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乾駙馬爺
大乾駙馬爺 連載中

大乾駙馬爺

來源:掌中雲 作者:皖南牛二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玉漱 秦墨

歷史系單身狗秦墨穿越大乾,成了秦國公家的憨子世子
本想鬥雞遛狗瀟洒過一生,可大家都逼他!秦國公:兒子,我求你,把公主娶了吧!大乾皇帝:賢婿,你乃朕的福星,這大乾的駙馬,你當也要當,不當也要當
太子:我的好妹婿,沒有你的扶持,大舅哥帝位不穩吶!百官:秦憨子,我們跟你拼了!異族:秦憨子乃我族最大之敵!公主:秦憨子,你敢不要我,我就跟你拚命!展開

《大乾駙馬爺》章節試讀:

第4章 退婚


自古以來駙馬都是苦差事,他才不要當什麼狗屁駙馬。
他要妻妾成群,左擁右抱。
每天都在女人堆里醒來!
當然,說這種話,也是有風險的。
他也是仗着自己是憨子,才敢這麼說!
眾人看着一臉憨憨的秦墨,都不約而同看向了李世隆。
此時,李世隆連臉都黑了。
「啪!」
秦相如一巴掌抽在秦墨的腦袋上,「憨子,快跪下!」
他戰戰兢兢的跪在地上,「陛下,我兒說話不經大腦,請陛下恕罪!」
「我說話經過大腦的,我不要娶公主!」
秦墨看着李世隆,「岳父大人,你不會說話不算數吧!」
李世隆氣的牙痒痒。
這個憨子,還真是膽大包天。
退親,休妻,他這是打他的臉吶!
三書六禮都下了,婚事定在今年夏天,李世隆要是答應了,天下人都要笑死他!
可他偏生被秦墨堵得說不出話來。
「算數,但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說了沒用!」
李世隆對秦相如說道:「相如,把憨子帶回去,好好教育!」
「是,陛下!」
秦相如嚇得冷汗直流,他發誓,以後要是在帶憨子來皇宮,他就是真正的憨子!
正當他打算離開的時候,偏殿里跑出來一個人,「父皇,請父皇收回成命!」
「玉漱,你怎麼來了?」
看着雙目紅腫的李玉漱,李世隆皺起眉頭,「朕正在跟大臣商議國事,不是讓你在偏殿候着嗎?」
李玉漱哭着道:「父皇,女兒不要跟秦憨子成婚,求父皇收回成命!」
眾人又是一驚。
都不約而同看向李世隆,又看了看秦相如。
秦相如一臉惴惴不安,而李世隆臉臉色特別難看,「放肆,朕已經下了聖旨,將你許配給秦墨,秦家也下了三書六禮,婚事既定,天下皆知,你是想讓天下人嗤笑朕言而無信?」
秦墨看着那紅衣宮裝女子。
這就是公主?
卧槽,長得挺漂亮啊,膚若凝脂,眉若彎柳。
比他們大學校花不知漂亮多少。
不過她這麼嫌棄自己,就算強行嫁給他,恐怕日子也會很難過。
搞不好還要在家裡養十個八個面首,給他戴帽子。
他打死也不要娶公主!
「岳父大人,我不要娶她,她太嚇人了,長得醜八怪一樣,要是晚上抱着她睡覺,我會做噩夢的!」
秦墨一臉害怕的樣子。
眾人都無語了了。
涇陽公主可是遠近聞名的大美人。
這秦憨子不僅腦子缺根弦,審美也有問題!
李玉漱恨恨的看着秦墨,「我只恨那一棍子沒有真的將你打死,才讓你如此羞辱於我!」
卧槽,老子腦袋上的包是這小娘們打的。
那就更不能娶了。
前身可是真的被她一棍子打死了。
他可不想死第二次!
「岳父大人,她打我,你看我腦袋,老大一個包,我差點沒被他給打死!」
秦墨委屈巴巴的走上前,將後腦勺的大包給李世隆看。
看着那淌血的大包,李世隆大怒,他總算明白,為什麼秦相如要把秦憨子打成這樣帶過來認罪。
完全就是不想讓他丟臉。
還有秦憨子,說要退婚,恐怕也是被李玉漱嚇成這樣的。
那害怕的樣子完全就是發自內心。
雖然秦憨子憨了點,但是沒那麼多花花腸子,剛才還為他解決了一件事,立下功勞。
打架鬥狠的確不好,但京城那些紈絝有幾個不打架鬥狠的?
「李玉漱,你想氣死朕是不是!」
李世隆怒道:「秦墨是你未來夫婿,就算他憨了點,你也不能仗着自己是公主欺負她,朕是讓你過去看他的,不是讓你打他!」
李玉漱氣眼淚直流,這憨子居然惡人先告狀,他先是在家裝病,引自己去看他,然後乘機欺負她。
要不是她運氣好,恐怕就被這個憨子給欺負了。
「向秦墨道歉!」
李世隆道。
「我不!」
李玉漱委屈的不行。
秦相如也沒想到事情會這樣,但是從現在來看,事情完全調轉過來了。
憨子的腿保住了,他知道李玉漱是李世隆的心頭肉,連忙道:「陛下,哪有公主給臣子道歉的,萬萬不可!」
「對,我不要她道歉,岳父大人,只要你撤銷這門婚事,我就天天給你出主意,讓大乾江山萬年!」
看看,秦憨子雖然憨,可他對自己的忠心,是不用懷疑的。
「莫說你一個公主,便是朕犯了錯,也要向臣子賠不是,你要是不道歉,朕就沒有你這個女兒!」
此話一出,群臣紛紛勸誡。
公孫無忌道:「公主,道歉吧,別擰了!」
「舅舅,連你也覺得我錯了嗎?」
李玉漱一邊哭着一邊說道:「這憨子欺負我,要不是我反應快,我就被這個憨子給欺負了......」
「到現在你還在栽贓!」
李世隆氣急,他一個憨子,怎麼可能做出這樣的事。
說他打架,他相信,欺負女人,是萬萬不可可能的!
「父皇,我沒有栽贓他!」
「來人,將李玉漱帶下去,禁足一個月,沒有朕的旨意,誰也不許放她出來!」
宮人上前,也不敢真的押她,恭敬道:「公主,回去吧!」
李玉漱哭着跑開了,不過跑開前,她狠狠踹了秦墨一腳,「秦憨子,我恨你!」
秦墨揉着大腿。
尼瑪,這小娘們太狠了,不能娶,打死也不能娶!
「岳父大人,你看她......」
李世隆也大感丟臉,可是手心手背都是肉,他和稀泥的說道:「賢婿,委屈你了,來人,給朕的賢婿送上好的治傷膏,在送百株丹東麗參滋補身體,沒什麼事退下吧!」
「岳父大人......」
秦墨還想說什麼,秦相如再次拍了拍他的腦袋,「閉嘴!」
說完,下跪拜謝,「謝主隆恩!」
離開的時候,秦墨手裡拿着治傷膏,提着百株丹東麗參,心情低落到了極點。
哎,他都憨成這樣了,皇帝還是捨不得放了他。
看來以後不能給他出謀劃策了,否則他更捨不得自己!
走出午門,秦相如忍不住道:「爹問你,是誰讓你在家裝病,引公主去見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