裹毒素送出體外。

  那毒素一見空氣,便迅速消散了。

  完成任務的靈力重新回歸身體,卻還是帶回了,一抹極淡的黑色毒素。

  同化、污染、無法驅逐。

  辛妘驚了。

  這毒,太陰了吧?

  不過……

  辛妘催動靈力吞噬那抹毒素,感受着的確贈長了一絲絲的修為,開始興奮起來。

  人之砒霜,我之甘飴,謝謝這位老鐵送來的寶貝!

  她也不在椅子上坐着了,拿了蒲團跑到那堆火蜥皮跟前,盤膝坐下。

  催動火焰從一角燒起,主動引毒素入體。

  一邊吞噬增長修為,一邊思索起之後的事情。

  這位老鐵辦的事是好事兒,但她的心,可不是好心啊!

  ……

  能夠進靈材堂後堂閣樓的弟子,多是帶着任務的。

  每個人身上都有事兒,不得閑,也便沒有多餘注意給其他人,就連走路,都是匆匆忙忙。

  在這種情況下,一間工作室的門被打開,有人走出來,根本沒有引起任何注意。

  直到,出來的那人腳步趔趄,幾步之後,便直挺挺的撲在地上,發出一聲沉悶聲響。

  才終於,吸引了視線。

  一名臨近的女弟子愣了愣,一個箭步沖了上去。

  俯身將那撲倒的人扶起。

  「你怎麼樣?哪裡不舒服嗎?有沒有事?」

  辛妘抬起眼皮看了女弟子一眼,用虛弱的聲音道。

  「有,有毒……」

  女弟子皺眉,將辛妘抱在懷中,一手搭上了她的手腕。

  還不等靈力探入。

  便有另一個進了辛妘工作間的弟子喝道。

  「別用靈力!」

  「這房間里是火蜥皮,她中的,恐怕是毒火蜥的火毒!」

  那女弟子臉色大變,慌張收了手。

  而其他人,也多是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辛妘面上痛苦,心底一片迷茫。

  什麼毒火蜥?不是烈火蜥嗎?原主記憶里沒這知識點啊?

  正迷茫着,周圍的弟子們已經動了。

  「我去請長老!」

  「你,中毒的那個,不要動用靈力,千萬不要!」

  「告訴長老,是火毒,讓長老帶水靈玉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