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開局被廢太子,我苟不住了
開局被廢太子,我苟不住了 連載中

開局被廢太子,我苟不住了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衛凌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衛凌 衛勛

為揭開母族慘案,衛凌在陰謀詭計,權利旋渦中,一步步揭開當年真相,登基皇位,坐擁天下!...展開

《開局被廢太子,我苟不住了》章節試讀:

第六章 我要成親了


  好啊!

  來了,終於來了!

  先示恩,安撫關心,殷勤備至。

  後示威,彰顯武力,殺機畢露。

  這毒蛇太子居然也學妖孽父皇,玩起了恩威並用的把戲。

  看來,今天要是不給他好好上一課,恐怕未來會有更多麻煩。

  想到這裡,衛凌斜瞄着滿臉輕蔑的津南。

  「你要挑戰本王,得拿命來償,不後悔?」

  津南一臉不屑:「只要四皇子有那個本事,在下絕不後悔。」

  「好!」衛凌緩緩站起身。

  就在這時,衛雄故作着急地一把拽住了他。

  「四弟,不可魯莽,這津南可是真正的劍術高手。」

  說著,他又陰着臉瞪向現場的一眾皇族。

  「你們也是,跟着起什麼哄,還有沒有點規矩了?」

  瞬間,現場鴉雀無聲。

  而衛凌卻像看死人似的看向衛雄。

  這事兒,不就是你故意安排和挑起來的嗎?

  又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

  你這個雙面人裝得可真累啊。

  「四弟!津南是個粗人,你千萬別介……」

  「我介意!」不等衛雄說完,便被衛凌冰冷的聲音打斷。

  衛雄聞言,神色頓時一怔。

  衛凌沒在理會他,走下台階,打量着眼前高瘦的津南。

  「出手吧!」

  津南立即皺起眉頭:「你的劍呢?」

  「收拾你何須用劍?」衛凌傲氣地冷哼了一聲:「若是用劍,那本王和這群酒囊飯袋有什麼區別?」

  夠狂!

  以至於現場的皇族們個個憤慨。

  就連站在正殿主位上的衛雄,也不禁臉色一沉。

  津南更是殺氣畢露地後退了兩步,手中長劍一抖。

  「四皇子,你既然如此狂妄,那在下就不客氣了!」

  話音落下,他猛地一劍,朝衛凌刺來。

  角度刁鑽,勢如奔雷,速度之快竟然帶起了刺耳的破風聲。

  衛凌卻微微偏頭,輕描淡寫躲過這凌厲的一劍,接着反手一記重拳。

  哐!

  伴隨着一聲悶響,津南硬生生倒飛出去,一頭撞在後方的柱子上。

  懵逼中,他急忙摸了摸黏糊糊的鼻子,頓時勃然大怒。

  這一幕,也讓現場皇族們一臉驚愕。

  不用劍,這個討厭的衛凌居然也如此厲害!

  「你!」津南歇斯底里地怒吼道:「你敢辱我!」

  說著,他騰空而起,一腳踏着柱子,以閃電般的速度沖衛凌飛刺而來。

  就在長劍快要刺入衛凌的咽喉時,卻被他猛地抬手,二指夾住劍身。

  「這襄里秦大劍師的親傳弟子,也不過如此。」

  說著,衛凌二指便輕輕一翻。

  噹啷!

  隨着一聲脆響,津南手裡的長劍瞬間被折斷!

  在他一臉震驚的目光中,衛凌夾着的斷劍隨手一甩,噗哧一聲,直接洞穿了他的咽喉。

  絕殺!

  整個現場瞬間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靜。

  「這……這是什麼功夫?」津南臉上帶着不可思議,轟然倒地。

  「本王說了!」衛凌一臉傲然地說道:「挑戰就得拿命來償,弱者,不配言!」

  「啊!」

  剎那間,現場的皇族們一片嘩然,一個個臉色煞白地站起身。

  「這個衛凌,他是魔鬼嗎!」

  「他怎麼可能那麼強?」

  「津南可是大劍師襄理秦的親傳弟子,就這麼被空手秒殺了?」

  相較於眾人的震驚,衛雄卻一臉鎮定,看不出是怒是喜。

  這本是他精心安排的一齣戲,要的就是震懾衛凌,讓他當眾遭到羞辱,不敢有非分之想。

  可現在,辱人不成反自辱,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二哥!」這時的衛凌轉身,看向一言不發的衛雄:「謝謝你給弟弟籌備的接風宴,到這兒也算是盡興了!」

  聞言,衛雄在眾人矚目下,沉默着來到衛凌的面前站下。

  兩人四目相對,目光尖銳,讓現場眾人瞬間鴉雀無聲,緊張得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當著他們和太子的面在東宮殺人,不僅是打了他們的臉,也掃了東宮太子爺的面子。

  如此,太子爺怎能忍?

  良久!

  衛雄忽然仰頭哈哈大笑。

  「四弟,厲害呀!」

  「看來我們皇族中,除了大哥衛傲,又要多出一位絕世武者了!」

  「二哥,過譽了!」衛凌不卑不亢地看着他:「我還有事,先告辭,明晚我請二哥赴宴!」

  這話一出,衛雄不禁噢了一聲。

  「四弟盛情相邀,孤當然要捧場……」

  「捧場還不夠。」衛凌搖了搖頭,沉聲說道:「恐怕二哥還得準備一份大禮,因為我明日要成親了!」

  說完,他帶着邪魅後退了幾步,在現場眾人目瞪口呆下,轉身走了。

  好一會兒!

  一眾皇族們才紛紛沖衛雄圍攏上來。

  「猖狂,這也太猖狂了,毫無人臣之禮!」

  「這就是個亂臣賊子,太子殿下要小心呀。」

  「他要成親,他一個剛剛出來的罪人,成哪門子親?」

  「他莫不是要打洛家三小姐的主意吧,明日可是三哥和洛家三小姐的成親之日啊!」

  「胡說,洛家三小姐和三哥的婚事,是太子哥哥欽定的,借他一百個膽子也不敢!」

  聽着眾人的議論紛紛,吵吵嚷嚷,衛雄陰沉着臉,終於爆發了。

  「滾,都給我滾!」

  這一聲虎吼,頓時讓一眾皇族嚇得魂飛魄散。

  一個個面面相覷,急忙落荒而逃。

  直到這時,衛雄才背着手,緩緩在津南的屍體前蹲下。

  撫摸着洞穿津南咽喉的斷劍,他儒雅的臉上露出怨毒。

  「賀庸!」

  話音落下,一名身穿盔甲的中年將軍緩緩走入。

  看到現場的一幕,他也不由得皺起眉頭。

  「你是百戰之將,三星武者!」衛雄緊鎖着眉頭問道:「如果讓你親手殺津南,需要幾招?」

  「十招以內!」賀庸冷聲回答。

  「這也就說!」衛雄長嘆着站起身:「衛凌的實力已經超過了你?」

  「不!」賀庸搖頭:「津南死於輕敵,而並非武威親王實力強橫。」

  聞言,衛雄皺了皺眉,隨即沉聲吩咐道。

  「明日衛勛迎娶洛羽淑,你調三百東宮羽林暗中埋伏,這關係到鎮南大軍十萬鐵騎的兵權,不得有絲毫紕漏!」

  賀庸一愣,接着立即躬身應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