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陰陽麒麟子
陰陽麒麟子 連載中

陰陽麒麟子

來源:掌中雲 作者:蘇陽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蘇陽 蘇魂

我出世身帶麒麟,爺爺為救我,親手剝下自己人皮,送給九尾狐
那一天,枯木逢春,萬獸朝拜!展開

《陰陽麒麟子》章節試讀:

第5章 狐狸


女孩的話讓我腦子一片空白,她的皮膚又嬌又嫩,看得我口乾舌燥,身材絕對一流,比大多明星都要好。
「我……爺爺?」我喃喃了一句,我連他一面都沒有見過,卻給我留這麼好的福利?還有,女孩跟這個銅錢有關嗎?
在我思考的時候,那女孩已經貼了上來,溫熱的嬌軀讓我虎軀一震,啪一下,燈居然自己滅了……
面對着如此好的絕色美女,我沒有理由拒絕,一夜溫存……等第二天陽光照進屋裡的時候,女孩已經不見了,她什麼時候走的我都不知道。
昨晚女孩就像水蛇一樣纏了我一宿,我累得差點差點起不來,想買點補品吃吃,可是看了看快沒有的餘額,我頓時心涼了。
沒辦法,只能簡單買了幾根韭菜,然後炒個雞蛋吃。
昨天林依依的事已經上了新聞,其實那個所謂的李老闆也不過是個吃軟飯的,真正有錢的不是他,而是他的老婆。
後來他老婆發現了他跟林依依的事,於是就要將他掃地出門,在爭執中,李老闆把他老婆殺了,然後利用狗毀屍滅跡,堪稱殘忍。
我一看這李老闆的面相就知道他不是什麼好男人,因為他有三白眼。
所謂「三白眼」,就是眼睛三面呈白色,分「上三白」或「下三白」。
「上三白」神衰氣短,性情乖張,在家中容易對伴侶粗暴相向。
「下三白」陰險狡詐,詭計多端,主動勾三搭四,**無度,這樣的男人在婚姻中就是人渣,遇到了簡直要倒八輩子血霉。
而李老闆就是下三白,還是個吃軟飯的,真不是東西。
在我咒罵李老闆的時候,突然門鈴又響了,打開門後,一個大概三十幾歲的中年人站在門外。
「你好,請問有什麼事嗎?」我禮貌的問道。
中年男人跟林依依一樣,拿出了一枚銅錢,而這枚銅錢上面也一樣刻着蘇字。
「我奶奶留下來的,還有這裡的地址,說有什麼邪事,就找到這裡來,會有大師幫我解決。」中年男人說道。
看到第二枚銅錢,我欣喜若狂,急忙將中年男人迎了進來,然後收下了銅錢,說我就是那個可以幫他解決邪事的大師。
中年男人看我年紀輕,跟林依依一樣,皺眉看着我,半信半疑。
畢竟像我這個年齡,確實跟大師沾不上邊。
這時候我在中年男人身上嗅了一下,然後笑道:「是狐狸,你遇上狐狸精了吧?」
中年男人驚愕無比,連忙問我是怎麼知道的?
我說這個簡單,你面相兩顴烏黑,明顯是撞邪了。
火林珠上記載,黑入兩顴易招邪,怪部青烏鬼必侵。
而我剛才又在中年男人的身上聞出了一絲妖氣,還有狐狸的狐臭味,說明中年男人遇到的是狐狸精。
「大師,救我!」中年男人見我有點本事,立刻相信了我的實力,撲通一聲就給我跪下了。
我把他扶了起來,讓他不要激動,到底是什麼事給我從頭說來,我定能幫他。
中年男人坐回去後,說自己叫強子,家住在一個小山村,今年三十三歲了。
強子早年父母就去世了,由奶奶一手帶大,可在去年奶奶也走了,只留下這枚銅錢和地址。
這邪事啊,還得從一個月前說起。當時村裡鬧狐災,很多村裡人家的雞都被偷了,狐狸狡猾又邪性,在他們那是野仙,而且山村狐狸多,有時候真是防不勝防。
不止村裡人,強子養的雞也遭了秧,強子不樂意了,家裡本來就窮,這每天晚上都少一隻雞,那不是讓本就貧窮的家裡雪上加霜嗎?
當晚強子覺都不睡了,拿了一把鋤頭守在雞舍,一直守到了午夜十二點。
強子依稀記得,那晚陰風陣陣,炎熱的夏天卻冷得他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雞舍周圍黑影重重,不知道有什麼在胡亂叫着,極其詭異,平時村裡都有狗叫,可那晚卻安靜得可怕。
強子雖然有些害怕,畢竟狐狸天生就邪性,還記得去年也是鬧狐災的時候,村裡二狗打了一隻兩條尾巴的狐狸回來,極其罕見。
二狗說這種狐狸是已經成精的,有修為,吃了可以延年益壽。
那二尾狐狸一聽說二狗要吃它,立刻在籠子里跪拜了起來,眼裡噙着淚水,好像能聽懂人話。
可二狗始終沒有放過它,剁了下酒菜,當晚就喝多了。
凌晨時分,二狗跟撞了邪一樣,燒了一個大鍋的熱水,然後自己跳了進去,把自己給活活燉了,那場面,極其驚悚,後來村裡人都不敢吃狐狸,如果狐狸來偷東西吃,最多趕跑。
強子想起這事,再看看這周圍的黑影,頓時頭皮發麻,可這些雞就是他的命,他也不能不管。
後來強子回家灌了半瓶白酒,藉著酒膽硬着守到了凌晨一點多,但一陣風吹來後,他聞到了一股香氣,人就迷糊了,隱隱約約聽到有人在說話,可就是睜不開眼睛,直到睡去。
等他醒來的時候,發現雞舍有異響,心裏立刻咯噔了一下,然後拿着鋤頭慢慢靠近,如果是狐狸在偷雞吃,他也不客氣了,直接就一鋤頭掄死拉倒。
可當強子靠近雞舍的時候,人立刻驚呆了,裏面居然躺着一個女人,那女人臉如桃花,身材曼妙無比,最讓強子興奮的是,這女人身上一件衣服都沒有。
女人見到強子後,也不怕,眼神如秋波一樣看着強子,含情脈脈,然後側躺在雞舍里。
強子剛剛喝完酒,看着女人,身體就跟沸騰了一樣,女人勾勾手指,他立馬就走了過去。
強子母胎單身,當了三十幾年的光棍,連女人味都沒有聞過,更別說這麼漂亮的妹子了,幾乎連想都不敢想。
現在有這個機會,他怎麼可能會放過,當時腦子一片空白,直接撲進了雞舍,跟野獸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