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北地龍魂
北地龍魂 連載中

北地龍魂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空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晚清末年,戰爭爆發,小鬼子覬覦東北的資源和土地,在龍興之地尋找大清龍脈,搗毀鎖龍井,引發天災人禍
我石雷,與大清保龍組,從詭異的腐屍案入手,抽絲剝繭,識破了白蓮教妖人的陰謀,成功破獲了一起起詭案,降妖除怪,保住了青冢的鎖龍井
陰陽師邪法頻出,保龍組眾志成城,邊陲斗邪神,大破無面教,陰陽路鬥法,長白山搏命,最終打敗了陰陽師,護住了長白天宮的九龍歸巢大穴
然而,這一切剛剛只是開始……...展開

《北地龍魂》章節試讀:

第五章 屍蝗


  近在咫尺,我只來得及將神鼓豎起來,那腐屍的臉已經撞在了鼓面上,雖然雷神鼓沒有敲響,但被腐屍貼近居然暴起一層電芒,不但將腐屍彈出去幾丈遠,那股**險些讓我將鼓丟了。

  就在這一瞬間,我看清了鎖龍井下面的情況。

  溶洞一樣的空間內站着幾十具腐屍,有老有少,可我卻根本沒看見爺爺的身影,這麼一眨眼功夫,爺爺咋會不見了?

  火摺子照不到洞穴深處,我一進來所有腐屍都朝我圍了過來,我立刻敲響了雷神鼓。

  剛才還布滿電芒的神鼓,現在已經恢復了平靜,但炸雷一樣的鼓聲,在密閉的洞穴里異常洪亮,每一下敲擊,都讓腐屍身子一顫,就像被鼓聲控制了一樣舉步維艱。

  眼看着腐屍蒼白的大臉越來越近,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手裡的雷神鼓越敲越急。

  就在這時,一道紅光靈蛇一樣從洞穴深處飛出,一下纏在了我的腰上扯着我往前跑,我心頭一喜,這是爺爺的縛妖索。

  我被硬扯進了一道狹窄的石縫裡,還沒等站穩火摺子就被打落,同時一隻打手捂住了我的嘴。

  「別出聲,往右面看……」

  是爺爺耳語般的聲音。

  裂縫裡又是個山洞,而且異常潮濕,火摺子一掉在地上就熄滅了。

  裂縫內並不太黑,月光從頭頂的石縫透進來,照在了一根粗大的石柱上,就在石柱下的水坑裡,蜷縮着一團黑乎乎的東西,而且在不斷蠕動。

  「千萬別靠近那東西,那是個巨型屍蝗。」

  我根本不知道屍蝗是啥,等那東西揚起半個身子我才看明白,那就是個巨大的螞蟥。

  屍蝗到底有多大看不出來,但揚起的一截就有一人高了,黑色條紋身體疙疙瘩瘩的爬滿了屍蟲,長滿尖牙的大嘴不斷收縮着,像是在尋找目標。

  「屍蝗沒有眼睛但嗅覺很靈敏,而且皮糙肉厚,用槍都未必能打透,我正琢磨怎麼弄死它呢!」

  爺爺一邊耳語一邊抓起淤泥往我身上抹,這時我才發現,爺爺滿臉都是淤泥,就跟剛從坭坑裡爬出來一樣。

  突然我們腳下的石頭一震,徹骨的陰寒立刻從腳下瀰漫開來,我感覺就像踩進了寒冬臘月的冰窟窿。

  「壞了,陰門已開,再不激活龍魂柱,這鎖龍井就要變成通幽井了!」

  嘎嘎的聲響已經聽得很清楚了,一道縫隙正從那根石柱的位置開裂,整個鎖龍井都跟着震動,屍蝗慢慢攀上石柱,原本粗壯的身子居然在慢慢拉長,頭部蛇一樣往上延伸,探進了月光里。

  「我現在請金花火神拖住屍蝗,能不能喚醒龍魂柱,就看能不能引下天雷了!」

  一把黃香叼在嘴裏,爺爺縱身躍下敲響了神鼓,神鼓一響,吸食月華的屍蝗猛地縮回腦袋,蛇一樣咬向了爺爺,大嘴未到,一團黑水裹着屍蟲已經噴了過去。

  隨着屍蝗一動,令人毛骨悚然的畫面出現了,黑乎乎的淤泥一陣翻湧,密密麻麻的屍蟲打泥里湧出來,整個鎖龍井居然像活了一樣。

  鼓點愈加緊促,爺爺嘴裏的香無火自燃,被他一口噴了出去。

  「小雷子快請神求雨,我堅持不了多久!」

  爺爺邊躲避屍蝗的攻擊邊大聲喊着。

  轟的一聲雷鳴,我的左手重重地擂在了鼓面上。

  呼風喚雨的神調我已倒背如流,隨着神調唱起,鎖龍井內平地起風,神鼓帶起的震蕩,讓原本攻擊爺爺的屍蝗,猛地朝向了我。

  我站着的地方是個大石頭,此時淤泥里的屍蟲瘋了一樣往石頭上爬,我不敢停下請神調,只能期盼雷雨快點出現,否則我就得跟陳老實一樣,變成蟲屍了。

  「呔……」

  爺爺一聲低吼,神鼓紅光一閃,一片火光居然自鼓面上暴起,隨後就見他鼓鞭一甩,一蓬烈焰被甩到了石頭底下,濃重的硫磺味兒頓時瀰漫在了鎖龍井裡。

  眨眼間鎖龍井內就燃起了大火,冒出淤泥的屍蟲被燒得吱吱作響,連屍蝗都被火烤得縮回了水坑裡。

  「小雷子下來,凡間火傷不到你,想要溝通天地,就得靠近地眼!」

  龍魂柱上面的石縫就是地眼,正是地脈吸收天地靈氣的通道,我縱身躍進火海,撲面的熱浪立刻裹住了我。

  熱浪灼身,烤得我臉皮火辣辣的,可隨着神調唱起火苗不斷下降,我除了感覺有些溫熱連汗毛都沒燒到,不禁為家傳的薩滿技能充滿了好奇。

  隨着火焰被控制,我手裡的神鼓愈加急促,神調也逐漸高亢,已經壓過了爺爺的鼓聲。

  此時我距離龍魂柱不足三米,等於就站在屍蝗邊上,被被烈焰逼回水坑的屍蝗縮成了一個巨大的皮球,不時突出一蓬屍水攻擊我,但都被我的爺爺的火焰燒成了青煙。

  就在這時,頭頂月光忽然一陣閃爍,一股清涼從地眼直達井內,隨即咔的一聲巨響,一道閃電從地眼劈下,直接劈到了龍魂柱上。

  嗡的一聲,原本石頭一樣的龍魂柱閃過一道精光,一片網狀的電芒從石柱向四周擴散,水坑內的屍蝗嘶的一聲哀鳴,身子居然彈離了地面,朝我進來的石縫逃去。

  「接着引天雷激活龍魂柱,我去破了地上的三煞旗!」

  爺爺邊喊邊甩出一大把香火,那些香火頭暗器一樣打過去,居然穿透了屍蝗的皮扎在了它身上。

  原本已經鑽進石縫一半的屍蝗,身體立刻冒起了白眼,隨即騰的一下,一團火光就裹住了它的身體,屍蝗巨蛇一樣不斷扭動,再次縮回到了鎖龍井裡。

  我根本沒時間理會屍蝗,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雷神鼓上,額頭的疤痕一跳一跳的疼,疼得我腦瓜子像裂了一樣。

  「天雷隱隱,龍虎同行,收魄收魂,風雨上卿……」

  引雷咒並不是神調,而是道家的秘法,引雷咒一遍遍念動,閃電連續不斷劈進鎖龍井,被屍蝗污穢的龍魂柱脫掉了一層石屑,此時已經變得晶瑩剔透。

  龍魂柱被激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