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世子的逆襲
世子的逆襲 連載中

世子的逆襲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皮皮瓜子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燕桓 迪婭

一不小心,燕桓穿越了,成為了廢太子之子! 燕桓很無奈,既然如此,女人留下,對頭殺了!...展開

《世子的逆襲》章節試讀:

第8章


  「呃,兒啊,你也是皇長孫,跑那地方不合適吧?」

  燕倫無語,這小子說得還真漂亮。

  感情他這當爹的不適合去那地方,他就適合了一樣。

  「我?天下誰不知道你兒子我的家不在陳王府,在各大妓館?」

  燕桓翻了翻白眼,就前身那吃喝嫖賭,欺男霸女的名聲,不去那地方反而不合適了!

  「好了,父王,你就在家等我的好消息吧!」

  「帶上百十號人,好生保護本世子,咱們走!」

  不容置疑的囑咐燕倫一聲,燕桓又下令道。

  燕桓的安全意識可比前身高多了,得罪那麼多人,這要是不小心被哪個挨千刀的給復仇了,他可不願意。

  ……

  萬花樓,燕京十大青樓之一。

  萬花樓修建在城南一座巨大湖泊旁邊,後面擺放着無數花船,鶯歌燕舞之聲不絕於耳。

  聽說昨天,青樓中才新來了一個西域花魁,身材妖嬈,長相絕美,簡直天下無雙。

  一時間消息傳遍京城一群達官貴人,世家子弟的圈子。

  今晚上是這位新花魁出場的日子,很多達官貴人都隱藏着身份前來,諸多世家子弟,更是擠滿了整座萬花樓。

  就連兩旁的街道,都因為這座銷金窟的存在而把經濟帶動起來,人來人往,好生熱鬧!

  「咻……嘣……」

  「咻咻咻咻……蹦蹦蹦蹦……」

  萬花樓外,無數煙花衝天而起,炸開漫天的絢爛。

  「迪婭……迪婭……迪婭……」

  無數呼喚聲連成一線傳來,平日里高高在上的那些世家公子,如今卻宛如一群追星族一般,站在萬花樓內外,高呼不停。

  這迪婭正是新來的花魁,這般多的世家公子千呼萬喚,就為了見一見這位所謂的絕色美人!

  「世子,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萬花樓內,三樓的一間包廂中,一青年男子站在燕洵面前,臉色一片慘白!

  「怎麼,你就這麼想佔有她嗎?」

  「竇承,我告訴你,男人大丈夫,沒什麼東西是不可放下的!」

  「我知道你喜歡迪婭,可你得清楚,她是我的人,我願意給你,你才能得到,我不願意給你,你敢動便是死!」

  「當然,你放心好了,只要她能完成此次任務,我一定不會再讓她跟你分開!」

  燕洵目光陰沉,冷冷道。

  「可是世子,此番任務過後,她就被人玷污了啊!」

  竇承,大燕鄭州刺史之子,此刻他正一臉痛苦的看着燕洵。

  「哈哈哈,一個女人而已,你還在乎她跟誰睡?玩玩就好了,你不會還想把她當做正堂夫人對待吧?」

  「好了,別廢話了,說吧,計劃準備得如何?」

  燕洵哈哈大笑,根本不在乎竇承的感受。

  竇承目光暗淡,眼底深處閃過一抹陰霾。

  好個燕洵,簡直欺人太甚!

  你自己當綠王八,把女人拱手相讓給那燕桓也就罷了,也想讓我跟着你一起當綠王八,把自己的女人送給燕桓,簡直豈有此理!

  心中憤怒的念頭閃過,竇承卻不敢表現出來,恭敬道:「回稟世子,我已經讓人四處宣揚,並且大肆在陳王府外招呼!」

  「按照那陳王世子燕桓的性格,知道這個消息,必定親自前來!」

  燕洵微微點頭:「嗯,如此甚好!準備下去,今晚無論如何,務必讓迪婭把花球拋給那燕桓。只要燕桓一死,你放心,我定會保護迪婭離去,讓你二人雙宿雙飛!」

  說話間,燕洵臉上冷笑連連。

  之前被燕桓一頓毒打,燕洵內心不可謂不憤怒。

  吳王那邊不願意為他出頭,他便開始謀劃這一切!

  這迪婭乃是三年前,西域特使為了討好吳王,特意貢獻的美女,當時就被燕洵看重,恨不得一品嘗鮮。

  結果當晚竇承來了,見到這女人,頓時魂飛天外!

  吳王見狀,為了籠絡鄭州刺史,特意安排了一場艷遇,將這個女人送到竇承的床上。

  燕洵當時可真是心痛極了,但為了吳王的計劃,也只能忍痛割愛,不再碰這女人。

  而吳王則利用這個女人,通過竇承掌握了不少鄭州刺史的把柄,使其成吳王府的黨羽。

  可以說,這一切計劃里,這女人都是關鍵,可想而知其美貌帶來的作用有多大。

  如今為了對付燕桓,燕洵再次將這個女人派出,準備憑着美人計刺殺燕桓。

  按照計劃,就燕桓那色急的性子,真要遇到如此好事,怕是當場就得哈喇子流一地。

  但燕洵永遠無法想到,如今的燕桓,早已不是他認識的燕桓!

  「咦,今晚的萬花樓真是格外的熱鬧啊。」

  萬花樓外,一行人匯聚而來,燕桓走在人群中眯着眼睛說道。

  「嘿嘿,回稟世子,據說萬花樓那絕色花魁今日要挑選入幕之賓,哪能不熱鬧?」

  「這花魁娘子來自西域,生得那真叫一個國色天香,絕色無雙,來爭取入幕之賓的人自然多!」

  燕桓身旁,黃宇連忙笑道。

  此人可謂燕桓身邊的第一狗腿子,跟着前身,那是無惡不作,此刻一聽燕桓詢問,立刻諂笑着解釋。

  那模樣,要多犯賤有多犯賤!

  燕桓看得一臉無語,就這欠揍的表情,也不知前身是怎麼忍得下去的!

  「哦,新花魁?」

  「有意思,走,看看去!」

  如今的燕桓想要繼續利用前身的紈絝走天下,自然不能改變的太多。

  故此,他裝出一副色急的模樣,急匆匆的朝着萬花樓里走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