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逍遙小王爺
逍遙小王爺 連載中

逍遙小王爺

來源:掌讀520 作者:陸婉清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蘇神醫 陸婉清

簡介:一代戰神穿越異界成為大秦廢物藩王
有名無權?這怎麼行!先把大權握在手中!
草原蠻子南下叩關了?
二營長把本王新造的大炮拉出來,今兒教你們打炮!
大漠匈奴也要湊熱鬧?
二營長,給我一起轟了!
江湖高手覺得本王太殘暴,要替天行道?
二營長!!
算了,這次在後面鼓掌就行了,看本王一人打穿你整座江湖!展開

《逍遙小王爺》章節試讀:

第八章 截殺


看着撕了自己衣服後卻沒有再下一步動作的周平,蕭媚兒眼中浮現一絲嘲弄,甚至於沒有去記恨於林逍的殺人誅心。

默默地起身重新取出一件衣服給自己披上。

然而剛披上的衣服就被周平一把扯掉。

「賤人,你也配穿衣戴冠!」

蕭媚兒突然冷笑:「行啊,我不配!妾身現在就這樣出去,你周大將軍不是喜歡與下屬同享榮華,反正都已經將我送出去一次,不妨再便宜你那些軍中兄弟?反正你也沒有用!」

「你!」

抬手一巴掌打了過去,周平強行咽下一口湧上的心血。

蕭媚兒卻只是笑着,笑出了眼淚:「周平啊周平,我蕭媚兒這一刻才發現你原來是這樣的人,不管你相信與否我與林逍什麼事都沒做,其他的要打要殺隨你!」

「還狡辯!」

揚起手的周平停住了,畢竟做了十年夫妻,說沒有感情必然是假的,當下轉身關了門並且將大門鎖上。

「來人備馬!」

不多時,涼州將軍一人一馬直奔軍營駐地,追上了原先離去的下屬。

「將軍,您怎麼?」

看到周平原先離開的一群人滿是疑惑。

周平看向一人,冷聲道:「劉二,你去欽點兩百騎卒快馬加鞭,務必要在涼州城外截殺林逍!」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劉二最先反應過來開口道:「將軍如此一來上面怎麼交代。」

周平壓抑着怒氣冷冷道:「藩王林逍回城途中路遇山賊被刺,正好二龍山那群山賊一直沒有剿滅,用來當替罪羊再好不過。」

一人微微皺眉隨即抬頭:「按照他們的行進速度再有兩個時辰將到葫蘆口,現在去來得及。」

「所有人配弩十發,務必要在第一個照面就所有人衝殺乾淨,不能留下半點馬腳。」周平看着劉二。

劉二忙點頭:「屬下明白!」

說完一拍馬屁股以最快的速度出城前往軍營調齊人馬。

彼時。

已經出了郡城的林逍車馬行駛在大道上,幾個喝的有些暈乎的親衛打着哈欠,車廂內的林逍鋪開了停筆。

看着小桌上自己剛剛的大作忍不住嘖聲:「輕紗羅舞當真是妙人,尤其這一雙腿可比婉清的還要長,一對玉足毫無瑕疵。」

紙上是林逍剛剛畫出第一次見到蕭媚兒的模樣。

前世林逍除了無法做男人之外,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正好寬敞的車廂內有紙筆顏料便忍不住將蕭媚兒足尖挑鞋的場景畫了出來。

畫上之人可謂惟妙惟肖,媚骨深藏。

墨跡一干林逍就收了起來,打算回頭掛書房去。

「不知道周將軍看到我留下的東西之後會作何感想?」

兩指捻着額前的長髯,林逍將心中對於女人的想法拋開。

京城大皇子明面上的繼承人,這位的老師是周平曾經的上司。

大皇子指示周平設局殺自己,這事並非沒有可能。

然而幽州那位可一直是周平的恩人,並且手握十萬大軍,他若是有想法也說得過去。

老皇帝一共九個兒子,夭折的三個,大皇子留守京城,三皇子林峰鎮守幽州抗擊草原蠻子,與自己這一輩子的便宜老爹最小的九皇子林彥曾經號稱大秦軍中雙壁。

但在十二年前,匈奴和草原蠻子同時南下扣關,便宜老爹帶領八萬武王卒出兵征討卻一去不回。

若非幽州王林峰擊潰草原蠻子出兵救援涼州,恐怕大漠匈奴早已經佔領涼州。

也因為便宜老爹的失蹤,朝廷才派了抗擊匈奴有功,原本林峰的部下周平來擔任涼州將軍,原本僅剩下的兩萬武王卒也被各地軍方瓜分的只剩下一萬忠心耿耿誓死不願離開的老兵。

若是幽州王林峰想要繼承大位那麼指示自己一路提拔的周平,設局殺自己也說得通。

其餘的三個皇子則身處江南,身上並無軍權,沒理由要暗害自己,看來就是這兩位了,不過周平的好兄弟,涼州刺史韓世貴或許也有插手。

林逍可不相信,周平這個軍中大老粗能想出這種法子殺自己,畢竟又不是什麼好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這個韓世貴……」

林逍不由得皺起眉,因為他發現自己記憶里對這個涼州文官第一人所知甚少,都不如周平這麼多。

看來得找個機會去拜訪一下這位韓大人了,心思落定,林逍開口道:「距離涼州城還有多遠?」

「回稟王爺,還有一百里,前方就是葫蘆口,過了葫蘆口路好走了。」宴會上沒敢喝酒的車夫連忙回應。

林逍嗯了一聲,就在這時候心中猛然一跳。

「前方有人!」

車廂外一名親衛舉着火把大叫一聲。

上百個黑壓壓的人頭聚集在一起,這名同樣沒有喝酒的年輕侍衛目力極好,當即看清了那群騎馬的人腰間配着的是——

軍弩!

「護衛!」

侍衛大吼一聲,率先勒馬跳上車廂,三伏天竟是一身冷汗:「啟稟王爺,前方出現不明軍隊,安全起見,請王爺返回黃花郡。」

「不必了,他們是沖我們來的。」

林逍淡淡道,話音剛落大地震動,沒有任何喊殺聲,兩百匹戰馬奔騰起來,氣勢滔天。

年輕侍衛轉頭一看,連忙抽出腰間長刀吼聲驚天。

「保護王爺!」

一聲吼十幾名侍衛瞬間竄到林逍車廂前,一人恐懼地大吼道:「我們乃武王府親衛,你們是何人竟敢行刺……」

然而他話還沒說完就被一支弩箭射穿腦袋。

「王爺快走!」

最先發現敵人的年輕侍衛衝進車廂焦急地吼道。

卻見林逍不緊不慢地遞過來一個盒子:「保護好,這可是本王廢了好大心力才畫出來的。」

「王爺您!」

侍衛懵逼了,還想說什麼就見林逍已經起身掀開帘子。

老車夫已經被弩箭射成了刺蝟,車廂上也扎滿了弩箭。

十幾名八九品實力的侍衛在鐵騎弩箭絞殺下第一輪箭雨落下就全部死亡,只有那跑進車廂通知林逍的侍衛活着。

即便是四品甚至於距離小宗師只有一線之遙的三品武夫,在上萬甚至於數十萬的鐵騎衝殺之下也會力竭而死。

更何況他們?

一支利箭射來,年輕侍衛眼眶一瞪:「王爺小心!」

說著就要衝上前去推開林逍,反而發現自己彷彿撞上了一塊鋼板,還沒站穩,一幕讓他這輩子也忘不了的情形在他眼中炸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