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寒門大俗人
寒門大俗人 連載中

寒門大俗人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李五丫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李七郎 李五丫 武俠修真

  對於生於末世的雙系強者時柳來說,沒什麼比好好活下去更重要了,所以,當被雷劈到古代邊關,成了寒門軍戶之女李五丫時,她適應良好,很快就入鄉隨俗當起了古代人
  活着嘛,就得有點追求
  衣:綾羅綢緞、珠寶首飾都要有,不過分吧
  食:每天來點燕窩魚翅、海參鮑魚,不過分吧
  住:亭台樓閣、軒榭廊舫,竹林幽幽、鳥語花香,自家就是風景區,不過分吧
  行:香車寶馬不可少,不過分吧
...展開

《寒門大俗人》章節試讀:

第4章,氣死一個,捅死一個


  呼延吉收好密信,背上包袱就下了暗道,手握火折,藉著微弱的光芒,快速在暗道中移動。

  走出兩三來里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後響起一陣細碎的響動。

  呼延吉瞬間就警惕了起來。

  不好,暗道里有人!

  呼延吉握緊佩刀,加快了腳步。

  緊接着,孩子的嬉笑聲響起。

  「嘻嘻~」

  若是在平日,孩子的笑聲絕對是能讓人會心一笑的存在,可此刻,在這漆黑狹小的暗道中,卻有種說不出的毛骨悚然。

  饒是過慣了刀尖上舔血日子的呼延吉,此時也不由咽了咽口水,不時的回頭張望,並開始奔跑了起來。

  「砰!」

  「砰!」

  「砰!」

  石子擊打聲,由遠及近,有一下沒一下的響起。

  呼延吉面色冷凝,高舉着火折,想要看清身後到底是誰在跟着自己,可惜,火折照射範圍太小,什麼都看不到。

  就在這時,「嗖」的一聲,一顆石子飛來,直接將火折擊落在了地上。

  瞬間,呼延吉的視線中就只剩下黑色了。

  「誰?!誰在裝神弄鬼?出來!」

  呼延吉意識到情況不對,邊喊邊飛快的朝前跑。

  可此時,「砰、砰、砰」的石頭擊打聲卻越來越密集,也越來越近。

  後頭那人也在加速!

  「嗖!」

  一顆石頭擊中呼延吉腳踝,呼延吉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在地上。

  漆黑封閉的暗道里,面對未知危險,呼延吉有過片刻的慌神,不過很快就強迫自己冷靜了下來,忍着腳上傳來的劇痛,一聲不吭的拚命往前跑。

  只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暗道里,呼延吉兩眼一抹黑,跑得跌跌撞撞,速度根本提不上來。

  在他身後,石頭的擊打聲卻越來越近。

  「嗖!」

  第二顆石頭襲來,擊中了他另一隻腳踝。

  這一下,呼延吉不可避免的摔倒在了地上。

  呼延吉反應奇快,兩手撐地想要站起,可石子襲來的速度比他還快,「嗖、嗖」兩下,正正的擊在他手腕上。

  手上的劇痛讓他無力起身,頓時間,就成了靶子。

  一顆顆石頭像是長了眼睛一樣,徑直朝呼延吉頭上招呼,饒是呼延吉奮力躲閃,沒一會兒也被打得頭破血流了。

  「你是誰?出來!」

  此時此刻的呼延吉真的是憋屈至極,作為北燕七品高手,他竟連偷襲他的人是誰都不知道,而且還被壓製得沒有一點還擊之力。

  從做殺手的那一天起,他就做好了死在敵人刀劍之下的準備,可他卻從來沒想過有一天自己會被石頭砸死。

  「砰!」

  這次襲來的石頭有點大,直接砸得呼延吉仰面倒在了地上。

  石頭擊打還在繼續,呼延吉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體內的血液正在一點點流失,可是他已經無力掙扎了。

  如此死去真不甘啊!

  呼延吉絕望的瞪大着雙眼,像是想要穿透黑暗看清那個對他出手之人。

  能在一片黑暗中準確擊中他,且襲來的那些石頭,他怎麼也避不開,出手之人一定是個七品以上的高手吧?

  死在比他強的高手手裡,他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呼延吉忽然有些釋然,做殺手的,不是殺人,就是被別人殺,這一天早晚都會來的。

  時間一點一點流失,呼延吉的眼皮越來越沉重,在他快要徹底閉上雙眼時,石頭擊打聲停了下來,接着,一道微弱的火光在暗道中驟然亮起。

  呼延吉神色一振,努力的睜大眼睛。

  他想看看殺他的到底是誰?

  然後,他看到了一個模糊的身影。

  一個還沒有三尺高的小矮子,左手拿着火折,右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拋着石頭,不疾不徐的朝他走來。

  那是一個小娃娃......

  小娃娃......

  「噗~」

  呼延吉的心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砸了一下,一大口鮮血從嘴裏噴出,然後脖子一歪,徹底沒氣了。

  ......

  幾分鐘後,李五丫站在了呼延吉面前,確定他真的沒氣息後,才蹲下身取走了他身上的包袱,然後就地打開。

  看着包袱里的四株血參,五朵血芝,一小包蟲草,李五丫頓時笑眯了眼。

  總算能提升一下治療異能了!

  李五丫幾乎是迫不及待的抓起血參,剎那間,飽滿的血參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癟了下去,直至化為枯草。

  留下一株血參、一朵血芝、一把蟲草,其他的,李五丫都給吸收了。

  治療異能,對外能救人,對己能強身。

  吸收藥材的期間,李五丫能明顯感覺到體內有股暖流在流動,整個人就像泡在溫泉里一般舒服。

  前後不過幾分鐘,藥材就被吸收殆盡。

  李五丫有些意猶未盡,看着手上浮現出的淡綠光芒,心情出奇的好:「總算不用再因為傷了病了而提心弔膽了。」

  這邊的醫療水平太差了,一個傷寒就能丟了小命。

  這次得到的藥材雖不多,但勝在藥力強,吸收之後,一些小傷小病她還是能治療了。

  想到還在等她的李七郎,李五丫快速起身,將留下的藥材包好,又上前搜了一下呼延吉的身。

  很快,李五丫就從呼延吉身上拿到一封密信和一個荷包。

  密信什麼的,李五丫不感興趣,飛快的打開荷包,看到裡頭有幾塊碎銀子,頓時喜得眉開眼笑。

  「沒白忙活一場!」

  拿到密信,又得了藥材和銀子,李五丫很是高興,扛起呼延吉的佩刀就快速朝暗道口那邊跑去。

  ......

  「七郎!」

  李七郎乖乖的藏在土坑裡,看到李五丫回來,面上頓時一喜:「五姐,你總算回來了!」

  「瞧瞧這是什麼?」

  李五丫笑眯眯的將荷包遞給了李七郎,看着他打開荷包拿出裡頭的碎銀子:「這是銀子,可以買好多吃的,等外頭的人走後,五姐帶你到鎮上吃包子去。」

  李七郎滿臉欣喜:「真的?我們可以吃包子了?」說著,頓了頓,「包子太貴了,還是吃干饃吧,多買幾個,和娘他們分着吃。」

  李五丫笑着揉了揉李七郎的腦袋,剛想說什麼,面色卻猛地一變。

  三哥不是跟娘回軍屯了嗎?

  他什麼時候來的驛站?

  『看着』驛站大堂里,李三郎被一個壯漢推到在地,李五丫又是焦急又是擔憂。

  穿越過來五年,雖然生活條件差,可是父母兄姐都對她呵護備至,她早就將他們視為親人了。

  此刻看到親哥被欺,李五丫的心像是被什麼狠狠捅了一下。

  「七郎,你繼續在這裡躲着,我離開一下,很快就回來。」

  愛不釋手拿着碎銀子的李七郎雙眼一亮,五姐剛剛離開了一會兒就帶回了銀子,難道......

  「五姐,你又要去撿銀子了嗎?那你多撿一點!」

  李五丫:「......」拍了拍李七郎的頭,囑咐他好好藏着,然後就快步離開了。

  ......

  來到暗道口,李五丫並沒有立即出去,而是思考着要如何才能救李三郎。

  就在這時,李三郎被一個壯漢挾持着出了大堂,徑直朝着廚房這邊走來。

  兩人一出大堂,驛站外的弓箭手立馬舉起了長弓,「唰唰唰」數支利箭如雨點一般射向兩人。

  壯漢用刀打飛幾支利箭,並飛快的抓起李三郎擋在自己身前。

  「呲~」

  一直箭矢直接射在了李三郎左肩上。

  「啊!」

  李三郎痛得慘叫出聲。

  壯漢用李三郎當肉盾,冷冷的看着驛站外的人,繼續朝廚房靠去。

  李五丫『看着』這一幕,臉色陰沉得可怕,飛快的打開開關,出了暗道,拿着剛剛得到的佩刀,躲到了廚房後門。

  「給我進去!」

  李三郎被推進了廚房,踢到地上的凸起,直接摔趴在了地上,箭傷被扯到,痛得他五官都扭曲了。

  躲在門口的李五丫默默『看着』,握着長刀的手緊了緊,神情緊繃,眼神淡漠,如同蓄勢待發的獵人一觸即發。

  李三郎忍着疼,撐着手想要爬起來,可剛撐起身子,眼角餘光就掃到了躲在門後的李五丫,瞳孔一縮,頓時僵在了那裡。

  「老子餓得發慌,吃的在哪裡?」

  壯漢緊隨其後踏進廚房,見李三郎趴在地上沒動,上前兩步舉起拳頭就要動手打人。

  就在拳頭落下前一刻,「呲」的一聲,一把長刀又快又狠的從他後背刺入。

  看着腹部冒出的刀尖,壯漢還有些回不過神來。

  「滴!」

  「滴!」

  血液順着刀尖滴落到地上,壯漢聽到聲音,似乎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臉上頓時浮現出又驚又怒的神情。

  壯漢剛想轉身去看偷襲他的人,趴在地上的李三郎突然一躍而起,抓過廚房的抹布就撲向壯漢,直接將其撲到在地,並用抹布死死捂住他的口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