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落魄小書生
落魄小書生 連載中

落魄小書生

來源:掌中雲 作者:沈麟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柳楚兒 沈麟

穿越古代成了落魄書生?家徒四壁卻有一個美麗娘子!沒關係,種田,經商,打仗我都會,賺錢不要太簡單
朝野動蕩,時局混亂
身在鄉野之中,我仍為一方梟雄
守國門,平動亂
吾乃一品寒士
展開

《落魄小書生》章節試讀:

第8章 有妻如此


安定是澶州八縣之一。
而澶州,又是大周北方最重要的關城,跟雄州、大同並稱大周三關。
這些年來,大周國勢江河日下,北方的遼國屢屢犯邊。
打得大周軍隊,只能龜縮在各大城池裡,嚴防死守。
澶州的形式要比大同、雄州好。
因為北方最大的河流,黃龍江繞城而過,比什麼護城河都管用。
所以,民間有句俗話。
北國州十六,黃龍護澶州。
當然,澶州本地還有一句諺語。
黃龍護澶州,安定排前頭。
因為安定縣大部分地域,都位於黃龍江改道形成的一個大河灣谷地,沖積平原富饒之極,還有水運之便。
安定,縣如其名,不但安全,還是北方最富裕的地方。
人文薈萃,乃北國明珠。
沈麟抱着嬌小可人的柳楚兒,騎着一匹瘦馬,踢踢踏踏的進了安定南門。
守門的官兵懶懶散散,躲在陰影里乘涼。
沈麟扔了五枚銅板進去,那人揮揮手就放行了。
「安定縣,就隔着十幾里寬的黃龍江河灣,對面就是遼人!」
「這防衛……唉!」
這段時間了解一些這個朝代歷史的沈麟嘆道。
柳楚兒抬頭問道:「相公,你是擔心遼人會打過來么?」
沈麟苦笑道:「你也看到了,就城門口那些兵士,能打仗么?」
「遼人騎兵一個衝鋒,恐怕這些傢伙,就得作鳥獸散。」
柳楚兒笑了,小手還捏捏沈麟的手背,以示安撫。
「相公,你也太那啥,杞人憂天了吧?」
「聽說遼人不善水戰,黃龍江有我們的水軍呢!」
「他們怎麼過來?飛過來么?」
恐怕所有人都這麼想吧?
大周設在黃龍江上的水軍,聽說超三萬人,戰船幾百艘。
可日防夜防,總有疏漏的地方。
黃龍江河防長達千里,最窄處不過三里。
小舢板,皮划子都能偷渡。
一艘不行,十艘,百艘呢?
不要太多人,只要過來五百悍卒騎兵,安定必然告破!
看來,安生日子,不一定長久啊。
必須得抓緊時間賺錢了。
有了錢,就可以養一直保護自己家人的隊伍。
這個年代養些私兵,不超過一定規模,其實並不會被官府追究。
想得有些遠了。
沈麟暗暗發笑,真是個操心的勞碌命,兩人都是頭一次,進這般繁華的大城。
沈麟還好些,不過是好奇多餘驚訝。
柳楚兒就不同了,眼珠子都快轉不過來。
「啊呀呀,相公,好多店鋪攤販啊。好多貨物,比沈家集那邊還要大好多呢!」
「騎馬不太好,咱們下馬走走吧!」
沈麟自無不可,抱着她下了馬。
小丫頭霞飛俏臉,頗不好意思。
「楚兒,你家相公現在有錢啦。想買什麼,儘管敞開了花銷!」
柳楚兒心頭感動,吐了吐小香舌道。
「相公,咱們賺點錢不容易呢!」
「可別亂花!」
沈麟毫不在意的擺擺手:「別介,你家相公,賺錢的本事多着呢!自家女人,就是要寵着嘛!」
「嗤?」旁邊一位年歲不大的胖子,搖着摺扇鄙視道。
「哪裡來的鄉下蠻子?蛤蟆日天,胡吹什麼大氣?」
沈麟也不生氣,反而轉頭笑道。
「兄台,看你這體型,經驗很足嘛!」
那胖子一時間摸不着頭腦:「你啥意思?」
沈麟同樣鄙視道:「沒啥意思。沈某人,看到了好大一隻蛤蟆!」
「楚兒,咱們快走,免得被蛤蟆的口臭,給熏着嘍!」
「咯咯咯!」
柳楚兒樂不可支地跟着沈麟小步就跑。
兩人一馬,三轉兩轉就消失在人海中。
那胖子咂咂嘴,這才明白過來。
自己被人罵了!
「喂喂,別跑。有種跟吳七爺單挑啊!」
「你才是蛤蟆,你全家都是蛤蟆!」
街上的行人無不指指點點,捧腹大笑。
你這樣挺着大肚腩,提着褲腰帶,蹦跳着破口大罵。
跟一隻日天的蛤蟆,有區別嗎?
沈麟當然看不着了。
他正熱情地勸說著柳楚兒。
「丫頭,這糖葫蘆多好,來幾根?」
「不要,太酸!」
「丫頭,那家糕點鋪子都排隊了,香氣瀰漫,咱們得買點回去!」
「相公,不要了好吧?太甜!」
「哎哎,丫頭,相公我肚子餓了,那家酒樓不錯耶!」
「相公,人家牌樓好高哦!一會兒咱們就回家,回家給你做油潑辣子面!」
……
一路上,小丫頭看什麼都有稀奇,卻硬是忍着。
啥也不願買!
其實,沈麟的心裏,已經感動得稀里嘩啦了,自家媳婦兒年紀這麼小,就懂得勤儉持家,絕不亂花一分錢,想想另一個世界的前女友,成天嚷嚷着買買買。
化妝品、包包、吃的喝的……
自己作為高級技工,一個月過萬的紅票子,都讓那妞給糟蹋得七七八八了。
人家還嫌棄沈麟沒出息,整天就和螺絲刀,機械打交道。
又沒錢,還沒情趣!
看看現在的柳楚兒,經過一個多月的進補。
整個人容光煥發,美貌不可方物。
前世的女友,給柳楚兒提鞋都不配!
有妻如此,夫復何求?
「這個必須買!明月齋的胭脂水粉,咱家楚兒怎麼能少?」
柳楚兒拗不過,足足心疼了半天。
「相公,你……你太浪費了!」
「一盒就夠了好吧?你竟然買了四盒全套?」
「足足二兩銀子啊,夠我們頓頓白面吃好久啦!」
沈麟嘿嘿低笑道:「月季、桂花、蘭草、豆蔻。四種香型,相公我都喜歡聞聞!」
「難道,作為妻子,你不想為悅己者容么?」
柳楚兒低垂着臻首,把水粉盒子攥得緊緊的!
她含羞帶怯地低語道。
「楚兒……楚兒自然是願意的!」
兩人在街邊吃了碗南方的米粉,味兒很地道。
柳楚兒指着街對面的鋪子提議道:「相公,賣織布機的!」
「我……我想買一台,聽說在家裡織布,也能賺錢補貼家用的!」
沈麟心頭一動,腦中瞬間轉動了好多個念頭。
大周朝的江南之地,才是紡紗織布的源頭。
北方種棉的不少,卻淪為了原料產地。
家庭織布,反而是主流!
「走,看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