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逍遙小捕快
逍遙小捕快 連載中

逍遙小捕快

來源:掌讀520 作者:許青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許青 趙捕頭

簡介:考研上岸的許青,終於端上了夢寐以求的鐵飯碗
只是,這個飯碗跟他想像的有點不一樣,他穿越到一個剛剛亡故的捕快身上
更是被一個身材高挑,黛眉星瞳的俊俏女捕頭看中,被對方挑過去當手下
許青原本是拒絕的
直到他看見女捕頭隨隨便便掰斷了一根石頭做的燈柱…… 女捕頭:「我不喜歡勉強別人,你若不願意跟着我便說出來
」 許青:「卑職願意,這乃是卑職遵從內心的決定!無有半點勉強之意!」展開

《逍遙小捕快》章節試讀:

第七章:許青上藥


許青出來的時候臉色還有些蒼白,第一次見到活生生的人死在自己面前總歸不是那麼好受的。

如同草莓果醬一般的鮮血流了一地,那畫面讓的許青腦海中的陰影揮之不去。

等到許青再次出來的時候,那行兇之人已經是躺在了地上一動不動,顯然是被蘇淺給打暈了。

看到許青出來,蘇淺問道:「裏面之人如何了?」

許青搖了搖頭道:「死了。」

蘇淺點了點頭道:「去衙門裡叫差役和仵作過來吧。」

許青點了點頭,殺人案,這可是大案子!

而且,飛速出警,現場抓獲!

這不記一個大功?

而且,幸虧是跟着蘇淺這麼一個武藝高強的上司,要是就自己一個人怕不是能被這個拿着匕首的男子給一波反殺。

蘇淺說完話,之後右手抓了抓自己的左手手腕。

許青蹲下身子將躺在地上的那男子用繩索捆綁好之後抬頭之時發現蘇淺的手腕上正往下滴着鮮血。

他不由得開口道:「頭兒,你受傷了?」

蘇淺搖了搖頭道:「無有大礙,只是大意了未曾想他腰間還有一把刀,未曾來得及閃開。」

蘇淺雖然說的輕描淡寫,但是傷口卻是很長。

到底是習過武的人,那麼大的一道口子眉頭都不眨一下,不像是後世的某些娘炮,據說剪個指甲都要打麻藥,手破個皮就醫生醫生的叫個不停。

但是這種傷口,萬一來個破傷風什麼的,他去哪裡再找一個蘇淺這樣既養眼又武藝高強的女上司?

許青道:「去我家裡我給你包紮一下。」

蘇淺搖了搖頭:「小傷而已,不用麻煩。」

許青卻是不停她的話,直接拽起來她的手腕,語氣強硬道:「小傷什麼小傷!那麼深的傷口還小呢!」

蘇淺卻是微微一愣,在這些天的相處下來,這個捕快似乎是挺慫的一個人,對自己都是言聽計從的,時不時的可能頂撞自己一下,但是自己只要動一動拿劍的手,他立刻就會乖乖聽話。

今日的態度怎如此的強硬?

微微愣神的女捕快就這麼被許青拽着手腕,回到了許青的家裡。

到家之後,許青將女捕快放在一旁,便進去提了個小箱子出來。

這是他來到這個世界之後買來的各種療傷葯。

其中有紗布,有藥膏。

有外敷的葯,也有內服的葯。

這些葯足足用去了他三兩銀子!

也不怪許青謹慎,在這個身家性命沒有充分保障的時代,不準備一些常用的應急葯怎麼能行?

真要是因為一個小小的破傷風見了閻王,他能後悔的活過來!

由於家裡沒有酒精,許青只能用按比例配好的鹽水來消毒。

不過鹽水的殺毒效果肯定不會有酒精的消毒效果好。

這讓許青勵志,以後要是有錢了高低給蒸餾出高度數烈酒來。

對於和自己小命扯上關係的事情,許青向來捨得花錢!

配好了生理鹽水,許青又將紗布放到開水裡煮了煮撈起來。

女捕頭此時一動不動的坐在桌子上看着屋子裡的許青忙碌着。

終於,將一切準備就緒的許青,先是用鹽水擦了擦外面的血跡。

因為鹽水的刺激,蘇淺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隨後許青又在外面敷上藥,用開水高溫殺菌過的紗布包紮好蘇淺的傷口。

蘇淺看着許青在自己左手上靈巧的忙活着不由得感到驚訝。

傷口包紮原來是這樣的細緻的活兒,為什麼要用鹽水擦拭傷口?

紗布又為什麼要用開水煮熟?

這些蘇淺並不知道,只是有這麼一個手下,她感覺心頭暖暖的。

許青忙活完了之後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幸虧蘇淺傷口雖然深但是沒傷到動脈。

要不然就憑她剛才捂都不捂一下的樣子,當場來不及救治人估計就沒了。

將女捕頭包紮好了之後,許青便是知會了縣衙,縣衙之中的差役和捕快來了一大堆。

人命關天!

若是哪個主官的手底下發生了殺人案,一般情況下都是重視非常的事情。

馬虎不得!

周縣尉來的時候看着蘇淺手上的上立刻瞪大了眼睛道:「蘇捕頭受傷了?要不要叫大夫過來?」

蘇淺搖了搖頭道:「許青已經替我包紮過了,已經無礙。」

周縣尉點頭道:「蘇捕頭身先士卒,勇斗歹徒,想必蘇大人知道之後也是會欣慰不已的!既然蘇捕頭傷了手臂,不如便是好好休養一些時日,待到痊癒之後再來上衙。」

看到蘇淺意欲推辭的樣子,周捕頭立刻道:「還請蘇捕頭萬勿推辭,若是你受了傷,蘇大人那邊本官沒法交代。」

官大一級壓死人,蘇捕頭可是縣尊大人的獨女,他周縣尉可是不敢馬虎!

蘇淺因為工傷回家休養,許青作為她唯一的手下自然也就佔了便宜,跟着在家休息。

周縣尉從另外的幾名捕頭手下抽調了一些差役來巡視西街。

許青很享受這樣不幹活也有工資拿的日子。

這個時代的人都篤信鬼神,因為許青的隔壁死了人,街坊鄰居都敬而遠之,連帶着許青都受到了波及。

哪怕是街上的小孩見了,也只是怯生生的叫上一生捕快大人,而後已一溜煙的便跑沒影了。

而且另一個不好的消息隨之而來,那就是許青隔壁連帶着周圍的房價都開始降。

這讓許青直呼mmp!

不過也不怪旁人,要是許青隔壁是自然死亡,哪怕這位鄰居是喝涼水嗆死吃飯噎死都不至於將事情鬧成這個樣子。

偏偏就是兇殺!

這就連累了許青跟着一起遭殃。

甚至於周圍都開始傳出這戶鄰居家的宅子每逢晚上就開始有女子哭訴的聲音,離奇的一批!

許青撇了撇嘴,這就屬於無稽之談!

他就住隔壁,有沒有女子的哭聲他不知道?

真是造謠一張嘴,闢謠跑斷腿!

有鬼?

莫說許青根本不相信對面有女鬼,就算真有,許青上輩子加上這輩子近四十年的單身時光。

貞子來了,許青都給她辦了!

誰怕誰啊!

這麼想着,許青將手中的紙條一張張的貼在牆上:富強、民主、文明、和諧……

雖然許青不信鬼,但是本着對未知的敬畏,和對陌生鬼的禮貌,許青還是將二十四字真言工工整整的貼在了牆上以防萬一……