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藏珠
藏珠 連載中

藏珠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雲芨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徐吟 方翼 武俠修真

『實體書已出版』噹噹有親簽版和印簽版
徐吟做夢都想回到那一年,父親還是南源刺史,姐姐還沒成為妖妃,而她,正忙着招貓逗狗,爭閑鬥氣…… ...展開

《藏珠》章節試讀:

第1章 舊夢


  「轟隆——」一聲悶雷炸響,徐吟倏然睜開眼睛。

  耳邊傳來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聲,緊接着,有人溫柔地抱住她,一邊輕輕拍着後背,一邊哄道:「阿吟別怕,打雷而已。」

  徐吟有些遲疑,這個聲音是……

  「姐姐?」她帶着幾分不確定地說道。

  很快她得到了回應:「嗯。睡糊塗了吧?才丑時,再睡兩個時辰不遲。」

  徐吟帶着茫然躺下去,幽暗的光線里,看到姐姐替她掖好被角,躺到身邊。

  都說人死前會迴光返照,看見最期望的事,那現在這個,大概就是她心裏最美的夢吧?

  天青色的帳幔輕輕垂落,上面的蟲草綉紋栩栩如生。鼻端傳來梔子花的甜香,漫漫然將整個人淹沒。

  徐吟想起來了,這是在南源的時候,父親還做着刺史,姐姐仍待字閨中,她記憶里最幸福的時光。

  她的屋外種了一株梔子樹,每到開花的季節,那種甜得膩人的香氣,能霸佔整個曲水閣。

  就像她的少女時期,自由自在,浪漫熱烈。

  「睡不着嗎?」姐姐徐思轉過身來,面對着她。

  徐吟看着眼前的姐姐,嬌艷的面容,清亮的眼神,是十六歲青春明媚的模樣,而不是後來那個雍容華貴,卻滿眼蒼涼的徐貴妃。

  「姐姐。」她呢喃着抱過去,「我好想你啊……」

  義軍破城的那一天,她趕去熒台,卻遲了一刻。

  那裡已經燃起漫天大火,烈焰中,姐姐沖她喊:「阿吟,快走!你要活下去,你要替姐姐活下去!」

  那是她們最後一次見面,算起來,已經過了大半年。

  她們姐妹倆,從來沒有分開這麼長時間。

  父親去世後,姐姐被迫遠嫁東江,方翼本不想放她走,可姐姐以死相逼,終於帶她一起離開。

  在東江王府,姐妹倆熬過後宅看不見的刀光劍影,卻再一次面臨威脅。

  再後來,姐姐入宮,她也跟了去。

  十年來形影不離,直到死亡分開了她們。

  徐思有些糊塗,不明白她這是怎麼了,想了想,大概是近來府里氣氛太沉悶了,便柔聲安慰:「沒事,有姐姐在呢!」

  輕輕的拍撫,讓徐吟的情緒緩和下來。

  她終於察覺到了異常。

  眼前的懷抱太真實了,肌膚的觸感與獨特的體香,都和記憶里毫無二致。

  這世上有這麼真實的夢嗎?

  卻聽徐思慢慢說道:「你別怕,父親一定會醒過來的,季總管已經派人去尋訪名醫了。聽說雍城有位姓黃的大夫,曾經做過御醫,因為脾氣耿直,得罪了權貴,一氣之下辭官回了鄉。他醫術高超,曾經治癒過腦疾,一定有辦法讓父親醒來的。」

  徐吟有些發怔。

  那位黃大夫她記得,當初父親墜馬陷入昏迷,看遍名醫都不管用,卧床的最後時刻,他們曾經對他抱有很大的期待。可是這位黃大夫還沒來,父親就突然發病去世了。

  所以說,這是父親去世的前一刻?

  為什麼會夢見這個時刻呢?那是她最不想回憶的事呀!

  想什麼來什麼,外頭忽然響起急促的敲門聲,靜夜裡驚得人心口一跳。

  值夜的婆子去應門,不多時,姐姐的貼身侍婢夏至急匆匆進來,臉色煞白,甚至忘了稟報。

  「小姐,三小姐,季總管請你們快去正院!」

  這個快字,透着非一般的緊急。徐思連忙坐起,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夏至一邊指使丫頭拿出姐妹倆的衣裳,一邊答道:「似乎是大人的病情有變。」

  徐思不再說話了,飛快地換好衣裳,梳了個簡單的髮髻,便去拉徐吟的手:「走,我們去看父親。」

  徐吟整個人還是懵的,稀里糊塗地讓丫鬟伺候着換好衣裳,被徐思拉出了院子。

  正值五月,天氣本就炎熱,偏偏今日光打雷不下雨,越發悶得不行。

  徐思拉着她的手,很快汗津津的。

  但她顧不上,拉着徐吟埋頭走路,恨不得立刻趕到正院。

  丫頭提着燈籠,在前頭帶路,徐吟一路看着熟悉的景象,奇怪的感覺更濃。

  這景物也太細緻了,死前的夢,原來這麼逼真的嗎?簡直和時光倒流一樣。

  正院到了。

  半夜時分,里里外外卻站了很多人。

  她們一到,就被人迎了進去:「大小姐,三小姐!」

  徐吟看着這些臉龐,一張張如此鮮活。

  門口站的是護衛,他們一直保護着父親的安全。廊下守着的是小廝,主要伺候父親的起居。還有刺史府的諸多僚屬……

  生動得像真人一樣。

  徐思拉着她,跌跌撞撞進了門。

  看到床上躺着的人,她喊了一聲:「父親!」便撲到床前。

  徐吟跟着她,跌在腳踏上,膝蓋疼了一下。

  這疼痛感也是這般真實。

  徐思抬頭問:「季總管,父親怎麼了?」

  床前站的中年男人叫季經,是父親出仕第一天起,就跟在身邊的心腹。

  徐家並非豪族,南源的一切,都是父親親手打拚出來的,這裡頭有季經的一份功勞。可後來方翼得勢,季經就死了。

  此時此刻,季經滿臉悲痛,說道:「大人忽然抽搐嘔血,止都止不住,大夫說……怕是不成了。」

  徐吟獃獃地抬起頭,看着床上的人。

  他臉色青灰,瘦得不成樣子,嘴邊還有溢出的血絲,身體輕微地抽搐着。

  是父親!父親死前的樣子!

  徐吟瞪大眼睛,眼前的景象和久遠的記憶慢慢重合到一起。

  怎麼回事?為什麼這一切看起來像是真的?她甚至聞到了父親身上那種卧床太久的淡淡腐味,不管下仆照顧得多細心,這味道總是洗不掉。

  「父親……」她喃喃喚着,想要去握一握這隻枯瘦的手,是不是也一樣真實。

  身後有人急步進來。

  季經看到對方,急切地問:「方司馬,你終於回來了!怎麼樣?大夫請來了嗎?」

  方司馬?

  徐吟停頓了一下,封存的意識被這個稱呼喚醒。

  那人的聲音充滿歉意:「季總管,我快馬先回來的,黃大夫要明天才到……」

  熟悉的聲音,終於讓徐吟的神智落了地。

  她轉過頭,看到前一刻才同歸於盡的仇人出現在眼前,到死還沒消去的恨意,瞬間燃燒起來。

  「方翼!」徐思正沉浸在悲傷中,忽然聽到身邊的妹妹怒喝一聲,抬手抄起茶盞,摔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