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甩了狠戾暴君後,他跪求我!
甩了狠戾暴君後,他跪求我! 連載中

甩了狠戾暴君後,他跪求我!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謝君硯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殷蒼傲 謝君硯

「我不要和他葬在一起……」 死之前,她求着她最恨的男人
一個是瘋子,一個是人渣,秦緲想終於死了,可以解脫了
誰知她重生回到謀殺大夏新帝那 一夜
不管是渣男,是瘋子,還是惡毒綠茶…… 她手握銀針,毒醫雙絕,要翻身! 身在泥濘危機之中,先把黑蓮偽裝成白蓮,看誰玩死誰!...展開

《甩了狠戾暴君後,他跪求我!》章節試讀:

第5章、有能耐,懷龍種去爭


  「真沒想到,平日里她悶不吭聲的,沒想到膽子這麼大,竟然敢爬龍床,嘖嘖,做什麼青天白日夢呢。」

  這院房住的尚服局就攏共住六個宮女,這五個宮女都齊聚在這裡,在加上李莞樂這麼一提悶不吭聲的人,大家一下子就聯想到誰了。

  「真是下賤,被皇上打死也輕了……」有人咬牙切齒,滿是輕蔑的說。

  但那意味甚是有些妒忌。

  眾人心裏自然是嫉妒的。

  那可是皇上啊……

  何況還是丰神俊朗,俊美無雙,尊貴無比的男人,若是能染指,她們感覺死了也值得。

  「可惜,我沒被打死,讓你們失望了。」

  秦緲輕飄飄的一句話突然炸響,嚇的李莞樂等人魂差點飛了,蹦着從石凳站起來,見鬼般盯着秦緲。

  臉上都是做賊心虛的驚慌之色。

  說人壞話,詛咒人死,被本人當場抓包,臉色都燙紅。

  好一會,眾人才鎮靜下來。

  李莞樂率先出聲質問道,「苗晴,你,你竟沒被皇上打死?」

  「誰說我被皇上打死?」

  李莞樂哽住了,一時回答不上。

  她當然也是聽別人說的。

  她本來是和錢公公商量好的,給秦緲下藥,到時候錢公公和她對食上,她也能撈上好處。

  只是被她跑了,她四處找不到,完了還被錢公公給訓斥了一頓。

  最後她打探出來,秦緲竟爬了皇上龍床。

  不過好在秦緲被打死了。

  可沒想到,她還活着出現,尤其是秦緲看她的眼神,讓她心虛發慌的很。

  「皇,皇上竟然沒殺了你?」年紀最小,最容易聽風就是風,聽雨就是雨的王明月脫口問道,「那皇上是封你為妃了嗎?」

  「你就要當娘娘了?啊,你可真好運。」

  「你要是當娘娘了,可不要忘記我們一起共事過哦,多照顧幫襯我們一點呀。」

  眾人忍不住白了一眼王明月。

  此時眾人心思各異,秦緲要是當嬪妃了,的確是不能得罪。

  宮裡的傳言不可信。

  旋即也有人賠笑巴結的對秦緲道,「苗晴,平日里我對你也不錯,剛剛我說的那些話都不是有意的,你不會記在心裏吧?」

  「苗晴,你能當娘娘我們當然是替你高興的呀,我們怎麼可能會想你死對不對,咱們本來就是好姐妹的……」

  李莞樂看着眾人開始跪舔秦緲,心裏一陣怒火。

  她算什麼東西?能走這般狗屎運當上皇上的女人?

  再說,就她這張平平無奇醜臉?

  後宮美人秀女多了去,皇上就算封她為嬪妃,她得不到恩寵,還不如她們這些到了年紀可以出宮去嫁人的宮女。

  在看她,還是自己回來的。

  心態立刻變了,李莞樂滿是諷刺道,「你們舔巴着她做什麼?還真以為她能被皇上封為嬪妃啊?」

  「就憑她這身份,這樣貌,她配嗎?」

  「她要是封了嬪妃,早一大幫的人來幫她搬東西,離開咱們這住所了,還孤身一人回來?」

  李莞樂上下掃量着秦緲,裝模作樣的繼續道,「苗晴,姐姐不是故意打擊你,什麼身份就該做什麼樣兒的事。」

  「皇上這次沒殺你,算是你的運氣好,你也別妄想做什麼青天白日夢,除非你能懷上龍種,母憑子貴還能和後宮那麼多美貌如花的娘娘去爭。」

  「否則,在這,你不老實本分,可死得快。」

  「是嗎?那我是不是得先殺了害我如此的人?」秦緲上前一步,和她保留不到半米的距離,氣勢冷厲的笑問道。

  上一世,她被打的半死抬回來,她還好心的給她送了她葯。

  她為了回報她,還把自己設計的服飾花綉給了她。

  讓她成為了司衣的候選人,還被皇后看重。

  直到,和她要好的宮女被她害死,她才知道,是她給她下的葯。

  老太監錢公公想要找個對食的對象,因為她的刺繡天賦被典衣看上,她嫉妒,就謀害她給她下藥,送她到錢公公哪裡去。

  看着她在她面前還裝得一副好人,告誡她,無形的怒火便是壓抑不住了。

  「你,你什麼意思?」李莞樂下意識的退後一步,心跳加劇。

  怎麼感覺眼前的苗晴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之前不管她怎麼使喚說她,她都悶不吭聲的照做。

  現在竟然氣場這麼強,還敢和她凶?

  想她也就才來宮裡一個月,腳都沒有站穩,她怎麼能怕她?

  「葯是你下的吧?」

  「我聽不懂你說什麼。」李莞樂面色微變,旋即立刻反駁。

  「你不承認沒關係……」話音落,秦緲揚起巴掌便狠狠的朝着李莞樂的臉上甩了下去。

  她比較嬌弱,力道幾乎用了全身的力氣。

  「啪……」

  這一巴掌打的李莞樂臉都腫了,整個人栽倒在地上。

  「你,你敢打我,賤人,我打死你。」李莞樂怒火衝天,便想要反擊。

  下一刻,秦緲先聲奪人,衝上去一把揪住了李莞樂的頭髮,將她頭髮用力後扯……

  然後一腳狠狠的踹在了她的腹部上。

  「啊……」李莞樂痛的慘叫。

  秦緲一隻手抓住她的頭,將她摁在地上,手腳並用的錘踢在她身上,李莞樂嗷嗷慘叫,吐血趴在地上,毫無反手餘地。

  她家父親是大夏國的丞相,她爹文武雙全,她的哥哥們也都是武將。

  但她家裡就她一個女兒,全家人都很是寵愛她。

  誰敢動她,她還沒出聲,她家的三個哥哥,兩個弟弟,就幫她動手了。

  她從來不會打架,也不喜歡練武,覺得累。

  以前的她很是嬌氣,但她有這個資本去嬌氣。

  可如今,她在也不是那個嬌氣尊貴的丞相府千金小姐了。

  以前她不理解自己的哥哥為什麼認為武學比學文好,現在她明白了。

  打起欺負自己的人來,真是太爽了。

  當然,這招數,她是跟着殷蒼傲學的……

  直擊痛點,能打的人無法反抗,痛苦又死不了。

  一向不愛說話,任由人欺負使喚的秦緲突然變得這麼的彪悍兇狠,在場的眾人都被嚇到了。

  好一會有人上去想要幫忙。

  畢竟李莞樂可是李司衣的侄女。

  不過她們剛要動,秦緲便是冷笑道,「皇上讓我到他身邊做事,你們若不怕我在皇上面前說點什麼,那你們就來幫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