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極品廢太子
極品廢太子 連載中

極品廢太子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寧安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大寧 寧安

來閱文旗下網站閱讀我的更多作品吧!...展開

《極品廢太子》章節試讀:

第三章 處境


  「我的皇兒居然讀書了。」

  蕭皇后作為廢太子的生母,自然無比了解寧安。

  自小,寧安就極為反感念書,為了此事,甚至被皇帝寧淳打過數次板子。

  但寧安寧願挨打,也不願念書。

  每次念書不是說頭疼便是說肚子疼。

  所以十六年來,這位廢太子也就只能勉強把字認全,是沒有其他任何學識的。

  正因此,看見寧安讀書,蕭皇后才會如此震驚。

  「兒臣隨便翻翻。」寧安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任何父母都會對頑劣兒子的進步感到高興,蕭皇后也不例外。

  不過他認為沒必要因為蕭皇后的反應就掩飾自己的行為。

  想到東海王府一本書也沒有,他道,「母后,這些書能借給兒臣嗎?」

  對他而言,更詳細了解大寧十分有必要,這和做生意初期需要調研市場一個道理。

  兵法上叫知彼知己,百戰不殆。

  他可不想像廢太子繼續作死,也不想家國淪喪,淪為亡國奴。

  有妞泡,有酒喝,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才是男人的浪漫。

  「借,都借。」蕭皇后喜不自勝,忙對身側的宮女道,「去,將寢宮裡的書都找出來,給東海王送去。」

  說罷,蕭皇后拉住寧安的手,柔聲問道,「皇兒,你是怎麼想通的,這就對了,雖說如今你不是太子了,只是東海王,但只要你不繼續犯錯,母后拼了命也會保你當個逍遙王爺。」

  頓了下,她滿臉憂色,「但你若是繼續胡鬧下去,母后也……」,話未說完,眼圈微紅。

  寧安被廢的三年中,死性不改。

  乾的醜事一樁樁,皇帝寧淳俱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這位皇帝數次動了將寧安廢為庶人,流放邊關的心思,都是她在寧淳面前哭求,皇帝才作罷。

  但她每求一次,第二次皇帝便多一絲不耐煩,或許下一次就不會靈驗了。

  所以,她雖然改不掉寵溺寧安的習慣,但還是希望自己的兒子能浪子回頭。

  哪怕混吃等死,只要不繼續作惡就行。

  寧安在傳銷公司的三年,每天面對的是爾虞我詐,蕭皇后真誠的關心讓他不禁心中微暖,於是他點了點頭。

  不過他還沒有適應與蕭皇后相處,也需要冷靜冷靜。

  畢竟穿越這件事有點驚世駭俗,他擔心這僅僅是他的一個夢。

  於是他道,「母后,兒臣頭上的傷沒什麼大不了,不需要御醫費心了,馬上就到了關閉宮門的時間,兒臣這便去了,省的撞見父皇。」

  這位大寧皇帝寧淳現在見到寧安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恨不得沒有他這個嫡子!

  他懶得自討沒趣。

  蕭皇后以為寧安真是害怕自己的父皇,又見寧安的傷的確沒什麼大礙,便點了點頭。

  待寧安的身影消失,蕭皇后撿起地上的木匣。

  木匣裏面是一條條錦緞,上面書寫的是女子的生辰八字。

  其實這些大臣的女眷經常來宮中走動,也是有自己的目的。

  這個大寧朝最大的媒人毫無疑問就是宮中的皇后。

  討好了這位皇后,說不得就能牽線搭橋,讓自家女兒嫁給皇子和皇室宗親。

  ……

  此時,宮門外。

  一輛馬車內,少女和一位容貌清雅的婦人相對而坐。

  婦人正在反覆檢查少女的身體,見沒有任何異狀,輕輕鬆了口氣。

  「東海王真的沒有欺負你?」婦人再一次詢問少女。

  「娘,真沒有,就東海王那個被酒色掏空的身子,能把女兒怎麼樣嘛。」少女一臉不屑。

  婦人輕輕笑了笑,又白了少女一眼,「你還好意思說,一個女兒家家,整天舞槍弄棒,你爹那個糊塗東西還縱容你,這事若是傳出去,將來你可怎麼嫁出去呦。」

  「女兒才不嫁,一直陪着爹娘多好。」少女嘻嘻一笑。

  「胡說八道。」婦人瞪了眼少女,眉頭突然輕輕皺了起來,「臨走前,娘娘向我要了你的生辰八字,言下之意東海王也到了選王妃的年紀,要為他預備着。」

  「什麼!」少女聞言,幾乎跳起來,叫道,「我就算死,化成灰,也絕不嫁給他,他就是個禽獸。」

  「噓,小聲點,別被外人聽去了。」婦人面色微變,隨即又寬慰道,「你也不必過於擔心,娘娘也要了其他幾家女兒的生辰八字,不見得相中了你。」

  「不對,娘,有很大可能。」少女心煩意亂。

  剛剛宮中那麼多女眷,東海王唯獨挑中了他,還要欺負她,顯然是相中了她。

  一陣咬牙切齒,她恨恨道,「不行,我得想法子讓東海王厭惡我,那他便不會選我了。」

  「這倒也不必,這些年皇上對你爹寵信有加,你如果不願意,他還是能拒絕的。」見自己的女兒一副很擔心的樣子,婦人安慰了一句。

  她姓陳,冠夫姓,人稱柳陳氏。

  他的夫君名為柳青,乃大寧忠勇侯。

  近些年,大頌戰亂不絕,忠勇侯府履立功勛,深得皇帝寧淳倚重。

  她敢這麼說,自是有底氣。

  再者,她和柳青只有柳湘雲一個女兒。

  自然不想她嫁給東海王這個失寵的皇子。

  如今大皇子是東宮之主,萬一將來大皇子登基為帝,會不會放過這個先皇嫡子也未可知。

  她的寶貝女兒若真嫁給了他,豈不等於跳了火坑。

  又想到什麼,她笑道:「再說,以這個東海王的性子,怕是秋後螞蚱,蹦躂不了幾天。」

  「為什麼?」柳湘雲不解。

  柳陳氏握住女兒的手,緩聲道,「你爹說,近日數位大臣上摺子痛斥權貴子弟為非作歹,隱晦提及東海王,不少大臣附和。」

  「皇上便說如果東海王再作惡,便舊賬新賬一起算,將其貶為庶人,流放邊關。」

  「也就是說,他只要再干一件壞事就完了?」柳湘雲瞪大了眼睛。

  原來他剛剛握着東海王的生死。

  不過,這位東海王真是詭計多端。

  拿住了女兒家愛惜清譽這個要害,她只能吃暗虧。

  但狗改不了吃屎,東海王不作惡就不是東海王了。

  依母親說的,她的確不需要擔心太多。

  馬蹄聲「嗒嗒」,馬車消失在人流中。

  這時,寧安也出了宮門。

  回望了眼皇宮,他向記憶中的王府而去。

  大寧朝定都長安。

  長安城內六條橫街,六條豎街,將長寬二十里的長安城化為方方正正三十六塊。

  也就是長安城的三十六民坊,相當於片區。

  其中最繁華的民坊要數距離皇宮最近,雲集達官顯貴的平康坊。

  不過寧安的東海王府卻不在那裡。

  為了懲罰寧安,皇帝寧淳在東北角的旮旯里,給他選了一個破敗的王府,縮減了王府用度,期望他改惡從善。

  但這位廢太子有自己的辦法。

  每次把銀子揮霍完,便跑到宮中向蕭皇后哭訴,索要蕭皇后的家私吃喝玩樂。

  後來被皇帝寧淳知覺,這條路也斷了。

  一路想着,寧安到了王府。

  還沒進門,忽然聽見一陣凄慘的哭聲。

  兩個粗壯的漢子,拖着一小婢女從王府走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